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的传统住宅通常无前院,主室紧邻街道,多间并排,可以当成店铺铺面使用,也可直接作为待客待友之处。其后又有长过道直通后院坪庭,其余房间如洗手间、书房、卧室之类,以推拉纸门间隔于两侧,令房屋格局大体呈“丁”字型,再加上因京都仿华夏唐时的里坊制,房屋多为四户一组,又组成了“田”字型布局,所以这种京都传统住宅就被称为“町家”。

多个町家合在一起,就是一个普通的居民小区,又俗称为“町区”。

这种老旧传统的房屋和小区格局在曰本别的地方已经不多见了,仅就是名称继承了下来,但京都作为首抄之地,现在还有大量留存。

现在魔物所在的民居就是一户“町家”,正有大量京都府警滚出来,连窗户都被直接挤破——魔物猖狂,公然行凶,警察当然不能坐视,开枪的开枪,动手的动手,彻底激怒了魔物,瞬间横扫,当场立倒。

这已经不是普通人可以应对的敌人!

千岁不停切换着视频画面,又看着警察发起了数次攻击,但两团白雾在室内纵横,时隐时现,凡是被扑到身上的警察立刻翻倒在地,浑身僵直,根本无法抵挡。

甚至警察连各种乱七八糟的武器都用了,什么震撼弹、闪光弹、喷火器、水枪、音波、企图将白雾装袋乃至临时组了一台脉冲发生器,全没效果。

她看得头皮发麻,觉得这魔物简直专克人类科技,甚至发现了一个可怕的现象——这种不知名的魔物不止两只,第二名死亡的警察身上又冒出了一股淡淡的雾气,不过很小,好像还在发呆,并没有加入攻击行列。

那就是有三只魔物吗?

有一只刚刚诞生?

千岁马上望向了自己的预备男友,紧张问道:“阿齁,怎么办?”

魔物强到离谱,现在警察招数用尽,多次败退,离崩溃就在寸指之间,是战是退就要由雾原秋来下决定了——黑木健介的询问应该马上会到,甚至要不是这魔物物理攻击无效。

雾原秋一时还没拿定主意,最理想的状况当然是警察先将魔物打成重伤,他们再扑上去捡漏,安全又稳妥,就算损失些药丸也值得,毕竟小命就一条,保青山最重要,但现在这情况……警察完全不顶用了,去再多也只能送人头!

那自己该不该出手呢?

风险有些大啊!

他正在那里思考,他必须为自己和三知代的生命负责,甚至要为美咲、美佐、四狐乃至小花梨负责,冒险绝对不是首选,但没想到三知代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直接挺身而起,黑长直无风自动,一字一顿道:“雾原,不能等了,今天必须杀死它们!”

雾原秋愕然,直接望向了三知代,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急迫,但只见她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清纯如水,坚定之意却透人心魄。

瞬间他似乎心有灵犀,恍然明白了三知代的意思——今天必须杀了这三只魔物,至少要尽最大努力尝试杀死它们!

魔物是会成长的,在魔界也许有一个稳定的食物链,这种魔物应该有着天敌,或者别的魔物有自保的方法,不至于让这物种无限膨胀,成为霸主,但现在是在人类世界,它没有天敌却有着近乎无限的食物。

今天不杀它们,明天它们的力量就会壮大一分,明天还不杀它们,后天它们的力量会再壮大一分,一直到力量无比强大,连他们这个小团伙所有人的性命都受到严重威胁!

要是这种魔物刚才真是成功繁殖了,那后果更无法想象,到时再想干掉它们极有可能要付出一倍、十倍乃至百倍千倍的代价——要是红月之夜只来了一只,那就是吃了十个人左右,多了两只!

必须杀死它们,越快越好,指望不了警察抓一大群科学家来分析研究、完成各种实验,那都不知道需要多少久,中间又需要死多少人。

甚至研究最后没个成果,那时又该怎么办?

