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动急袭队A组队员的反应能力还是相当不错的,四支突击步枪先后喷吐火舌,子弹如同火蛇一般就咬住了墙上的黑影,顺便打得碎砖乱溅。

同时也在变换队形,手持战术盾牌的队员正想回到队尾提供防护,原本在队伍中央、手持霰弹枪的队员之一,也就是之前偷袭过雾原秋的那个小瘦子更是突然一个伏身疾冲,灵巧地闪出了人群,冲着墙就是一喷子,强行打出了一片弹幕。

小巷内一端的B组也已经回身,哪怕看不太清楚,但还是追随着A组同伴的射击位置开始进行同步火力压制。

天空中的无人机开始尝试用激光标注魔物,指引射击。跟随A组的一台履带机器人更是马力全开,直接倒车,顶着流弹、跳弹和碎砖,勇猛突进,试图追到魔物身边进行抵近射击,和敌人玩一换一。

配合真的不错,看样子黑木健介真没少在这支队伍上花功夫,雾原秋看了也是暗暗心惊,觉得自己要是被这帮人堵在小巷子里打,估计也是凶多吉少——他顺手就将三知代扯到了后面,免得这家伙不知死活,突然窜了上去,顺便手臂连挥,挡住了不少崩过来的碎砖。

不过他多心了,三知代也没顶着流弹、跳弹冲过去肉搏的意思,手臂连挥,什么手里剑、苦无、飞镖飞刀便扔了一大堆。

在密集又乱七八糟的攻势下,魔物瞬间就吃了大亏,刚贴到垂直的墙上正准备重新化成黑影便被打得血肉横飞,或者该说脓液横飞,立刻弹起,又扑到了对面的墙壁上,转头就是张口无声嘶吼。

雾原秋一怔,身前空气突然出现了波纹状,灵力护盾受到强力冲击,直接脚步一个踉跄,撞到了三知代身上。

三知代有他遮挡略好一点,但也是突然长发无风自动,长长飘扬到身后,脸色苍白。

A组队员情况更糟糕,在无形的波纹扩散,正前方的瘦子和刚冲过来的两名持盾手立刻翻倒,而后方的火力手集体口鼻渗血,踉跄后退。

刚调转队形的B队也受到了影响,前排如遭雷击,一样口鼻渗血,一时无法前进。

倒是两边的履带自走机器人没受多少影响,头顶着的突击步枪借此机会疯狂往外抛弹壳,开始近距离输出,继续打得魔物身上脓血四溅,但只剩两把突击步枪,这俩货的机械结构旋转又慢,命中数枪后便跟不上魔物的动作,压制不了它。

好在魔物吃了个闷亏,八成又惊又疑——它来到人类社会这个“大食堂”还是第一次吃亏,而且吃的亏还不小,至少中了十几枪,现在血流不止,根本无心恋战,在两面墙壁上弹跳了数下,爬上屋顶就准备先逃了再说。

雾原秋这会儿也缓过气来了,刚才那次冲击有灵力护盾过滤竟然还是让他有些胸闷欲呕,一时手足无力,要是只有他和三知代来,八成要出大事,但就是这样更不能放过这只魔物了——这魔物有变形能力,能把自己变得薄如纸片,好像还能拟色,这要是让它跑了,回头它找个地方往阴影里一钻,再想逼它现形难如登天。

它吃了这么大的亏,下次再见到拿枪的人,九成九要立刻开溜的!

他一脚踹倒了身边还在徒劳射击的机器人,免得后方的操作人员反应不过来一枪把他给崩了,接着脚一踩墙手一攀也爬上了屋顶,不过身子很沉,不用看就知道三知代在拉他后腿——雾原秋是最快恢复过来的人,三知代现在还胸闷得厉害,自己爬上来有些困难。

远远一声枪声响起,机动急袭队的狙击手终于找到了射击的机会,给正准备重新化成一滩烂泥的魔物来了一枪,甚至打透了魔物的身体,直接带走了它好大一块“血肉”。

大概算血肉吧,看起来就是一滩飞溅的黑色脓液。

魔物再受重创,这次它都没发现敌人在哪,但战斗本能还是有的,明白不能再暴露在屋顶,立刻又一个转身便从另一个方向扎下了屋顶。

雾原秋暗骂一声,这魔物特么的无视重力,在垂直的墙壁上也能奔跑自如,这就有些闹心了。

他三步并做两步,鼓动灵力护住全身,立刻也跟着跳了下去,而落到一半,却发现魔物又成了烂泥状,勾住民居窗檐便从缝隙里挤了进去。

他也没多犹豫,同样伸手搭住古色古香的窗檐,一脚踹破窗檐就跟了进去,迎面就是一声刺耳的尖叫——一个穿着小吊带睡衣、拿着一根棒球棍的年轻女子已经吓得不成人形,正一边尖叫着挥舞球棒。

