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破烂烂的居酒屋中躺着一具魔物残尸,表皮干枯,体型庞大,形态狰狞,就算此时已死,仍然让人望而生畏,看着十分毛骨悚然。

“这就是凶手?”警视饭塜峻盯着地上的魔物残尸看了好大一会儿,向黑木健介问道,“就是它造成了一系列的失踪案?”

黑木健介低头道:“目前无法百分百确定,但据推测大概率就是它。”

“好,好……”饭塜峻轻点着头,状若欣慰,但马上又问道,“是怎么击毙的它?”

黑木健介招了招手,示意山崎优将平板拿了过来,说道:“饭塜警视,这是之前的交火记录,您请看。”

饭塜峻随手接过,看起了之前无人机拍摄的视频,而富山彥黑着一张脸站在旁边,终于也没忍住,慢慢挪动了一下位置,也在一旁偷窥几眼——他实在理解不了事情是怎么变成这样的,他们搜捕已经有数天之久,毫无所获,结果北海道这帮人接到命令没用了一个小时竟然就把凶手给击毙了。

甚至他都有些自我怀疑起来,是不是就是他们太过无能,所以才抓不住凶手。

视频很快播放起来,是编辑过的精简版,相当于一份电子报告,用慢镜头特别展现了怪物自阴影中现形的一瞬间,然后是巷子里的激烈交火,最后就是雾原秋和三知代以非人般的速度追入民居。

再后面没有了,无人机跟不上,但看看现在居酒屋的惨状,也能想象出最后交战是如何激烈。

饭塜峻连续看了好几遍,指着雾原秋和三知代问道:“这两位是……”

黑木健介轻声答道:“是我们的特殊事件应对专家,雾原桑有过多次处理特殊事件的经验,南小姐是极意神道流的优秀弟子。”

“极意神道流?”饭塜峻没听过这流派,曰本警方的官方武学是北辰一刀流,但他突然也有点动了心思,考虑是不是请几个剑术师范加入到搜捕工作中。

当然,是别的搜捕工作了,这个案件看起来已经解决,只要没有人再神秘失踪,基本就可以结案了。

富山彥则脸色更黑了,一个小时前他刚问过雾原秋要不要纸尿裤,哪能想到他这么一个笑眯眯的少年能一脚跺碎石板,能飞檐走壁追踪诡异怪物,最后竟然还能在贴身肉搏战中将怪物活活打死。

这还是人吗?

饭塜峻也一样吃惊,没想到人体能强悍到这种地步,马上转头瞧了瞧四周:“他们人呢?”

“雾原桑受了伤,已经送往医院。”

“要不要紧?”

“应该没有大碍,只要好好休养一下便可以。”

饭塜峻连连点头,马上叮嘱道:“要有任何需求只管说,一定要给予最好的治疗。”

“感谢!”黑木健介马上低头道谢。

“本该如此!”饭塜峻现在态度变得十分亲切,用力拍了拍黑木健介的肩膀,“还是你们北海道有才能的人多啊,我们京都这边……唉,接下来一段日子,要多多仰仗黑木君了,请一定继续努力!”

他表现得像是之前的冷遇和排斥没有发生过,毕竟看起来北海道派过来的人确实有点厉害,反正是比京都的机动第一大队强许多——真是一帮无能之辈,给京都府警丢尽了脸,过会儿还不知道该怎么应付那些记者追问!

黑木健介默默垂下眼睑,他现在已经完全不担心了,这次行动这么出彩,已经足够他回去交差,现在该京都府警们求着他了。

但他身为职业多年的老油条,不骄不躁是基本功,沉声道:“您太过奖了,饭塜警视,请期待我们接下来的活跃。”

…………

“雾原同学,感觉怎么样?”武川元美关切地望着病床上的雾原秋,一脸怕他马上就歪头猝死的感觉。

她现在已经深深被雾原秋的武力折服了,现在看他的眼神和看超人差不多,哪怕她没看到雾原秋和魔物决死的场面——就是看不到才方便脑补,雾原秋被找到时,看起来足足咳出了两碗血,战斗之艰难十分容易想象。

雾原秋其实已经没多大事了,就是吸血疗伤不彻底,肺部还有些不适,大夫要求他留院观察——他其实更担心体验的结果,好在他好像还是人类,大夫只是啧啧称奇,没觉得他哪里非人类。

他随口道:“我还好,其他人怎么样?”

