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太公讲解,狐村众人七嘴八舌,雾原秋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大概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狐村没事,但狐人族的老窝被人抄了。

很久以前,以黄、胡为首的这两支狐族,携带大量无姓杂狐,奉天狐遗命一路西迁,至此定居已经许久。具体时间不清楚,壶中无日月,时间难以计算,但当年迁移时黄太公还是个小孩子,现在却已经垂垂老朽,想来怎么也要有三四代人。

而时间过了这么久,他们其实已经和东方群山中的同族失去了联络,就单纯依托着山中灵泉和鬼树妖森林过自己的小日子——山中灵泉可以保证他们产下的后代不会退化成单纯的野兽,而有鬼树妖森林在,就算受到大妖怪攻击,也可以借种族天赋举族逃进森林,不至于全族覆灭。

总体而言,能生存得下去,就是日子过得苦了些,直到遇到了雾原秋。

雾原秋身担两界,可以提供大量的好东西来改善狐人一族的生活条件,同时黄太公觉得他就是天狐临死前占卜出来的“贵人”,很赞成狐村投靠他,于是狐村就开始替他贩卖大量“奢侈品”,以便收集他所需要的一切。

生意搞得还是不错的,壶中界生产力有限,全是一帮穷鬼,根本抵挡不住现代工业品的冲击,外加上壶中界地广人稀,灵草灵药、古籍竹简不值钱,雾原秋就算小打小闹,也很是赚了一笔——用些二手斧头锄头、方便面火腿肠付账,他就能让狐村八成以上的人口替他跑几百里路,交换回价值连城的“宝贝”。

狐村村民也乐意,毕竟谁不想过好日子?像是月娘几只小狐狸,现在已经根本不想回壶中界了,非常乐意在北海道当条打工狐,哪怕她们过的日子,放在人类社会来看也就是普普通通。

甚至在黄太公的规划下,他们已经有了下级经销商,联系上了当年同样西迁的一些狐人村落,让他们继续背货往周边贩运,黄太公所在的狐村就管收东西,有时都可以要求这些狐村自行到村中来交易,连运输的人手都省了——天狐临终遗命要求狐人一族整体西迁,但只说往西,没说往西走到哪里,所以现在从东方群山到鬼树妖森林,乃至鬼树妖森林以西,都有不少狐族村落存在,全是黄太公以前的同族。

反正当年就是一帮人走走停停,不想走了也找到了稳妥安全的地方,就在当地留下,最后就成这样子。

到这里,黄太公其实还是没能直接联络上东方群山里的本族,但消息经过层层传递,多少也能听到一点老家的动静,只是刚刚恢复信息接收渠道,就接到了一个非常糟糕的消息:东方群山中的狐人一族遭到了围攻,死伤惨重,余下的大半投降,小半逃了出来。

这时候这帮狐人终于记起当年的天狐遗命了,正一窝蜂往西逃,开始投靠数代前搬迁出来的亲戚,但他们人口太多,小村落就算有点存粮,也根本撑不住这么多人口吃吃喝喝,周边各妖族村落也很警惕,拒绝让这些逃难人口在当地落户扎根,已经开始不停发生摩擦——生产力得不到提升,土地的承载能力极其有限,这么一大票狐族要是留在某地,周围的妖怪都别活了。

甚至,因为狐族是被人打跑的,现在前途不明,人心惶惶,又连肚子也吃不饱,看起来是超级软柿子,某些妖怪村落都有了兴趣,准备把他们弄回去当奴隶。

不客气地说,狐人一族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刻,压力重如山,而这种压力经过层层传递,最终就传递到了黄太公这里,交往密切的狐人村落都知道黄太公发了大财,现在实力非常雄厚,开始督促他想想办法。

但黄太公有什么办法,他就是借着一丝丝天狐血脉,粗通占卜,战斗力都不是多高,管一个村子还行,再大的事他也办不了,不过好在他未雨绸缪,已经找到了新首领,推举出了新的“天狐大人”,所以他也没犹豫,当场振臂一呼就领着人来找雾原秋了。

