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两个又有两只小狗咬着尾巴从菜园子里跑了出来,不住的拱着黄斑皮的肚子,大概想吃奶。

可是这黄斑皮却呜呜的低吼,不住的用牙齿咬住小狗,将它们甩出两米远,两只小狗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最后只得无奈的跑到梁小艺面前,不住的供着她的小腿,小声叫着,显然是饿坏了。

“这畜生,人都还没吃呢,它倒是饿了,你看看还剩的有骨头没,扔一个让它们抢……”梁必发这个时候从桌子上摸出旱烟说道。

“这就是那黄斑皮的崽儿,这小家伙的牙口也这么好”刘军浩看一只小狗跑过来咬着自己的裤腿,就微微挣了几下,竟然没有挣脱。

看来真是有犬母必有犬子呀!

“嗯,才满月了几天,黄斑皮产崽儿不宜,这次就两个,刚产下来,就十几个人来求,一个也没有答应,后来有人看讨不来,就掏钱买,出五十块钱一个,我爷爷都没卖。”梁小艺说着放了一杯开水在桌子上。

刘军浩原本还想讨要一个呢,听了这话,也消了心思。

“小浩想不想要一个,这玩意儿特别有灵性,进山打猎是好样的”梁必发抽了几口烟问道。

“这……”他倒是真想要。

“吃罢饭,你带一个走吧,你小伙子实在,应该能养好狗。”梁必发看出他的心思,一锤定音说道。

“你们坐,我去做饭”梁小艺稍作休息,就站起身子说道。

“把昨天刚腌上的兔子肉全炒了,那些木耳香菇都泡上,一会儿做个烧兔子肉,再弄个炒鸡蛋,炒木耳,蘑菇啥的,反正咱们有的是腌肉,你看着弄,多弄几个菜,待会儿我和小浩好好喝几杯。”

“梁大爷,不要这么麻烦,大热天的,做多了吃不了,也不能放。”刘军浩一听赶忙站起来。

“不麻烦,都是自己弄得东西,我逮兔子的手艺可是一绝,就是现在卖不上价钱,”老人微微遗憾的说道。

刘军浩想起做饭的时候要用到调料,就去自己的自行车上弄了一大包十三香送到厨房,让梁小艺炒菜的时候用,人家对自己热情,他也不能小气,拿出的十三香足够吃大半年。

梁小艺一个人在厨房汗流浃背的忙碌,刘军浩则和梁必发二人在堂屋中闲聊,梁必发最得意的事情就是逮兔子,什么兔子做窝的地方是“高卧低,低卧高,蒿卧草,草卧蒿”,用网抓兔子,玫子圈兔子等等说了一大通,让他受益匪浅。

兔子肉是经过翻炒后,再加入清水微火慢炖;炖熟后倒入香菇、木耳等配菜,再加上十三香用文火焖熟的,上面漂着一层油珠,掀开锅盖肉香已经飘得到处都是。

没有想到这女孩子做饭挺麻利的,三下五除二就将菜端上来了,仍然是用盆子装着,大半盆子,三个人就是敞开吃估计也吃不完。

“嗯……好吃”一顿饭,刘军浩的嘴就没有停过,农历四五月份,青草正茂盛,是草美兔肥的季节。

端上桌的闻着香味扑鼻,吃起来入口滑润,黄色的汤汁更是浓鲜无比,他席间偷偷的送了几次裤腰带,梁必发自制的苞谷酒带着苞谷的清醇,喝起来非常上口,就这样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让人越吃越上瘾。

一中午刘军浩吃的非常尽兴,到最后竟然出奇的没有醉。

吃过饭,三人又闲聊,一直到四点多,太阳不那么毒了,刘军浩才起身要离开。

梁必发还记得吃饭前的答应的事儿,就让梁小艺将老黄领到屋里关起来,然后让他去选狗崽,可是那黄斑皮却好像已经感觉到自己即将骨肉分离,任梁小艺用骨头引诱,用狗链子拉扯,它都不动,只是呜呜的叫着用舌头添那两个小狗崽。

两只小狗似乎也明白了什么,不住的往黄斑皮的怀里钻。

最后还是梁必发对着黄斑皮的头摸了一阵子,它才站了起来,跟着梁小艺进了隔壁的屋子,刘军浩本来想挑那只小的,梁必发却大度的将大的那只递到他的怀中,说是这只更有灵性。

这山没有个好路,只能推着车子走,一路都是树荫,山风阵阵,倒也不那么热燥,刚翻过山梁,突然看到刘家沟方向浓烟滚滚。

“坏了,肯定是村子哪个地方着火了。”他心中一慌,这个时候恰好到土路上,比较平坦,就骑着车子飞奔起来。

不知道是谁家的麦秸垛着火了,估计又是村里那群半大的熊孩子惹的祸。

这群熊孩子半大不小,天天没有什么别的事儿,就喜欢瞎胡捣,从家里拿盒火柴到河里抓几个青蛙,摸几个鲫鱼,就在河边的柳树荫里做起烧烤来,每次都让大人提心吊胆的。

现在麦子已经快熟了,再刮几场东南风就能收割了,这个时候最害怕的就是着火,一场大火席卷起来,能够将大半个村子一年的口粮烧个净光,半黄的麦子这么热的天气大火一烧,噼里啪啦的火光冲天而起,加上东南风,瞬间能席卷几十亩地,到时候救都救不过来。

他紧赶慢赶用了快二十分钟赶到着火地点,才知道是几家的麦秸垛被那群熊孩子点了,幸亏大人们发现得早,麦场周围又都是水沟,没有引起什么大的损失,只有刘老五家堆在场里的油菜被烧了一个净光。

在农村,麦秸的作用就是喂牲口,当柴火烧,现在麦子快熟了,谁家也不缺那点柴火,而青草到处都是,因此也没有人多责怪这群孩子。而刘老五家的油菜烧了也活该,因为这次的事儿就是他家孩子的主意。

原来这群熊孩子没事大热天的竟然捉了一只大老鼠玩,他们将老鼠装在一个铁笼里,然后一人一泡童子尿往上浇,想把老鼠淹死。

这老鼠也算是够坚强,七八个人的轮番轰炸愣是没怎么事,这群毛孩子来了性子,商量了一下,就指示人回家偷了点煤油,往老鼠身上一倒,然后划根火柴往笼子里一扔,再把笼子打开。

浑身冒火的老鼠吱吱的叫着到处乱窜,这群熊孩子在后边哈哈大笑,可是乐极生悲,老鼠却钻进了不远处的麦秸垛中,顿时熊熊火光冲天而起,几个熊孩子都吓傻了,慌忙往家里跑,大人们也纷纷赶来救火。

因为损失不大,几个家长挨个照自己家孩子的屁股打了几巴掌就算了事。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