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广聚在村里当支书已经有些年头了,不过名声却不怎么样,主要就是他一上门就没有好事,不是收这钱就是那钱,因此村民们见他都有些怕怕的,他在村里就好像一只绿头苍蝇,不咬人但是恶心死人。

《李有才板话》中有这么一段:刘广聚,假大头:

一心要当人物头,

报粗腿,借势头,

拜认恒元乾老头。

大小事,抢出头,

说起话来歪著头。

从西头,到东头,

放不下广聚这颗头。

这个描述和刘广聚原本就很像,村里的孩子学了那篇课文之后,故意在他家门口哇哇的大声读,这事儿以前刘军浩也干过。

每次刘广聚听到有人读这段都破口大骂,心中也怨他爹不会起名字,村里“广”字辈的人那么多,人家都叫广喜、广发、广财等等,偏偏自己的老爹却给他起了这么一个名字。

至于说他卖媳妇的,说的是他把自己的老婆送给镇里的领导才一直当着村主任,这件事情也是村里人胡说八道以讹传讹。不过经常有镇里的干部下来检查,喝醉酒之后在刘广聚家过夜这种事情是有的。

其实刘广聚觉得自己挺冤枉的,那些提留款等等费用都是上边规定要交的,完不成任务镇里要点名批评的,他才催的急一些。

可是村里人日子都过得艰苦,让他们出一分钱都心疼半天,又哪会给刘广聚好脸色看呢,编排他也活该。

“说不卖就不卖,给一千块也不卖。”在一干人羡慕的眼神中,刘军浩将长虫皮袋子扎紧,然后将火头扛在肩膀上,空闲的那只手提着小桶和鱼竿走了回去。

刘广聚看着他的背影直跺脚:“这个倒霉孩子就是缺心眼,怎么给钱过不去?”说着又追着喊道,“三百块你干不干,小浩?”

“说了不卖,我要养着玩”刘军浩的话顺风飘过来。

“他妈的,这个二愣子是个傻X,”刘广聚吐了一口唾沫,掏三百块钱买一个火头他也不舍得,他是想送礼,这些日子正想往镇里边调,可是不知道送什么东西好。正巧前两天他听说县里边有领导要到青山镇检查工作,他就想把这火头买了给齐镇长送去,讨好一下,说不定就给自己调到镇里的事情就成了,可是没有想到刘军浩根本不买他的帐,这让他气的直骂娘。

不过他却不敢对刘军浩硬来,这家伙当初可是拿着菜刀堵着村长家的门口骂了半天,谁劝都不理会的主。

这年头傻的怕横的,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他并不认为自己的面子够大,害怕用强的话说不定这二愣子一发飙给自己难堪。

其实他不知道刘军浩也不是什么时候都发愣,只有触及到他禁忌的时候才会如此,而刘老头则是他的一个绝对禁忌。

刘军浩也不敢耽搁,他害怕把火头闷死,鱼儿离不开水,这一路上他都走得飞快,到家里快速将火头扔到自己院子那个小池子里。

这池子不过两丈见方,早已经干涸了里边长满了黄蒿和狗尾巴草。是以前房子当仓库时候用来储水救火用的,原本是一个小池塘,不过老刘头没有死之前把他垫的就这么大了,刘军浩接手这屋子后,也没有刻意的去垫过,就一直保留这个样子。

刘军浩把火头往池子里一扔,那火头一挣脱蛇皮袋,立刻身子在土地上滚动着,不一会儿它身上那层保护水分蒸发的粘液就沾满了枯枝败叶,皮肤也被火辣辣的太阳晒得干涩起来。此刻火头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面目,活像一个土灰色的怪物一般。

他快速的提起水桶打了一大桶水,冰凉的井水倒在火头的身上,立刻它又活蹦乱跳起来。

刘军浩一连打了五六桶水,这才将那火头的身子半浸泡在水中,身上的泥土败叶也被冲刷掉,露出了原来的面目,腮部一张一合的,看起来一副筋疲力尽的样子。

刘军浩又提了十几桶水,累的满头大汗,这才将水池子添满,那火头的身影也隐匿在清水当中,不过火头在这种环境下显然失去了凶性,呆在水中一动不动,就连自己刚刚倒下去的几只鲫鱼在它身边游动,它都无动于衷。

他心叫不好,看来自己有些想当然了,水浅无大鱼,这么小的池子,根本养不了火头。猛然他又想起自己的初衷来,赶忙将那个黑色的石锁拿了出来。

他又仔细的端详了一下,虽然太阳很毒辣,但是石锁仍然一片温润,散发着舒服的凉意。

刘军浩将石锁扔到水池中,然后观察着火头的变化。

刚开始火头没有任何反应,倒是那几只鲫鱼开始在水中打起水花儿来,就着这个时候那火头突然身子一摆,已经将一尾鲫鱼咬在了口中,三下五除二就吞了下去。接着又扑向另一只鲫鱼。刘军浩看的眼睛都不眨,他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看到火头吞食别的鱼类的过程呢,相当血腥。

看着它的游动越来越欢快,原本被太阳晒得干涩的鱼鳞此刻发出墨玉般的色泽,刘军浩最终确定了这石锁果然有奇异的功效。

他顿时兴奋起来,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捡到了一个宝物,这东西既然对鱼类有效,那么肯定对人类也有效。

他慌忙倒了一大碗凉水,将石锁放到碗里边停了十几分钟,然后抱着大碗咕咚咕咚喝了一个净光,井水还和原来一样甘甜,并没有什么不同,而他也没有兴奋的感觉。

这是这么回事?刘军浩有些困惑,是不是放的时间太短了?不应该呀,刚才在水池中放了几分钟,那几条鲫鱼就有反映了。

刘军浩又倒了一大碗凉水,然后将石锁放到水中,这次他足足等了将近四十分钟,才将碗中的凉水一饮而尽。

肚子里装了两大碗凉水走起路来晃荡晃荡响,他感觉到自己就好像一个孕妇一样难受,可是自己仍然感觉不到身体有任何异常。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