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热血斩杀?”黑木健介猜过雾原秋是怎么弄死诡异怪物的,但绝没想到自己会得到这么一个类似于传奇故事一样的答案,一时感觉很荒谬,但看着雾原秋和三知代一人包着一只手,又感觉不像是假话。

雾原秋这会儿正努力补充灵力,随口敷衍道:“是的,但不是我做到的,是三知代同学。”

黑木健介马上把目光投向了三知代,而三知代垂着眼睑淡淡道:“当时我们尝试攻击过那些怪物,但没有效果,后来我想起了以前武士以血刃斩杀鬼物的传说,便试了试,没想到真的有效,算是运气极好。”

曰本的民间传奇中确实有类似的故事,武士以热诚之血涂抹剑刃,斩杀了总是去骚扰一位小寡妇的鬼物——就是小寡妇原来的老公,而这故事就起源自京都这一代,时间大概是平安时代,现在也有类似的能剧流传,所知者不少。

黑木健介小时候当然也听过类似的故事,还是好几个版本,但这种传奇故事中的事发生在现代,他还是觉得很难理解,不由问道:“只要是鲜血就可以了吗?”

他必须确定这一点,不然下次遇到了警察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三知代望了雾原秋一眼,见他没反应,便随口道:“大概要我们这种人的鲜血才可以。”

“有什么区别?”

“因为我们身体中有种能量,你可以理解成……气吧?”

“气?”黑木健介若有所思,对这个字眼他倒不算陌生,曰本和华夏一脉相承,无论是柔道、合气道、空手道乃至剑道,都有关于“气”的描述和技法。

雾原秋觉得糊弄到这里就差不多了,这玩意也不好解释,直接插言道:“黑木警部,现在不是关心这种事的时候,这种怪物很棘手,你该马上去调查一下哪里还有类似的案件,我们赶紧去优先解决掉!”

这次三只就基本把他底货全用光了,万一哪里有一窝没有及时处理,躲在暗处一直生,回头几百上千只一起涌出来,那非要了他老命不可。

黑木健介也反应了过来,马上点头道:“我回头就让人去检索全国情报。”他说完了这一句,还是对“气”这种神秘的能量更关心,追问道,“气到底是什么?”

雾原秋和三知代对视了一眼后,觉得也该让黑木多少了解点东西了,免得他回头误判形势,毕竟这也算半个自己人,便轻抬手掌,让刚才随手扔在一边的面具晃了晃,轻声道:“这就是了。”

他现在的水平其实能卷着一根树枝飞舞,虽然很虚弱无力,提不到杀伤性,不过拿个面具也凑合,但他觉得没必要暴露太多实力,这么意思一下就行,而这放在黑木健介眼中已经很夸张了,近乎异能。

他就算性格再沉稳也恍了一会儿神,喃喃问道:“这是怎么做到的?”

雾原秋摇了摇头:“一直练习格斗技,自然而然就做到了。黑木警部,这不是我们有多厉害,而是这个世界在改变……我们觉得是这个世界在改变,想来和我们类似的人应该还有,将来你也许会遇见更多。”

“这个世界在改变?”黑木健介不明所以地重复了一句。

“当然,这些诡异的怪物还不能说明问题吗?现在京都府附近,就算比不上百鬼夜行,也差不到哪里去吧?”

黑木健介哑然,这段时间发生的事确实让所有人匪夷所思,说声世界变了毫不过分。

他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有点明白雾原秋和三知代为什么这么强了,但没再多说什么,摇了摇头就下了救护车,任由这两个人又被拉到京都大学医学部附属医院去了——雾原秋和三知代的手没有大碍,但为了保险一点,还是要送他们去医院检查一下。

救护车闪着灯走了,后面还跟上了两辆警车护送,片刻后便只留下了淡淡的尾气。周围京都府警还在忙着,要把打了个稀烂的民居拍照,有些东西还要当成物证暂时保管起来,而远处封锁线那里吵闹声很大,一堆记者想要进来瞧瞧发生了什么事,正要求京都府警必须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案件进度——民众的知情权不容侵犯!

