京都位于曰本西部,坐落于京都盆地,西邻丹波高原山区,常住人口约一百五十万,但游客和务工人员差不多也有这数量,乃曰本著名的旅游城市——前首都,历史悠久,名胜极多,不但外国人爱来,曰本高校也喜欢把这里当成修学旅行的首选地。

不过现在市面上十分萧条,怪物横行,大案频发,游客也不是傻子,这会儿已经跑得七七八八,也就一些神经比较大条的人还在执行原定旅行计划。

雾原秋这还是第一次来京都,一身休闲装,戴着棒球帽和墨镜,从车窗浏览着窗外美景,只觉京都唐风浓郁,似乎继承了古都长安的里坊制,街道横平竖直,大部分町区都方方正正,很有整齐之美,果然不愧是曰本排名第二的旅游胜地。

他忍不住“啧”了一声:“这地方不错啊!”

三知代在旁淡淡道:“表面风光罢了。”

“什么意思?”

“穷,物价高,房价贵。”三知代言简意赅,京都和东京齐名,但经济方面还顶不了东京的8%,亲兄弟奈良更是常年全曰本倒数,不知道能不能顶上得东京的5%——两个破落的“前贵族”,要不是还有景点撑着,日子早过不下去了。

而对于本地居民来说,大概就是住在八线城市却享受着一线城市物价房价房租的感觉,也就仅剩表面风光。

这里还不如北海道呢!

雾原秋对这些只有个大概了解,也说不了什么,更不关他的事,只是继续欣赏沿路的寺庙、神社和偶尔一闪而过的花街艺伎,倒是千岁在翻旅行手册,颇有些期待——京都夏天的鸭川还是挺有名的,来都来了,她想让某个人带她去逛逛。

至于卷毛丽华,她也想跟着来,可惜这不是旅行,犬金院真嗣也害怕宝贝女儿出事,坚持把她扣在了札幌,目前她可能正在家里耍大小姐脾气绝食。

车辆就这么一直开着,径直去找黑木健介会合。

这已经是黑木健介提出邀请的两天后了,雾原秋虽然答应了,但也在千岁和三知代的要求下提出了不少的条件。

譬如他们是以友人身份前来协助的,并不接受警方的直接命令,要不要出手,怎么出手,双方可以协商,但同不同意,由他们自己决定。

当然,黑木健介也可以阻止他们参加行动,这方面双方有约定,而也因为如此,他们并没有和黑木健介一起到京都,是跟在后面单独来的。

再譬如,他们不想出风头,不想出现在任何媒体上,警方有责任也有义务对他们的身份保密,并且阻止媒体提及他们。

毕竟低调才是王道,无论雾原秋、千岁还是三知代,都没谁想当名人。

此外还有些乱七八糟的条件,包括但不仅限于和校董会沟通,为千岁、三知代前来京都提供合理的理由,以及提供三知代所需要的不良团伙情报等等。

黑木健介全答应了,如果这趟差使办砸了,在京都丢了大脸,他丢掉现在的职位虽不至于,但再想进一步基本不可能,也就无所谓以后了,很多事不那么在乎。

更何况,他毕竟是个警察,保护民众是他的天然责任,他也确实希望能多救几个人,非常需要雾原秋这个“打怪专家”的帮助,只要不是太为难的条件,他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车辆一路无阻,不久后停在了一家大型民宿前,这是京都府警给黑木健介这支队伍提供的宿地,至少在招待上还是挺重视的。

雾原秋等人下了车,车还是那辆SUV,司机就是参加营救大BOSS的那个老实憨厚的保镖——现在已经是丽华的首席司机兼保镖了,把人送到了就回去。

而山崎优这个黑木健介的小跟班已经等候多时,哈哈笑着就迎了上来,先和千岁打了个招呼——他俩是网友,千岁平时没少套他消息——又再很客气地招呼了雾原秋和三知代一声,再介绍了一下身边的同事:“这位是武本警部补,警部委派她协助你们。”

“我是机动急袭队后勤支援组的武本元美,请多关照!”武本元美一脸困惑地打量着面前的三个少男少女,强忍住望向山崎优的冲动,优先正式打了招呼——她只知道黑木健介邀请了三名顾问来协助作战,要求她陪同并照顾好他们的饮食起居,本来还以为什么厉害人物,结果是……

三个高校生吗?

雾原秋也大概打量了一下武本元美,发现她差不多三十岁的年纪,五官端正,一头短发,看起来相当干练,心里大概也就有数了——三十岁才干到警部补,那就不是职业组的国家公务员官僚,而三十岁能干到警部补,大概率也不是非职业组的杂鱼。

所以,这是准职业组的地方公务员精英?

未来的一线管理官预备役?

他心里对这人有了个大概印象,入乡随俗鞠躬还礼:“我是雾原秋,请多多指教。”

千岁和三知代家教都不错,起码表面上看起来都不错,跟在他身后也一起鞠躬:“我是佐藤千岁(南三知代),请多指教。”

“哪里,三位……辛苦了!”武本元美还是有些不适应要这么郑重地接待三个高校生,搞不清自己的直属上司黑木健介在想什么,但还是很本分地再次鞠躬。

山崎优嘿嘿笑了两声,大气地挥了挥手:“都是自己人,不用这么正式,进去说,进去说!”

他当先接过了雾原秋的行李,又由衷道:“你们能来真是太好了!”

