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动急袭队毕竟是纪律部队,在山崎优的喝止下,倒是很快安静下来,没有进一步举动,但盯着三知代的目光依旧十分不善——自己的同伴被人一脚踢在了颈动脉上直接昏迷,这些人面子上过不去。

三知代不在乎,一般阿猫阿狗敢向她伸手,她这么踢是轻的,也就是她的脚伤还没有完全好,不然这人该在地上捂着肝脏哀嚎,直接晕倒算是便宜他了。

千岁也不在乎,她深知自家塑料姐妹的本性,这家伙长得这么漂亮,不,是长得这么有迷惑性,到现在还没有追求者不是没原因的。

雾原秋就更不在乎了,管不住自己手的贱人,挨了踢活该——他都不敢轻易招惹三知代,日常客客气气的,那壮汉算老几?

不过他比较会做人,打了个哈哈,缓和了一下气氛,笑道:“不好意思,不过以后这位警官可要自重一些了。”

可惜没人鸟他,大部分人的目光还是集中在三知代身上,而且很快有人认出了她,惊疑不定道:“南小姐?”

三知代望向了那人,没认出是谁来,而那人犹豫了一下又说道:“我是以前在日高道场学习的大城鸣,师从日高锐三师范。”

三知代还是没记起这人是谁,但她也曾经跟随刚柔流的日高锐三精研过体术,倒马上老老实实鞠躬:“大城前辈你好。”

她这样子完全看不出刚踢晕了一个人,真的有静如处子,动如脱兔之感,让大城鸣也有点不自在起来,同样很端正地鞠躬回礼:“你也好,南小姐,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

他比三知代大十岁多的样子,倒没和三知代交过手,但多次目睹过三知代击败同龄人,根本没人能和她相持超过一分钟——他私下听日高锐三评价过三知代,其中满是溢美之词,称她只要成年,完成百人组手应该毫无难度,到时连他也要退避三舍。

这令大城鸣印象深刻。

三知代再次微微鞠躬,不吭声了。当年她就跟着日高锐三学了几个月的时间,学无所学后就走人了,根本没留下什么太深的印象。

说了几句话的工夫,越来越多的人认出三知代了,她在这个圈子里还是挺有名气的,即便没见过,也多少听过她“同年至强”的名号,一直半信半疑,但今天见了,至少能说一声盛名之下绝无虚士——被踢晕的壮汉也算个好手,哪怕措不及防,但被一击“致命”,也很能说明三知代的实力了。

但年龄摆在这儿,也没人觉得自己比三知代差多少,马上有人问道:“极意神道流的南三知代?她来干什么?”

山崎优正忙着掐醒倒地的壮汉,连忙道:“说了是警部请来的客人了,这位雾原同学是特殊事件应对专家,南同学是跟着他来的。”

那人的目光又望向了雾原秋,见他气质平和,面带微笑,不由奇怪道:“他是专家?”

雾原秋点点头,笑道:“算是吧。”

“你擅长什么?”

雾原秋想了想,不是很确定地说道:“打怪物?”

“就凭你?”这里的人听到了基本都不太信,不少人脸上的表情还阴沉下去。没人比他们更清楚那些怪物有多难缠了,简直像是噩梦里才会有的生物,不少人都快有了心理阴影,已经在思考退役。

不服是应该的,雾原秋照照镜子看看外表,有时自己都不服。

他也不生气,只是笑道:“要不要试试?”