黄太公唉声叹气着说清楚了一切,最后无力道:“贵人,那些都是我们的血脉同胞,现在他们缺衣少食,举步维艰,随时有丧命可能,老朽无能,只能厚颜前来相求,求贵人看在吾等一向恭顺的份上,垂怜几分。”

他知道雾原秋这个“天狐大人”是假的,就算天狐还活着,对雾原秋这个“典狱长”也得低头伏小,客气万分,所以就算相求,措辞也非常委婉,生怕被雾原秋视为要挟,但狐村村民以及其余狐村的代表并不清楚内幕,觉得雾原秋就是天狐转世,就是新一代“天狐大人”,就是有天然庇护他们的义务和责任,立刻纷纷五体投地,同样开始替同族乞求活命之机,言辞非常赤果果,翻来覆去就一句——天狐大人,您不能不管我们啊,我们杂狐各支世代可是效忠您的!

雾原秋没想到突然遇到了这种麻烦事,他这边在外面追打魔物呢,壶里的狐人却遭了灾,感觉有些分身乏术,但管肯定要管的,他在壶中界靠谱的盟友就一个,完全不管,就是狐村以后怕也是要离心离德。

再说,好歹也是那么多条命不是,白白死了令人遗憾,不如都来当打工狐。

他马上将黄太公扶了起来,诚恳道:“狐族以前助我良多,请放心,这件事我必不会坐视不理,所以你们需要什么?”

狐村村民及其他狐村代表大喜,马上就要七嘴八舌提要求,但黄太公心里有数,大喝一声“禁言”,让这帮家伙老实下来,这才恭恭敬敬说道:“首要是武器,其次是粮食,有这些他们才可以自保活下来,然后还需要帮他们找到新的定居点。”

“他们有多少人?”

“这……”黄太公望向了几名外村狐人,而那几名狐人开始报数,但他们的消息也不统一,从三四千到八九千,全都有——逃出来的狐人七零八落,数量不好统计,还在不停地死,听说他们已经吃垮了两个村子了,但这样还是在饿死人,顺便又制造出五六百难民。

雾原秋耐心听了一会儿,感觉逃难的狐族起码几千是有的,那一天至少也要数吨食物,不然这些人可能连路都走不动,而一吨米面粗估算六七八万円吧,仅食物一天就要几十万円,再加上相隔那么远,一路人力给他们送过去,沿路消耗,起码要再翻个三五倍,就算改用饲料凑合,保守估计,一天也要百万円级别的投入。

这还没算上要给他们配发武器、提供鞋子衣服以及药品之类的费用。

至于定居点,当然要让这帮难民住到森林附近,不然留在远处自己估计还要给他们翻倍提供好长一段时间的物资,以保证他们不会在收获前就饿死了,自己还没有人力可用,不划算。

自己基本破产了,可能还要欠上高额的外债……

雾原秋心中在滴血,但既不方便见死不救,毕竟他能有今天狐村也是出了大力的,他这种人翻不了那个脸;另一方面他也不可能放弃这个壮大自己实力的机会,这可是数千人口,将来干点什么不好?

人口才是最宝贵的生产资料,投入是值得的!

他已经有了觉悟,直接道:“粮食和武器都没问题,由我来提供,现在我们来看看怎么做好这件事。”

他是个实干派,马上带着黄太公和其他的狐村代表商量起了怎么把这帮难民运到森林附近,该怎么规划他们的前进路线,如何在前进路线上设立粮仓,怎么号召有志于解救同族的其余狐村共襄盛举,甚至还要考虑向沿路妖怪村落行贿,免得那些人动歪脑筋想抢劫一把。

最后这一点倒问题不大,只要有足够的武器,也吃饱了肚子,数千为了活命拼死向前的难民绝对是股可怕的力量,就是大妖怪也要掂量一下值不值得下手,毕竟这帮难民其实也没什么好抢的,他们就算有点财产,估计也从山里带不出来。

