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皮渐渐的和刘军浩熟悉后,变得越来越皮了,闲着没事就钓起他的鞋子满院子跑,经常是玩着玩着没了兴致就把鞋子一扔,刘军浩有几次都是光着脚丫子满院子找鞋子。

他气极的教训了几次,可是这小狗却变本加厉,专门咬他的裤腿,好好地裤子几天时间就被咬了一个破洞,让他头疼不已,最后只好打开大门,让它在外边四处乱窜。

没有想到刚放出去了一会儿,小皮就吧嗒吧嗒的跑了回来,嘴上还拖着一直个头和它差不多大小的小公鸡,脑袋已经被它咬的稀碎。

看不出来,这小家伙天生就是一个打猎的好手,刘军浩自然高兴不已,中午炒了大半钵子鸡肉,农村的小鸡都是放养的,村里到处是荒草野麻,菜青虫多的是,因此小鸡长得特别肥实,尤其是这种半大的小鸡,一般都是春上才孵出的鸡仔,正是鲜嫩的时候,吃起来连骨头都是酥的。

刘军浩美美的吃了一顿,当然功臣小皮也不例外,一个劲儿的围着他直叫唤,直到刘军浩给它扔了个鸡腿才让它住嘴。

没有想到从此以后这家伙来了精神,三天两头就往家里叼一些半大的小鸡,甚至有两次还叼回来了鸭子,不知道他是怎么抓的。

这下刘军浩的生活可大大的改善,可是没等十来天,村里的刘老三的婆娘就找上门来,原来他家的鸡这几天天天都丢,刚开始还以为闹黄鼠狼呢,就弄了个笼子,然后又在地里挖了几只老鼠,准备将黄鼠狼抓住。

谁知道那笼子根本没反应,小鸡却一天天的减少,就连自己家喂养的鸭子也开始减少,刘老三的婆娘就起了心思,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偷自己家的小鸡仔。没有想到她只看了一上午就抓到了偷鸡贼,竟然是刘军浩家的黄斑皮,这下她可火了,怒气冲冲的找上门来。

“我们家的小鸡仔都让你们家的黄斑皮偷吃了,要赔钱。”

这下可把刘军浩气坏了,难怪人们常说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吃人家的终究都要还,道歉赔钱之后他狠狠地将小皮训斥了一顿:你咋这么死心眼呢,偷鸡只偷一家的,谁看不出来。

此刻小皮大概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一声不叫的蹲在地上,好像是反省自己的错误。

可是接下来小皮仍然不该本性,不过却捉的不是活物,而是口中擒了两个白白的比乒乓球略小的圆蛋跑到他面前邀功。

这是老鳖蛋,刘军浩立刻认了出来。

大河里也有生长有老鳖,俗话说得好,庙小妖风大,水浅王八多,刘家沟这片河滩上的水比较浅,非常适宜老鳖生存。以前有人捉住了就拿会家里熬汤,这玩意儿大补,吃了之后红光满面特兴奋,晚上能把媳妇日的嗷嗷直叫,大半个村都听得见。

这些年大河里的野生鳖基本上被人们捕了个精光,因此越发的精贵,百十块钱一斤都买不到。可是还有人不死心,经常有人大晌午的跑到河滩上转悠,想看看能不能捡到晒暖的老鳖。

“这个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刘军浩特别兴奋,能产蛋的老鳖一般都几斤重,抓到了能卖好几百块呢,这怎么能不让他高兴。

