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子,你们这里确实不错呀,比我们镇上强多了,你不知道我们那里最近开了个小造纸厂,整天乌烟瘴气的,每次到开炉的时间家家都闭着窗户,财政所离造纸厂有一里多路,可是池塘里养的鱼都死光了。”庞旭站在柳树下,不住的用小木棍打那些从水沟中伸出来的黄鳝头,好像越做越有趣的样子。

“我说你小子没有正事儿是不是,老子这黄鳝还卖钱呢,”看他越打越来劲儿,刘军浩赶忙将棍子夺了下去,他的声音惹来两个在树下看西瓜的女孩子小声嬉笑着。

“奶奶的,你好歹给我一点面子呀。”庞旭小声嘟囔着,然后一屁股坐在水沟边的大青石上然后又叫了一声,“真凉”

大青石一直扔在树下,没有太阳的暴晒,下边湿漉漉的长着青苔呢,而地上更是出了一大片菊菊莲。

“你小子和徐晓丽还没有勾搭成奸,不会吧?”刘军浩也坐在对面的石头上。

“咳咳,说啥呢,让晓丽听到了怎么办”见两个女孩子没有将注意力转移到这里,他才得意的说道:“哥们已经到晓丽家去了一趟了,他父母对我还是比较满意的,说我们的事情到毕业了再说,倒是你这日子也过得挺悠闲的吗,你刚退学那会儿我还以为再见到你的时候肯定已经变成了标准的山民模样,屁股后面跟一个流着鼻涕穿开裆裤的露***的孩子呢。”

“去你大爷的,你才会是这样呢”刘军浩对着他的膝盖拍了一巴掌。

两人就这样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着,一晃有好几年没有见面了,都有些感慨,要说刘军浩不高兴那是假的。

“对了,咱们高中那些同学都还好吧?”闲聊了一阵子,刘军浩才想起别的同学来。

“算你小子有良心,你今天要是一直不问,我回去非把你的名声坏了不可,说你没良心。”庞旭继而感慨道:“上大学的上大学,打工的打工,去年过年的时候倒是弄了一次聚会,可是人总到不齐,有几个同学还问你来着。可是你小子当时走的干脆,也没有人有你的联系方式,这次要不是我到刘家沟来,恐怕还不知道哪年能见到你呢。不过你小子到底是个人物,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就像书中说的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呀。”

“扯蛋,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会算命了”刘军浩知道他在开玩笑,也不在意,“靠,你赶紧把球鞋穿上,你有脚气,当初我睡你上铺就知道了。”

“没事,我用你这沟里的水洗洗脚。”庞旭说着将大脚丫子伸进冰凉的水沟中。

流水不腐,虽然刘军浩院子里的水不是活水,但是那些黄鳝经常来回运动,加上上边他特意在水沟里丢了一些浮萍,水倒是一直很清澈。

“你小子今天是不是不把老子的黄鳝弄死心不甘呀,脚这么臭”刘军浩看着这小子牙根恨得直咬。

“啊,有东西在啃我的脚呢,是什么鱼也太大胆了吧,真舒服,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鱼疗?”庞旭啧啧称奇,继而大脚板子在水中搅动着。

“你小子……这算什么鱼疗”刘军浩知道啃庞旭臭脚丫子的不过是水池中养的肉麦丝,这种鱼不太怕人但长不大,最大的也不过长大七八厘米,小的只有不到一厘米。夏天到河里洗澡的时候你只要站在水中不动,不大一会儿就有一大群肉麦丝就游过来,不住的在你的腿上叮咬,啃噬人体的皮屑。

那种感觉很舒服,刘军浩没事的时候也喜欢躺在浅水处,让肉麦丝叮咬着自己的老皮。

庞旭直到将大脚丫子泡的发白,才将脚伸出来,甩了甩水问道:“耗子,我说你这养黄鳝好像很挣钱呀,我来的时候就听你们村里人说了,一个月挣个两三千块不成问题吧?”

