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是眼神不好还是腿有毛病,他走的很慢,这个时候恰好一个骑自行车的年轻小伙子从老头身边窜过,他急忙躲避,没有留心脚下的一小片水洼,顿时脚下一滑跌坐在地上,手中的煤油瓶子飞出一丈多远的距离,在砖地上摔了个粉碎,煤油恰好溅到一个在游戏厅门口玩的青年裤子上,雪白的裤子瞬间染上了脏兮兮的一片。

“你他妈的长没长眼,怎么走路的,是不是故意将煤油往我腿上溅”还没有等那老头爬起来,青年已经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他的领子,将他提到自己的面前,这个家伙刘军浩也认识,外号叫罗圈,那次抢钱就有他一个。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看清路,我给你擦……”老头惊慌失措的伸出手往罗圈的裤子上蹭,他满是泥水的手将罗圈白白的裤子蹭的灰不拉几的,更加脏了。

“他妈的,你这个老不死的是不是故意惹我发飙,他奶奶的,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罗圈更加愤怒,追上去就是一脚,将那老头踢了一个仰翻,然后又抓住他的领子,对着老头的肚子就是一拳,旁边看热闹的小青年纷纷在一旁鼓掌叫好。

刘军浩原本没有在意,看到罗圈这么做事,赶紧扔下一个买十三香的顾客冲了过来,从后边抓住罗圈扬起的拳头,叫了一声住手。

“谁他妈的这么不长眼,敢管你大爷的事儿?”罗圈怒气冲冲的转过头,发现是刘军浩,忙换了一个脸色对他不自然的笑道:“是刘哥呀,你这是……”

“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给我个面子怎么样,让他陪你几块钱打游戏算了,何必和一个老人家过不去呢。”刘军浩看到上了年龄的老人都会想起老刘头,对这个年纪的人有几分同情。

“刘哥说了我自然同意,老头子,算你运气好,拿十块钱来,今天老子就放过你。老子这条裤子是掏几十块在县城买的。”罗圈吐了一口唾沫,咬着牙说道。

“我……我没钱”老头紧紧地捂着口袋说道。

“妈的,你有钱是不是不想掏呀?”罗圈的眼睛一瞪。

“算了,这钱我出”刘军浩看了老人一眼,看他穿着带补丁的衣服,也不像个有钱人,平白无故让他出十元钱估计比割他身上的肉还心疼。

刘军浩说着从自己的兜中拿出十五块钱,“这十块钱算是陪你的裤子,剩下的五块钱给兄弟们卖盒烟分着吸吧”

“这怎么好意思呢,刘哥”罗圈接过钱有些意外的说道。

“谢谢刘哥,”

“刘哥会办事……”那些围观十几个小青年纷纷冲他打招呼。

刘军浩将老人扶到摊子前看他难受的样子,就开口问道:“你没啥事儿吧?”

“没事,谢谢你呀小伙子”那老头揉了揉被罗圈踢得紫青的腿皱着眉头说道。

“都青了,这要到诊所包扎一下”

“不用,不用,”老头连忙推辞,显然是心疼钱。

“爷,你咋了,放开我爷,你干啥?”突然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从刘军浩的身后传来,还没有等他转过身子,已经被推了一个趔趄。

他稳住身子,回头只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正扶着老人一脸关切的问着。

刘军浩微微一愣,眼前这个女孩子身上穿了一套皱巴巴的白方格衬衫,下身穿着粗花布裤子,脚上则蹬了一双黑色的平底的凉鞋,上边沾满了泥土。

但是即使这么老土的衣服,也不能掩盖这个少女的天生丽质,她秀眉细长,额头圆润,脸型削直如剑尖。一双眼睛长得非常秀气,转动之间,顾盼生姿,如深潭迷雾般蒙蒙迷离,给人一种难以言及的清纯,而淡淡的秀眉,更是为她的眼睛平增不少灵秀之气,樱桃小口紧紧抿着。

没有等刘军浩辩解,那老头已经开口说道:“不管这个小伙子的事儿,他刚才是帮我……”等老人说完,那姑娘杏眉倒数,立刻要找那群小青年算账,刘军浩赶忙拉住她说道:“你爷爷的腿要紧,赶紧带他去医院看看”开什么玩笑,一个大姑娘找几个流氓理论,还不被吃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哦,”那姑娘这才想起爷爷来,忙搀着他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老人摆了摆手说道,但是看他的脸色怎么也不像没事的样子。

“老人家,你还是到医院看看吧,别心疼钱,老年人骨质松,万一出个什么毛病可就是大事儿了。”

听他说的这么严重,那姑娘也很急,非要拉着老人去医院看看腿,而老人则倔强的不肯,两人一时之间僵持在那里。

“你还是去看看吧,花不了几个钱的,要是这么耽搁着,万一出了毛病,可就是一辈子的,你老以后走路就不利索了”刘军浩也上前劝了一句,他七说八说,老人最后总算同意到小诊所里看看。

“你用我的自行车推着你爷爷去吧,搀着他不好走。”刘军浩大度的说道。

“哦,你不怕我将得自行车推走不还了?”那姑娘这才仔细看刘军浩,只见他外貌粗犷,浓眉大眼,一身的肌肉,长得相当结实,看来是个能下力气,能干重活的人。

“呵呵,你不是这号人。”刘军浩笑了笑将自行车推到他的面前,然后伸手一抱,将老人抱上车子。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街上的人渐渐减少的时候,那姑娘重新推着老人走了过来,刘军浩看老人腿上已经缠上了纱布,忙问道:“怎么样,严重不严重,骨头没事吧?”

“骨头没事,医生说让我爷爷躺在床上歇几天,最好别乱动,谢谢你帮忙了。”

“没事,小事一桩,你们怎么回去,你爷爷这个样子恐怕不能走路,要不你推着我的自行车回家吧。”

这怎么行,两人听了同时一愣,纷纷摇头说这怎么行,已经够麻烦你的了。

“那你们怎么回去,对了,忘记问你们是哪个村得了?”

“我们是大梁村的,”

“那可巧了,我是刘家沟的,我们正好顺路,你们就不要推脱了”

刘家沟和大梁村只隔了一个小山头,两个村子离得很近,走路也就是个把小时。

“真的,那太谢谢你了”那姑娘高兴地说道,她刚才推辞,只是顾及到刘军浩是个陌生人而已,听到他的刘家沟的人,心中本能的亲近。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