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这东西只对鱼类有效吧?刘军浩有些沮丧的想到,对这个石锁也没有原来的兴致大了。

其实还是有效果的,他一连灌了两大碗凉水的效果就是晚上起就开始拉肚子,一晚上都没有睡好觉。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刘军浩连脸都没有洗就去看自己养在水池中的火头,他生怕这个大家伙缺氧死掉。

可是让他感到欣慰的是这个大家伙仍然活的很好,甚至比昨天更加精神一些,在两丈见方的水池中扑腾着欢快的搅动着。

其实他太小看火头了,火头的生命力很强,在淡水鱼种是数一数二的,有人曾经做过实验,把黑鱼(火头)放在潮湿阴凉的陆地上,过了半个月,黑鱼仍然没有死亡。

一般鱼类只能吸进溶解在水中的氧,但是火头不同,它具有一项特异功能,可以直接吸收空气中的氧,这也是它生命力极强的原因,当干旱到来的时候,池塘的水完全干涸,它甚至可以像青蛙冬眠那样,将身子埋在淤泥里边,只露出一个头在泥土面上进行呼吸,进入半休眠的蛰伏状态,农村也叫火头橛子,这种状态可持续数周,等再次来水时火头仍可以恢复正常生活,当然像昨天那样把它放在太阳底下暴晒又是另一种情况。

“咦”就在他想转身离开的时候又发现了水池边上新的变化,原本水池底部那些稀疏干瘦的狗尾巴草竟然变得密密麻麻,而池边那两颗只长了几片叶子的刺脚芽竟然一夜之间长高了十几厘米开出了紫色的小花,水灵水灵的。

难道这石锁的神奇功效对植物也管用?他再次端详自己脖子上的石锁,觉得它越发神秘起来。

他又回头看养在水缸里的几条黄鳝,只见他们似乎又大了少许,不过变化却没有昨天那么明显。

看样子自己这个石锁真的有很多神奇之处呀,可惜他似乎对人没有用,不过对植物也有用,他想到这里心中又是一动,立马将石锁丢进水桶中,等了半个小时他提着水桶浇自己开辟出来的那一片菜地。为了验证这个特性,他特意将两片西红柿隔开,中间还挖了一条小沟,尽量不让水流到另一边,按照生物课本上说的步骤做起了对比试验。

这一忙乎就到了九点多,他一直持续在兴奋当中,也就忘记了今天是逢集这回事,也就不再去卖自己的十三香。

看看时间还早,不知道该怎么打发,他就又提起水桶和鱼竿,到大堰塘钓起鱼来,也许是见证了他昨天的神奇,他赶到那里的时候竟然看到了十来个大老爷们在那里钓鱼,而且清一色的都挂的是青蛙,看样子都是准备钓火头的,因为这群火头苗肯定还有一个火头护着。

他刚走近,就不住的有人问火头的情况,回答了几句后,他看那个弯腰柳树已经有人占住了,就不再强求,蹲在大堰塘边的一个石头上钓起鱼来。反正那么大的堰塘,能钓鱼的地方多得是。

快上午的时候太阳已经毒辣起来,刘军浩的收获倒是不小,三条二斤多重的草鱼,还有一些鲫鱼、泥鳅之类的小鱼小虾。不过这些他都没有扔,而是准备拿回去喂火头。

果然那小鱼扔到水池中又激荡的一阵水花翻腾,当他拎着青鱼的时候,想起学校的郭明义来,他前两天有事儿到县城去了,现在估计也应该回来了,中午恰好不想做饭,就把这几条鱼提去混顿饭吃吧。

他赶到的时候刚刚好,蒋碧云正准备做饭,现在正在树下择豆角呢。农村的豆角一般不打农药,绿色环保,不过虫眼比较多,因此豆角需要泡在凉水中等半个多小时,等青虫闷不过气爬出虫眼再择,所以比较费时。

蒋碧云听到脚步声也抬起头看,一见是刘军浩,就开口打招呼,“你来了?郭老师刚从县城回来,正在屋里看电视呢……”

接着她又大喊了一声:“老郭,小浩找你玩来了”

“小浩来了?”立刻一个戴着眼镜的三十多岁的男人走了出来,他只有一米六几的个头,和刘军浩根本不是一个等量级的。

“我刚才在大堰塘钓了几条鱼,准备中午在这里蹭饭,不知道郭大哥欢迎不欢迎”刘军浩扬了扬手中的草鱼。

“欢迎,怎么不欢迎,我正想吃鱼呢,等下让你嫂子做糖醋鱼,来,咱们下一盘象棋,我这几天又想了一招妙棋。”郭明义说着就拉着他走进院子。

两人摆开棋盘,楚河汉界的厮杀起来。

而蒋碧云则将刘军浩拿过来的三条鱼开肠破肚,一条做糖醋鱼,一条熬鱼汤,剩下的一条她准备腌上以后吃。

郭明义下棋喜欢悔棋,而且每一步都要琢磨半天,然后再走一步臭棋,平时和刘军浩下棋也是三局赢上一局。

而刘军浩则喜欢快刀斩乱麻,每次郭明义刚刚落棋,他已经跟了一步。大概是这几天郭老师一直钻研的原因,刘军浩竟然输了,两人一盘棋刚下完,蒋碧云恰好喊吃饭。

这个时候郭明义从屋子里拿出一瓶好酒说道:“这是一个学生家长送的,我这里平时也没有什么客人,咱们今天喝了。”

大概是赢了棋的原因,郭明义相当高兴,席间不断地和刘军浩碰酒,趁着酒劲儿问道:“小浩,你也老大不小了,我认识的几个像你这么大岁数的都有孩子了,你也不着急,没有注意哪家的姑娘?”

“没呢……”刘军浩到底是半大的小伙子,没怎么经历事儿,说起这事还有些脸红,他忙夹了一口菜掩饰道。

“哦,真没有?那你脸红个啥,快给郭大哥说说是哪家的姑娘呀,我给你参考参考,我告诉你看到合适的女人该出手时就出手,别磨磨蹭蹭,稍不留神,那女人就成别人的老婆了,没有听过那么一句话吗‘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当年我追你嫂子那阵子……”

“快吃菜,不说话没人给你当成哑巴”蒋碧云的脸更加红了,瞪了郭明义一眼,似乎在责怪他胡说八道。

“嘿嘿”郭明义立刻像被太阳暴晒的花朵一样蔫了,笑了笑不再吭声。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