那人再次上下打量了他一下,摇头道:“你不行,我和南同学较量一下好了。”

三知代无所谓,越过雾原秋就要上前。以前她被叫做“同年至强”时,其实已经可以暴打成年人了,现在跟着雾原秋又吃又喝,身体素质猛增,消除掉了最大的短板,说真的,只要别动枪,这天下已经没几个人能被她放在眼里。

雾原秋伸手一拦,示意她别出头了,脚丫子还没完全好呢,急着打什么架,微笑道:“还是我来吧,不行再换你。”

三知代也听他的话,和千岁转身往一边走去,只是轻声道:“不必和这些人客气,谦让只会被视为软弱。”

她有长期和这些人打交道的经验,身为漂亮少女,天然就会被轻视,讲道理根本没用,只有硬实力才是唯一得到尊重的办法,不然刚才她也不会踢那一脚。

这道理雾原秋也懂,点了点头,轻声道:“我知道了。”

武本元美觉得不太好了,张口想制止,但被山崎优一把拉住,坏笑道:“不用管。”

武本元美很担心,微微急躁道:“这合适吗?这是警部请来的专家顾问,万一出点事我们怎么交代?”

“没什么不合适的,华夏有句古话叫做不打不成交,现在这样不是正好吗?”山崎优才不管事后影响,就抱着手臂在旁边看热闹,笑嘻嘻道,“不用担心雾原,你该担心的是樋口一郎。”

他们说了这两句话的工夫,之前挑战的樋口一郎已经脱了外套准备好了,准备先料理了雾原秋再帮同伴找回场子,直接道:“我是樋口一郎,学过十六年柔道和合气道,你只要拍地我就会收力。”

雾原秋点头道:“我也会尽量不伤到你。”

“你尽管放手施为!”

樋口一郎嘴里说着话就大踏步上前,劈手就揪住雾原秋的衣领,脚下同时用出了足技“勾返”,准备破坏雾原秋的重心,随后看情况将他投出去或是锁固住,而雾原秋现在的水平已经不太能用人类来衡量了,这樋口一郎要是拿着把M4他还能畏惧几分,但贴身肉搏他根本不在意。

他抬手就握住了樋口一郎的手腕,对“勾返”根本没理,让樋口一郎半惊半喜,没想到他这么好对付,立刻用力向外勾他的脚踝,同时手上加力拉扯,准备强行让雾原秋失衡,然后踢击他的膝弯,让他直接半跪下,最后用“背身固”索死他的喉,直接取回队友丢掉的脸。

他的技法没问题,简单但实用,不过脚下一勾却没勾动,如同三岁幼儿想把成年壮汉绊倒,而手腕上更是一阵巨痛,瞬间就捏散了他全身力道,接着便天旋地转起来——双方离得这么近,敌人的架势又散了,雾原秋随便一抬膝就能让对方好受,但这不是生死搏杀,他只是想让对方吃点苦头。

他抓住樋口一郎的一只手臂就把他抡了起来,开始原地转圈圈,简直是在拿敌人当幼儿戏耍,而樋口一郎成了这样子,彻底没了还手能力,双脚离地,无处借力,而且人都给离心力甩直了,风直往口鼻眼中灌,本事再大也白搭。

他真是万万没想到他从国小开始学习,苦练了十六年竟然毫无还手之力,人又飞舞在半空,心性再强也难免心生恐惧,同时手臂更是痛得厉害,眼看要脱臼——再这么转下去,雾原秋不说把他手臂撕下来,但废了他一身所学轻轻松松。

好在雾原秋不想伤人,这人其实又不算惹到了他,转了几圈觉得差不多了,瞄准了庭院一侧一棵大树的树冠就把樋口一郎甩出去了,还好心地用了点巧劲,帮他调整了一下身姿,让他多少能看清一点那棵树,自己能伸手去抱抱,免得搞出了惨剧。

“阿齁,小心!”

他这边刚松手,身后就有风声响起,有人从背后偷袭,而且姿势还挺奇怪,是伏身潜入攻击,看样子是想解救樋口一郎。

他随意一转身便避过了,没选择硬挨这一击——挨了这一击也无所谓,但千岁回头会不高兴的,会认为这是没必要的承受攻击,是骄傲大意的开始。

在搏杀中,骄傲和大意永远是败亡之始!