之前枪声连成一片,打得和利比亚一样热闹,附近的居民早就慌成一片,而这名年轻女子也是其中之一,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刚打完110拿了一根球棒壮胆,自己窗户里就挤出来一滩诡异的“烂泥巴”,紧接着窗户干脆爆裂,又砸进来一个戴着诡异面具的年轻男子。

她一时也分不清是怎么回事,就在那里拼命挥舞球棒不准任何人靠近她,只是也没人理她,魔物落地后就紧紧贴在地板上滑行,速度快得惊人,一闪便又从门缝下钻了出去,倒是雾原秋差点挨了当头一棒。

雾原秋本能避过后才发现这攻击没什么危害,只是现在也顾不得别的,连吭也没吭一声,一头撞破房门就追着魔物出去了。

一魔一人如风而过,前后没用了一秒,年轻女子愕然望着自己这一居室的门窗全毁,但还没发完呆,又有一个戴着青色面具的年轻女子钻入,手持三尺打刀伏身疾行,也如风一般掠过了室内,转眼不见。

年轻女子无力垂下了手臂,小吊带都滑落了半边,露出了大半片椒R,但外面走廊上的一连串惊呼瞬间让她反应过来,连忙拿着手机冲到门口,对着走廊连续拍摄——肯定出大事了,拍下照片回头卖给记者,肯定值一笔大钱!

…………

机动急袭队的内部通讯中现在呻吟一片,黑木健介坐在指挥车里也有些保持不住沉稳了——整整一队精挑细选出来的优秀特警,不但没找到怪物不说,还被怪物直接放翻了半队后逃掉了,这实在让他有些沮丧,再次深刻了解到这些莫名其妙出现的生物到底有多少诡异和可怕。

他焦急地在无人机发送过来的画面中搜索了一会儿,问道:“情况怎么样?”

立刻有人回报道:“A组猴子内脏破裂,樋口和山下昏迷,其余人没有大碍;B组没受太大影响。”

“凶手呢?”

“进入民居了,B组已经追了进去,但目前还没发现目标。”

“雾原和南小姐呢?”

“两位专家应该跟在凶手后面,B组就在沿着他们留下的痕迹在追,他们和目标已经进入了另一幢民居……他们速度都太快了,B组有些跟不上。”

“呼叫他们!”

“没有应答。”

“把所有无人机都放出去,严密监视附近!现在所有人开火需要申请授权,注意自己人和民众,千万不能造成误伤事件!”

“明白!”

黑木健介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估计雾原秋在全力狂奔中,又下了命令,而这时武川元美转头问道:“警部,京都府警有联络,要求您立刻汇报当前情况。”

“你应付他们。”黑木健介盯着屏幕随口道,“就说我在忙着追踪疑犯。”

找到凶手是功劳,击伤了凶手也是功劳,但找到凶手又让凶手跑了,那反而是罪过了。他们身为北海道来的外来户,到了京都只能依靠自己,根本指望不上京都府警——他们别捣乱就谢天谢地了!

现在能指望的就是雾原秋以及三知代,这甚至关系到他的整个职业生涯。

黑木健介就算不信神佛——以前他是完全不信的,就当是民俗,但最近出了这么多怪事,开始有点动摇了——他直接闭目开始祈福,希望雾原秋那边能有个好结果,一定要追到那诡异又可怕的怪物!

