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山林间,一只如同巨型穿山甲一样的黑色魔物凄厉惨叫着飞扑在地,身上鳞甲被撕去了大半,锋利的前爪也被折断了一只,腰腹间更有一长一短两条伤口,黑血淋漓,慢慢向外散发着淡淡的不祥气息,眼见不活。

片刻后,林间灌木晃动,雾原秋冷静又沉稳地慢慢走出,随手摘下拳刺指虎丢在地上,接着就开始动用炼妖壶收集药丸——这魔物够硬的,千岁给他装备上的精钢指虎仅用了一次便报废了,尖刺不是折断就是扁了。

而三知代轻巧落到一棵大树枝丫上,就站在那里随风摇摆,替他警戒之余,顺便仔细观察他的动作。

哪怕她看过很多次了,还是觉得非常神奇,很想学会这一招,但目前完全没搞明白雾原秋是怎么做到的,还是只能把这种“能力”归类到妖怪血统中,令她看了十分眼红。

数分钟后,“穿山甲”精华尽皆凝聚成一颗黑色的药丸,被雾原秋一把攥在手中,接着雾原秋便抬头就对三知代说道:“可以了,我们走!”

三知代轻轻点头,脚踩树枝将自己弹起,又落到了另一棵树冠之中,随后绿叶微微晃动,她人就不见了。

雾原秋在默默吐槽了一句“神经病,有人道你不走非要像猴子一样在树上跳来跳去”,接着就矮身钻进了灌木丛,身影也随之消失不见。

现在已经是“小偶像深夜投怀送抱事件”的十天之后,在清理完京都市区的魔物后,雾原秋又强烈要求黑木健介接下了清理附近乡村山林的任务,而在警方提供粗略范围,他能大概定位的情况下,收获颇丰,也一直没遇到太大的危险。

主要是情报很全面,有大量目击者、幸存者笔录,基本就能评估出魔物的危险程度。

要是魔物表现得战斗力够高,或者数量太多,一窝一窝的,雾原秋就会毫不犹豫招呼警察们上去围攻,先把魔物打伤打散再说;要是魔物战斗力平平,雾原秋就甩下警察单干,反正警察失去车辆支持,在山林野地里也跑不过他,就算无人机都很容易追丢,后来黑木健介干脆也不管了,就通过千岁和雾原秋沟通,只要知道他们没事就行。

这么多次出动后,雾原秋大大小小击杀了七八只魔物,拿到了近十枚药丸,基本达成了他来京都的战略目的。

而付出的代价当然是有的,只是他不多,他仅是多次负了点小伤,倒是之前的战斗中,警察殉职了三人,伤了四十多个——大多数是在山林间奔波追捕时造成的摔伤扭伤。

这次也一样,这只魔物的情报来自一伙村民,据说这只魔物什么都吃,食谱很杂,伤人行为倒不太多,但怀壁其罪,雾原秋还是带着三知代找了过来,成功将其杀死。

他得手后仗着皮粗肉厚,又用灵力护住全身,一路在山林间横冲直撞,顺路还发现了数只野鹿,追上去抓住一只小的,扛着就回了机动急袭队的临时驻扎地,也就是附近的一个小村落。

千岁已经在等着他了,见到了小鹿很开心,赶紧拿了条绳子来套到小鹿的脖子上,高兴问道:“阿齁,这是给我的吗?”

雾原秋一愣,他是想抓来吃的,但见千岁猫眼儿都笑眯了,情商上线,微笑道:“看到这小鹿这么可爱,我就想起你来了,猜你可能喜欢。”

千岁牵着惊恐不安的小鹿,越看越满意,点头道:“确实喜欢。”

“喜欢就好。”雾原秋摸了摸肚子,昨天他吃过一次腌鹿肉,虽说味道不是特别好,但毕竟少见,想再弄点新鲜的尝尝,但看样子是没戏了。

他们二人正在那里说着话,黑木健介带着山崎优和武川元美来了,看了一眼小野鹿也没奇怪——京都一带的鹿都泛滥成灾了,根本不稀罕。

鹿皮是制作盔甲内衬性价比最高的材料之一——貂皮更好,但没地方找那么多貂去,而曰本有过一段很长时间的大规模战乱,为了制作盔甲,鹿一度都快给杀绝种了,后来到了幕府主政,不得不从海外大量进口鹿皮,年度能达到一二十万张。

这全是白花花的银子,花得实在是心疼,于是又开始大规模养鹿,开出了大量优惠措施,比如养鹿可以免税等等,但等鹿群终于在关西大规模恢复了,盔甲被火枪又给淘汰了。不过保护鹿的传统留下了,再加上现代人也没有吃鹿肉的习惯,鹿肉需求极低,于是鹿群便开始在关西野蛮生长。

特别是奈良,那里有观赏鹿的习俗,把鹿都养刁了,草不吃,嫩叶也不吃,就**饲料加工成的鹿饼,游客不给就一拥而上开始抢劫,性质和峨眉山的猴子快差不多了。

黑木健介根本不管雾原秋准备把这野生小鹿怎么样,只是关切地问道:“情况怎么样,雾原?”