因此也不顾小皮是否能听懂,将它抱在怀中,拿着鳖蛋在它的面前晃悠。

哪知道小皮一个劲儿的直叫唤,根本不配合,刘军浩无奈只得再次将它放在地上。

这小狗屁颠屁颠的冲他摇了摇尾巴,然后跑了出去。

刘军浩一路跟踪,看到它果然跑到河滩上,顿时兴奋起来,只见小皮径直钻到一片草丛中,然后不住的用爪子翻腾着,不一会儿就露出白花花的鳖蛋,一共三个。

没有想到小皮竟然真的将自己领到老鳖坑了,他顿时高兴起来,将洞盖重新盖住,然后又把盖沙磨平、压实,不留一丝被人动过的痕迹。

他早早的吃过晚饭,到了七八点的时候,提着手提灯领着小皮又赶到了那里,然后就静悄悄的蹲在不远处,注视着这片草丛。、

小皮根本不安稳,不住的乱叫着,在沙滩上乱窜。刘军浩怕它惊动上岸产卵的老鳖,就把它轰走了。

等了大概两个多小时,终于听到草丛中传来沙沙的声响,刘军浩顿时心中狂喜,却不敢闹出一丝动静,产卵期的老鳖特别机灵,稍有风吹草动就立刻停止产卵,逃到河里。

只见黑暗中那只碗口大的老鳖走走停停,确定没有危险后才慢步爬到了草丛中,用两只后脚使劲地往后刨沙土。不一会儿功夫,就将那个小沙坑刨出来。

接着一个白花花的鳖蛋就滚落下来,一个、两个……这个时候突然小皮在远处汪汪的大叫起来,那老鳖听到动静,立刻停止产蛋,飞速的用爪子在沙土上磨蹭着,继而想往河里跑。

刘军浩早就在此守候多时,又岂能让它逃了,立刻用手提灯一照,然后一脚踏住他的鳖盖,不让它逃走。

老鳖立刻龟缩起身子,刘军浩一伸手已经将它抓在手中,摸起来沉甸甸的,足有几斤重,他随手一扔已经将它扔在了石锁中。

然后又扒开沙土,将鳖蛋一个个掏出来,都扔在石锁中,恰好那泉水边上有一小片沙土,可以用来挖洞藏鳖蛋。

那只老鳖刚进入泉水中还比较惊慌,但是很快就爽快的在里边游动,用嘴捕捉着泉水里的小鱼小虾。

这个时候小皮叫的正欢,刘军浩也不再观察老鳖的情况,提着手提灯就朝小皮那里走去。

却发现小皮此刻正和一条一米多长的菜花蛇斗得正欢。

只见它个头虽小,但是却毫不畏惧,不断地跳跃着扑咬菜花蛇的腹部。那蛇也不甘示弱,昂着黄褐色脑袋吐着信子示威。

但是小皮看到刘军浩来了越发大胆起来,猛冲着蛇头就是一口,菜花蛇原本还死死地缠住它的小腿,不过在小皮锋利的牙齿面前,一切都白搭,很快就不动弹,而小皮则好像邀功一样,叼着菜花蛇放到刘军浩的脚下,然后汪汪的大叫着。

菜花蛇在这里很常见,经常有嘴馋的人抓着吃,煎、炸、炖都好吃。还可以清热去火。只是这么大的菜花蛇也不多见,刘军浩高兴地捡了起来,然后领着小皮回家。

他现在越发感觉到小皮是条好狗,将菜花蛇拔了皮拾掇后泡在水桶中,早上煮了小半锅蛇肉汤,给小皮倒了一大碗之后,一人一狗就美滋滋的享受起来。

上午没啥事儿,刘军浩就搬了个椅子坐在院子里看书,哪知道小皮今天特别闹,不住的拽他的裤腿,他被烦的不行,就把那只老鳖从石锁中放出来,给它逗着玩,老鳖壳坚硬,小皮根本无处下嘴,但是却乐此不彼,不住的用爪子拍,用牙齿咬,忙的不亦乐乎。

正玩着呢,突然听到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传来,小皮一个激灵跳起来,汪汪的冲到院门口。

只见刘广聚领着村里七八人走了进来,跟在他们当中还有一个身上穿着短汗衫,鼻梁上挂着一幅眼睛的汉子,一看就不是大青山的人。

“小浩,你小子要发财了。”刘广聚老远就冲着他嚷。

“支书,发啥财呀,没看我这一穷二白的”刘军浩看着这么大一帮人进自己的院子,有点莫名其妙。

“这是县里的王老板,听人说你钓了一个大火头,想来买,人家可是准备出五百块”刘广聚嘴里叼着烟美滋滋的介绍着。

这老板叫王胜利,算是县里水产市场里的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他无意中听人说起大青山有人钓了一个三四十斤的大火头,顿时来了兴致。

他知道这玩意儿拿到市里的饭店里,最少能卖一两千块,火头都吃过,但是这么大的火头却连见都没见过,而这年头有钱人多得是,愿意出大价钱买个新鲜吃的人也不少,因此他就盘算着将这火头买下来,自己到时候能轻轻松松赚个一千多块。

在村里正好碰到了刘广聚,两盒白沙烟就让他高高兴兴的将自己领到刘军浩的家中。

“幸会,叫我老王就行了”王胜利递了一个烟,突然手停住了,惊讶的叫道:“咦,你这里还有王八,这是野生的?”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