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早知道我不问了,大家都知道了。

***

“到底是啥东西在闹腾?”赵教授上前询问道,他也看出来这“贼”应该不是人。

“我也不清楚,出来的太慢了,只看到一个影子从水道眼钻跑了,可能是黄鼠狼,是小皮惹上这玩意儿了吧,我明天就弄一个关笼,非把它逮住不可,也太猖狂了”刘军浩不确定的说道,他感觉到自己看到的黑影子比黄鼠狼要大一些。

农村黄鼠狼很多,什么田间沟壑,村边地头都有它们的身影,甚至有的还堂而皇之在村民的屋子里安下家。这玩意儿特别猖獗,在农村人的眼中有几分妖化了,越传越神,最后就变成了黄大仙。

黄鼠狼很记仇的,你不惹到它们还好说,但是一旦惹到了就是大麻烦。前年村里的刘广群的在自家院子里收拾柴草的时候发现柴草堆中有一个大黄鼠狼,于是他就拎起棍子追打。

那黄鼠狼也机灵,钻到了柴草深处逃走,结果第二天晚上他们家就不安生起来,母鸡咯咯直叫,院子里闹腾的不像个样子,刘广群出门一瞧,只见七八个黄鼠狼正在自己家的鸡窝中拖小鸡呢。

一晚上家里的鸡就被咬死了几只,这让刘广群心疼不已。第二天他咬着牙从村里借了几个关笼放在鸡窝旁,准备将那帮黄鼠狼一网打尽呢,可是这群家伙非常机灵,又将小鸡咬死了五六只,可是关笼一个也没有落下。

最后他还是听从了村里老人的话,在邻居家抱了十来个大白鹅放在院子里,才镇住那群猖狂的黄鼠狼。

别看大白鹅平时挺温顺的,但是也是出了名的惹不起,非常好斗。农村人都知道,它们是看家的好手,人们一般到陌生人家串门不是先问你们家有狗没有,而是问养鹅没有。

狗这东西虽然见了生人汪汪叫,可是一般却不会立刻冲上来咬,而且也听主人的话。可是大白鹅就不同,它看到生人就会不要命的伸着脖子啄,你只要动作稍慢身上就会被啄的一大片青紫。

鹅虽然到了晚上和鸡一样是睁眼瞎,但是很警动,稍有风吹草动就能感觉到。而且个头比较大,见了黄鼠狼也不怵,往往会先发制人,因此黄鼠狼很怕它们,有鹅儿的人家黄鼠狼连院子都不敢涉足的。

刘军浩他们折腾了一晚上,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两人都顶着熊猫眼,上午的时候他早早的在刘老三家借了一个关笼,然后又带上小皮去田边找老鼠洞。

老鼠也是相当狡猾的一种动物,尤其是田鼠,自然界的优胜劣汰法则让它们在长期的演化中变得特别能,即使人们在田间碰到了也很难捉住,因为追着追着它就钻到了洞里。

而老鼠洞更是一项大工程,比《地道战》中的地道要高明无数倍,有主洞、侧洞、假洞之分,洞洞相连,非常利于逃跑。

即使你明知道洞里有老鼠,很多时候也挖不到他们,因为那些侧洞都很隐蔽,它只要感觉到危险就会从侧洞中飞速逃走,因此有经验的人在开挖之前都会仔仔细细的将周围搜索一遍,把能堵得洞都堵上。

这里有秋天挖老鼠洞的传统,一到秋收结束,男女老少就个个拎着铁锨在田间地头转悠,找老鼠洞,此时地里的庄稼都已经收割完毕,因此在田里怎么挖都没事。

秋天挖到老鼠洞可以说是好处多多,这个时候基本上老鼠都储粮完毕,老鼠仓里堆得是满满的粮食,什么高粱、苞谷、黄豆、绿豆等等,只要田里有的,都能在它们的仓里找到。小一点的仓里大概能挖十几斤粮食,大一点的能够几十斤,甚至多的时候达到上百斤,能装满满的一长虫皮布袋。

