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家沟水多鱼多,随便几个沟洼都能够摸出二斤鱼来,黄鳝泥鳅更多,水中的淤泥里,石头缝里中,甚至是农田当中,只要有水,你就能够看到他们的存在。这几条黄鳝还是他上次钓到的,因为太小没有办法吃,就在水缸里养着。

说是养,其实他将这几条小黄鳝扔到水缸里后就没有在管过,偶尔想起来了扔几块馒头。

等刘军浩再次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这个时候暑气刚刚下去,但是天气仍然很热,他嗓子好像要冒烟一样,火烧火燎的,一连灌了几瓢凉水也不解渴,汗水顺着膀子直往下流,好像下小雨一样。

他在屋子里坐了一会儿,实在受不了这种闷热,就准备到大河里洗个澡,于是就把门一所,沿着土路朝河边走去。

途中一个人影也没有,当他走到小学校门口的时候,立刻传来了汪汪的黄狗叫声,他才发现杨树下的凉席上躺着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他认识,是市里派下来的的小学支教教师,名字叫蒋碧云,今年二十七岁。

要说刘家沟这个学校算是徒有虚名,最初是因为学生上镇上上学太远才在这里设了一个分校。学校成立七八年了,可是来了又走的老师一茬接着一茬,根本留不住。尽管每次来了新老师乡亲们都很热情,可是谁也愿意在这个鸟不拉屎的穷山沟扎下根,基本上都是教上一学期不是辞职就是找人调走。

这一片大山中有三个村子,山那边的大梁村河对面还有一个三棵树村再加上刘家沟,三个村半大的熊孩子有四五十个,却只有两个老师,就是蒋碧云和她老公郭明义。他们算是眉毛胡子一把抓,什么课都教,现在学校只设有一二三年级。再大一点的孩子都在镇里上学,镇上有亲戚的就住亲戚家,没有的则在学校住宿。

刘军浩因为住的地方离学校很近,闲暇的时候就喜欢到学校里找郭明义下棋,因此和他们夫妇也比较亲近。

此刻蒋碧云正坐在一张竹席上乘凉,手中翻看着一本小说,好像已是昏昏欲睡的样子,连黄狗的叫声都没有把她吵醒。

见她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刘军浩觉得好笑,故意大声叫了一句:“狼来了,狼来了!”这山里边倒是有狼,不过现在已经很少了,而且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到村子里来过了。

“啊,什么?”蒋碧云被他的叫声吓了一跳,慌忙从凉席上做起来。

“是你呀,大呼小叫的,难怪说狼来了,原来是来了一头小色狼。”蒋碧云抱怨了几句,又重新躺了下来,“郭老师到县城去了,估计到明天回来了,没有人给你下棋,如果想在这里凉快,自己去教室里搬个凳子”

刘军浩听了快步走到教室里,搬了一个小板凳然后坐在蒋碧云的对面,看她身边放着几本书,就拿过来看了看“蒋老师,你也看《神雕侠侣》呀,看不出来?”

“那你觉得我应该看什么书?这种小说就是消遣时间而已”蒋碧云晃了晃手中的书。

“嘿嘿,我记得我上学的时候看小说可被老师们收了好几次,你们倒好,不让学生看,自己却偷偷的看。”刘军浩装作不忿的说道。

“收了也活该,你肯定是在课堂上看,不收你的书才怪呢”蒋碧云作为一个老师,这样的事情她经历过很多次,又怎么不知道呢。

和蒋碧云闲聊了一阵子,他才想起自己的还要洗澡的事情来,就起身朝大河中走去。

这个时候村里人都在地里忙着呢,因此大河边静悄悄的一个人影也没有,只有走过草丛的时候才惊起几只水鸟,扑棱棱的飞向远方。

大河只是青山镇人们的土叫法,它的学名叫白条河,这个名字还是刘军浩上高中的时候才知道的。它平时也不怎么宽,可是一到洪水泛滥的时候却特别的凶。

刘军浩看了看四周,就利索的将自己的衣服脱掉,好像一条白鱼一样跳到河水中,继而“妈呀”一声站起身子。

在河边洗过澡的人都知道,夏天的河水表面的一层特别热,尤其是经过阳光暴晒之后能够达到四五十度,而底下的水却刺骨的寒冷,一冷一热很容易造成人腿抽筋。刘军浩喝了酒之后脑子有点懵,一时忘了这一茬,直到皮肤被烫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不过这也让他的脑子彻底的清醒过来,暗自庆幸自己跳的是浅水处,不然万一抽筋了就是大麻烦。

他快速的将水浇在自己的身上,等皮肤完全适应了水温才重新游到深水处。刘家沟靠近大河,因此这里的人都会游泳,而且个个都是高手。

小时候刘军浩也常和村里的伙伴们比赛扎猛子,看谁在水底游得远,那个时候揪几片麻叶把耳朵一塞,然后随着一声令下,一大群熊孩子纷纷跳进水中,一个猛子扎进去,再出来已经是几丈开外了。

不过等大了之后,反倒没有以前那么自在了。

他在水中游了一阵子,就躺在浅水出舒舒服服的泡澡,这片河水被他搅动的已经不是很热了,水流冲在身上非常舒服。

刘军浩在那里泡了一个多小时,直到手上的老皮被河水泡的发白,才爬上岸,用毛巾擦了擦身体,然后回家。

他掏出钥匙开堂屋门的时候无意中看了一下屋檐下的水缸,有些惊愕的睁大眼睛,因为他发现那几条小黄鳝好像吃了兴奋剂一样,不住的在水缸里欢快的游动着,显得非常活跃。

难不成要下雨了,这狗日的天也该下场雨了,刘军浩摇了摇头,毫不在意的回到屋里。

中午吃的东西全部吐了,加上在水里游了半个小时,特别消耗体力,因此,他早早的就饿了,翻开柜子掰了一块凉馒头垫吧垫吧,刘军浩才开始做饭,他做的简单,在鸡窝里掏了三个鸡蛋,又在院子里摘了几个半青不红的西红柿,炒了一大碗,然后开吃。

半青不红的西红柿根本不熟,吃起来虽然有些酸涩,不过却非常可口,他三下五去二吃个精光,然后将饭碗泡在水桶里,准备有时间再刷。

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花蚊子摸着腿上直咬,刘军浩啪啪的拍个不停,最后无奈只得钻进钻进蚊帐里,在台灯下看书。

人吃饱了容易犯困,这个时候暑气已经渐渐的消退,他倒是很快就睡熟了,可是晚上喝的水太多了,不久就又被尿意憋醒。

无奈刘军浩只得翻身下床,在门外小便了一回,看看桌子上的手表,已经十一点了,村里这个时候已经黑漆漆的一片,农村人一毛钱恨不得掰开两半用,所以用电非常节俭,才十一点多,大部分人家已经将灯熄灭了。

经过这么一折腾,他又感到热燥起来,再也睡不着觉,闭上眼睛,蚊子就在头顶嗡嗡的飞来飞去,虽然隔着帐子,但是声音却相当烦人。

既然睡不着觉,他索性又将衣服穿起来,拿起靠在门后的网兜和篮子,然后提着手电去河里捉青蛙去了。

夜色中的河水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波光粼粼的,看上去非常迷人,河边上蛙声阵阵,当人的脚步声走近时,又销声匿迹。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