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天刚亮,黑木健介便赶到了医院,仔细询问过医生护士,又简单看了一下病历,这才放心坐在走廊等雾原秋等人醒来。

这一夜他忙了不少事,初临京都,转眼就摆平了一个大案子,令京都府警上下皆为震动,甚至连地方本部长、京都知事、议员长等大人物都惊动了,电话一个接一个,纷纷勉励了他一番,要求他再接再厉,争取早日恢复京都治安秩序。

以及还有官方采访预约,从电视台到报纸都有,准备大肆宣扬一番,好安抚民心,省得人心惶惶,经济继续滑坡。

当然,顺便他的权限也提升了,接下来再成立搜查总部将以他为主,京都府警为辅,谁敢不配合,地方本部长将亲自给他撑腰——现在非常时期,这时候谁敢捣蛋,一律发配到海岛上吃鸟粪。

局面成功打开,职业前途保住,这令黑木健介安心了不少,但应付了一夜的各色人等,他确实也有些筋疲力尽,坐在走廊上等雾原秋这伤号睡醒,竟然自己也慢慢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猛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手情不自禁放在腰间,等看清是武川元美才松了一口气,无力问道:“雾原君他们醒了?”

武川元美马上点头道:“是,医生都已经查过房了。”

“医生怎么说?”

“没有反复,继续观察。”

黑木健介用力搓了一把脸,起身道:“没有反复就好,走吧!”

武川元美跟在他后面,有些担心地问道:“警部,您也要注意身体,不如再休息一会儿?”

黑木健介叹了口气:“等回了札幌再说吧,我先和他们通通气!”

局面是打开了,现在没谁敢再排挤他们,但说大功告成还早,魔物还在继续活动,仍然有大量无辜民众在受害,这时候没法休息。

武川元美也明白这道理,没再相劝,只是望着黑木健介儒雅略有些花白的鬓角微微叹了口气,说道:“那我去通知南小姐和佐藤小姐。”

…………

病房内,雾原秋正穿着病号服在活动身体。

昨晚好好睡了一觉,他现在连胸闷感也已经消失,有灵气持续滋润着身体,恢复速度就是快,不过昨晚并没能感受一下夜勤病栋的气氛——正聊着天,护士长又来了,要求他必须睡觉休息,还十分热情地给千岁提供了单独又舒适的休息室。

令人遗憾啊!

他站在窗口左弯弯腰,右弯弯腰,看着窗外破破烂烂的景色很憋屈,顺便幻想一下千岁穿护士装的样儿——就算这是美梦,千岁根本不可能同意的,但难得住一次院,到时两个人在病房里凑在一起聊聊天,轻轻搂一搂抱一抱,感觉也肯定不一样!

而这时黑木健介推门进来了,仔细打量了他一眼,欣慰笑道:“看样子果然没事,要是伤得太重,丽华估计要不认我这个叔叔了。”

雾原秋回首开玩笑道:“那到时我就替你骂她。”

黑木健介一笑,又关切地问道:“你个人感觉怎么样,伤势要休养多久?”

雾原秋恍然笑道:“京都府这么快就派新任务了?”

黑木健介叹了口气:“一直莫名其妙死人,人心惶惶,要不是四周都乱,八成京都的人都要去逃难了,他们压力也大。”

雾原秋不关心这些,直接问道:“新任务是什么?”

黑木健介倒是有些犹豫:“确定伤势不会有什么隐患吗?”

“救人要紧。”雾原秋正气凛然道,“能快一分钟也是好的!这时候,不正该是我们这些人克服一切困难的时候吗?毕竟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昨晚他和千岁、三知代又讨论过一阵子是不是该甩掉黑木健介单干,那样也许比较自由,但讨论到最后,还是觉得挂着黑木健介的名号比较好,不然可能更麻烦。

单说昨晚的事儿,他和三知代追击过程中差不多毁了小半幢民居,事后更被警察团团包围。要是没有黑木健介提供的合法性,搞不好他们还要再和京都府警干一架,然后成为通缉犯,被人一路追回北海道。