黄太公也担保了这一点,狐族本族中的战斗力绝对还行,不然也不能在失去世代供奉的大妖怪天狐,没了庇护后还能在群山中扎根活了这么久,所以就算现在一时困难,但只要喂饱了他们,他们应该可以很快恢复组织能力,也绝对不缺为了族人活下去敢拼命的勇士。

至于其余的问题,沿路都有狐村村落,狐人挺团结的,要是救不了同族可能不会把自己搭进入,但只要能救,沿路的村落都乐意出力,不然压力也不可能层层累积到黄太公这里——本来这些狐村代表就是来找他讨粮食的,那现在雾原秋愿意提供粮食,他们很乐意当粮仓,把粮食堆在村子里并保证安全,也乐意分出人手来帮助继续向前运输,就是运输需要的口粮,也要雾原秋来提供。

等商议了数小时后,最大的难题反而是成了怎么把粮食、武器从雾原秋这里运走,中间隔着鬼树妖森林,这帮头脑简单的鬼物根本无法收买,视自己的地盘如命根子,只有潜行通过一条路,每个人携带量非常有限。

现在可不是以前小规模贩卖了,要几吨几十吨地往外运物资,时间还很紧迫,不然根本控制不住难民们的死亡,更会让他们失去最后的希望,彻底溃散。狐人开始恨得鬼树妖牙痒痒了,雾原秋也开始觉得有这帮家伙阻在路中间非常不方便,不过暂时还是拿这数量过万的鬼东西没办法——等狐人多了,倒是可以发起攻势,数千人一拥而上,四处纵火砍杀,锯大树挖树根,死活也要开出条路来,现在就凭黄太公手下的百多条壮汉,没戏。

最后商讨了半天,这个困难狐人们想不出办法,开始有人忍不住提议只保留难民精华,也就是只要壮汉和壮妇,让他们吃个半饱,别的人……食物不足,也没办法,能活多少看运气吧。

雾原秋考虑了一阵子,否决了这个提议,准备加大投资,把米面换成成品压缩饼干和军用干粮,并提高肉食比例,特别是送去大量油脂,争取用最小的运输量提供最高的热量,哪怕自己负债翻倍也在所不惜。

还是让老人和孩子们活下来比较好,钱这东西……风吹鸡蛋壳,财去人安乐,以后想办法再赚吧!

当然,所有狐村必须马上向这里派出人手,以提高临时营地到黄太公狐村的转运量,每村提供多少人手由黄太公来协调,雾原秋管饭。

等大概商量妥当后,狐人们马上行动起来,纷纷动身去当信使传令,开始了这史无前例的“同族难民大救援”行动,哪怕有些人半信半疑,怀疑雾原秋能不能拿出这么多口粮,但现在这情况,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就算救不下几千人,能救几百人也不错。

黄太公没走,他是老狐狸了,身体不太行,来回波奔受不住,只能带着几个人留在临时营地先养养,见事情告一段落,再次向雾原秋诚恳致歉:“贵人,真是有劳了,这恩情黄氏、胡氏乃至狐人一族永世不敢忘。”

他本来是揣摩过雾原秋的性格,想动员所有村民好好给雾原秋出力,等雾原秋真正有实力了,狐村也有足够功劳了,想来提出要求让雾原秋放他们出去,雾原秋该不好意思拒绝,最少也该给他们子孙后代一个脱出牢笼的资格,结果没想到计划进行到一半成了他们欠下救命大恩,之前的计划很干脆就胎死腹中,提也别提了。

雾原秋倒不在意,反正他已经下定决心了,就干呗!

他甚至无心和黄太公多客套,他那边还有一堆麻烦事呢,摇头道:“守望相助嘛,太公不必客气。”

黄太公叹了口气,目前雾原秋紧皱着眉头消失在了山谷口。

就算他人老成精,也知道人类世界比较富裕,但也想象不出雾原秋该怎么筹措这么多口粮武器,就算筹措到了代价也绝对不小,心里明白自己这帮人给雾原秋添了大麻烦——从此雾原秋就是真正的天狐了,别管他是狐狸还是人,他尽到了保护杂狐的责任和义务,那就是真正的天狐,谁敢不服他第一个拿拐杖上去打人。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