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刘军浩的手刚伸进鸡笼中,那只半大的母鸡已经将头迅速的伸了过来,对着他的手猛然啄去。幸亏他反映敏捷,急速的将自己的手收回,不然这一啄是肯定少不了的,他有些后怕的看着蹲在鸡窝角落中的母鸡,只见它浑身的羽毛都炸起来,活像个斗士一样。

“再叫老子非把你宰了”他讪讪的打消了中午吃鸡蛋的念头。

“你小子怎么不胆大了,你去掏鸡蛋呀,怎么不掏了?”赵教授看他吃瘪的样子禁不住笑着问道。他刚才掏鸡蛋的时候一不留神手被啄的青疼,刘军浩还在一边说风凉话,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轮到他了。

“没办法,孵蛋期的母鸡根本不可理喻”刘军浩有些无奈的说道,这只母鸡前些日子下蛋挺勤的,但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在鸡笼里抱起窝来,将一大堆鸡蛋都霸占住,令他们两人想吃个鸡蛋都困难。每次都等夜色完全降下来了之后才能偷偷的将手伸进鸡窝中,把鸡蛋拿出来。

不是刘军浩舍不得那些鸡蛋,而是赵教授当初买这批小鸡的时候欠缺考虑,全部买的是母鸡。他家又没有公鸡,孤阴不生,没有公鸡“压蛋”这些鸡蛋算是“哑弹”,是孵不出小鸡的。

赵教授开始准备到村子里换一些鸡蛋回来,可是被刘军浩否决了,直接拿水鸭子蛋放在母鸡身子下,让它孵了起来。

这十几个水鸭子蛋还是当初在河边淘来的,原本刘军浩要煮了给小浩宇吃的,结果那个小家伙说什么也不同意,非要拿回去让他那些伙伴们看看什么是水鸭子蛋。他想好好地在伙伴面前显摆一番呢,还趁大人不注意偷偷的将它们藏了起来。

谁知道那天赵卫东他们走的时候却忘记了这事儿,刘军浩也因为给他们弄东西慌里慌张的没有想起这一茬,于是这水鸭子蛋就留了下来,还是到晚上赵教授做饭的时候在柴火堆中翻出来的。

于是乎这十几个水鸭子蛋就放在了母鸡的肚子下,母鸡一到孵蛋期,不管是什么蛋它都会孵!就是你放块儿圆石头它也行,照样每天会翻来翻去。

而且水鸭子蛋交给母鸡孵,刘军浩很放心,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你办事,我放心。

别看水鸭子在筑巢孵蛋方面是能手,但是家鸭却是个笨家伙,只会下蛋不会孵蛋。农村孵小鸭的“光荣任务”都是由母鸡来完成的,因此它可以说是经验丰富。

鸡鸡二十一,鸭鸭二十八,说的就是从鸭蛋变成小鸭子要二十八天的时间,这段时间母鸡其实够辛苦的,每天趴在窝里一动不动,最多到了吃食儿的时候从窝里跑出来,快速的喝两口水,捉几粒米又急匆匆的回窝孵蛋。

赵教授看的有些不落忍,就盛了一大钵子水放在鸡窝前,顺便在那里堆了一些瓜果和米粒让它吃,刘军浩还笑话他像伺候母鸡过月子一样呢。

赵教授也觉得自己越老越像个婆子,以前他过日子总是着急忙慌的,现在有了闲暇时间,对着花鸟虫鱼日益产生了兴趣,没事的时候看看一院子的小东西跑来跑去的也是一种享受。

***

这天晚上两个人睡得正熟呢,突然听到小皮在院子汪汪的大叫起来,紧接着鸡窝里的母鸡也开始咯咯的叫唤。

“有贼了……!”这是刘军浩的第一反应,他飞速的摸到床头的灯泡绳子拉亮,也顾不上穿衣服,到堂屋里拿起一把铁锨带着手提灯就冲到院子里。

他仍然清楚地记得一个多月前那次闹贼的经历,现在小皮日渐长大,他也放心了不少。可是有时候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自己院子里养的大火头和老鳖都非常显眼,现在来这里参观的人已经最高将价格提了一倍不止。尤其是那只老鳖,名气越来越大,已经成了刘家沟一个响当当的金字招牌,来这里的人都要看上几眼。

