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来说,黑木健介其实是个型男。

裁剪得体的手工西服,没有一丝褶皱的素色领带,精致典雅的袖扣,外加微微灰白的鬓角、刚毅端正的脸型以及刑警专属的锐利眼神,颇有几分木村拓哉的味道。

但万万没料到,这种中老年妇女杀手竟然疑似腐女福音!

雾原秋斜了黑木健介一眼,又和千岁交换了个眼色,心中都觉古怪,但面上不敢露,更不方便问,毕竟那太失礼了——现代社会,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是个人自由,只要不伤害到他人就没什么可指摘的。

多问一句都不合适。

黑木健介正拿着望远镜眺望远处,完全没注意到雾原秋和千岁的古怪目光,许久才放下望远镜,沉吟道:“确定就在那里吗?”

雾原秋直接点头道:“八九不离十。”

魔物对他来说还是挺好找的,只要大概去之前的案发地转一圈便行——之前遇害的三家人相隔并不远,魔物看样子是走到哪吃到哪,现在魔物所在的位置,离最后一家遇害者不过几百米的直线距离,顶多算是斜斜过了一条马路,跑到了另一个丁目。

三知代轻抚剑柄,目光淡漠,木然扫视着远处的民居,轻声道:“雾原的判断没问题,那里远远看着就觉得心中不适。”

她其实感知不到那么远的地方,只是在帮雾原秋分担可疑之处,免得他独自成了出头的椽子,而黑木健介这次已经十分信任他们的“武者直觉”,哪怕他现在也没明白这种“直觉”是什么东西,但无所谓了,他是一个实用主义者,不管白猫黑猫,能逮住耗子就行,别的他不在乎。

他转身就往楼下走,边走边坚定地说道:“那我们就开始行动!”

他们现在待的这幢小楼已经被警方临时征用,成了“特殊案件应对临时搜查总部”,一楼挤满了京都府警。

富山彥也在,看到黑木健介和雾原秋出现,脸色尴尬了一瞬间,立刻便点头示意,给出了友好亲切、十分和善温顺的笑容——他现在归黑木健介调度了,也就是说,黑木健介这个外来户现在是他的临时上司,随时可以派他去打头阵。

黑木健介只是沉稳一点头便不再理会他,雾原秋更是视而不见,他又不打算定居京都,这人对他没用,就直接坐到一边听黑木健介主持搜查会议,分派各项任务。

目前凶手形态未知,也不知道藏在哪里,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守株待兔,等凶手出现下毒手的那一刻,再来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可惜不行,黑木健介是警察,职业道德无法容许他拿平民当诱饵,第一优先就必须要把那几幢民居里的平民撤出来。

首先,在外围远远建立两道包围网,一道对外,防止记者等乱七八糟的人进来凑热闹,一道对内,防止在撤离平民时凶手发现不对,突然暴起伤人或是开始逃窜;

其次,由当地交番和治公所出面,配以少量机动队队员护卫,以家庭走访之类的名义,先把里面的居民安安静静地骗出来;

最后就是搜捕了,这方面由京都府第一机动大队负责,第一批进入,搜查所有房间,检查所有物品,哪怕是把房子一寸一寸拆开,也要把凶手挖出来。

简单地说,计划就是这三大步,其中细节及各种突发情况的预案就不提了,主旨就一个——由京都府警打头阵。

雾原秋想让黑木健介这帮人先去试探魔物,搞清魔物的特殊能力,以免自己这小团队被打个措手不及,不小心挂了,而黑木健介也心疼自己手下,也有同样的想法,又派京都府机动第一队先进去试试凶手的火候。

至于他的铁杆亲信机动急袭队就先充当预备队,在一边先看着,随时准备冲进去发起致命一击。万一魔物生命力太顽强,或者能力太诡异,逃窜速度过快导致警察拦不住,就再由雾原秋和三知代出手追杀。

总之,今天一定要把连害多人性命的凶手弄死!

京都府警的警官们纷纷领命,毫不犹豫开始执行,现在黑木健介拿着尚方宝剑,没人想惹他发火,更没有推诿的余地。

目前对京都府来说,击毙凶手、稳定人心才是第一位的,才符合绝大多数人的利益。如果不是无法百分百确定凶手就在里面,以及怎么也得和凶手打个照面,拍一下宣传素材给公众一个交代,黑木健介就是要求将那几幢房子直接炸上天,搞不好知事府和府警本部都有可能同意,更不要提发配几个看不清风向的中层官僚。

…………

众志成城之下,计划执行得很顺利。

一个多小时后,小半个丁目的民居全都以各种名目被当地交番警员“骗”了出来,就算回头发生大规模交火,打出了几百个枪眼,炸飞半幢房子,最多也就是财产损失,本地居民安全不再成为问题。

雾原秋一直默默感知着灵气波动,发现魔物没移动,也没暴起伤人,依旧待在原地,大概是没搞明白“食物”们在干什么——可能是还不饿,这只魔物挺自律的,隔一天多吃一家人,现在可能还没到它的饭点。

