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多小时的功夫,螃蟹鲫鱼等弄了小半桶,可是那些鱼儿仍然挤烂头的往上冲,仿佛不要命的一般。

随着天色渐渐变暗,它们上的更欢了,只听到水中“啪啦啦、啪啦啦”的响动不断。

赵教授捉都捉不及,而且越捉越来了兴致,好像小孩子一般,如果不是刘军浩劝阻的话,恐怕他一直会捉下去。

鱼吃新鲜虾吃跳,这大半桶鱼他们今天晚上就吃不完,大夏天的放到明天就不好吃了,捉那么多纯属浪费,还不如让它们游到院子的水沟里,等水消了也逃不掉,什么时候想吃都行。

往常五点多的时候太阳还火辣辣的,但是现在四周已经完全黑下来,村子里不少家也把电灯打开了,远远望去,淡黄的灯光被雨水蒙上了一层薄纱,有种说不出的朦胧美。

院子里那十几只小母鸡都早早的钻进鸡窝,倒是那几只兔子仍然在雨里跑来跑去,好像丝毫没有受天气的影响。

晚饭自然有着落了,赵教授一个劲儿的感叹,农村就是好,吃鱼都不用买,鱼儿直接送上门。

其实这真的不算什么,在刘军浩的记忆中他曾经在堂屋里捉过鱼。有一年雨下的比这次还急,水已经快漫到堂屋里了,一条半斤多重的鲶鱼不知道怎么回事,径直跳到屋里,被他毫不费力的捉住。

像这么大的雨,估计明天到田里放水的人能捉的鱼更多。每次一下雨,都有无数晕了头的上水鱼窜到田里边,结果等雨一停,有些鱼来不及往回游就被留在了田里。

刘军浩小时候也常跟一帮伙伴去田里捡鱼,而大人们则在屁股后边跟着骂,让他们滚出田地,别糟蹋庄稼。

主要原因就是刚下过雨的田地泥土都比较松,小孩子进到田里根本不注意脚下,田里被他们走过一遍,庄稼苗不知道要毁掉多少,这样自然招大人们的臭骂。

晚饭先抄了一大钵子河虾,然后又开始熬新鲜的鲫鱼螃蟹汤,先将螃蟹盖完整剥开,然后洗干净内脏及鳃叶,拽掉腿尖,将蟹斩成几块,加点食盐焖在盆子里。等水烧滚后,将螃蟹鲫鱼倒入其中,再加上胡椒小茴香等作料,用文火炖上大半个小时,浓浓的香气就四散开来,这个时候再丢些家常蔬菜,那滋味……

刘军浩扬起勺子舀了一点尝尝咸淡,美味的鲜汤让他深吸了一口气,汤汁中渗透着浓浓的螃蟹鲫鱼鲜味,不但包含了胡椒的微辣,还夹杂着茴香的辛甜,也正是这些佐料将那股腥气清除的无影无踪。

这里有“大螃蟹,顶桌菜”的说法,虽然现在并不是吃螃蟹的最好季节,但是此刻它仍然香味扑鼻,蟹肉已经被煮的烂货,入喉滑润,再配上一大碗猴儿酒,让赵教授直呼这是人生的一大享受!

夜阑卧听风吹雨,蛙鸣声声入梦来!一下雨大概是青蛙最高兴的时候,呱呱的叫声遮天蔽日,比暴雨的声音还大,吵的人根本睡不着觉。

清晨刘军浩早早的就被青蛙叫声给吵醒,看看天色已经亮了,就翻身起床。这个时候外边仍然在下雨,不过已经小了许多。院里里的水也下降了不少,勉强遮住草皮,倒是那群小母鸡欢快起来,一个个在雨里咯咯直叫,扑棱来扑棱去。刚开始刘军浩还不知道它们在干什么,等走近了才发现原来小母鸡们在捉河虾吃。