他虽然不清楚雾原秋刚刚带着三知代打跑了二十几只魔物,硬是救出了上百人,但对他以前的战绩可是很清楚——赤手空拳活活打死了“电车怪物”,而以他后来的亲身经历来看,能打死那种非人怪物,本身绝对也是怪物。

现在远赴他乡执行“政绩任务”,面对的还是未知对手,他真是恨不能所有队员全换成雾原秋这种人,希望自家的怪物越多越好,真的是一片热切。

雾原秋觉得这人挺自来熟的,这么久不见了还能显得很熟络,倒觉得他人不错,笑着客气了一句后便问道:“黑木警部呢?”

“去府警总部开会去了。”山崎优笑道,“你们先休息一下,然后和队员们见个面,互相熟悉一下。”

原来是搞官面文章去了,顺便可能还要接受任务,雾原秋了然点头,又看了武本元美一眼,轻声问道:“队员是指的机动急袭队?黑木警部特意组建的那支?”

机动急袭队这名字有点中二,但曰本警察起名就这风格,比如归警察厅直辖的反恐特种作战部队SAT,全称就是特殊急袭部队,换个一知半解的,猛一听还以为是漫画里出来的。

山崎优也压低了声音说道:“没错,警部花了不少心思和经费,抽调的都是机动队的格斗好手,还特招了一些,大部分都在格斗比赛中拿过奖,有少量还接受过特种作战训练。”

顿了顿,他犹豫了一下,声音压得更低了,似提醒又像是说明,“作战满编25人,现在还有21人。”

“还有21人?”雾原秋听出了点意思。

山崎优叹道:“六次行动,阵亡三人,伤残三人,重伤两人,又刚补了四名新队员。”

伤亡不小啊,都快三成多了,队伍还没崩溃真是难得,难怪黑木健介急着找帮手。

雾原秋点了点头,并没畏惧什么,又详细问了问那三次行动——都是些稀奇古怪的魔物,要是在野外还好说,警方的机动队(特警)其实不缺火力,不然也不敢把自卫队踢到一边去,但在城市里就有些束手束脚,在突然遭遇战、拉网搜查、贴身近战和被偷袭中大吃苦头。

这和机动队以前针对的方向不同也有关,他们以前受训是为了解决抢劫银行、绑架人质这类的事件,突入建筑物一枪一个还凑合,但遇到挨个十几枪还是龙精虎猛的魔物,还得在复杂的地形中去搜索寻找它们,哪怕最后可以成功击毙,通常还是要搭上数条人命——大多数都要围堵好几次,反复搭上几条人命才行。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城市地形太复杂,民众太多,导致武装直升机、装甲车以及一些重武器不方便使用,不然肯定能轻松不少。

而在这种情况下,黑木健介新成立的“机动急袭队”算是表现最不错的,就算被魔物冲破了火力线,或是遭到了偷袭,这些人在近距离的应变能力往往优于单纯的特警,甚至敢于直接发起近身肉搏,不太迷信枪械,最后反而在任务中伤亡最少,起码交换比最好——别迷信小说、电影或是电视剧中的特种士兵,真论格斗水准,他们一般及不上专业受训过的格斗家。

当然,反过来说,论用枪、狙击、搞爆炸或是团体协作能力,格斗家拍马也追不上专业受训的特种士兵。

双方算是各有所长,只是黑木健介凑了一队两者兼顾,本身格斗能力极好,同时又受过特种训练,擅长使用枪支的优秀者。

但就是因为他们太过优秀,反而倒了血霉,不但参加任务次数最多,最后还被派遣到了京都这新战区。

雾原秋一边听山崎优介绍着情况,一边安置好了行李。这里房间不缺,这间大型民宿已经被府警总部以超低廉的价格包了,一人一个房间绰绰有余,令他有些微微遗憾——其实生活条件艰苦一些,不得不挤一挤,他也是能接受的!

山崎优也帮着他忙活了一阵子,最后拍了拍手笑道:“好了,去见见作战人员吧,大家一起吃个饭,认识认识!”

雾原秋无所谓,跟着就去了,顺路会合上了千岁、三知代以及武本元美,而到了民宿后面的庭院,民宿已经准备好了精美的京都派怀石料理,再配上枯山水派的庭院风景,倒是颇为雅气。

机动急袭队的队员也已经到得七七八八,正在那里或是溜达,或是闲聊,见山崎优领着三个高校生来了,纷纷投来了奇怪的目光,特别盯着三知代在看。

京都人很讲究啊,昨晚不是举行过招待会了,今天随便吃点,还派了偶像团体来助兴?

不错不错!

马上有人向山崎优和武本元美笑问道:“阿优,小美,这是本地艺人吗?”

其中一个壮汉还伸手拉三知代,笑道:“诶,你看起来很面熟啊,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三知代表情淡淡,一个侧身高段踢就踢在了那壮汉的脖子上,无影无踪,速度快得惊人,而那壮汉也没客气,立刻就像被伐倒的大树,直接一头栽倒,瞬间人事不知。

顿时现场一愣,立刻有几人围了上来。

山崎优也惊呆了,连忙叫道:“混蛋,你们想干什么,这是警部请来的客人!”

雾原秋也眉头一皱,伸手一拦,将三知代挡到身后,顺便看了看三知代飘荡的裙摆——他都没反应过来,还好不是踢得他。

三知代表情都没变化,轻按了按裙了,轻声道:“不必担心,有安全裤。”

雾原秋无语了,老子是在担心这个吗?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