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一眨眼的工夫,水秧鸡子飞了个精光,刘军浩只有愣了一会儿,无奈的转身离开,吃了就吃了吧,反正自己养的这些泥鳅小鱼也没有准备卖钱。

反倒是赵教授看他吃鳖的样子,不住的嗤嗤笑,好像自己赢了一局象棋一样。

可是事情远不是刘军浩想象的那样,那群水秧鸡子接下来的几天更加变本加厉了,数量从原来的十几只扩大到五六十只,更让他郁闷的是不知道水鸟之间怎么交流的,竟然连水鸭子青桩也纷纷落在他家的院子里。

这群鸟贼机灵,每次刘军浩到后院一赶,它们扑棱棱全部飞走,可是他刚到前院,水鸟又飞了回来,就连小皮撵也不起作用。这院子吃大锅饭的时候是当粮库用的,在院子里还修了几个晒粮食的麦场,因此院子足够大,也给这群水鸟有了回旋的余地,往往小皮跑到东边,那群水鸟呼啦啦落在了西边,钓起几条小鱼就起身飞走。

如果每天来一趟就算了,可是这群水鸟好像将他家当成免费的旅馆了,每天都要来上几趟,而且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想想也对,这水沟里黄鳝泥鳅密密麻麻的,水鸟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吃个饱,它们又怎么会不来呢?

倒是赵教授一个劲儿的赞叹这群水鸟聪明,充分领悟了领袖的游击战的精髓,“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这十六字方针它们运用的特别纯熟。

刚开始刘军浩还不在乎,不就是几个水鸟吗,它们吃能吃多少呢,可是看着水鸟呈越来越多的趋势,他坐不住了,这样下去自己的黄鳝再多也不够它们吃呀,尤其是那些半大的黄鳝苗,青桩吃起来毫不费力,几乎是飞下去就钓上一条,一天工夫能损失几斤。

“奶奶的,无法无天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们……”眼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被这群水鸟破坏,刘军浩当然很郁闷,他知道不将它们吓退恐怕自己养的这些鱼以后要损失大半。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他从屋里鼓捣出一条自行车链子,然后将链子挨个卸开,他准备做一把链子环枪。

这是小时候常玩的玩具,那个时候谁有一把链子环枪,往腰上一别,在学校走起路来都横着走,别提有多威风了,每到这个时候那些同学都羡慕的看着,将有链子环枪的人当成小领袖一样对待。

刘军浩也做过一个,记得当时为了做那把链子环枪每次逢集他都跟着刘老头到镇上赶集,当然他不是为了卖十三香,而是跑到人家自行车修车铺前帮忙,目的就是为了弄上几节自行车链子。

可是这条链子环枪的寿命并不算长,他刚玩了两个月就被数学老师收走了。

虽然有几年没有做这玩意儿了,但是具体的流程他还是能够记得的,现在做起来也是像模像样的。

用铁丝做了一个枪把,又做了枪栓和扳机把链子固定在枪架上,然后装上枪栓,最后在弄上橡皮筋儿,一把链子环枪就做好了。

他兴致勃勃的弄了一盒火柴,将火柴头上的红纱“装弹”,然后一抬手对着杨树就是一枪。

不响?刘军浩一愣,仔细检查了一遍,好像不缺什么零件呀,难不成火柴有点潮?

可是火柴头很干呀,用手一撮就成末了,自己一连试了几次,链子环枪都没有发响,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最后还是赵教授笑着点出了原因,原来现在的火柴都是安全火柴,根本不会撞响的。

火柴不行,那就用火yao,因为这个他特意到镇上买了一挂土鞭炮,又在村里掏了一个子弹壳套在链子上。

往子弹壳里放些火yao,再加些铁砂,对着杨树开了一枪。虽然他早有准备塞上棉花,但响声还是震得耳朵发麻,想不到威力这么大。

接下来就是蹲点守候了,刘军浩早早的裹上雨衣趴在树下,看着那群水鸟又飞近,立刻搬动扳机,一声巨响,把那群水鸟吓得魂飞魄散,扑棱棱飞走了。倒是有两只倒霉的水秧鸡子撞到铁砂上,不住的在地上扇动着翅膀,可惜已经被铁砂打中,已经飞不起来了。小皮这个时候飞快的赶了上去,将它们擒住。

