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庞旭那狼吞虎咽的吃相,一起来的张倩忍不住抿着小嘴低声笑了起来。

这一幕让徐晓丽看到了,也觉得自己的男朋友吃相不雅,使劲的在他的后背上拧了一下。

“噢,”庞旭正啃得得意呢,突然背后一疼,忍不住的大声叫起来,“你拧我干啥?”

徐晓丽也没有想到他会叫这么大的声音,不禁讪讪的松开手,低声说道:“吃没个吃相,有你这样的客人吗,也不怕老同学看了笑话?”

庞旭这个时候才发现刘军浩也是一脸笑意:“笑啥,这叫打是情骂是爱,我说耗子,你也别闲着,赶紧做饭,哥们转悠了半天也饿了,”

然后他又回过头对徐晓丽说道:“在这儿不用客气,耗子我们关系好着呢,别把自己当客人,你就当是在自己家,看中啥尽管拿,把他狗日的搬穷不可。”

“你小子越来越放肆了,既然是主人那就也动动你的发财手,帮我捡菊菊莲”刘军浩回头招呼了毛孩子一句,“到屋里拿个钵子,来帮叔捡菊菊莲”说着他蹲在地上扣那黄褐色的菊菊莲。

“我说耗子,中午你不会就让我们吃这个把东西吧?”庞旭刚开始还以为他说笑呢,看到刘军浩真的蹲下来捡地上那种沾满泥土和草渣滓的东西,就有些困惑的问道。

“放心吧,这玩意儿好吃着呢,保管你们今天中午吃了还想吃。”这个时候赵教授也跟着毛孩子走了过来,恰好听到他这一句话,就应答到。

菊菊莲是一种地衣,主要生长在草丛中树根下的泥土中,有几分像木耳,但是特别粘。这玩意儿也特别的耐旱,别看大热天的太阳将地晒得干蹦蹦的,菊菊莲在地上都晒焦了,可是只要一场雨,它马上活过来,而且水灵灵的。

别看这玩意儿长在地上,脏不拉几的,但是吃起来特别好吃,酥滑爽口,放在锅里清炒之后,再滴上香油比肉还要好吃几分。

赵教授刚开始也看不起这种脏兮兮的东西,但是经过刘军浩一再推荐后,加上看他吃的这么香,就忍不住的夹了一筷子,顿时连叫好吃,结果那天炒了半盘子菊菊莲被他一人吃了个精光。

刘军浩这片墙角恰好背阴加上水沟,因此地面一直湿漉漉的,特别适合菊菊莲生长,赵教授自从尝过一次后,基本上隔三五天就到后院捡一次。

张倩他们听赵教授说的这么真切,也就信了八分,一个个撅着屁股在树荫下捡起了菊菊莲,加上毛孩子一共6个人,动起手来自然迅速,不大一会儿就捡了大半钵子。然后将菊菊莲扔在水桶中漂洗半个小时,将它上边的泥土草渣滓冲洗干净。

刘军浩又张罗着让庞旭去鸡笼捡鸡蛋,弄得这家伙不住的嘟囔,真把自己当伙计使了,张倩家在市里,虽然鸡蛋吃过不少,但是捡鸡蛋这种事儿还是第一次经历,因此也自告奋勇要去。

结果她的手刚刚伸到鸡窝边,看到那半大的小母鸡红着鸡冠,一副怒发冲冠的样子顿时吓了一跳,接着那母鸡脖子一伸就朝她啄来。

“妈呀!”她吓得一屁股蹲坐在地上,再也不敢把手伸进鸡窝,看到刘军浩随手就掏了四五个鸡蛋,顿时有些不忿儿。

其实捡鸡蛋也有诀窍,那就是从母鸡的背后下手,由于视角的原因,母鸡根本看不到有人在它背后掏鸡蛋,即使摸到身子下边,母鸡也只是挪挪窝,非常死脑筋。像张倩这种明目张胆的伸手到母鸡嘴边的行为,不啄她啄谁?