黑木健介原地站着环顾了四周很久,慢慢叹了口气。

他是希望世界保持正常的,但想了一阵子,觉得骗不了自己,而人一旦骗不了自己,就会觉得很痛苦。

…………

抵达京都三日,医院进了两回,不过雾原秋这次坚持不肯住院了,住院管理其实挺严格的,想干点坏事更不方便。

他坚持要回去,别人也留不下他,转眼间又回到了民宿,刚和千岁简单通了通气,就被武川元美又送进了浴池,让他洗去一身征尘之余,也好好放松一下。

真的很热情,就差替他搓背了,完全出自真心。

雾原秋躺在民宿后庭的温泉——这家民宿不在温泉水脉上,但还是修了几个石头池子,用温泉粉加热水弄了个假的,以供旅客休闲。

他单独占了一个大池子,枕着池边的石头,肚皮上顶着毛巾,喝着凉茶,望着初夏的满天星斗足足泡了大半个小时,又细听周围无声,便闪身进了壶里,快进快出,拿出了一个小袋子,里面是十六七粒小药丸。

看着这些洁白如玉的小药丸,他的本能渴望又升了起来,很想现在就尝一粒,但现在拿不准药效,又有些怕吃了来个昏迷不醒惹出了麻烦,最终还是强压了下来,就是盯着看了一会儿。

这东西该对他大补,能弥补他现在最急缺的东西,这是直觉或者该说是经过仪式后他所诞生的那点灵觉告诉他的,只是他现在也说不好自己最急缺什么。

当然,还有一个小问题,当初他是答应过三知代只要她好好出力,一直忠心耿耿跟他出生入死,自己是绝对不会亏待她的,有战利品必然会分她一份,而且还承诺过她下次打死魔物就让她先拿。

但现在这些肯定不能分给她了,还得好好和她说说,搞搞交换——先不能吃,等再多打死几只魔物,诱导三知代选别的药丸!

他恋恋不舍地看了一会儿这袋小药丸,又闪身藏进了壶里,这才去擦干更衣,而刚换了一身挺舒服的浴衣,腰带还没寄好呢,武川元美又安排好了夜宵,请他老人家稍稍用一些,毕竟之前晚饭吃的是速食便当,他老人家肯定没吃好——京都府警特意送来的!

公款吃喝吗?

雾原秋当然有兴趣,立刻从善发流,兴冲冲跟着武川元美去了,而到了以后发现不止请了自己,机动急袭队的几名组长、骨干都在。

至于请客的人嘛,还是熟人,就是京都府机动第一大队的富山彥,这会儿正和黑木健介的手下有说有笑,完全看不出之前恨不能将他们这一群人一个大脚踢回北海道的样子。

富山彥见到雾原秋来了,连忙起身热情道:“雾原桑,真是辛苦了,快请坐,快请坐。”

伸手不打笑脸人嘛,雾原秋对这家伙其实印象不太好,但人家是来犒劳的,他也不至于直接甩脸色,微笑着点了点头,就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了,向武川元美问道:“佐藤同学和三知代同学呢?”

武川元美笑道:“佐藤同学洗浴后在库房,她对电子设备挺喜欢的,正请教一些东西,说过会儿再过来。南同学……可能累了,还在浴池休息。”

雾原秋了然点头,千岁在玩她弄到手的新玩具,三知代不想社交,八成正边泡温泉边啃饭团。

也算正常吧!

那自己要吃快点了,填饱肚子,然后看看是去找“量子中间态女友”还是去邂逅一下三知代,她穿浴衣超好看的,黑长直+和风满满很罕见,自己得去鉴赏一下——就过过眼瘾,不干别的,总不能找了女朋友就不能欣赏美了吧?

他正想得美,冷不丁身边一阵轻柔香风,一杯温茶被捧了过来,轻声道:“雾原样请用。”

雾原秋讶然侧头,发现是一个十五六岁的漂亮少女,穿着一身素色雅质的吴服,身材高挑俏丽,乌发齐眉,杏眼粉唇,正十分好看地跪坐在一旁。

他赶紧侧了侧身,接过了那杯茶,微笑道:“谢谢。”

少女手里没了茶,跪坐在那里也没走,又开始帮雾原秋整理杯盘碗碟。雾原秋连忙道:“不用麻烦了,我自己来就行。”

少女小脸一红,低声道:“雾原样您手上有伤,请让我留在这里吧!”

“哦?”雾原秋奇怪道,“你是这里的……服务员吗?”

少女连忙摆了一下手,但好像马上发现不对,重新恢复成了正座,低头道:“不是,我是京都花冠的成员,松田澪,请您多多指教!”

说完她还行了一个坐躬礼,而雾原秋没听懂,困惑道:“京都花冠是……”

松田澪也有些惊讶,抬头看了他一眼后又赶紧低下了头,小声解释道:“京都花冠是我们关西的一支偶像团体,我是七期生,目前在队伍中充任演技担当和副主唱。”

顿了顿,她又有些不太理解地问道,“雾原样没有听说过我们吗?”

