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你看大白鹅,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小家伙看到院子外的一群“大白鹅”嘎嘎的叫着从院子前走过,禁不住欢呼着冲它们跑去。

“这不是鹅,是大白鸭”毛孩子这个小屁孩跟在后边纠正道。

“嗯,鸭子怎么长得跟鹅一样?”小浩宇歪着脑袋,有些困惑的瞅着他爸爸,想让赵卫东给他解释。

“这个……”赵卫东看着那群在院门外唧唧喳喳的大白鸭,一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然,他对家禽的认知也相当有限,就眼珠子一转道:“问你刘叔叔,他知道……”

“很简单”看小家伙目光转向自己,一脸的求知欲,刘军浩笑着说道:“你上前去踹它一脚嘎嘎叫的就大白鸭,昂昂叫的就是鹅了,”结果这小子真上去踹鸭子去了,追的那些鸭子在路上嘎嘎叫着乱跑,最后扑扑楞楞跑下水沟才算了事。

天气稍微凉爽一点,小孩子就要到河边玩,于是一众大人商量了一下,也一起过去散步。这个时候正是河边的小动物们活跃的时候,他们这一路不知道惊飞了多少水鸟,每次都是刚走几步,就听到路边的草丛中扑棱棱飞出几只大鸟,而后又落在更远处的草丛中,小皮则欢叫着冲上去追赶。

要说这孩子真是十万个为什么,每次看到觉得奇怪的东西都问个不停,“刘叔叔,这里的水怎么这么清呀,我看到的水都是混的”

“你从哪里看到的水?”

“他说的是市里的金明湖呀,每年都花费不少钱治理,可是钱虽然花了却不见效果,湖里的气味仍然很难闻,主要是人们经常在那里乱扔垃圾,好好的一个湖给毁了”赵卫东跟在后边解释道。

一众人走累了就在柳树下随便一坐,闲聊起来,农村人没有那么多讲究,根本不会嫌弃地下脏。

事实上这草地也不会脏,坐在上边柔柔的好像棉垫子一样。

这个时候又有几个人谈笑着走了过来,看穿着应该也是趁着星期天到刘家沟来游玩的人。这些人都认识刘军浩,因此经过他的介绍很快彼此熟悉起来,他们谈论的是工作上的一些是是非非,刘军浩倒也插不上嘴,只能兑个耳朵听着。

小浩宇却是个不安生的主,非要和毛孩子去芦苇丛中捡鸟蛋,说是想弄一些回去煮着吃,但是却被刘军浩制止了。

芦苇丛中虽然说有很多水鸟蛋,但是却也有很多水蛇,毛孩子见惯了倒不怕,可是这个小家伙见个鸭子都能认成鹅,万一被吓到了怎么办。

可是他的努力很快就被小皮给破坏了,它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擒出来一个青白色的鸟蛋来,丢在众人面前显摆。这鸟蛋个头和鸡蛋差不多大小,刘军浩一眼就认出是一种水鸭子蛋。

小浩宇这下说什么也不干了,非要去芦苇丛中捡鸟蛋,没办法,只得随他的意思。其实几个大人也都产生了兴趣,顺水推舟的跟了上去,还有一个人拿着相机不住的拍照。

这水鸭子窝倒是很近,就在不远处的草丛中,不过位置却非常巧妙,上边恰好有一个大树根遮挡,非常隐蔽,如果不是小皮领路,恐怕众人打死也发现不了。

窝有小锅盖那么大,里边躺着十几个碧青色的水鸭子蛋,小家伙看到了立刻扑上去,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一溜烟的包了进去。

看他要全部弄走,刘军浩赶忙制止道:“给水鸭子两个吧,不然这个窝就废了,水鸭子不会再往里边下蛋了,有了这个窝以后就可以隔几天过来收一次鸭蛋了。”

水鸭子和家鸭习性相似,如果食物充足,就能够一直产蛋,一年下来能产一百多个呢。只是水鸭子窝不好找,一般都在茂密的芦苇丛深处,人迹罕至。

***

赵卫东这次来刘家沟倒也不是完全抱着游玩的心思,而是父亲已经打定主意在这里养老了,马上要开始盖房子,他来看看有什么能帮上忙的没有,顺便将自己特意央求搞设计的朋友画出的一副乡村小屋效果图给赵教授看看。

