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脑海中突然冒出猴儿酒这三个字来,这东西他也是听村里的老人们说过,山里的猴子喜欢将山葡萄,山楂,野枸杞等许多猴子喜欢吃的果子放在一起发酵,酿出的酒就叫猴儿酒。

猴子这东西特别机灵,酿出的酒比人酿的还好喝,只是猴儿酒特别难找可遇不可求,一般都酿在半山腰的山洞中,只有上山采药的汉子才偶尔发现一次。

他没有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顿时来了兴致,看得出来这树洞中的猴儿酒还不少呢,幸亏自己来的时候拿了几个大塑料袋子,原本是准备装山货的,现在派上了用场,他一连灌了两塑料袋,足足有十来斤才心满意足的松开手。

回来的路上发现了一颗倒下的毛枸树,也许是前些日子才下过雨的原因,干枯的毛枸树上背阴的一面长了一大片木耳,刘军浩还没有来得及动手,柔嫩柔嫩的黑木耳被这群熊孩子一阵疯抢,已经剩下光秃秃的树干。

还没有走到家中,就看到一台越野车停在自家门口,刘广聚陪着两个人在自己家门口的大树下蹲着乘凉,仔细一看却是王老板和一个同样戴着眼镜的老人,看样子又是来买自己这老鳖的。

“小浩,你可算回来了,王老板都等你半天了”刘广聚一看到他就大声叫嚷。

而其他两个人闻声也站了起来,刘军浩赶忙道歉,说自己到山里去了,说完掏出钥匙开门,将几个人让到院子里,然后搬了几把椅子,放在大树下。

看三个人脑袋上汗津津的,他才想起自己刚刚弄得猴儿酒来,就跑到厨房中拿了几个碗,一人倒了一碗,浓郁的醇香立刻四散开来。

“这是啥酒?!”几个人喝了之后直咂嘴,这葡萄酒喝起来味道特别纯,浓香满溢。

“哦,我和那群毛孩子刚从山上弄得猴儿酒”

“猴儿酒?!”那老人和王老板还是第一次听说。

“狗日的,这就是猴儿酒?”刘广聚也很诧异,接着他给两个城里人解释了一下什么是猴儿酒。

这个时候小皮也在桌子下边拽着刘军浩的裤腿狂叫不已,看样子也对这猴儿酒产生了兴趣。

被它叫的有些烦,加上这次弄到猴儿酒小皮也算是功臣,刘军浩就拿了一个破碗,将猴儿酒倒了小半碗。

小皮吧嗒吧嗒的用舌头添个净光,喝完还汪汪的直叫,让人看了只好笑,刘军浩万般无奈,只好又给它到了小半碗,谁知道这一倒反到出了事儿,小皮竟然喝醉了,一扭三晃的在院子里狂追起羊羔和兔子来,直追的羊羔咩咩直叫唤,最后躲进羊圈不敢出来。

经王老板介绍刘军浩才知道原来这个姓赵的老人大有来头,竟然是省农科院的一个退休的教授,专门研究果树栽培技术的闲暇的时候喜欢搞一些水产养殖之类的课题消遣。

他和王胜利的父亲是老朋友,因此经常让王胜利搜罗一些鱼类,这次听说他在大青山发现了一只奇特的老鳖和一条三四十斤重的大火头,顿时来了兴致,就让王胜利开着车送自己到大青山。

王胜利原本就一直对那只老鳖念念不忘,当即开着车子将赵教授送了过来,看人家一个省城的大教授跑这么远来看一个老鳖,刘军浩也有些不好意思,慌忙进了屋子,说是将老鳖轰出来,实际上却是从泉水中将这只老鳖拿出来。

“咦”赵教授见了这钵子大的老鳖也啧啧称奇,顿时来了兴致,要对这老鳖进行一番研究,说这老鳖既有可能是变异了。

可是他研究了半天也没有研究出个所以然然,只好让王胜利拿出相机拍了几张照片,准备回去让自己专门搞水产养殖的同事看看。

中午当然在刘军浩家吃饭,饭前他特意领王胜利看了看自己养的黄鳝,这黄鳝和一般的黄鳝没有啥区别,就是肥硕了一点,因此王胜利也没有在意。

中午饭比较简单,他捉了三条小半斤的黄鳝,又偷偷从泉水中弄了几条鱼,然后收拾收拾再配上自己院子里的瓜果蔬菜,好歹算是拾掇了四个菜,虽然从卖相上看不怎么样,但是每个菜都是用洋瓷盆装着,分量特别足,农村人的实在可见一般。

王胜利刚开始心中还有些不屑一顾,他天天搞水产,什么东西没有吃过,刚才听刘军浩将自己这黄鳝夸得天上少见地下难有的,心中很不以为然。

结果只吃了一口,就感觉自己以前的那些水产都白卖了,以前常听人说,小暑黄鳝赛人参,他搞了十几年的水产也不相信,但是这次却信了,这黄鳝吃起来酥软无骨,嚼在嘴里特别烂,酥软中却透着滑腻,爽口中又带着浓香,吃一口他就立刻决定将刘军浩院子里的黄鳝包了。

当然那些平时很常见的农家蔬菜吃起来也别有味道,加上刘军浩淘来的猴儿酒,一顿饭宾主尽欢,尤其是赵教授,虽然他搞了一辈子的果树栽培技术,经常在农村待,但是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有诗意的院子。

看着刘军浩院子里绿树成荫,手臂长的豆角脆生生的挂满了架子,个顶个大的西红柿压的枝子都断了,还有绿油油的大辣椒,紫色的茄子……一切的一切都充满了农家的乐趣,他太中意这里了,甚至产生了在这里住下搞课题研究的念头。

他搞了一辈子的研究,就是退休了也闲不下来,最近正在搞一个小型农家果园增收课题,就是研究一些附加值高、能够密集种植的果树,看到刘军浩家这么大的后院完全荒芜,他顿时来了兴致,决定暂时在农村住上一段时间。

当天晚上王胜利也没有回去,他打电话让自己的朋友将水产车开了过来,准备将刘军浩家的黄鳝买个精光。

第二天一大早,赵教授就起来在院子里打太极,年纪大了身体也不怎么好,睡眠质量就特别差,可是昨天晚上他睡得特别香,早上起来山风阵阵送爽,羊羔小狗在院子里不住的乱叫,加上那些不知名的小鸟在枝头间跳跃,让他的心中不知不觉舒畅起来,更加中意这里了,甚至有了在这里养老的念头……

第二天上午八九点钟的时候,王胜利叫的水产车就开进了村子,又惹来一群人围观,毛孩则领着一大群熊孩子跳到水池中抓黄鳝,别看滑不溜秋的在水中游得特别快,但是这群熊孩子从小就在水里混,因此抓起黄鳝来个个都是高手,加上水中的黄鳝密度大,拿起网兜飞速的在水中掠过,一般都能捞上一两条。

一上午的工夫抓了快二百斤,剩下的黄鳝变得机灵了许多,都钻到洞里,没有办法捉,这才让一群熊孩子住手。

因为黄鳝质量高,加上王胜利想做长久生意,因此就给了个比较高的价格三十块钱一斤,这让围观了一上午的农村人都吸了一口凉气,这一会儿工夫就卖了五千多块,这可比种地强多了。

刘军浩卖了这么多钱自然高兴,给上午帮忙的熊孩子一人十块钱辛苦费,让这群孩子也兴奋的又跳又叫。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