他洗了一把脸,就拿着茶缸到笼门口刷牙,只见土路上的小草都被水冲的朝一边倒,草丛中还有不少河虾在活蹦乱跳,甚至路中间还有一只鲫鱼贴在泥土里,嘴巴一张一合的。

小皮看到了立马跑过去擒了回来,邀功似地扔到他的面前。

“放它一条生路吧,胜造七级浮屠”刘军浩捡起来随手一扔,已经将鲫鱼扔到路边的水沟里。

这个时候刘老三扛着铁锨从村中走来,远远冲他打招呼,让他帮忙去田里放水,反正左右也没啥事儿,刘军浩就跑到屋里和赵教授说了一声,拿着铁锨跟上了刘老三。

一路上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哗啦啦的流水,田里更是一片汪洋,只有地势高的地方才能够辨出几分绿色,看得出来昨天夜里的雨确是很大。

“老天爷,赶紧让雨停了吧,这样下去秋里的庄稼都要毁了”这个时候苞谷苗刚刚长出来,还没有生出气根,抗涝能力很差,泡在水里最多三四天就会被淹死。

一路上到田里放水的人络绎不绝,甚至有的是全家齐上阵,披着雨衣打着雨伞扛着铁锨在田里走来走去。

幸亏刘家沟沟多,每家的地头都对着水沟,因此可以轻易地将田里的积水排出。不过昨晚的雨下的大,沟里的水也满满的,此时根本无法排泄,于是一家家的都行动起来,将大路挖开,让沟里的水朝河里流。

群众的力量是强大的,不大一会儿工夫就在路上挖了几条排水沟,哗啦啦的流水顺着沟壑流淌。

众人正忙着呢,不知道谁突然喊了一声“兔子”大家一起抬起头,只见水里边一个兔子的脑袋在远处不住的浮浮沉沉。

那兔子眼看离岸边就不远了,但是看到这边有不少人,顿时身子一转,朝别处游去。这个兔子应该也是昨天晚上暴雨的受害者,看情形估计在河滩里困了一夜。

正在路上不住闻来闻去的小皮也看到水面上的兔子,立刻吧嗒吧嗒的冲到水里,急速的朝兔子游去。

那兔子感到危险逼近,在水中游得更欢了。可是它游得再快也抵不过小皮的神勇,在岸边人的加油下,小皮是越游越利索,最后一举将那只兔子擒获,岸边的人纷纷拍手叫好,就连刘老三也不住的称赞黄斑皮就是厉害。

等小皮朝岸边游的时候众人才发现它嘴里擒的“兔子”有些异常,毛色泛红,刘军浩觉得有些眼熟,有些不确定的问道:“那是不是草狸子?”

刘老三将雨伞挪开,伸着脑袋往雨里望,也惊叫了一声:“可不是,你家的黄斑皮竟然抓了一只草狸子,太有能耐了。”

草狸子是这里的土叫法,就是人们平常说的狐狸,平时藏在树洞中或者土穴里,这玩意儿特别狡猾,即使你下了夹子也很难夹住它们。经常是放在夹子上的鸡腿被叼走了,夹子愣是没有落下。

可是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人类,这些年因为人们的捕捉,河边芦苇丛中的草狸子已经变得很少了,只有在深山中才能够偶尔见到。这只草狸子活该倒霉,竟然碰上了小皮。

小皮咬着它的脖子径直来到刘军浩跟前,把草狸子往地上一扔,然后围着他汪汪直叫。

这只草狸子身体大概有三四十厘米长,深棕红色的皮毛上沾了不少泥水,变得有些暗灰,难怪刚才人们会将它看成一个兔子,此刻它闭着眼睛躺在泥水中一动不动。

“好家伙,你家的狗真厉害,上次抓了一个大老鳖,这次又弄了一只草狸子,这张皮恐怕值三四百块吧?”

“哪儿有那么多,多说一百块钱,这皮子太小,根本不够数”另一个人接口到。

一群人议论了一番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然,放完水后,差不多到了吃早饭的时候,刘军浩将草狸子往铁锨上一扔,扛在肩头就跟着众人一起朝村子走去。

走到一大片杨树林的时候突然铁锨上一松,那只草狸子掉在地上,就在刘军浩准备转身去捡的时候,令人惊讶的情况出现了:只见草狸子飞速的朝树林中冲去,一转眼的功夫就消失在蒿草当中,而小皮发现后则紧紧地在后边追赶。

“这草狸子……”一大群人都愣在那里。

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让一只草狸子耍了,刚才摸过它皮毛的人有三四个,竟然没有一个看出草狸子是在装死,难怪骂人的时候常说狡猾的跟狐狸一样,这草狸子都成精了!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