她们可不是什么野生偶像,都是层层选拔出来的,是关西最有名的偶像队伍,全国粉丝众多,常年在公信榜上有一席之地,算是曰本全国唯一能和东京众多偶尔团体争一争排名的队伍,在高校生群体中该有巨大人气的。

雾原秋确实不知道京都花冠是什么鬼东西,他穿越以来不是养伤就是在憋发育被鬼树妖抽来抽去,哪里有精力去关心娱乐新闻,连个印象都没有,只能含糊了几声,赶紧问道:“你是偶像怎么在这里?”

“经纪公司命令我们来的。”松田澪好像没什么心机的样子,有问必答,“我们七期生都在,八期生也来了一部分,要为贵客表演。”

雾原秋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环顾四周,发现房间内果然多了一大票女孩子,各种类型都有,娇小的邻家小妹、温和的隔壁大姐姐、短发显得很有男孩子气的运动女生,甚至还有黄毛的——不是千岁以前那种营养不良的小黄毛,是真把头发染金了的那种纯黄毛。

那这就是……

京都府警把偶像团体当陪酒女用了,用来陪北海道来的警员?

偶像们这么不值钱吗?

他正琢磨着,没想到京都府警能这么腐败这么不着调,富山彥凑了过来,热情问道:“雾原桑,有什么问题吗?”

京都府警乃至知事府安排这一出可不容易,主要就是为了讨好雾原秋,为更进一步接触做好准备,不然这会儿房间里的该是京都花街里的知名艺伎,一小时十万円起步的那种——他也难啊,雾原秋这年纪摆在这里,弄一帮艺伎过来弹三味弦,别管身价多高、是不是花魁,估计雾原秋九成九欣赏不来,甚至会觉得无聊,也就只能抓一群偶像来凑数了。

他这个年纪,正该是对偶像感兴趣的时候吧?

所以他特意挑了一个最漂亮的,号称京都花冠里的颜值担当给雾原秋,现在看他正四处打量,觉得他可能不好这一口——说不定是个萝莉控呢,也许该把外面更小的那一批叫进来!

他十分关心地问道:“今晚是京都的感谢宴,我的任务就是让远方的客人宾至如归,可以好好休息,雾原桑觉得哪里不合适尽管指出来,无需避讳。”

松田澪紧张起来,目不转睛望着雾原秋,生怕被雾原秋打了差评——她来时得过严厉警告的,今晚谁不好好干,谁出了错,以后的职业生涯就别指望了,直接进冰箱,雪藏到合约结束!

雾原秋敏锐的感应到了松田澪的紧张,心里也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无心难为她一个可怜的少女,马上笑道:“没什么问题,让你费心了。”

松田澪马上松了口气,感激地望了一眼雾原秋,加倍勤快的帮他整理桌面,而富山彥马上喜道:“哪里的话,雾原桑刚到京都就帮我们解决了两个大麻烦,真是太感谢了。”

京都府警也不蠢,现在基本搞明白北海道派来的援军中真正的战力是谁了——就是雾原秋和三知代,但三知代一看就不好打交道,所以他们准备在雾原秋身上好好努把力。

毕竟,就算这次应付过去了,万一还有下次呢?

打好交道,不说把人挖过来了,将来有事也好求人!

雾原秋也把他们的心思猜了个八九不离十,觉得无所谓,笑着客套了几句——爱怎么着怎么着吧,反正又不是在害他。

富山彥一看他态度还行,兴致更高了,坐在那里又和他聊了几句,甚至还为之前的不礼貌道了歉——这是他极力争取这个任务的主要原因,就是想尽量消除雾原秋对他个人的恶感,免得哪天雾原秋不痛快了,让黑木健介整死他。

雾原秋还是不怎么在乎,他记挂的事多了,顾不上富山彥这个京都府警,而且本来那就是京都府警中下层和黑木健介的隐形冲突,其实和他没什么关系。

他又笑着宽慰了几句,安了富山彥的心,这才令富山彥笑眯眯离开,不再打扰他用餐。

松田澪在一旁一直静静听着,目光望着雾原秋很好奇,哪怕根本不清楚他是什么样的人。

她能看出富山彥是个大人物,之前经纪人见了他差点连头也点掉了,根本不敢说一声不,但这样一位大人物见了雾原秋这个只比她在一点的少年,竟然笑得连牙龈都露出来了,讨好之意根本不想掩示,这实在无法想象。

而且,他还这么帅,气质这么好……连皮肤都特别好!

一时之间,她不由自主就更殷勤了,拼命帮雾原秋布菜,就差直接喂他了。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