魔物八成已经吃成了个超级大胖子,或是数量指数级增加,有了成千上万,举手间就横扫一个城市,夺去无数人的生命。

所以现在只能指望自己了,而他们也确实有和魔物拼死一战的能力,他们还有一张底牌,物理攻击无效,灵力攻击未必无效。

三知代的意思,换句话说,就是靠自己还是靠警察。

靠警察,就要开始祈祷一大堆东西——祈祷魔物成长不快,祈祷魔物成长有上限,祈祷魔物其实不能繁殖,祈祷科学家在研究之后能找到灭杀它们的有效办法等等;

靠自己,现在就马上出手,在魔物还没壮大之前,尽最大努力尝试杀死它们,将危险消灭在萌芽状态。

短短对望了片刻,雾原秋心思急转,判断明白了情况,也不再犹豫,眉眼间瞬间坚定起来,毫不犹豫就选择了靠自己——他只是有时顾虑太多,心思远远没有三知代这特立独行的家伙纯净,但真需要冒险,他也不缺勇气!

他从来不是胆小鬼,胆小鬼不会天天往鬼树妖森林里钻。

而且也必须尝试攻击一次,确认这魔物到底怕不怕灵力,若是不怕,那这事他也彻底管不了了,只能让警察自求多福,甚至未来的发展战略都要调整——万一这种魔物泛滥成灾,那也别提什么猎杀魔物,抓紧时间尽全力搜刮物资去壶中界种田吧,以后就在那边安家落户!

他马上道:“我来打头阵,你跟在我身后!”

千岁讶然片刻,多少也想明白了将来有可能发生的种种恶果,多少也赞成将危险消灭在萌芽状态,但她本能就不想雾原秋去冒太大的风险,这阿齁天下就这一只,她损失不起,马上反对道:“阿齁,我们可以再等等,黑木也许能想到更好的办法!”

三知代看了她一眼,淡淡道:“阿鹤,你从来没有强者心态,只会等等,只会依赖别人,所以你才一直没什么出息——强者会把命运握在自己手中,你就是做不到这一点,所以才讨人厌。”

千岁最不服的就是三知代,马上微微低头,让猫眼蒙上了一层阴影,怒道:“强者不是莽夫,谋定而后动才会是胜利者——夺取胜利的才是强者,不管用什么方法!”

“现在不动手,等回头面对一群吗?”

“数量不会增加得那么快!”

“少一个敌人也是好的。”

“说到底,没出息胆小的是你吧?”

雾原秋一阵头痛,感觉这两个人真的不能互相说话,赶紧伸手止住了争吵,又小声安慰千岁道:“别担心,我会尽量注意安全,应该不会出事的。”

他是去攻击魔物,要是发现灵力对魔物无效,他又不会傻到原地等死——这种魔物要扑到人身上才能让人失去反抗能力,普通人躲不过,但他和三知代是有自信周旋一下的,不行就跑呗!

千岁恼怒地盯了他一眼,对他竟然支持三知代的意见感到很不爽——平时雾原秋和她拧着来,她是个讲道理的好女孩,不会怎么放在心上,但三知代是例外的,支持三知代的阿齁全部要被绞死!

但这会儿自己预备男友马上就要投入战斗了,还是面对能力诡异的魔物,说句难听的,万一出点差池,基本就回不来了,她就算要发小脾气也不能挑这会儿,那太不知道轻重缓急了。

她只是在心里给雾原秋记了一下黑帐,马上偷偷握了握他的手,小声道:“要是事不可为绝对不要勉强,只管逃了再说,也不用管小代,别看她现在说得这么斩钉截铁,但其实她一直最不要脸,有危险肯定第一个逃的。”

三知代正在旁边取面具,随口道:“我听得见。”

“我知道,我就是说给你听的!”千岁也不怂,“我有说错吗?”

三知代将白色的面具扔给雾原秋,青色面具扣到自己脸上,含糊道:“没有。”

她也不傻,她的灵力又不多,就过去辅助雾原秋发起决死一击——这个决死的“死”是敌人死,要是敌人没死,那没话说,她绝对跑得比雾原秋快。

雾原秋已经脱掉了所有护具,以求动作更灵活一些,反正这些防具也没什么用,正准备出发,千岁一按战术耳机说道:“黑木应该没招了,要和你通话。”

雾原秋身上秘密太多,是坚决不戴这些通讯设备的,闻言凑到了笔记本电脑前,直接开始和黑木健介视频通话——不愧是丽华的男妈妈,心脏就是大,手下们连续败退,几近崩溃,他看起来还是很沉稳。