“还行吧,够生活了,”他这些日子黄山都是零零散散的卖出的,也没有个准数,但是一个月两三千块还是有的。

“还是你小子行,老子毕业还不知道到哪儿找工作呢,上个破大专和没上一样”庞旭有些扫兴的说道,他现在正发愁着明年找工作的事儿呢,现在大学一直在扩招,就业形势日益严峻,不少人毕业一两年了还没有找到工作。

“别着急,慢慢来,你什么时候走呀?”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刘军浩在报纸上经常看到,知道谈论这个话题是越说越郁闷,就转移话题道。

“怎么,你小子这么快就想赶我走呀,告诉你,哥们今天还不走了,非吃穷你小子不可。”庞旭笑嘻嘻的说道。

“你今天要走了就是孙子,老子本来准备问问你啥时间走,给你带几斤黄鳝回去,看你孙子这幅小人心模样,我一会儿非对徐晓丽讲讲你高中那些事儿,会考的时候跑到女生厕所偷窥。”想起他的丑事,刘军浩就笑的合不住嘴。

“喂,耗子,你也太不仗义了,大哥……刘大哥,你可不能诬陷我呀。”庞旭下听他这么一说顿时着急起来。

说起来这件事情挺有意思的,当时他们到县一中会考,那学校的厕所并不是在上边立个牌子写上男女,而是用小人头像代替,当然旁边还有英语。庞旭当时很内急,也没有注意看那牌子,只是急冲冲的提着裤子就冲了进去,刘军浩在后边都来不及拉住他。

不一会儿就看到一个带着眼睛的女孩子也进去了,紧接着听到一声尖叫,只见那女孩子跑了出来,而庞旭则悠哉悠哉的走出来,这让刘军浩大跌眼睛。

在他的连连追问之下,庞旭才将出当时的情景,原来他正在水龙头上洗手呢,突然看到一个女的进来也大吃一惊,才注意到自己竟然跑进了女厕所,当时他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道,“同学,你进错厕所了,这是男厕所。”

那女的大概也是别的学校参加会考的学生,情急之下也不及分辨,红着脸跑了出来。

事后庞旭还得意洋洋的宣称自己有急智,要是一般人当时恐怕就被当成流氓了。

“不行,刚才你冤枉老子,这件事我说什么也要给你捅出去。”刘军浩就是想看看他吃瘪的样子。

“哥们怕你还不成了,大不了哥们给你介绍个女朋友怎么样,你看张倩怎么样?”

“你还是先把你们家徐晓丽搞定再说吧,”刘军浩知道他转移话题,因此也不在意。

正在这个时候毛孩子在前院扯着嗓子叫着:“叔,要的黑皮瓜我给你摘来了。”

“我在这儿呢,送过来吧”刘军浩回应了一声,就见毛孩子双手提着提篮走了过来,小皮则在后边吧嗒吧嗒的跟着,不住的伸着舌头。

“这么多,我不是让你摘个七八个就行了吗?”刘军浩看他提着满满的一大提篮子黑皮瓜,慌忙迎了上去接住,足有十七八斤。“给十块钱,算是瓜钱,拿去到村头秃老八的代销点买糖吧”

原本村里没有商店的,但是自从到这里的城里人越来越多后,秃老八的代销点也就应运而生,还相当红火。

“不要钱,我妈说了,经常到你家院子里摘菜,你都没有要过钱,这黑皮瓜就是给你尝尝的。”

“好小子,叔这里晌午有客人,一会儿你就在这里吃饭了,给我陪客。”刘军浩听了也不再给钱,院子里的蔬菜瓜果谁来了都摘一把,他从来都没有说啥,反正自己也吃不完,与其在地里烂掉,还不如送给乡亲们。农村人实在,有点人情都记着呢,因此他到村里买一些东西别人经常也不要钱。

“不了,我回家了,我妈不让我烦你”毛孩子转身就要走。

“别走,你这熊孩子怎么不听叔的话,你要是走了以后就别在叔的院子里打枣。”人家送那么多黑皮瓜,不留下吃顿饭也说不过去。

这边说这话呢,庞旭已经将黑皮瓜在水沟中洗了几个,喊徐晓丽他们过来吃。

黑皮瓜算是大青山的土特产,长得有些像西瓜,不过实际上却是甜瓜的一种,个头很大,里边的瓤特别甜,也特别香,只是皮特别厚实。

“嗯,这瓜好吃,真甜”这边庞旭已经用钥匙链上的小刀切了一大块,抱着啃呢。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