千岁膝头放着一台小巧的笔记本电脑,颇有兴趣地遥控一架无人机在高空巡逻,同时腰上别着一个大大的黑盒子,耳朵上戴着一只战术耳机,监听着附近警方的所有无线电通话——全是标准的警用设备,她白嫖来的。

所谓狗仗人势,身为雾原秋的“量子中间态女友”以及三知代的“塑料姐姐”,她在表现出对这些设备的兴趣后,武川元美很上道地就打开了库房,除了有杀伤性的那些,由着她挑挑捡捡,大概已经得到了黑木健介的同意。

毕竟,雾原秋三人一不求名,二不求利,顶着“正义”两个大字就来和怪物拼命了,想拿点非民用的电子设备……就是拿去当玩具也应该。

大概黑木健介和武川元美就是这么想的。

当然了,千岁要这些东西可不是当玩具,她要负责确保雾原秋收取药丸时的隐秘性,以防无意间被人看到了。

她摆弄着这些“新玩具”玩得一包欢乐,猫眼儿都眯了起来,不停敲击着键盘,看起来像只快乐的小猫咪,但很快就将无人机转入了自动巡航模式,一切屏幕画面说道:“京都府的人进去了!”

雾原秋和三知代其实肉眼看得见,在清理完平民后,京都府警机动第一大队已经全副武装摸了进去,开始逐户搜查。

而就雾原秋这外行的眼光看起来,京都府机动第一大队(特警)实力还不错,至少能说一声训练有素,也难怪警方有和自卫队叫板的勇气,之前一直表现得憋憋屈屈,大概就是找不到魔物在哪这一个原因——他们也是实战过的,红月之后的第一二天,他们清除过一些嗜血无脑的魔物,但嗜血无脑地死完了,他们就开始傻了眼,再无寸功。

现在有北海道来的黑木警部帮他们圈定目标,他们表现得信心十足,准备让外地同行好好看看他们的战斗力,连回报通话都铿锵有力,很有精神。

千岁腰间的黑盒子其实是个信号转接器,转接的是指挥组的信号,现在共享着机动第一大队的视野,不停做着同步讲解:

“热感没发现活物。”

“在架设无影灯了。”

“清理阴影开始,暂时没有发现。”

“开始喷荧光漆了,检查完一间喷一间,黑木这家伙想法挺多的,真是没白吃这么多年老米饭。”

“清理完外围了,仅剩高怀疑目标,包围圈在缩小。”

千岁小嘴叨叨着,目光也专注起来,看样子随着包围圈越来越小,现场气氛也越来越紧张,连她这个待在安全区域旁观的人都感染到了。

雾原秋盘腿坐在她旁边,偶尔看看笔记本上的画面,也不得不佩服黑木健介的细致稳妥,要是这次的魔物和之前那只的隐身方式差不多,这么搜怎么也能搜出来,而只要搜出来就好办了,无非就是靠人堆——这次比上次准备还稳妥,人手足够多,包围圈都设了三道,就是一人一把南部小左轮估计都有可能把魔物打成烂泥。

很快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在警方细细搜索下,这几幢民居被翻了个底朝天,就差把地基也挖开瞧两眼了,但……

什么也没找到,连老鼠都验过身了,就是正常老鼠,这里没有杀人怪物。

京都府警们似乎动摇起来,对目标在不在这里开始怀疑,不过暂时还没有人敢去质问黑木健介,只能又按要求开始第二次搜查,但这次紧张气氛缓和了许多,很多人看上去没有第一次那么紧张了。

千岁不停切着视频画面,想找到点蛛丝马迹却一无所获,最后转头望向了雾原秋:“阿齁?”

雾原秋捏着下巴望着那几幢民居,感应了片刻,很确认魔物就该在那里,直接摇头道:“应该在的,只是不知道它是怎么藏的。”

“那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暂时只能等。”雾原秋慌倒没慌,魔物之前连杀了三家人总不能是为了好玩,就算不是为了捕食也该有某种目的,那肯定还要再露头,到时就抓住它!

“那你盯紧点,要是它逃走了,及时通知黑木跟上。”

“放心。”雾原秋也清楚黑木健介的重要性,这是他们将来合法在京都府乱打乱杀的支撑点,肯定要先帮他好好立几个功劳的。

他就盘腿坐在那里,安心当他的“魔物雷达”。

时间又过了两个多小时,第二次搜查依旧一无所获,京都府警中终于有人去询问黑木健介是怎么判断怪物凶手一定在这里,但黑木健介一直在一线当管理官,心脏很大,三两句就让那家伙闭了嘴——他为行动负责,承担一切责任,有意见可以去上级投诉,在他被解除权限之前,所有人只有服从一条路,不然就滚蛋,没了京都府警帮忙,他一样也能抓到凶手。

京都府警中还真有人不服,偷偷向上汇报,准备让上级出面压迫黑木介健停止一意孤行,但京都府警本部只是重申了黑木健介的指挥权,别的没提——这还没过了24小时就施压,黑木健介撂挑子不干了怎么办?