雾原秋马上笑道:“追上杀死了,尸体大概在山的西边,靠近河谷那里。”

“死了就好,尸体就先留在那里吧!”

黑木健介也没有再劳心费力回收尸体的意思,最近全国各地打死得太多了,不缺研究材料,有些地区没地方保存这些魔物尸体,已经开始焚毁,换了他就打算向京都府报告一声,让他们自己看着办,反正扔在那里好像也没什么危害。

雾原秋就更无所谓,转而又关心地问道:“最近又有新目标吗?”

“暂时没有了。”黑木健介也是长舒了一口气,雾原秋单兵作战更灵活更高效,这附近的十余只魔物,死的死逃的逃,基本已经清空,导致他现在都开始发愁业绩太好。

但这对雾原秋可不是个好消息,能公然猎杀魔物、随时能要求大队警察帮忙、打坏东西都由班府赔偿的好事可不好找,他希望能尽量多杀一些,赶紧又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换地方?”

武川元美再次为雾原秋大公无私,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情怀所感动,抢先劝道:“雾原桑,休息一下吧!你已经连续出动了十多次,多次负伤,你……你要保重身体!”

雾原秋无奈地看了她一眼,没办法解释,而黑木健介也开始劝了,点头道:“暂时是该休息两天,毕竟我们也不好抢别人的任务,那太轻视别人了。再说,别的地方进度虽慢,但一直以来也干得不错,暂时也不需要我们。”

他说的也是大实话,离开了城市,不用考虑伤及无辜和财产损毁,机动队和陆上自卫队的火力优势就可以全面发挥,击杀效率不比雾原秋低多少。

雾原秋还不死心,“那去东京、福冈、阪神之类的地方如何?那边情况不是不太好吗?”

“暂时去不了。”黑木健介委婉解释道,“京都和札幌都不会同意。”

京都府能把他们从札幌请到京都,肯定在高层之间有交易,掏了一定的好处出来,所以让札幌那边同意他们再去别的地方,道警总部也要考虑府警总部的意见,不然起码信用大亏,而京都府这会儿怎么可能放他们走,让他们走容易,再出点事人叫不回来了怎么办?

总之就是曰本地方自治那一套蝇营狗苟的后遗症,大家各管一摊,都不想管别人死活,所以就算他们暂时把活儿干完了,京都府也要留他们一阵子以防万一,不会有什么“全国一盘棋,该把他们快点送到更重要的地方”之类的想法。

雾原秋摇了摇头,暂时也没别的想法了,叹道:“那就休息两天吧!”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黑木健介带着两个手下又和雾原秋说了几句闲话便忙别的事去了,而这时三知代慢悠悠出来了,望了望黑木健介的背影,轻声道:“既然要休息,雾原,是不是该……”

她这是在索要报酬。她这段时间尽心尽力,跟着雾原秋出生入死,从没有过畏惧或是不服从命令的情况,已经尽到了自己的同伴义务,那现在就该雾原秋回报她,让她更强一些——她已经厌倦了只有一击之力,厌倦了只能辅助雾原秋发起攻击的战斗方式,更想自己独当一面,最好能让雾原秋反过来配合她。

而说起这个话题,千岁眼睛也瞬间亮了,她也厌倦躲在安全的地方当通讯兵、后勤主管,更希望能和三知代一争长短——要是她能起到三知代的作用,就把三知代踢掉,让她滚回札幌去看家。

雾原秋被左右夹击,犹豫了一下,也没反对,毕竟接下来要再等黑木健介协调,就算失踪个一两天也不耽误事儿,好像也不必非要等回到札幌再说。

他也不小气,直接点头道:“那我们找个地方分东西。”

“好!”千岁一听这话,也管不了可爱的小鹿了,直接把鹿往路边一系,“那去我的房间吧!”

“你们先去,我去取东西。”雾原秋转身就走,准备找个洗手间进壶里,把之前藏起来的药丸都拿出来。

很快,他们三人在千岁的临时房间聚齐,雾原秋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垃圾袋,直接往榻榻米上一倒,黑色白色带着光晕雾气的药丸顿时滚了一地,让三知代眼睛情不自禁就眯了起来,呼吸急促,甚至手轻轻按住了刀柄。

千岁小脸上的表情马上警惕起来,对这个无耻的强盗本性十分了解,清楚她又血上头了,手也放进了兜里,而雾原秋倒无所谓,仅就是把目光投向了三知代——你还没疯到打算抢劫逃走吧?我可是知道你家在哪的,你跑得了尼姑也跑不了庵。