而他避过了这一击后也没客气,刚到了一个新地方,该立威还是要立威,连三知代刚才都提醒过他——他出手快出闪电,一把就掐往了这矮小男子的后颈,直接就把他拎了起来,笑道:“这位警官,偷袭也太没有武德了。”

他身高有一米七七,而偷袭他的人只有一米六,被他直接掐着后颈单手举着离了地,脖子痛入骨髓不说,还大脑缺氧缺血,顿时呵呵有声,舌头都伸出来了,根本答不了话。

全场一片寂静,刚才抢出同样想救援樋口一郎的几人都紧急停步,摆出了五花八门的防御架构,脸上全是谨慎和忌惮。

所谓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雾原秋绝对是他们生平仅见的强者,大家根本不在一个水平面上,而且更让人心惊的是,雾原秋现在体态十分放松,明显根本没拿出真本事来。

要是他真有杀意,举手投足间就能杀一人吧?

没人再想试试!

千岁倒是一脸欣慰之意,感觉自己以前的苦心没有白废,忍不住在那里轻声哼哼——自己男友是妖怪,又经常能拿出些古怪的“宝物”,身体素质好这很正常,但要是没有她细心教导,也就是一蛮力之夫,赢还是能赢,但场面肯定很难看,搞不好这会儿肠子都打出来了,怎么可能这么不带烟火气。

她自觉功劳还是很大的!

三知代则默默盯着雾原秋,似乎想看透他身体里的“秘密”——如果给她雾原秋这样的身体素质,她自信能把雾原秋按在地上打,但怎么才能得到他这种身板子是个问题。

武川元美则目瞪口呆中,情不自禁喃喃道:“这就结束了?”

山崎优有心理准备,但也没想到自家BOSS精挑细选出来的好手这么轻易就落败了,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果然是怪物啊……”

…………

黑木健介回来时,民宿后院气氛相当和谐。

雾原秋三人坐在木廊上,武川元美和山崎优作陪,和他们一起品鉴京都派的怀石料理——札幌也有,但京都的更正宗,千岁倒是颇有兴趣。

她好奇心一向很强,不停追问几句,而雾原秋自然要给“量子中间态女友”面子,哪怕一点也不喜欢,觉得这玩意能淡出鸟来,分量还贼少,大概只配喂猫,但表面上还是连连点头。

三知代则比他坦率多了,自己拿着他给的野菜饭团在吃,疑似对主人的招待很有意见,一点也不给面子,但所有人都视而不见,就当她是空气。

平时挺闹腾的机动急袭队员们这会儿也文雅多了,或是坐在两侧木廊里细嚼慢咽,或是坐在树下的野餐布上沉默进食,似乎集体换了个人儿——不说曰本人本性就有点畏强,再说以雾原秋刚才展现出来的实力,他们也不好意思当着雾原秋的面大声说话。

甚至之前举止轻浮的壮汉、挑战被扔到了树上的樋口一郎和偷袭的瘦子,全都道了歉,这会儿坐在最偏僻的角落如同霜打过的茄子,集体在怀疑人生——之前自己活到了狗身上了吗?

黑木健介来了,队员们都无精打采地起身问候,而黑木健介点头回礼后,只大概瞧了一眼,便坐到了雾原秋那边,沉声道:“看样子不用替你们介绍了。”

雾原秋夹着一块生鱼片——搁怀石料理里好像叫“向付”,也没认出是什么鱼,随口填进了嘴里,觉得还不如去吃京都的大众饮食“酱油烧肉”,随口道:“应该不用了,两边会配合好的。”

接着他望向了黑木健介,“京都府警那边给任务了?”

“给了。”

黑木健介过会儿会召开作战会议,但不急于这一时,坐下后先吃饭,还是从头开始吃起——京都败落了,反而更加穷讲究,怀石料理就是主要体现,要按顺序上菜,从先付、八寸之类的前菜吃起,再到先付、烧物、扬物、煮物之类的“三汁一汤”,然后再接上间菜、御饭、和果子等乱七八糟的东西,讲求一个缓缓将味道推上高峰,又缓缓平淡下来,让心灵得到宁静。

反正雾原秋是没吃出来,只觉得麻烦,就是在穷讲究,但客随主便,女朋友还高兴,他也不好意思乱放屁,只是听黑木健介说话,“府警那边不是太信任我们,让我们先伴随京都府的机动第一大队行动,目标是下京区一带的一系列失踪案件。”

“失踪案件?”