雾原秋露了脸后便直接问道:“我正准备出发。”

黑木健介脸上沉稳的表情波动了一下,没想到雾原秋在发现敌人能力如此诡异后竟然还愿意出手。这在他看来近乎是去拼死一搏了,就算是四十多岁,经常看死尸看孤儿寡女,经常在曰本警察大公司里被磋磨,早就练得心如铁石,这会儿也不由不动容。

他沉默了好大一会儿,都没问雾原秋准备怎么对付这么诡异的敌人,这些可以事后再问,现在没那个西班牙时间,只是说道:“尽力而为就好。”

顿了顿,他又深深鞠躬,“一切就拜托了!”

他现在压力也很大,数次进攻搭上了不少人命,还有人质落在了诡异怪物手里,他不能弃之于不顾——被白雾扑倒的京都府警并没全死,大部分还活着,估计成为预备口粮了。

但就算这样,京都府警也已经无法再发起进攻,现在压力全在他身上,正纷纷要求他带来的机动急袭队出动——不能只死关西人,北海道蛮子也得死!

他当然清楚这种情况下机动急袭队没什么卵用,也就只能看看雾原秋和三知代能不能创造出奇迹,甚至都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而只要雾原秋拒绝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搞不好也要变背锅侠——还会一直死人的,他现在只能想出一个京都府大面积疏散的办法,但别说京都府会不会同意,就是疏散了也没什么用,怪物又不是不能动弹,八成还是要一直死人。

只要再死人就是他的锅,现在雾原秋没有丝毫条件就愿意冒巨大风险出击,哪怕就是失败了,也是一份大人情,他认账!

这是机动急袭队的内部通讯,武川元美等人也可以旁观或是旁听,这会儿也是心中滋味万千——让他们去他们其实也不敢了,但雾原秋敢,他们想不服都不行。

雾原秋倒是无所谓地点了点头,没黑木健介还能想到人情债那么乱七八糟,只是请他把警戒线拉远一些,别再让京都府警们进去送人头,免得被他和三知代误伤了,然后冲千岁轻轻点头,示意她盯好警察,有什么事就用手机给他报信,紧接着就当先跳下了房顶,灵力种子全力运转,加速吸附四周灵气入体,奔向了魔物所在的民居。

三知代背着打刀紧随在他身后,瞳孔开始微微紧缩,透出丝丝灵光,也进入临战状态了。

要是雾原秋这时回头看一眼,就能发现三知代又在偷偷白嫖他——他本身就会提高四周的灵气浓度,给三知代暗中占了不小的好处,哪怕还是不能自主吸收灵气入体,至少她不漏“气”了。

…………

京都的老房子实际面积也许不大,但因为“丁”字型的布局,通透性极佳,在实际感觉中要大不少。

雾原秋翻窗而入,立刻在这间房屋中转悠了起来,魔物又重新透明化了,也许就在他身边,也许离他有点距离,他现在也感知不到,只能大概判断魔物没有远距离移动,这里的灵气还是翻涌不休。

这对三知代倒是个好消息,当初雾原秋可是装神弄鬼,弄了三四百号狐村村民才让灵气超常规活跃起来,要是换了这里,可能就用不了那么多人了。

他这么琢磨着,下意识看了一眼三知代,发现她最近身体里的灵气浓度确实有所提升,凝实成灵力的分量也好像有所增加,也不知道是不是和上次战斗有关,那次灵气也躁动得厉害。

当然,也有可能是她一直在猛吃猛喝的原因,她好像饭量越来越大。

将来她会不会变成一个大胖子?

最好不要,她身材真的挺好的,大长腿特别养眼,被破坏了以后可就少了不少眼福!

似乎因为灵气暴躁不安,雾原秋本身的意念竟然也有点受到了影响,明明保持着高度警惕,但还是有了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他就这么一直漫步,检查了一下几名殉职或是彻底失去意识,没有被同伴救走的京都府警员,顺便摸起了两把枪,同时示意三知代和他成T字型,以保证两人视野中无死角。

接着他全身灵力震荡,举枪就开始四处乱射。

出来吧,魔物,咱们哥儿俩看看今天谁更强!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