刘军浩也将脑袋凑过去,那图画的倒是很漂亮的视野相当开阔,放眼望去,远处绿油油的青山环绕,再近处是一条浅浅的小溪,上面是一条三四米长的木板桥,桥边还栽着几颗歪脖柳树,几只小鸡仔树下悠闲地泡着食儿,再近处就是院子,红砖绿瓦,屋舍俨然,带有明显的四合院风格。

“漂亮是漂亮,不过不像是在农村住的,倒像是市郊的别墅。我住不习惯,还是找村里的泥瓦匠自己随便盖一个吧。”赵教授翻看着一下后面的几张图摇头说道。

刘军浩也觉得这图有些别扭,估计这设计师没有农村的生活经历,满脑子的诗情画意,以为农村就是“小桥流水人家”呢。

其实赵卫东两口子考虑的这件事情还早着呢,离秋收还有一段时间,现在地里都是活,除草、施肥等等,村里的劳力根本闲不下来。盖房子的事儿等到了秋收以后再考虑也不迟。

赵卫东夫妇和小家伙是第二天才走的,走之前自然也是大包小包的带东西回去,就连刚刚熟的大西瓜刘军浩也给他们摘了一个。刚开始赵卫东还一个劲的推辞,最后在赵教授的劝说下他才将西瓜抱上车。

每次来都连吃带拿的,就连自家的老人也住在刘军浩家,可是给他钱又说什么也不收,这让他们夫妇两人挺不好意思的。他们夫妇都是实在人,路上一直商量下次来的时候给人家带点什么东西,这样他总不能不收吧。

可是想到买礼物他们两人又发愁起来,因为刘家沟好像什么都不缺,那些高档的营养品虽然电视上广告的特别厉害,可是真实效果有多好,却又让人嗤之以鼻。

更何况刘家沟的环境养人,营养品也根本用不上,看看赵教授就知道了,他在家的时候高档的营养品根本没有断过,可是还落下一身的毛病,现在倒好了,面色越来越红润,好像年轻了十来岁。

天气依旧是热,但是日子却越过越悠闲,刘军浩家的西瓜也到了成熟期,把洋槐树压的更弯了。碧绿的大西瓜吊在树上沉甸甸的,让每次来参观的城里人在啧啧称奇之时都想要掏钱买一个尝尝稀奇。

当初如果不是赵教授劝阻,刘军浩差点把这几棵瓜秧拔掉,现在虽然结了大西瓜,但是他也并没有怎么在意。西瓜这些天虽说基本上每天都熟上一两个,可他和赵教授雷打不动的一天消耗一个,哪里有多余的西瓜卖呢。更何况西瓜那么便宜,就是卖才能卖几个钱?现在刘军浩有了黄鳝这个固定的收益项目后,已经不怎么看重这些小钱了。

于是乎多出来的西瓜就直接切了,放在井水中冰着,谁到院子里来都送上一大块,当然西瓜子是要留下的,他准备炒着吃呢。

刘军浩这瓜用自己的泉水浇过,吃起来特别沙甜,吃过的人自然交口称赞,是吃了还想吃。炎热的夏季吃上一大块沙沙的冰镇西瓜,能将一身的暑气都驱散,确实是一大享受。

可惜西瓜并不多,每次也就是一人一块而已,大人们还好说,虽然有些口馋,但也不好意思常来吃西瓜。村里那帮熊孩子就不管了,差不多一两天来报道一次,弄得刘军浩这里快成暑期幼儿园了,结果西瓜他自己倒是没有吃多少,有一大半被这群熊孩子吃到肚里。

不过这些东西刘军浩也不在意,西瓜种出来就是让人吃的,吃了也就算了,还能怎么样,反正自己又不准备卖钱。

话又说回来,他那几颗瓜秧还真能结,到现在为止,至少一颗瓜秧上吃掉了五六个西瓜,可是瓜秧上半大的西瓜仍然挂了不少,而且那些黄色的小花也开的喜人,大有一直持续下去的趋势。

看这个苗头,一颗瓜秧最少能结十几个大西瓜,这个数量并不算多,村里有人种出的大花皮曾经最多结过二十二个西瓜。但是如果考虑到重量就不同了,这树上的西瓜可是个个都有十几斤,最大的还超过二十斤。

这让村里的人都直呼西瓜爬到树上就是结的大,有不少人还动了心思,明年也在自己的院子里种几颗瓜秧试试。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