“四天时间有十余人报了失踪,其中还有一员警员,府警总部那边认为是有一只怪物在作祟。”

“没有目击者?”雾原秋也开始感兴趣起来。

黑木健介摇了摇头:“没有,初步搜索只找到少量血迹,大概失踪的人都遇害了。这案子……有些难办。”

几天时间下来,真敢明目张胆四处吃人的魔物,警察也不是吃素的,该打就打,该杀就杀,哪怕付出了一定伤亡,基本都能弄死,但就是这种无头无尾的案子才难办,根本找不到怪物在哪里,但又不能不管,它今天吃两个,明天吃一个,时间长了谁都受不了。

雾原秋倒不太担心,但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问道:“什么时候开始行动?”

“晚上开始,一直到天亮。”黑木健介说道,“普通警员分片监控,要是怪物出现,我们就出动清除怪物。”

晚上和夜里都挺好,够黑暗,更方便自己浑水摸鱼,雾原秋没意见,转而问道:“类似的案子多吗?”

“不少,目前粗估一下,至少有五六只怪物还在市区以内,乡村还要倍数于此。”黑木健介叹了口气,“没看到路上都没人了吗?大部分商店也都歇业,不然京都府也不会四处求援。”

顿了顿,他又喃喃道,“这真是天灾啊!”

现在没人能搞清这些怪物是怎么出现的,所有人都在思考这问题,他一样如此,不过倒没怀疑过雾原秋知情——他认识雾原秋时,雾原秋只是倒霉才遇到了“电车食人魔”,此后一切行为都有迹可寻,合情合理,哪怕能击毙怪物,显得很强,但也不算太出格。

至少三知代也很强,只能说这对少男少女都是天生有才能的人,极其擅长格斗。

雾原秋也没有给他解惑的意思,反正魔潮又不是他搞出来的,就继续吃他的饭,但总觉得不合胃口,还没有前川美咲给他们捏的饭团好吃。

他伸手去便当盒里想拿个饭团,三知代一把就按住了他的手,轻声道:“我的。”

“我吃一个。”雾原秋不敢强抢,不然被千岁发现他碰了三知代的手,后果难以预料。

“你说过你吃了没用了,那就不要浪费。”三知代护食能力挺强。

雾原秋拿她也没太好的办法,心里暗骂一声便算了,由着她霸占了所有的灵米在那里慢慢吃。

…………

当天下午黑木健介就召开了作战会议,让机动急袭队进行了作战准备。

机动急袭队大概能分成作战组、狙击组、后勤支援组和通信指挥组四个人数不等的编制,其中作战组当然人最多,有十六人,狙击组一人,后勤支援组三人以及通信指挥组一人——黑木健介、山崎优也算上的话,就是三人。

当然,现在又再添一个编制,也就是顾问专家组,成员三人,分别是雾原秋、三知代和千岁。

至于装备嘛,不但配有自动步枪、手枪、战术头盔、防弹衣、震撼弹之类的标配,作战组还携带有斧头、大砍刀、特制长电棍、捕网枪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看起来是能放枪就放枪,放不了枪了就一拥而上,硬砍死怪物的架势——雾原秋看着斧头特别眼熟,好像就是他以前砍怪物用的那一款。

后勤支援组则备有大量无人机和自走型战斗机器人,能监控战场、进行辅助火力压制,而且还包括一名精通急救的救护兵。

狙击手就不提了,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等所有人准备好了,临阵气氛也挺浓了,机动急袭队员们都很紧张,而黑木健介一声令下,所有人乘上四辆特警车便赶往下京区去和京都府第一机动大队会合。