它的身价也一路飙升,虽然刘军浩再三表示不卖,可是也挡不住买家的热情,几乎隔三差五的就有人来询问。

这些日子一直没有动静,他还以为那些贼彻底的死心了呢,没有想到却是贼心不死呀。

刘军浩拿着手提灯飞速的照了一遍,却没有发现人影,而小皮则仍对着院墙狂叫不已。

“人跑了?狗日的,腿倒是挺利索的。”他愤愤的骂了一句,然后去看院门,大门锁的紧紧地,也没有撬动的痕迹。看样子贼应该是从院墙上翻进来的,只是这贼也太麻利了,这么快就翻墙逃走了?

也有可能刚上院墙就被小皮发现了,才跳墙逃走的。

“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招贼了?”这个时候赵教授也披着衣服急匆匆的从屋子里走出来,冲着他叫道。

“嗯,不过没有见到人影,估计小皮一叫他们就跑了”刘军浩拿着手提灯将院子的边边角角重新仔细搜索了一次,确定没有藏人后就和赵教授一起回到堂屋里。

不过他们并没有立刻睡下,而是关着灯坐在堂屋里傻等,一直等了快一个小时也没有动静,刘军浩实在熬不住困就起身说道:“看样子这贼是不会来了,咱们也早点睡吧,有小皮在,贼进不来的。”

“万一要是下药怎么办?”赵教授有些担心的说道。

“你觉得小皮会吃吗?”刘军浩一脸放心的样子。

“那倒也是”赵教授听他这么一说也安下心来,随着小皮的日渐长大,黄斑皮身上的优良血统也逐渐体现出来,变得非常警动。一般人喂得食物它根本不吃,即使再好的东西也不行。

到目前为止它只吃赵教授和刘军浩喂得食物,别看毛孩子来院子里也算够勤的了,可是那次他爸在田里捉了一只肥兔子炒了一大盆子肉,他特意给小皮留了几块骨头带来喂它,可是小皮照样不吃,还是刘军浩接过东西喂它它才吃。

其实有时候,动物比人聪明多了,更能够经得起诱惑。

两个人各自回屋睡觉,刘军浩刚朦胧的闭上眼睛,却听到小皮再次狂叫不已。

“妈个巴子,还有完没完了?”刘军浩非常恼火,抓起铁锨就冲了出去,又看到小皮对着院墙嚎叫。

赵教授刚才根本没有脱衣服,因此这次出来的特别迅速,刘军浩前脚到院子,他后脚就跟了上来。

“又让人跑了?”他在后边询问道。

“嗯,小皮在院子里出不去,不然肯定能追上贼。”刘军浩心有不甘的点点头。

再次确定了安全之后,他们重新回屋坐下,不过这次却都没有了睡意,干脆坐在屋子里等了起来。

当然为了不过早的惊动这贼,刘军浩还特意将小皮也领进了堂屋,让它老老实实的蹲坐在那里。

时间又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就在他们以为那贼今天晚上不会来的时候,小皮突然从刘军浩身边窜起来,直接从虚掩的门缝中跳出去。

那敏捷的速度将他们二人吓了一跳,刘军浩率先反应过来,挥着铁锹也冲到门外,手提灯跟着小皮的身影照上去。

没人?看着小皮朝前扑去,他有些困惑,手提灯又朝前面照了几分,却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在院墙处一闪而没,而小皮则开始对着院墙大叫。

到底是什么东西?刘军浩急急的冲到墙边,将手提灯四处照看着,他刚才分明看到一个小影子,可是一转眼工夫就不见了。

真是见鬼了,当他眼睛看到那个墙根那个二三十厘米高的水道眼的时候,突然明白过来,那东西就是从水道眼中逃走的,难怪小皮冲着这里叫。

***

大伙猜猜这贼是什么东西??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