…………

黑木健介的祈福还是管点用的,雾原秋一路跌跌撞撞,终于追到了魔物——魔物一直没甩掉雾原秋的追咬,外加之前受伤太重,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

好在它没有劫持人质的想法,大概还没搞明白人类社会的规则,一直哪里人少往哪里逃,最后被雾原秋堵在了一间停止营业的居酒屋里。

不过这会儿居酒屋已经全毁了,全有的玻璃器皿全部炸碎,大片的木地板被掀了起来,墙壁上到处是坑洞,而雾原秋就坐在一滩臭气熏天的烂泥前大声咳着血。

要不是之前这怪物先被警察打了十几个洞,他真不一定能弄得过它。那种发出无声AOE冲击波的能力非常强,之前这魔物垂死挣扎,在居酒屋内吼了一声,就算在他有防备的情况下,还是正面击垮了他的灵力护盾,震伤了他的内脏,直接让他大量肺泡破裂。

好在他能“吸血”,不然现在就不是坐着,而是赶紧救援要求别人快点送他进医院。

三知代则坐在门口,脸色苍白,精神萎靡不振。

这家伙十分狡猾,一直跟在后面却不出手,等魔物放完AOE放完想夺门而出时,她突然出现在了门口,借着魔物正化形前冲之势,一刀就斩掉了它的“脑袋”,顺便将它一脚踹回,让回气成功的雾原秋补上了致命一击。

过程称不上惊险,主要是这魔物速度很快但肉搏能力不行,难怪只能偷偷吃人,大概它以前在魔界就这样——潜行后震晕猎物,然后将其吞下腹中,不玩正面搏杀,甚至连鳞片都没有,打刀都能砍得动。

那现在就只有一个问题了……

雾原秋坐了一会儿,终于停止了咯血,盯着炼妖壶的询问提示。

次次不拿战利品有碍于提升实力,但三知代一直跟着,是重要的打手,数次战斗她就算不能正面分担压力,但起码也能在关键时刻提供控制,让他有发起强力一击的能力。

再瞒没必要,反正她也知道的秘密也够多,灵气她都自己发现了,再多知道一点也没关系,而且也瞒不住了……

他直接问道:“接下来看到的,你能替我保密吗?发誓永远不告诉任何人!”

三知代讶然抬头,但马上若有所悟,轻轻点头道:“你果然还有秘密,是那晚在山上的事吗?”

“是,所以能保密吗?”

“我能!”

“那守好门,不要让人进来。”

三知代马上轻轻点头,而雾原秋立刻在炼妖壶的询问中选择了是,顿时他感觉胸前凭空出现了一股吸力将魔物身上正缓缓消散的魔气吸了出来。

黑色烟气旋转着往他胸前丝丝聚拢,很快就滚成了一个圆球,三知代坐在门口拄刀平淡的看着这一切,没有丝毫惊讶,直到药丸成形——这魔物等级应该比阴魔高很多,但形成的药丸却很小,只有指甲盖大小,不过似实似虚,有种虚幻之感。

也不知道这药丸该起个什么名儿……

雾原秋这么想着,一把将药丸握到了手中,只觉入手冰凉,丝毫没有分量,接着就站了起来,望向了三知代,无奈道:“你就没什么想问的吗?”

三知代坐在那里仰头看着他,轻声问道:“可以吃吗?”

“应该……可以。”雾原秋也不知道这颗药丸有没有副作用,但从之前的“阴魔丸”来说,直接吃该问题不大。

“功效呢?”

“不知道,这只魔物我从未见过。”

三知代歪头盯着他的手想了一会儿,问道:“可以给我吗?或者说,我该用什么来交换它?”

你这么直接吗?

雾原秋无语了片刻,摇头道:“这颗说好给佐藤同学了……”

“因为她准备做你女朋友?”三知代歪着头没动,表情若有所思,似乎在考虑进一步“卖身”是不是划算。

雾原秋看着她跪坐在那里,乌发齐眉,静若处子,瞬间也是心中一颤——别管三知代性格是不是很怪,她这样子真的很戳他的XP。

他都没敢多看,生怕自己不小心犯了错误,连忙道:“和那个无关,我和她之间的感情不涉及利益,是纯粹的互相喜欢,只是之前说好给她一颗,我不想不守信。”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你也别担心,既然现在你在帮我,将来也会有你一份,只是要等一等。”

他其实也有点舍不得分出去,但乱世已至,只有自己强有时未必能靠谱,不然万一有点失误,连能救命的人都没有——三知代天赋是真的很好,总能出人意料地帮上大忙,关系还密切,几乎没有背叛的可能性,就雾原秋看来,她非常值得培养。

更何况,魔物还有那么多,药丸一直会有,最多他拿大头好了,少少分掉几颗没关系。

三知代又看了他一会儿,默默垂下了目光。

她对雾原秋的人品还是有信心的,这家伙不吃独食,对帮助过他的人一直乐意分享,这也是之前她乐意“卖身”当打手的最大原因。

而现在,“卖身”更值了,她很满意。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