只是老鼠仓很难找,有时候你将整个老鼠洞都挖遍了,却偏偏找不到老鼠仓,忙乎半天也是白费力气。

不过刘军浩今天却不是来挖老鼠洞的,他准备用水灌。现在田里都种着庄稼,老鼠洞是没有办法挖的,即使沟边的能挖刘军浩也不想下憨力气,因为这个时候老鼠仓里一般都没有粮食,不过是捉几只老鼠,犯不着费那么大的劲儿。

在路上的时候恰好碰到毛孩子几个人在水沟里捉鱼,他扯着嗓子一喊,这群熊孩子立刻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跟上队伍。

老鼠洞野外多得是,他们随便就在路边找到了一个,看了看周围的土粒非常潮湿,这是刚刚打好的洞,里边肯定藏着老鼠。

灌老鼠洞首先做的就是确定主洞,然后这群熊孩子又纷纷到四周查看,寻找隐蔽的侧洞将它们一一封死。他们都是灌老鼠洞的高手,因此眼睛非常毒,一个侧洞也没有放过。

将网兜裹在主洞上后,一伙人就拿着脸盆开始浇灌,一连浇了几盆子水,就将老鼠洞灌得满满的,只见一个灰黑色的小脑袋在洞里不住的伸头,应该是憋不住气了。

果然水刚一停,那老鼠飞速的从洞中跑出来,正好撞在网兜中,刘军浩戴着手套伸手一捏将它扔到篮子内。

这一个洞里就捉了两大一小三只老鼠,够晚上下关笼用了,于是收工回家,把老鼠扔到关笼里,等着晚上捉黄鼠狼。

关笼是农村专门制作的一种捕捉黄鼠狼的木质箱子,有一米多长,一砖头那么宽,木箱上边设有一个簧拱,其中一端做了个小小牢笼用来放老鼠,另一端则用麻线吊着一片磨过的青砖片当机关的闸门,整个设计相当巧妙,用来对付单个的黄鼠狼已经足够。

到了晚上他早早的就把关笼放在离水道眼不远处的墙根,单等着黄鼠狼来上钩。为了让它放心的进来,刘军浩还特意将小皮关在屋里。

可是到了大半夜的时候小皮再次汪汪的叫了起来,连带着鸡窝的母鸡也咯咯的叫着。刘军浩听声音不对,赶忙起身开门。早就等得不耐烦的小皮纵身出门。

这次刘军浩终于看清楚了,没有想到他的估计完全错误,来偷鸡的竟然是一只草狸子,火红色的皮毛在水道眼口一闪而没。

“捉住没,”这个时候赵教授在屋里问道。

“没,原来不是黄鼠狼,是个草狸子”刘军浩突然想起上次小皮捉的那只草狸子来,难不成是来报仇的?想到这里他心中已经确定了八九分。

草狸子这玩意儿比黄鼠狼更记仇,祸害也更大,黄鼠狼进鸡笼平常也就叼一只鸡就跑,但是草狸子却不同,它们进了鸡笼一般都将小鸡全部咬死,最后只叼走一只,更有甚者一只也不吃,咬死小鸡后空“手”而归。

它更难对付,速度特别快,小巧灵活,一般的家养狗根本逮不着它。更有甚者还会将家狗带到陷阱边上,引诱它们掉进陷阱。

刘军浩知道不捉住它今天晚上就别想是个安稳觉了,于是他就把院门打开,方便小皮出去追赶。

这狐狸再狡猾应该也斗不过黄斑皮,小皮可不是一般的家狗,速度丝毫不比草狸子差。

果然他们又在屋里等了快一个小时,小皮立刻惊动起来,悄无声息的出了堂屋。小皮并不是碰到猎物就会狂叫的,上几次只是因为困在院子里没有办法追赶才叫出声的。

今天晚上恰好有月亮,因此刘军浩将院子里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那狐狸也特别机灵,一闻到小皮的气味就飞速的跑到墙根,钻出水道眼,小皮则冲出院门在后边追赶。

“好家伙,这次看你怎么逃”刘军浩对小皮相当有信心。

可就在他正准备转身回屋的时候却看到又一个黑色的影子从水道眼中钻出来,蹑手蹑脚的跑向鸡笼。

调虎离山计?刘军浩一时愣住了。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