大约半小时后,他们顺利抵达,这时天色已经渐黑,原本路上还有点车辆和行人,这会儿也不约而同消失,整个京都看起来像个鬼城——京都穷归穷,传统娱乐业还是挺发达的,晚上人全不见了,但各色灯笼却自动亮起,看着十分渗人。

京都府第一机动大队的临时驻地是幢小楼,外面贴了一张纸,上面手写着“下京失踪事件对策本部”一行毛笔汉字,书法水平竟然不错——就是专案组,但曰本人就爱起怪名字。

这里戒备森严,也是一派临战气氛,不停有人进进出出。黑木健介把队伍留在院子里,带着雾原秋一路畅行无阻,便进了临时指挥室报到。

这次行动的指挥官和黑木健介差不多年龄,不过警衔比黑木高,名叫饭塜峻,见了黑木健介这警部也不太热情,看着地图头也没怎么抬便说道:“辛苦了,黑木警部,你们小队待机吧!”

黑木健介低头表示领命,但问了一句:“在这里吗?”

下京区也不小,各队应该分驻各点才对,但他刚问完,旁边一人就皱眉道:“哪来的这么多话?”

黑木健介淡淡看了他一眼,没接话,倒是饭塜警视终于抬了头,低声训斥道:“富山君,你的礼貌去哪里了?”

这姓富山的叫富山彥,应该是第一机动大队的管理官,不过他现在说了不算,马上低头一并脚:“抱歉,阁下,在下失礼了。”

饭塜峻也没再对他说什么,随手一划拉地图,向黑木健介道:“贵部去左泉町吧,随时等候命令。”

“是。”黑木健介应了声是,接着敬礼,转身就走,而饭塜峻又随意摆了摆手,“富山君,送一下黑木君。”

富山彥立刻应是,追到了黑木健介的旁边,这才看了雾原秋一眼,微微惊讶于他的脸嫩,奇怪道:“你……几岁了?”

雾原秋无所谓道:“算十七吧……”

富山彥马上望向了黑木健介,匪夷所思道:“你还带着孩子来的?”

黑木健介淡淡道:“雾原君是应对特殊事件的专家。”

“专家?”富山彥忍不住笑了,望向了雾原秋,半讥半讽道,“要不要我给你准备两包纸尿裤?”

雾原秋也笑了笑,他又不是来斗嘴的,无所谓,但黑木健介倒怕他年轻气盛,伸手虚拦了一下,冷声道:“富山警部,雾原君是我正式请来的顾问,管好你的嘴!”

富山彥愣了愣,也不管雾原秋了,毕竟一个高校生,根本无足轻重,只是淡淡道:“好,确实和我无关,你只要守好本分就好。”

黑木健介更不客气了:“我不需要你教我怎么做事。”

“这里不是札幌。”

“多谢指教,我会看地图。”

富山峻脸色又开始难看了,干脆停住了步子,不送了,若有若无地骂了一声:“北地蛮。”

黑木健介就当没听到,径直出了大门,坐上了车,一声令下又往左泉町去了。

雾原秋有些奇怪地回头看了一眼,笑道:“黑木警部,京都看起来不太欢迎你啊!”

黑木健介淡淡道:“没什么奇怪的,叫我们来的是京都府警的官僚,这些一线警员可不欢迎我们来,估计这会儿恨不能让我们一败涂地,死个精光。”

曰本警察是分职业组、准职业组和非职业组的,职业组就是警察组织的上层官僚,当然希望早点解决麻烦,无论是谁都行——他们是国家公务员,都未必会在这里长期任职,更怕履历留下污点。

但准职业组的本地干部就不会那么想了,他们差不多一辈子都要待在京都府,黑木健介从北海道跑来,万一真立了大功,那不正好证明了他们无能?

这该算某种内部斗争了!

而黑木健介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望向了雾原秋,认真道:“雾原同学,知道我的难处了吧?还请你尽心助我一臂之力!”

雾原秋点点头,没再说什么,开始感知周围的灵气波动——警察找不到魔物,不代表他找不到。

他就是来捕猎的,现在捕猎正式开始!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