他要不行,本地警察更废物。

案件卡住了,一时毫无进展,雾原秋还等着黑木健介找来时帮他坚定一下信心,但没等到,黑木健介展现出了对他以及三知代的充分信任,坚信他们所谓的“武者直觉”不会出错,只是要求京都府警再继续搜索,院子里的树锯掉,墙砸开,井里放人进去摸一遍,反正就是不找到不能收队,要收队就要找到凶手。

但人是要吃饭的,等天黑后,搜索暂停,部分警察暂时撤出了房屋,开始轮班吃便当。

指挥部这边,富山彥身边也聚了一些同僚下属一起用餐,开始鼓动他出头去找黑木健介要个说法——已经搜了快三遍了,明明就是没有,北海道的蛮子在胡搞,警部你得制止他们啊!

总之,京都府警中下层还是不太服黑木健介这个外来户。

富山彥当然也不服,很想去喷两下,但昨天刚出过丑,现在多少有点心理阴影,又有些不太敢去——昨天还能说是为顾忌京都府警名誉一时冒犯,今天再去生事,那九成九要被黑木健介列进黑名单,回头万一真找到凶手了,派他去一线督战怎么办?

还是让事实证明一切比较好,等别的地方再死一家人,到时就可以理所当然地攻击黑木健介这个北海道来的混蛋!

而他正虚言应付着同僚部下,冷不丁听到远处传来一片惊叫,顿时一个激灵站了起来,优先擦了一把冷汗——肯定出事了,八成找到了怪物凶手!

还好没被忽悠着去质问黑木健介,不然八成要死!

…………

千岁那边也一直没停止寻找魔物,哪怕就是聊天也有一只眼睛瞄着屏幕,时不时就切换一下警察随身携带的摄像头瞧瞧,几乎和指挥室同时发现了问题——两名负责三次搜索的机动队员突然摔倒在地,从两个人携带的摄像头传回的画面来看,他们正痛苦地挣扎。

她马上叫道:“魔物出现了!”

雾原秋和三知代立刻弹身而起,一起凑到了屏幕边上,没想到魔物胆子大到这种离谱的地步,周围围着数百名全副武装的警察,不好好躲着,竟然还敢冒出来伤人。

这简直是挑衅!

京都府警们自然格外愤怒,立刻大队人马向着那两名队员的位置涌去,一时现场的气氛重新紧张起来,枪弹上膛,内部通讯中“考拉考拉”的尾音连成一片,如同准备火拼的黑帮。

但……

现场还是没有凶手,只有两名在地上痛苦翻滚的机动队员,而短短几十秒的时间,两人好像已经不太行了,痛得整个人缩成一团,脸色也开始由青转灰,挣扎的力气好像都在消失。

医生和护士也赶到了,简单一瞧,扒了防弹衣就拿着强心针就往这两人胸口扎,还大叫道:“快,掰开他们的嘴,他们的舌头堵住气管了!”

立刻有人上去帮忙,但更多的人在四处寻找行凶者,通讯器里到处都是暴躁焦急的叫喊声——凶手在哪?

现场这会儿摄像头够多,千岁快速切换着画面从各角度查看,而看了一会儿,同样什么也没发现,现在人头挤人头,全是人,哪有什么魔物?

她喃喃道:“这真是见鬼了……”

而她话音刚落,一名正痛苦挣扎中的机动队员猛然翻了白眼,终于停止挣扎了,当场咽气。

混乱的场面顿时一静,紧接着还不死心想抢救的医生又是一声惊叫,一屁股坐倒在地,用双腿连蹬着后退,动作竟然不是一般的快速,疑似肾上腺素也超标了——死去的机动队员身上正缓缓浮出一团白雾,颜色很淡却凝聚不散,正隐隐在转为透明。

这诡异又奇特的景象让所有人一时都没反应过来,足足近一秒后,才有人本能掏枪,大叫着“闪开”,冲着白雾就是连开了四枪,但这四枪直接穿过淡淡白雾,留下了若有若无的弹道,径直打到了墙壁上。

府警们又怔住了,这……怎么办?

但白雾在空中停了片刻,却似乎被激怒了,又像是没吃饱,突然扩散了一下就朝着刚才开枪的警察罩去,直接消失在他身体里,而那名警察瞬间就像被扼住了咽喉,全身僵直,勉强晃着挣扎了一下便跌倒在地,也开始猛翻白眼——周围的人都没敢扶他,由着他跌倒在地,瞬间散成了一个大圆圈。

接着,另一团白雾开始升起,之前另一名机动队员也咽气了。

室内瞬间大乱,一时都有人顾不上会不会误伤,拔枪就射,但子弹完全无效,也有人抄起台灯砸了过去,同样直接穿过了白雾,在墙壁上撞了个粉身碎骨。

府警们全乱了,有人开始离开房间,有人在呼叫搜查总部询问该怎么办,有人拿出了神社的御守护身符,而在远处通过视频看着这一切的雾原秋则陷入了沉默中。

魔物是找到了,但……这是物理攻击无效吗?

怎么还会有这种事?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