所以,虎皮还是很有必要的,毕竟他们还要继续在曰本生活,但是……带着警察也失去了一些自由,无法自主选择目标,能拿到什么特殊能力全靠随缘,有些不利。

他们商量到最后,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尽快帮助黑木健介清理完京都市内的魔物,帮他加重在京都的话语权,然后让他带队向外出击,去攻击乡村山林中的魔物,这样就有挑选余地了。

因此,雾原秋这会儿很积极,一天也不想等了,说得是斩钉截铁,意志之强烈,就差在背后浮现出“正义”两个大字。

武川元美刚领着千岁和三知代进门,一听这话就肃然起敬,而黑木健介也忍不住连连颌首,觉得自己果真没有看错他——魔物之可怕,连他都不想再面对了,一个少年人能有这种当仁不让、舍我其谁的正气,真的难得。

只是他是一个稳重成熟的中年男人,哪怕心里对雾原秋评价很高,轻易也不会情绪外露,很干脆将手里的卷宗一递,认真道:“我们共同努力,早日结束这一切!”

雾原秋接过厚厚的卷宗一翻,顿时奇怪道:“还是没人见过怪物?又一起连续失踪案?”

三知代和千岁也好奇凑了过来,黑木健介则解释道:“不是失踪案,受害者遗体都在,是连续猝死……”

“连续猝死?”

警方的卷宗有一定专业性,雾原秋在那里翻着,一时找不到头绪在哪里。黑木健介随手帮他打开了折页,拿出了一大叠照片,又说道:“目前一共有八名受害者,共计三个家庭全部猝死。”

“三个家庭……”

雾原秋开始直接看照片,发现死者遗体完好,没有伤痕血痕,但基本都蜷成了球形,而且面部表情看起来十分狰狞,瞳孔消失,整个眼睛一片惨白,一看就不是自然死亡。

黑木健介已经翻看过数次,闻声点头道:“两个三口之家,一对老年夫妇。”

三知代和千岁坐在他旁边也在翻看这些照片,很快千岁面露不忍之色,将一张照片慢慢放到了桌上,画面上是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同样身体蜷缩,只余眼白,小脸上肌肉扭曲,看样子死时非常惊恐痛苦。

雾原秋默默看了一眼那张照片,直接伸手将那张照片翻了过去,而三知代看了他一眼,轻声道:“心软不是好事,尤其对我们这种人来说。”

雾原秋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他看不得这些——他同理心较强,心确实软,本来就不是做大事的料,他不觉得这有什么丢人的。

再说,他也从不觉得他和三知代是一种人,三知代就是个怪胎。

千岁说话了,拿着一张照片向黑木健介问道:“这些人是怎么死的?法医怎么说?”

未必是魔物干的,说不定是人干的呢?

黑木健介拿出了尸检报告:“没有中毒,没有任何体表伤,遇害者在生前疑似受过极大惊吓,然后死于肾衰竭或是内脏衰竭——那对老年夫妇都有退休金,生活富裕,对安保很重视,屋前屋后都有监控,但没发现有任何入侵者。京都府警鉴识课也反复搜查过三家的房屋,确认没有闯入的痕迹。”

千岁接过了尸检报告大概看了看,发现没错,那这么诡异的死法,大概就是魔物干的了。

她转头望了雾原秋一眼,而雾原秋还在那里翻看照片,只是轻轻摇了摇头。他就从黄太公那里听过一些上古传说,一时也想不出来这是什么魔物干的。

千岁马上又向黑木健介问道:“没有任何目击者吗?”

黑木健介摇头道:“有的话,这案子就不会交到我们手里了。”

雾原秋默默点头,这案子确实超出了普通人的能力,魔物八成也能隐形,而且能力诡异,根本搞不清它是怎么杀人的。

风险很高啊,到时还得让警察先去试探一下……

当然,也不能让他们白白去送死,要好好想想战术,安排一下战术,配一些特殊护具。

他正在那里思考,武川元美回来了,带来了四份热气腾腾的早餐,笑道:“警部,边吃边商量吧!”