果然,三知代很快又恢复成了日常那种什么也不在意的淡淡表情,只是眼睛还在盯着那些药丸,似乎在犹豫自己该选哪个。

千岁这才微微放松下来,把一直保存在她那里的那颗药丸拿了出来,也放到了榻榻米上。

然后就是分配问题了,按之前雾原秋和千岁的约定,无论拿到多少,千岁只有一颗的份额,而三知代以前要求和千岁一样待遇,所以她也可以有任选一颗的资格。

至于剩下的,全是雾原秋的,毕竟他强了,他们这个小团体才会发展得越来越快。

三知代不服,抗议自己份额太少,于是民煮投票,两票赞成一票反对,猫犬组合联手大败单身狗。

单身狗还是不服,于是进行了一轮讨价还价,最后因为三知代出力较多,一直战斗在第一线,可以多拿一颗,但如果雾原秋敢把他手中的再给千岁,她马上享有同等权益,雾原秋也必须再分给她同样的分量,少一毫克都不行。

千岁不服,抗议单身狗多事,认为她和雾原秋的事三知代管不着,但雾原秋比较有大局观,私下里劝了她一阵子,终于把她摆平——咱们不和单身狗计较,她多可怜啊,孤零零村村民一个,而且你还比她大一天,她是妹妹,你让让她。

份额问题至此搞定,接下来就是选择时间了。

雾原秋也不小气,由着千岁和三知代先挑,反正现在数量多了,他最需要的那些玉米粒一样的药丸,放在里面根本不显眼。

千岁也没再考虑她一直拿着研究了好久的那颗,如果药丸真能让人类得到某种“异能”,可以借助阴影隐形并不是她的首选,她又不是三知代那种喜欢深夜出去打人,喜欢偷鸡摸狗玩背刺的无耻之徒,拿那个没什么用。

再说也和她的战斗理念不符,她的理念是承受攻击,以三分力胜十分力,随后发起致命一击,和三知代那种优先躲避,绝不硬抗硬打,找到机会再发起致命一击的是两码事——她俩为了这点不同,已经吵了好多年了,训练雾原秋时,各持一词,差点把雾原秋教到精神分裂。

那该选什么呢?

她目光掠过这一地的药丸,回忆着之前杀死的魔物,一时很拿不定主意,最后伸手捡起了一颗“珍珠”,犹豫道:“我选这个吧!”

这只魔物很有趣,有一种类似精神操控的能力,可以让人思维混乱,当时雾原秋正面面对它当诱饵,吃了大亏,好在三知代从旁偷袭,打断了它的攻击,这才没出什么大事,而但这种魔物肉体很脆弱,技能一中断,转眼就被雾原秋和三知代联手撕开了。

千岁觉得这技能不错,能给雾原秋当好辅助,反正雾原秋也不缺攻击力,最后选了这个,但雾原秋犹豫了一下,拿起了另一颗说道:“你拿这个比较好吧?”

这魔物也不怎么厉害,单纯就是肉体十分发达,和被阴魔控制的人类倒有八分相像,都没用三知代帮忙,雾原秋自己就把它捶烂了,而他选这颗,是更希望千岁有个健康的身体,对她能不能冲在一线和他并肩作战倒不是太在意,反正有三知代这倒霉鬼也够用了。

“这魔物很弱吧?”千岁清楚记得每一只魔物的特性,不太想选这个。

“先有个好身体再想其他,虽然你食用了一段时间的灵米,身体情况好了不少,但还是差得远,先顾好根本再想别的,以后还有机会的。”

药丸有一定危险性的,以前阴魔那么弱,雾原秋吃了都很难挨,现在这批更猛,他也怕千岁把自己吃死了,所以耐心安抚之余,也轻轻眨了一下眼,示意咱俩是一体的,你看中的东西我肯定帮你留着,不用太担心。

千岁听明白了他的意思,也体会到了他的好意,轻轻哼哼了两声,默认了,丢下了那粒珍珠状的药丸,接过了雾原秋手里那颗乌黑没有光泽的。

三知代冷眼旁观他俩在那里挑挑捡捡,没发表什么意见,等轮到她了,伸手一抄就抄走了两颗,轻声道:“我拿这两颗。”

一颗是千岁之前拿着的那颗,三知代对能借阴影潜伏移动很感兴趣,另一颗则来自一只偏重于速度的魔物,当时瞬间一闪,差点把她脑袋削下来,还砍伤过雾原秋,给她留下过深刻印象。

雾原秋没意见,就是记下了她的选择,准备回头加倍提升自己的防御力,以防哪天被三知代这神经病丫头给背刺了——他得保持对三知代武力上的优势,不然三知代一定会把他当制药机用。

分赃自此完成,三人都基本满意,而雾原秋眼看三知代爬起来就要走,赶紧提醒道:“这些药丸服用后果未知,有一定危险性,还是我看着你吃吧!”

“不用。”三知代淡淡扔下一句话,从窗口跳出去就跑了,看样子对雾原秋也不是全心全意信任,不想在脆弱时让他留在身边。

好心不识驴肝肺!

雾原秋也不管她了,想来她自己该有数,随后把药丸全收了起来,捏着现在属于他的那些白色“玉米粒”,已经迫不及待准备吃了试试了!

当然,他准备去壶中界的山谷里吃,那里最安全!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