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刘老三好像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非要刘军浩给他指点,还亲自跑到后院看他那些黄鳝,似乎想找出什么不同,无奈刘军浩只得亲自跟随陪同。

不时可以看到有黄鳝从树荫下窜出来,将掉在半空中的毛毛虫吞下去,然后又钻进水沟中。

“你家这黄鳝也贼机灵,”刘老三在水沟中转了一个来回,也没有发现什么“内幕”心中当然有点失望。

其实他也知道刘军浩没有骗自己,就是想不通一样的黄鳝为啥喂养的人不同就有这么大的差别呢。

“咦,这树上是西瓜?”当刘老三的目光投向一个角落的时候,突然瞪大了双眼,他是在有些难以置信。

“嗯,不知道啥时间出了几个瓜秧,我也没拾掇,一不留神长这么大了。前些日子不是挖水沟吗,觉得这西瓜碍事,本来我想将它拔掉,谁知道赵教授将西瓜栓到了树上,就成这个样子了。”刘军浩解释道。

“乖乖,西瓜上树,我今天算是开眼了”一时之间,刘老三忘记了追问黄鳝的事儿,眼巴巴的看着网兜内半大的西瓜。

只见角落里那几颗碧绿的西瓜秧将歪脖子洋槐树上爬的到处都是,上边开满了嫩黄色的小花,垂下来的瓜秧上还挂着几个已经有碗口那么大的西瓜。

如果西瓜长在地上他一点都不觉得稀奇,可是这西瓜却长在树上,这是刘老三活了大半辈子都没有遇到的事情。

回到家他给自己的婆娘说了刚刚看到的稀奇事儿,最初他婆娘还不相信,下午专门跑到刘军浩院子里看了一次,这才相信。

刘老三的婆娘本身就是一个大嘴巴,结果第二天到刘军浩家看树上结西瓜的人就像赶集一样络绎不绝,一个个啧啧称奇。

这完全颠覆了他们的认知,农村种西瓜一般都要压秧,就是每隔一段就在瓜秧上压一个大土块,让瓜秧完全趴在地上多长浮根,可是刘军浩这几颗瓜秧根本就是悬在半空中,而且还结出了浑圆碧绿的西瓜,这让人到哪儿说理去,西瓜都上树了。

当然这件事儿的功劳也没有完全记在刘军浩头上,有不少人感叹,省城来的专家就是不一样,人家能把西瓜种到树上。

这稀奇事儿自然被来村里旅游的人听说了,一个个到跑到刘军浩家看稀奇,还拿出相机拍照,这西瓜很快成为了刘家沟的招牌三宝之一,甚至有好事者还编了顺口溜:刘家沟有三宝,火头长得磨盘大,老鳖带着寿字跑,西瓜挂在洋槐树梢。

这西瓜和刘军浩院子里中的菜一样,那就是结果多,碧绿的小西瓜一天长出几个,他数了数,一颗瓜秧上到现在为止已经结了六个小西瓜,看着满树淡黄色的小花,估计以后结出的西瓜不在少数。

这个结果赵教授也没有想到,他还特意给自己农科院的同事打了个电话,让他有时间过来研究研究到底是怎么回事,看看这个树上种西瓜的项目有没有大面积推广的可能。如果能成功的话,那以后果林套种西瓜就有了新的思路。

西瓜这种水果不耐寒,还怕涝,整个生长期都需要充足的阳光,因此种西瓜在选地时要选择阳光充足,地势较高,排水方便的地块。

别看果林套种在报上宣传的那么响亮,但是真实情况却不是如此,因为套种的西瓜一般都结果特别少,而且个头也很小,再加上果木将阳光都挡住了,造成西瓜被光照的时间减少,因此接触的西瓜虽然水分特别大,但是却不甜。