黑木健介很配合地发出一阵肠鸣,看样子确实是饿了,但他也没不好意思,随口笑道:“还是你想得周到。武川桑,多谢了。”

武川元美莞尔一笑,收拾桌面摆上了早餐,而三知代还是不给面子,拒绝吃这些普通的料理,她的肚子要留给灵米饭团——雾原秋整整带了一恒温箱来,三知代给他当打手,他得管饭。

三知代其实有不少存货,雾原秋给过她几袋米让她在家吃,但只要和雾原秋在一起,她就坚持要吃雾原秋的。

她自取了饭团回来默默啃,武川元美接触她还不久,有些奇怪道:“南小姐为什么一直在吃这种……糙米饭团?”

雾原秋赶紧道:“她是在苦修,一直会吃这个,武川小姐不必管她。”

武川元美立刻回忆起以前看过的种种传奇故事,强大的剑士拒绝人间繁华、深山独居、赤手搏熊,只求强壮体魄,磨练心性,顿时看着三知代在那里嚼糙米,再次肃然起敬——这位美少女身手高强不是没原因的,一般高校生哪有她这么能吃苦头,哪能做到数年如一日纯净心灵,只食糙米?

追求个人享受才是主旋律吧?

难得难得!

她顿时不敢再劝了,但准备了四份精美的早餐也别浪费了,干脆也坐下来一起吃。

他们一群人就这么又开起了早餐会,发挥想象力,细细把凶手有可能的攻击手段都想象了一遍,尽可能保证不死人或是少死人。

等早餐吃完了,黑木健介起身就走,去为行动做准备工作,而武川元美跟着他走了,要为雾原秋、三知代以及A组队员办出院手续。

雾原秋则坐在那里有些后悔没把黄太公提前叫到山谷外的临时营地里,主要是没想到城市里留存下来的魔物,能力都这么诡异,不然现在这情况,倒可以找那老头仔细聊聊,也许那老狐狸能有些好点子。

三知代也走了,回去换衣服,千岁则开始帮雾原秋找要换的衣服,随口道:“阿齁,你不觉得刚才有点怪吗?”

雾原秋回过神来,不解道:“哪里怪?”

千岁脸红了一下,主要是翻到雾原秋的四角裤衩了,赶紧装没看到,用别的衣服盖住,嘴上说道:“武川小姐好像对黑木警部有点意思。”

“有吗?”雾原秋根本没注意,身为站在孤零零村村口的家伙,他自己的恋爱都搞得乱七八糟,更别提再注意别人了。

“应该有吧!”千岁其实也没有太多经验,只是她好奇心重,比较喜欢八卦,“刚才吃早餐时,武川小姐一直在关注着黑木警部,帮他拿调羹,还分给他蔬菜……”

雾原秋倒觉得她太敏感了,无所谓道:“她本来就是黑木警部的部下,关注上级这很正常。”

千岁觉得有那么点道理,但还是困惑道:“我要是工作了,我可不会关心上司饮食是不是均衡。”

她连她爸爸饮食是不是均衡都不关心,蔬菜爱吃不吃,那有她妈妈管着呢,用不着她操心,她顶多也就关心一下雾原秋这阿齁——这阿齁很蠢的,她要不管他,他可能哪里就会自己死掉吧?

这么想想,武川元美就是在暗恋黑木健介,想搞办公室恋情!

好刺激啊,这就是成年人的世界吗?

千岁这么坚持,让雾原秋也疑心起来,回忆了片刻,迟疑道:“黑木警部也得有四十五六了吧,他没结婚吗?”

千岁八卦兴趣挺浓的,马上掏出了手机用LINE询问山崎优,接着颇有些兴奋道:“黑木警部没有结婚,他现在单身!”

雾原秋小吃一惊,奇怪道:“他是实权警部,收入该不低啊,为什么一直不结婚?他长得也不差,挺有男人味的,平时打理得也干净细致……”

他说着说着突然一愣,和千岁对视了一眼,同时发现了一个问题——犬金院真嗣在老婆去世后也一直没续弦,他的条件应该更好,是大牧场主,绝对不差钱的!

而且犬金院真嗣还把最宠爱的卷毛女儿就放在黑木健介的隔壁,卷毛丽华也对“黑木叔叔”不是一般地认可,从日常言行中就能看得出非常依赖,明显从小就经常和他待在一起!

细思极恐啊!

搞不好黑木健介是丽华的男妈妈!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