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是谁家的后生,刘家沟的人我很多都认识?”

“哦,我叫刘军浩,父母早不在了,是老刘头把我养大的,他以前就爱走街串户卖十三香,你应该见过他。”

“刘军浩!你就是刘大学……”那姑娘突然激动起来。

“哦,都是他们瞎叫的,你老叫什么名字?”刘军浩有些尴尬的说道,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名气这么大,十里八村的人都听说过。

“我叫梁必发,这是我孙女梁小艺,你叫我老梁就好了”老头也开口介绍到。

“我还是叫你梁大爷吧,你叫我小浩吧”他立马的收拾好纸箱子,挂在车前的横梁上,说道:“我来推吧,回去的路不太好走。”

就这样刘军浩在前面推着车子走,那姑娘跟在后边,一路上刘军浩总感到她在偷看自己,每次装作无意回过头,梁小艺总是惊慌失措的转过头。

这一路上连梁必发也看出自己的孙女反常了,想想自己的孙女明年也十八岁了,该找个婆家了,这个后生看上去挺老实的,对人也实在,应该是个不错的家,就是不知道人家有对象没,想到这里他就开口问道,“小浩呀,你快二十了吧,有对象没,没对象的话让我给你介绍一个咋样?”

“那可谢谢梁大爷了,没呢,哪有人看上我呀”

“我老汉看你就不错,我给你说一个怎么样,你看我孙女咋样?”梁必发开口试探道。

“爷……你又在胡说八道了。”梁小乙红着脸在后边叫道,“我还是学生呢,要上学呢,谁让你给我介绍对象?”

“上啥学,咱们镇有几个考上大学的,人家小浩当初学习那么好,都没有考上,再说你还是个女娃,就是上的再好,不还是要嫁人”梁必发唠叨道,他始终认为女孩子读书无用,再说他也没有这个闲钱。

“爷,你说啥呢,谁说女孩子就不能上大学,我偏要上,他是打架被学校开除的,根本就没有考试。”梁小艺说完偷偷的看了刘军浩一眼,发现他没有生气才安下心。

“反正就是不行,早点回来嫁人算了,让我也省心,我这把老骨头还有几年折腾的,准备你给我养老呢。”

“梁大爷,你没有听收音机上说吗,现在大学生可吃香了,小艺如果考上大学你应该让她去上,等毕业了找个好工作,到时候她将你接到城里好好地享几天福,这样多好。”刘军浩看他们两人越说越僵,赶忙再次圆话。

三人说话之间就到了该分道的时候,刘军浩说什么也要将他们送到家,因为这段山路更不好走,一个小姑娘搀着一个不能行走的老人非常困难。

送到家他准备离开的时候,老人却说什么也不让他走,非要留下来让他吃中午饭,刘军浩看他们两个人留的实在,也就没有过多的推辞。

大梁村在这一带已经算是比较大的一个庄子了,比刘家沟大一些,零零散散也就是一百多户的样子,大青山周围的村子都不大,有的甚至十家八家三五家挑一个山梁将房子一盖,就成了一个小村子,村子名也千奇百怪。

比如村里老鸹多,就起名叫老鸹窝村,有的养鹁鸽,就叫鹁鸽刘。

有的则是按村子的形状,呈带状分布的叫狗尾巴村,成弧形分布的叫猪肚子。

梁必发住在大梁村北,三间瓦房,一个并不算宽敞的院子,院墙是用木头随便堆靠的,里边也开着菜园,豆角,丝瓜等青菜爬的满园都是绿色,院子的角落里长着一棵香椿树。

小艺在前面拿着钥匙开门,刘军浩把车子扎稳,扶梁必发到屋子里坐下,他害怕车胎在太阳底下被晒爆,就想把车子推到树荫下,刚摸住车把就感觉到自己臀部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忙回过头。

“妈呀”他吓得两腿一软,差点一下子蹲坐在地上,一条七八十厘米高的黄斑皮正龇着牙虎视眈眈的看着他,口中还啪嗒啪嗒的流着口水,眼神中充满了凶意,似乎刘军浩是自己的猎物。

“老黄,一边去,这是客人,”梁小艺一看他那副怂样子,禁不住扑哧一笑,她刚才进门的时候故意不提醒这家伙自己家养的有狗,就是想看看他看到黄斑皮是什么反应,没有想到见了还没有下趴下,算行。

黄斑皮是这一带养的一种狗,也不知道学名叫什么,全身狗毛很少,一身的黄斑,非常好辨认,主要用于平常进山打猎用的,也可以用于看家护院。

别看这种狗个子小,和那种汪汪叫的大黄狗从卖相上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但是谁也不敢小瞧,一般碰到不认识的黄斑皮都绕着道走。

它的性子特别野,牙口锋利,轻易不容易驯服,咬到猎物下口也重,以前大青山野猪多,这里有“一猪二熊三老虎”的说法,从这里可以看出野猪对山里人的危害比老虎都凶。可是野猪同样怕黄斑皮,如果一只野猪被三五只黄斑皮围着,那基本上就没命了。

野猪全身都在松林里滚过松油,沾上沙子就成了一副厚厚的铠甲,就是用*打,打不到要害部位也拿野猪没有办法,但是黄斑皮却知道它的弱点,野猪最薄弱的地方是**,三五个黄斑皮围着野猪,野猪顾前不顾后,很容易被突破,一旦被咬住那个部位,一口就能够撕下来一大块肉,三下两下肚子就漏了,能硬生生的疼死。

这里也有宁惹土豹子,不惹黄斑皮的说法。

不过黄斑皮一旦驯服,非常通人性,而且警惕异常,梁必发家的这只也同样如此,听到梁小艺训斥,黄斑皮大摇大摆的将后腿搭在刘军浩的自行车轱辘上,然后撒了一泡狗尿大摇大摆的回角落里蹲着了,再也不看刘军浩一眼,显得极其嚣张。

“哈哈哈哈……”这下不单梁小艺,就连梁必发也乐了,大笑着解释:“这是大黄在划分领地呢”

被一只狗鄙视,的确让人很郁闷!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