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日的草狸子……”一大群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茂密的杨树林,都有些无语了,这玩意儿也太嚣张了吧,将他们都耍了。

过了一会儿小皮垂头丧气的跑了回来,应该是没有追上草狸子,这一片蒿草特别深,有一人多高,很容易将草狸子追丢。看样子该自己不能得这笔意外之财,刘军浩也不在意领着小皮就往家赶。刘老三原本死死地拉着他要到自己家吃饭,被刘军浩拒绝了,帮这点小忙根本不算啥,都是乡里乡亲的。

农村人实在,你对谁家有情人家也会记着,等到你有困难的时候不用你去求,都主动过来帮忙,尤其是婚丧嫁娶的时候,基本上每家都会出物出力,你搬两个板凳,我拿几个碟子,三下五除二,招待客人的东西就有着落了。

回到家里赵教授已经将饭菜做好,他将昨天晚上没有吃完的河虾回了一下锅,然后又炒了两个茄子,就当早上的菜了,锅里还熬了大半锅米粥,正热腾腾的冒着蒸汽。

刘军浩劳动半天早就饿了,洗过手之后盛了一大碗菜,拿了一个馒头,蹲在院子里开吃起来,昨天晚上的暴雨将树上的枣子打落了很多,在树下落了一大片。

赵教授也端着碗走到院子里,看着满地的枣子心疼的说道,“这枣都红了,落了多可惜。”

“没事,这个时候落得全是虫子钻坏的,别看红了,根本不能吃”刘军浩将嘴里的菜完全咽到肚里这才开口说道,“今年枣子结的算是多的了,往年都是稀稀拉拉的。”

枣树今年的长势就是好,现在枣枝子就被半青的枣子压的弯弯的。不过枣树长得比较结实,昨天晚上的暴风雨并没有将树枝打断,倒是他刚才回来的时候一路上见到不少碗口粗杨树枝子都被风刮断了。

看到地上落得枣子,刘军浩突然想起自己后院的几颗西瓜秧来,昨晚那么大的风,别把半大的西瓜都给刮掉了。

他端着碗,心急火燎的跑到后院查看。后院里仍然到处都是积水,赵教授种的那些辣椒茄子都在水里泡着呢。那几棵瓜秧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被风刮掉,反而因为雨水的滋润瓜秧看起来绿油油的,西瓜上边也挂了不少水珠子,水灵灵的,倒是瓜秧上黄色的小花刮掉了不少。

吃罢饭刘军浩想起二麻子和自己约定的事儿,就和赵教授交代了一句到村里去询问啥时候动身。

原本说定的就是明天,可是现在雨一直下不停,不知道二麻子有没有变卦,如果没变,他就要早早的做些准备,别到时侯手忙脚乱。

还没走到门口呢,小皮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叼来了两只还没有睁眼的小鸟跑到他的面前,刘军浩捡起来一看原来是小斑鸠。

这斑鸠儿应该刚出壳不久,连眼睛都还没有张开呢。应该是被大风刮下树的,摸在手中冰凉冰凉的,小身板不住的哆嗦。这么大的雨它们竟然没有冻死,也算是一个奇迹。

这东西太小了,根本养不活,再说刘军浩现在也没有那个闲心养两个斑鸠,于是就把斑鸠扔到小皮跟前说道:“给你吃吧”

哪知道小皮闻了闻又将鼻子挪开,看样子它这些天嘴巴喂刁了,根本不吃生食。

倒是赵教授看到那两只没睁眼的斑鸠饿的张着小嘴唧唧喳喳的乱叫来了兴致,从刘军浩手中接过来说道:“还是让我养吧”

***

村里的路仍然到处是积水,走到大堰塘的时候只见村里那几个熊孩子正围在水沟边,每人手中都拿着根竹竿在水沟里钓青蛙呢。这群熊孩子也皮实,身上只穿着大裤衩连雨衣都没有披,也不害怕感冒。

青蛙这玩意儿就是个睁眼瞎,看不见静止的东西,非常好钓,根本不用鱼钩,只要在竹竿上绑一根棉线,棉线下端拴一个蚂蚱,然后你直接到有青蛙的地方,将棉线放到水面上晃来晃去,就有青蛙往上跳。