“也都没有大问题,就是猴子,不,大猿桑情况有些严重,脾脏破裂,但现在也控制住伤情了。”武川元美也觉得颇为幸运,这次任务竟然没死人,仅就是重伤一人,其余人只要留院观察,说不定明后天就能出院。

她觉得这是雾原秋的功劳,依那怪物表现出来的诡异能力,就算B组成功追到了,搞不好就是二次溃败,搭上几条人命。

雾原秋点了点头,心不在焉道:“没事就好。”

明明他“量子中间态女友”在一边的,这女警官还不赶紧闪人,偏偏东问西问,真是煞风景。

这里可是京都大学医学部附属医院啊,还快到夜里了,你就不能腾腾地方吗?

难道没看过夜勤病栋?

他开始耷拉眼皮子,似乎因为体力消耗太大,还咳了两碗血的原因,已经有点想睡了,而他表现出了这样子,武川元美竟然还不走,就坐在一边的陪护椅上,似乎准备彻夜在这里守候——黑木健介吩咐她的,一定要保证雾原秋和三知代得到妥善的治疗。

千岁也不好赶人,公开要求和雾原秋独处会让她害羞,就坐在另一边的陪护椅上默默陪着,要是不清楚内情的人进来一看,八成以为雾原秋生命垂危,能不能熬过今夜都不好说。

就这么安静地过了五六分钟,病房的门被推开了,三知代穿着蓝白条纹的病号服悠悠走了进来,淡淡问道:“你怎么样?”

她身体素质也相当强悍,现在比严格训练过的成年男性还要强一些,之前受到的波及又不大,内脏没什么问题,就是大脚趾的伤又处理了一下,目前也在留院观察中。

雾原秋躺在床上看了她一眼,无奈道:“我没事,你呢?”

“我也没事。”三知代说着话走了过来,顺便看了武川元美一眼,很有礼貌地点头致意。

武川元美马上起身笑道:“南同学请坐,我去看看别的队员。”

她懂,这是女朋友来关心男朋友了,她也上过高校,也年轻过,这点眼色还是有的——她觉得三知代才是雾原秋的女朋友,毕竟这两个人看起来更般配,刚才还好奇千岁为什么一直坐在那里不走。

她主动腾了地方,临出门时还困惑地看了千岁一眼,奇怪她为什么这么没眼色。

雾原秋叹道:“可算是走了。”

三知代不明所以,她就是过来看看雾原秋的情况,毕竟他直面了两次魔物的冲击,极有可能内脏受到了重创。

“你真没事吗?”她再次问了一句,顺手拿起了一个VIP病房送的苹果,摸起小刀就开始削,手指非常灵活,果皮薄薄一层根本不断还削得飞快。

“真没事,我身体恢复能力很好。”雾原秋看着三知代削苹果看得入了神。

“对,忘了你不是人了。”三知代削完了苹果,放到嘴边就咬了一口,她渴了。

我是人,而且你削苹果原来是给自己吃的吗?

我还以为你是削给我的!

雾原秋倚在床头一阵无语,他是妖怪的事解释不清了,赶紧转向了千岁,示意女朋友削个苹果给他吃——我是伤员啊,哪怕快好了也是伤员啊!

千岁竟然读懂了他的眼神,哼哼了两声,探身也拿过了一个苹果,立刻也削了起来,速度不比三知代慢多少,就是苹果削出来是方的——她是嘴强王者,嘴巴厉害,实操不行,和三知代那个最强王者是两码事。

方的就方的吧,雾原秋也知足了,接过“咔咔”啃了起来。

三知代吃东西很快,很快手里就剩一个苹果核,看了看千岁问道:“你吃了吗?”

“吃什么?”千岁一脸莫名其妙。

三知代又望向了雾原秋:“你还没告诉她?”

雾原秋则对千岁无奈道:“别演了,当时她在场,已经知道我的那个特殊能力。”

千岁一点不好意思的表情也没有,松开了一直握在兜里的拳头,里面是那颗药丸——雾原秋刚被担架抬出来时,就直接塞给她了,毕竟他要进医院,身上不好藏东西。

而且她对雾原秋没瞒住也没多少意外,三知代鬼精鬼精的,你总背着她做手脚那基本不可能,被发现是早晚的事。

她一松拳头马上又握了起来,冲三知代得意笑道:“这是我的。”

她拿到这颗药丸很满意,雾原秋履行了他的承诺,她也很快会有和雾原秋一起并肩作战的本钱,但三知代不为所动,直接道:“那你快吃掉。”

她问这件事,就是想看看千岁吃了有什么反应,会有怎么样的提升,拿千岁当小白鼠的意味倒是更浓一些——我不和你抢,正好先看看你吃了会怎么样!