西瓜秧如果爬在树上,那么光照这一限制因素就减弱了很多,果林套种西瓜在操作的时候可能性也就大了许多。

只是赵教授搞不懂的是这西瓜为什么结那么多,他不知道原因,但是刘军浩却能够猜出来,肯定是那泉水的功劳,他原本准备了十几个网兜都不够用了,这西瓜一天一个样,最大的已经有钵子那么大了,将网兜撑得鼓胀胀的,就这样还不熟,看情形要继续长大下去,不过这网兜都是有松紧的,应该能够兜住。

其实不单西瓜结这么多,就连刘军浩前院的几颗枣树今年开的小花也的别多,离院子八丈远都能够感觉到阵阵清香扑鼻而来,走到枣树下,花香更是浓郁异常,沁人心脾,数不清的蜜蜂在花间忙碌着,不住的嗡嗡直叫,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

不过农村人一般不再枣树下乘凉,原因很简单,枣树上有毛辣子,这种毛辣子浑身青色,带着一些小毛毛,特别毒,蜇到人身上就起个大包,又痒又疼,特别难受。

在刘军浩的院子里,毛孩子就受过这么一次苦,他正在枣树下挖知了洞,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个毛辣子钻进他的短裤,把大腿上蛰了一个大包,这么皮实的熊孩子当场就哭了起来,刘军浩慌忙拿起牙膏挤出一大块涂在毛孩子的大腿上,过了小半天才消肿。

现在枣花基本上已经落完了,不少枣子已经长大了鸽蛋那么大小,虽然还是青的,但是村里那帮熊孩子有事没事都来打几杆子。

枣树和别的果树不同,俗语说的好“有枣三杆子。没枣三棍子。”枣树长得旺了就影响结果,只有经常打才能多结枣子,所以这群熊孩子没事用竹竿捅,他也没有说啥,任由他们胡闹,反正现在的枣子还不能吃。

不过当毛孩子递给他一个青青的枣子的时候,刘军浩才感觉到怪异来,这枣子已经发酥了,苦涩中带着淡淡的甜味,难怪这群熊孩子天天来打枣树。

***

刘军浩正和赵教授在楚河汉界上厮杀的猛烈地,突然门口的小皮又汪汪直叫起来,不用问,又是游客来自己院子里看稀奇的,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大胖子领着两个女的已经走到了院门口。

“小皮,别叫了”随着他的一声呵斥,小皮立刻摇了摇尾巴,蹲在大树下不再看来的三人。

这三个人都一身休闲装束,旁边的两个女的看起来岁数和自己差不多,只是前面的那个大胖子和其中一个女孩看上来挺眼熟的。

“你是耗子?”那个胖子看到刘军浩也是一愣,继而热情的走了过来。

“螃蟹?!你怎么来了?”刘军浩也立刻认出这个大胖子,这人是他高中的同学,和他还住过一个寝室呢。他名字叫庞旭,谐音听起来像螃蟹,当时一帮同学就给他起外号叫螃蟹。而刘军浩的外号就叫“耗子”,他和庞旭睡上下铺,因此高中的时候关系一直不错,当时刘军浩被退学的时候,庞旭还拉他到饭店吃了一顿,说是给他送行。

老同学见面自然开心,两人一时忘记了介绍别人,直到那个短发的女孩咳嗽了一声,庞旭才反应过来,“这是徐晓丽,以前和咱们一个高中的,”他说的时候还特意冲刘军浩眨了眨眼睛。

刘军浩这下也想起来了,这不就是上高中的时候胖子一直追求的女孩子吗,当时他的情书还是让刘军浩给修改的,看两人现在的情况,恐怕是勾搭成正果了。

那个长发的女孩叫张倩,是徐晓丽家的亲戚,听说在读师范,已经在县城实习半年了。

听了庞旭的诉说,刘军浩才知道最近刘家沟的名声很响,在县城也不时听到人们议论,张倩就是听了之后让徐晓丽带她来的,因为害怕两个女孩子独自到山里不安全,于是就有了庞旭这个“保镖”。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