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枸蛋子是这里常见的一种树,刘军浩也不知道这种树的学名叫什么,它高大灌木类,全身披毛,叶如手掌般大,呈心形;果实鲜红,果核蛋黄大小,核外如仙人球般长满了红色的线粒状物质,充满甜甜的汁液,味甜而微酸,农村的孩子很喜欢吃,但是也因此毛枸蛋子特别容易招惹苍蝇,实在也是很讨厌的。这种在农村根本没有什么用途,只是烧火的命。因为这树只要长大,十有八九树干已经被天牛等虫子掏空了。

不过这树对小孩子用处。它树干中产一种树脂,用刀子割它的皮会流出一种白色的汁液,粘粘的,土名叫毛枸树筋,农村的孩子没有什么玩具,成天和泥巴打交道,因此大多数孩子都能用泥巴做成小猫小狗,骡子牛马等各种惟妙惟肖的小动物。只是泥巴没经过煅烧被太阳一晒干就炸口子,不知道是那一位前人的发现,做好的泥巴玩具做好后涂上毛枸树筋后便强硬无比了,即使在大石板上摔都摔不破的。

虽然刘军浩不耐烦这个小家伙在自己旁边捣乱,但是赶也赶不走,就索性不再理会他,不大一会儿就又钓了几条鲫鱼,这种鱼在农村非常常见,没有什么喜欢的,因此刘军浩也就不在意,他一边看着渔浮子一边和毛孩聊天,正说着突然看到不远处跑过来一群黑压压的小鱼苗,他心中一喜,赶忙做了个手势让毛孩住嘴。

“是不是火头苗?”毛孩虽然小,但是见识也很广,心中有些欢喜的小声问道。

“应该是”刘军浩有些欣喜的回答。

上边已经说过,火头轻易不到岸边的浅水区,但是有一种情况例外,那就是产鱼苗的时候。

深水中温度低,刚刚出生的小鱼苗根本受不了,因此鱼苗都在浅水区活动,而这个时候一般都有两个火头护苗。

果然很快刘军浩看到水面下一片黑压压的东西在浮动,那就应该是火头了。

平时火头非常机灵,只要有人过去,马上就入水不出来了,护苗期间的火头非常暴躁凶猛,稍有动静,就认为是对鱼苗的挑衅,就会发起猛烈的攻击,因此人们钓火头都在这个时候进行的。

果然刘军浩只是把鱼钩往鱼苗的上方抖动了几下,鱼苗立刻惊慌的乱窜起来,那火头也急不可耐的冲了过去,一口吞下了鱼钩,然后猛地一带,差点把刘军浩从柳树上拽下去。

“是个大家伙!!”刘军浩心中一惊,慌忙跳下柳树。

“大家快来看呀,小浩叔钓到大火头了!!”这个时候毛孩也扯着嗓子大喊。

在不远处乘凉的,打牌的,钓鱼的,纷纷赶了过来。围在刘军浩的周围。

只见那渔浮子浮浮沉沉,那根棉线也绷得紧紧的,这个时候是个人都看出来水中的家伙应该不小,不知道谁扯了一嗓子叫道:“小浩,别用蛮力拉,这东西不能太急。”

这个道理刘军浩自然明白,他稍微放了一下鱼线,感觉到火头不在大力挣扎的时候才小心翼翼的将鱼线往回来,火头立刻再次激烈的挣扎起来,在水面上翻出一个木盆大的水花。刘军浩赶忙再次松开鱼线。

就这样浮浮沉沉,松松紧紧,人和火头仿佛两个斗智斗勇的对手一样,不住的在水中你来我往。

不过刘军浩半大的汉子力气自然胜出一筹,始终控制着局面。

“有多大?”这个时候刘老三在背后问道,他自从被火头撞青那玩意儿后,就和火头飚上劲了。

“不清楚,感觉上不小,应该有二三十斤,它现在力气还很大,要先消耗它体力。”刘军浩也是第一次钓到这么大的鱼,不知道这伙头究竟有多大,只能够粗略的估计。

一连过了半个小时,那火头终于有筋疲力尽的迹象,刘军浩也一点一点的把它拉到岸边,这个时候已经能够模糊看到它的模样了,只见一个黝黑色的身影在水中浮现,身上有黑白相间的花纹泛着色泽,那对突出、发光的小眼发着凶猛的光泽,牙齿也在鱼钩的扯动下显露出来,这火头就好像一个小型的怪兽一样,看上去相当骇人。

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但是刘家沟的人有的时间,而且耐心也足,一个个心平气和的等待着,不时发出几声感叹。

“恐怕不止二十斤,最少也是三十斤往上,又十几年都没有钓到这么大的火头了,这小子运气……”

“小浩,晚上到我家兑平伙怎么样,你什么都不用出,就把这火头拎上……”

见刘军浩抿着嘴不吭声,又有人叫道,“小浩,我想尝个新鲜,五十块钱这火头卖给我怎么样?”

“五十?这么大的火头最少值一百,上次二狗子钓了一个八斤多的在镇上就卖了四十多块”

刘军浩对这些话语他一概不应答,只是凭住气钓水中的火头,坚持这么长时间,他也有些受不了了,额头上全是细密的汗珠。

“小浩,累不,要不让我给你搭把手,等钓上来火头分给我几斤怎么样?”

刘军浩还是不回答,只是慢慢的拉着鱼线,那火头似乎也意识到离死不远了,又开始大力在水中做最后的挣扎,扑腾扑腾,激动地水花溅起三尺多高,可是明显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再也翻不出什么花样。

在刘家沟人羡慕的眼光中,这火头最终被刘军浩拉了上来,那些小孩子则一个个兴奋的又叫又跳。

这个时候刘军浩才发现几乎整个庄子的闲人都围在他身后,足足有二三百人看他钓火头,这让他吓了一跳,更发现早有人已经准备好了大秤和皮卷尺,将那火头摁在地上一量一米三,接着又把它装在长虫皮袋中一秤,三十一斤。

这个数据又让人们一阵惊呼,再次议论纷纷。

“狗日子真有福气,这东西足够吃几天,可惜夏天里不能放……”

“吃了多可惜,当然是拿到镇上卖了,估计最少能卖一百块,碰到合适的头一百五也有人要……”

“小浩,我出一百五,你卖给我吧,老子也阔气一会……”

“不卖,不卖,多少钱都不卖,我准备养着呢……”刘军浩突然有了自己的打算,他还真准备把这火头养起来,毕竟这玩意儿可遇不可求。

“啥,狗日的,这么大的家伙你往哪里养,我说小浩,鱼吃新鲜虾吃跳,这火头活着的时候还值钱,这么热的天气,死了不到半天就臭了,那可就一分钱不值了?”村支书刘广聚劝阻道,“不如二百块钱卖给我,怎么样?”

见刘军浩不吭声,他又加了一句:“我再给你添三十,好不好?”

二百三十块钱,让围着火头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基本上抵农村建筑工一个月的工资了,虽然青山镇很贫穷,但是出了大山,百里外的县城却异常繁华,青山镇有很多村民农闲的时候都跟着建筑队在县城打工,他们一天累死累活也就是十块钱,这其中每天还要扣除三块钱的饭钱,也就是说,一个月一个建筑工不加另外的花销,也就是能落下二百七十块钱。

看着刘广聚出到二百多块,有些人就开始在心中骂骂咧咧的,“你大爷的,你个卖媳妇的,就知道吃,吃死你。”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