话又说起来赵教授买的着二十多只小母鸡还真争气,买回来一个多月就开始下蛋,而且经常下双黄蛋,个头特别大。

炒黄鳝,红烧鱼,茄子辣椒西红柿等等只要有的都被刘军浩想办法弄上了桌子,老同学轻易不来一回,当然要招待好,而且分量也足,一个个都用钵子装的满满的。

他家那个半大的桌子恰恰放下,连多放个碗的地方都没有了。等饭菜端上来之后,赵教授就催促:“小浩,赶紧把猴儿酒贡献出来,老头子我都馋半月了。”

“赵叔,有你这样的吗,天天都惦记着我那点酒,”刘军浩早有这个意思,当然也不会推辞,起身就到墙角下挖埋在地下的坛子。

赵教授则回头对着庞旭一笑说道:“老头子托你们的福,终于让这小子把猴儿酒拿出来了,这些日子每次喝酒他都唧唧歪歪的。”

他喝了一次猴儿酒后,就对这种原汁原味的山葡萄酒念念不忘,可是刘军浩弄回来的猴儿酒并不多,为了细水长流,给他定下的是每个星期一碗,这让赵教授一直眼馋着呢。

刘军浩很快捧着一个沾满湿土的瓷坛子走了进来,用毛巾擦净后,给每人倒了一大碗,就连毛孩子也没有略过。

“过瘾,过瘾”一大碗葡萄酒下肚后让庞旭更放开了,衣服一甩,光着膀子吃起菜来,徐晓丽暗中拉了他几次都他都没有反应,只得由他作罢。

不过说真的这菜真的很好吃,尤其是那半钵子菊菊莲更是成了稀奇之物,可口无比,就好像赵教授事先描述的那样吃了还想吃。

徐晓丽刚开始还注意着自己的形象,但是很快在庞旭的带动下也顾不上淑女了,筷子飞速的在桌子上掠过又抬起,菜已经到自己的口中。好像湖面上捕鱼的翠鸟一般,只是一闪,鱼儿已经钓起。

张倩看着这两口子,顿时有些无语了,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只是她虽然有些矜持,可面对这一桌子可口的饭菜也食欲大开。

毛孩子到底是小孩子,在刘军浩的劝慰下,他也不知道推辞,不大一会儿大半碗葡萄酒就喝到肚里,脸上红扑扑的,连夹菜的手都有些困难,赵教授不住的责怪刘军浩一肚子坏水,跟一个小孩子逗乐。

众人正吃着呢,毛孩子他老爹却找上门来,看到毛孩子正坐在院子里大吃二喝呢,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在家里交代的好好地,送完黑皮瓜就回来,谁知道他倒是吃上了,也不知道给家里一个信儿。

他刚想将毛孩子拉走,却被刘军浩揽住,拉上了桌子,连灌了两碗酒后,才放他走开。

遇到酒席敬酒这也算是大青山的风俗,甚至有时候为了让客人喝好,主人还会特意找几个陪客的。

一顿饭吃得热热闹闹,庞旭大呼今天说什么也不走了,让刘军浩早早给他安排住处。就他们三个人很好安排,刘军浩家的房子都够住。

一下午自然坐在院子里闲聊打牌,悠哉悠哉的等到天黑,就到了这段时间的保留节目,抓知了。知了这种东西几乎一夏天都在往地上爬,从六月初开始一直到立秋,一直爬个不停,直到立秋后才少了起来。

这种生活对生活在城镇里的人来说是个不小的冲击,尤其是对张倩而言,她从小就生活在城市中,在她的印象中,农村就是愚昧落后的代名词。看了电视台报道的那些美好景致她还有些不信,如果不是机缘巧合自己动了兴致,恐怕还享受不到这样的生活呢。

这次的农村之行让她体会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生活态度,这里生活的人们过得很悠闲,没有城市的浮躁和不安。而这里的环境更像是世外桃源一般,不但有小桥流水人家,还有到处可以见的小动物野花野果……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