千岁怔了一下,望着自己的小拳头犹豫了一下,看向了雾原秋,而雾原秋犹豫了一下,摇头道:“这种我也没吃过,但之前吃过阴魔身上得到的药丸,感觉十分痛苦,而且睡了很久……也许你该先保存着,等我们回去再吃,那样万一有情况也比较好处理。”

万一千岁吃了药要是扛不住,到时他可以用灵力帮她缓和一下,在这里就不怎么方便了。

千岁当然相信他,马上又把小拳头放回到兜里,点头道:“那就回去再说。”

三知代也不失望,倒是马上追问起了雾原秋先前服药时的提升,明显超级关心这件事——她想更强,想象雾原秋那么强,对任何微小的提升都不会放过,更别提这药丸怎么看怎么神奇,极有可能有大好处。

雾原秋也不隐瞒,马上把之前服用“阴魔丸”之后的感觉老实交代了一遍,最后总结道:“提升了身体素质和资质,主要就这些,但两种药丸从外表看就不一样,想来功效也该有一定差异。”

三知代歪头想了一会儿,轻声道:“之前的怪物……你说是阴魔感染后的人类,其实不难对付,没什么特别的能力,仅就是身体素质有大幅提升,那是不是阴魔的特质就是这样的?可以强化宿主,让宿主代替它去捕猎?”

这是很简单的推论,雾原秋和千岁都没异议,一起点头认可,而千岁马上望向了自己的小拳头——她就死攥着这颗药丸绝不松手——她望着自己的小拳头若有所思道:“那之前的魔物可以融入阴影,那是不是吃了这颗药丸,我也能有这样的能力?”

雾原秋捏着下巴沉思起来,觉得颇有这种可能性,不由轻轻点头——炼妖壶可是传说中的神器,能提取魔物妖物的特质,这真可以说得通。

千岁一时动摇起来,默默想了一会儿,竟然把小拳头伸了过来,对他说道:“阿齁,这颗你先拿去吃吧,我等下一颗。”

雾原秋现在是战斗在第一线的人,她觉得雾原秋比自己更需要获得特殊能力,哪怕有些不舍得,还是愿意让给他。

雾原秋怔了一下,看着千岁的小脸,一时之间心里暖暖的,但他是男人,不能说话像放屁一样,直接摇了摇头,笑道:“不用了,我知道你想了很久了,还是你留着吧!”

这能力对他用处不大,就算可以潜行接近,猎杀魔物还是要靠硬实力的,他还是希望自己能在灵力修炼上快速进步,也许那些增强体质,提升本身资质的药丸对他更好,就是暂时不清楚什么魔物会掉落。

千岁还是有些拿不定主意,三知代倒是在旁说道:“我觉得这能力对我最合适,不如这颗给我。”

千岁马上道:“不行!”

她愿意让雾原秋吃,但可不会让给三知代,哪怕听起来三知代说得有道理,她确实适合这药丸——这家伙整天就偷偷摸摸的,要是能借阴影潜行,那真是如虎添翼。

三知代对她也不客气,要是没有雾原秋在这里,她八成已经开始硬抢了,千岁经常背后骂她是“无耻的强盗”不是没原因的。

她马上要反唇相讥,但雾原秋可不想听她俩吵架,马上道:“反正暂时也不会吃,我们接下来会继续去猎杀魔物,到时你要分到了,可以和佐藤同学交换。”

三知代觉得这样也可以,现在也不敢让雾原秋不高兴,闭嘴不说话了,算是默认了这个提议,倒是对药丸的制作方法好奇起来:“你是怎么做到……萃取出这些药丸的,是因为你的种族天赋吗?”

雾原秋沉默了一会儿,无奈道:“是的。”

“那你的本体是什么?有萃取能力的……是什么妖怪?”三知代开始思考神怪传说,对雾原秋是狸猫的想法开始动摇。

雾原秋解释不了,摆了摆手道:“不关你的事,我不想告诉你。”

千岁也在旁猛瞧雾原秋,对他是什么种族真的很好奇,毕竟将来她的孩子极有可能是半妖。

雾原秋不敢多聊这话题,赶紧道:“有时间讨论这些,不如讨论一下怎么搭配咱们的能力,这样也方便选择猎杀目标!”

如果药丸真的能让人类获得魔物的某样天赋技能,那就更宝贵了,而时间有限,必须更加仔细地挑选目标,寻求更适合他们的能力,组建一个更好的团队!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