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那位老人的解释,两人才连连后怕,幸亏刘军浩脑子反应快,拽住眼镜男要往派出所去,才让这伙人有所顾忌。也幸亏二麻子为人实在,没有贪图这笔不义之财,好人总算有好报,钱财没有损失。

“还是咱们村好,外边人心眼就是多,今天要不是你,你叔我可倒了大霉了。”经过这事儿之后,二麻子再也不敢东张西望,一步不离的跟着刘军浩,完全把他当成了主心骨。

令刘军浩哭笑不得的是就连自己上厕所他也紧紧跟随,弄得别人上厕所的时候看他们两个的眼神怪怪的,以为他们有病呢。

稍作歇息后,他们又坐上了到市郊乡镇的公交车赶到野猪养殖场。没有想到这个养殖场挺有名气的,刘军浩在车上问售票员,人家说下车就能够看到一个大牌子,那就是养殖场。

虽然他们事先没有打电话过来,但是养殖场的管理人员还是热情的接待了两人,领他们进了猪舍参观。

刚一进去,野猪的嘶叫声就不绝入耳,放眼望去,只见一头头全身布满线状条纹的棕黑色野猪崽不住的在猪圈内哼哼唧唧的走动着。

“这野猪崽都是纯种野猪和家猪杂交的品种,不过野性还比较大,保留了野猪的野味,营养特别丰富,出瘦肉率很高,脂肪也比较少,很受城里人欢迎,就上半年我们已经售出了三十多头野猪和猪仔。养野猪的经济效益很高,你们都是从农村来的,应该了解家猪的习性,一头母猪一年产仔两窝,每窝都能产仔十几个,野猪的生活习性和家猪差不多,产仔数也相当,一头猪仔以近一千三百元的售价,一年的收益就能够达到三万元……”

听了人家的讲解,二麻子明显动心了,最后确定买两头野猪崽试试,因为天色已晚,他们就在养殖场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两人就带着猪仔坐上了去市区的公交车,人家养殖场提供的有铁笼子,因此他们倒也没有为猪仔发愁。

只是上公交车的时候售票员有些不情不愿,最后还是刘军浩给她加了十块钱,售票员才让他们将铁笼子扔到了车顶。

他们这次也学精明了,没有在站内等车,打听到可以在城外拦车后,就又转了一趟公交车坐到出城口,在那里拦回县城的车,给人家多加了五十块钱后,他们再次顺利的坐上车子。

一路上二麻子都在翻看养殖场附赠的那本《特种野猪的饲养技术》,还不住的询问刘军浩书上的专有名词,弄得刘军浩也认真翻看起来,到最后他差点成养猪专家了。

几经辗转终于将野猪崽运回了刘家沟,村民们都到二麻子家看稀奇,一个个围着猪圈不住的打量,好像围观大牌明星一样。

刘家沟这一带已经有好些年没有见过野猪了,这些十几二十岁的半大小子基本上都再也没有见过。记得最后一次打到野猪还是八几年,家家都分了几斤肉,刘军浩那时候还小只是模糊地记得野猪肉挺香的。

人家好不容易买的猪仔,村民们看了自然要说好话,都说二麻子有眼光,敢想敢干,这一年下来说不定就是村里的首富了,甚至有几家还当场表态过些日子也要买几头野猪崽养。

二麻子和他婆娘也笑得合不拢嘴,似乎美好的前途就在眼前,可是谁也没有料到第二天野猪崽就不吃不喝了,躺在地上直哼唧。

他们两个立刻心急火燎的将正在院子里下棋的刘军浩找来,向他询问主意。

这让刘军浩无比的汗津,找他有什么用,他又不是兽医,结果二麻子又骑着车子慌里慌张的到镇上把兽医叫了过来。

兽医还是第一次给野猪看病,也是懵懵懂懂的,只能够按照看家猪的方法做。谁知道那猪仔根本不配合,不住的在圈里上蹿下跳,最后上去几个人才将温度计插在猪屁股里。

原来这野猪崽是热住了,也难怪,这么热的天气让野猪崽在车顶呆了大半天,就是人也要出毛病的,更何况是个畜生。

兽医开了药之后,过了一天,野猪崽开始吃食儿了,二麻子夫妇才松了一口气。

可是事情远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其实野猪崽和家猪的生活习性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他们又没有养殖经验,只能够参照那本小册子做,结果野猪崽三天两头出毛病,让他们每天都担惊受怕的,二麻子头上的头发都急白了不少。

每天野猪吃食儿的时候两口子都呆在猪圈前看,等它们将食物全部吃光才安心。

收益还没有见到,这些天光给兽医的药费就花了一百多,二麻子现在见人经常就是一句话:“我这养的不是野猪,养的是祖宗呀,每天都是拱着的。”

那几家原本起了念头养野猪的人也不再吭声,反倒暗自庆幸自己当初没有冲动。

刘军浩家的西瓜终于熟了,那天恰好赵教授的儿子媳妇孩子也一同来了,正赶上吃今年的新瓜。刘军浩在切西瓜之前还特意用秤称了一下,十六斤。

“这么大的个儿,我在超市买过最大的才十斤,”赵卫东上前去抱了一下西瓜,然后冲她媳妇说道,“你拎一下看看”

“这算啥,树上还有几个比这个还大,估计最少也有二十多斤。去年三棵树那片沙滩上有家人中的西瓜四十多斤呢,还被镇里评上种瓜状元,奖了五百块钱。”刘军浩不以为然的说道。

这里靠近大河,部分土质是沙土地,种出的西瓜不但个头大皮厚实,而且因为日照的原因特别甜,吃起来沙肉沙肉的。你的手在西瓜瓤上掐一下,等手上干了之后就会特别粘,这都是糖分在起作用。

“我抱抱,给我抱抱”小孩子玩性大,也非要抱一下大西瓜。

“你抱得动吗,快二十斤呢”他妈口中说着将西瓜递到小家伙手中。

小浩宇根本没有想到西瓜有多沉,结果刚接到,腰就累得弯了下去,西瓜光不溜秋的不好拿,加上又重,他的手一松,“啪”西瓜摔在草地上。

“你想掀摊子是不是,看看摔烂没有?”赵卫东赶忙去看地上的西瓜,继而啧啧称奇:“这西瓜真耐摔,竟然没事,就划了几道青印子。”

“这是大青山的大花皮西瓜,皮厚实这呢,特别耐摔,你有多重?”刘军浩解释完了又问了一句。

“我有点瘦,还不到一百四,怎么了?”赵卫东随赵教授,都是比较斯文的人,长得比较瘦气。

“我说这西瓜经得起你站你信不信,要不要打个赌?”刘军浩笑着说道。

“不会吧,怎么说我也是百来斤的汉子,这西瓜能承受这么重的压力?”赵卫东明显不相信。别说他,院子里的人基本上都不信,就连赵教授也露出疑惑的眼光。

“你试试就知道了”

“好,我可试了,先说好,踩坏了咱们中午吃不上西瓜大家可别抱怨。”赵卫东显得有些跃跃欲试。

“没事,你尽管来,双脚着地,这样压力比较分散”刘军浩仍然信心十足。

赵卫东扶着椅子小心翼翼的将两只脚站了上去,几个人都愣住了,西瓜愣是一点事儿都没有。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