这样一来两人饭桌上的肉食又增添了新品种,红烧水秧鸡子吃起来相当可口,就连最初一直说水秧鸡子是保护动物的赵教授也赞不绝口,甚至还主动用链子环枪打了两次。

可惜好景不长,这群水鸟也知道刘军浩的院子相当危险,被猎杀几次后,就再也不到院子里来,两人的美好生活到此终结。

天气正热的时候,刘老三领着一个媒婆找上门来,说是要给刘军浩说个媳妇。

刘军浩刚开始连连推辞,说自己还小,可是刘老三和媒婆连连劝说,说他半大不小了,像他这么大的年轻人有的孩子都会走路了,他家里没有老人,现在不操心,等到三十岁成大龄青年那可就不好找媳妇了。

最后赵教授也在一旁劝说,这让他只得点头答应。

见面的地点在镇上的饭馆,刘军浩早早的起来洗脸刷牙洗头,将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因为第一见面总要有长辈作陪的,刘老头死得早,他哪有什么长辈,只得让赵教授冒充。

对方的情况媒婆早已经介绍过了,和刘军浩同岁,人长得不错,瓜子脸,屁股大,一看就是能生养的女人,媒婆还着重强调了那女子是个有福气的人。

本来刘军浩对这次见面还相当期望呢,谁知道刚一见面他就将那媒婆祖宗十八代骂了一个遍:瓜子脸?西瓜子!

屁股大,能生养?屁股的确大,但是身架子也大,刘军浩这么壮实才一百五十斤,那姑娘估计有一百八。

难怪媒婆再三强调那女子是有福气的人,长这么胖能没福气吗?

这次相亲的结果是他没有在饭店呆半个小时就慌忙拉着赵教授逃了出来,谁知道刚到村子,就看到刘老三在他家的院门口眼巴眼望着呢。

“小浩,亲相得怎么样呀,那姑娘还中意吧,水灵水灵的……咦,你别走这么快呀,我话还没有说完呢。他怎么了?”刘老三有些不解的看着跟在后边的赵教授,赵教授吃吃一笑领着刘老三进了院子。

“我说三叔,你是不是老眼昏花了,你从哪个地方看出那姑娘是瓜子脸?”刘军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这个……胖是胖了一点,但是胖人有福气,更何况屁股那么大,能生养,如果你娶回家里,保准你明年抱上个胖小子。”刘老三倒是振振有词。

“三叔,你再说这个,我可要送客了”

“别,别,你三叔我不吃你这几斤猪肉还不行吗?”大青山的规矩,一旦说媒撮合成了,要给媒人割几斤猪肉呢,“你三叔我还有别的事儿……”

刘老三眼看他要轰自己,赶忙将事情说出来:“小浩呀,今年咱们村的变化可真大呀,自从这群城里人来了之后,日子是越过越好。你三叔我算是看明白了,光种地在土里刨食儿恐怕不行了,我琢磨着也多养些黄鳝,你看行不行?这算是当个经济作物养,手里也能多盘几个活钱。”

农村人接受新事物挺快的,在外来旅游的人的影响下,他们的观念纷纷发生了变化,就连口中的新名词也冒出来了,虽然这个经济作物用的不恰当,但是却也是个可喜的转变。

“三叔,不是我不想帮,你也看得清清楚楚,我的黄鳝就是这么养的,真没有什么诀窍,你如果有什么问题还是问赵叔吧,他是省城下来的专家。”他这些日子被村民们问怕了,一到村里就被人追着问养黄鳝的经验,黄鳝出了什么毛病也让他去看,甚至还有临近村里里的人来讨教经验,俨然把他当成水产专家看待了。

这让刘军浩相当无奈,他知道自己的水有多深,如果没有那个奇特的石锁,自己就什么也不是。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