青蛙倒是非常敏捷的,轻轻一跳就将蚂蚱吞到肚里,这个时候只要你快速的将竹竿提起,另一只手张开网兜,就可把青蛙套在里边。这玩意儿有些死脑筋,一般都咬着猎物死不松口,一个劲的往下吞,当明白上当才松口得时候已经被捉住了。

这一片沟里的水比较浅,正适合青蛙的生存,只见沟里边密密麻麻的露着青蛙头怕有几百只,一个个都浮在水面上,花花绿绿的,有不少还泛着白肚皮。

“钓了多少了?”刘军浩走到毛孩子身边轻声问道。

这熊孩子回头有些兴奋地说道:“弄了二十多个了,叔,你要不要,等会儿我往你家送一点,晌午炒着吃,可香了。”

“不用了,这玩意儿才一丁点肉,择着太费事,我嫌麻烦。”青蛙肉刘军浩小时候常吃,倒也没有觉得有多好吃。

“那你吃鸟蛋不……我早上起来捡的,在杨树林捡了四五十个呢,有很多都掉在地上摔烂了,不然捡的更多,做饭的时候让我妈把鸟蛋放在锅里煮了,很好吃”毛孩子说着从塑料袋中抓了几个灰褐色的鸟蛋。

下雨刮大风应该是这群毛孩子最高兴的事儿,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弄到很多好吃的东西。

刘军浩接过来剥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鸟的蛋放在嘴里,略微有些咸,看样子是和着盐水煮的。

他正看得饶有兴趣的时候,突然水面上翻出一个水花,青蛙呱呱的叫起来,只见一只半大的菜花蛇正缠在青蛙身上,那只青蛙不住的在水面上挣扎发出急促的叫声。

“打长虫,打长虫!”这群熊孩子顿时来了兴致,一个个拿起竹竿朝菜花蛇打去,那菜花蛇原本死死地缠着青蛙,但是看到这么多竹竿袭来,慌忙放下青蛙,身子一翻钻到了水里边。

可是这沟里的水很浅,因此菜花蛇根本隐藏不住身子,那群小孩子眼睛都瞪得大大的,将水中的菜花蛇看的一清二楚。

别看菜花蛇在水里游得迅速,但是其实它是怕水的。这里即使水蛇也不是一直在水中生活的,只有当捕食或其它需要的时候才会在水里,平常的时候蛇都伏在草丛中或缠绕在树枝上。

那只菜花蛇捕食的时候大概没有看黄历,碰到这群熊孩子算是倒了大霉,它刚从水中露出头就看到竹竿袭来,只得再次下潜。

结果它被这群半大的孩子追的魂飞魄散,最后只得钻进草丛中逃走,小皮刚要纵身去追,却被刘军浩叫了回来,这条菜花蛇太小,够不上吃,不如留它一条生路。

他又看了一阵子钓青蛙,他才想起自己还要办正事儿,就转身离去,到了二麻子的农家乐,只见王医生正拿着斧头砍树枝子呢,被风刮断的树枝子不是被虫蛀过就是特别脆,没有办法当木料用,人们捡回去只能够晒干烧火,蒸馒头的时候很好使,一个大树枝子就能够蒸一锅馒头。

“王医生,你咋还没走,今天不是星期一吗?”刘军浩有些奇怪的问道。

“那么大的雨山路不好走,咱开车的技术又不过关,今天估计走不成,等天晴了才能走。”王医生拿起大茶杯喝了两口茶解释道。

“那医院领导不说?”

“能说什么,医院里又不是我一个医生,最多找人代班,我已经打电话让媳妇请假了,没事的。以前总想在村里多住几天,这次正好如愿了。”

正说着呢二麻子从屋里进来,拿着一盒烟让刘军浩抽,被他拒绝了。

“广喜叔,咱们啥时间走,看这天估计明天也晴不了?”

“等天晴了,路上能赶车了再走吧,到时候我再叫你……”

中午的时候二麻子又拉着刘军浩不让他走,非要让他在自己家吃饭,说是昨天夜里他在大堰塘开口的地方下了渔网,捉了十几条一斤多重的鲤鱼。

刘军浩执意要回家,二麻子最后看推辞不过,就让他拿了一条鲤鱼回去吃。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