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饭后,刘军浩跑到后院,在树上摘了一个大花皮西瓜来,上次他们来的时候西瓜还不熟,这次来却已经过了吃西瓜的季节,村里种瓜的用户基本上都把田里的瓜秧拽了。

不过到了这里,却还能赶上吃秋瓜,而且口感还一如既往的好,瓜瓤酥脆可口。

刘军浩家的西瓜也算是一大奇景了,这个季节西瓜秧还翠绿翠绿的,上边还零零散散的开着很多小花,看着势头,大有继续结西瓜的样子。

这让不少人都啧啧称奇,就连赵教授也每天都对着它研究一番,似乎想找出西瓜反常的原因,刘军浩心里却明白,应该是自己那泉水在起作用,延长了这西瓜的结果期。

这个季节也只有刘军浩这里还有西瓜,他屋里已经放了五六个大花皮,这都是前些日子摘下的,这西瓜耐放,再放上一两个月一点问题都没有。

“爽,每次来你这里都好吃好喝的,弄得我都不想回去了,这次可要多住一段时间,等住够了在回去。”庞旭完全没有吃相,抱着块西瓜边啃边说。

“你愿意住多久就住多久,只是你小子也蹦跶不了几天了,恐怕快开学了吧?”刘军浩说着将手中的西瓜子甩到竹筛子里。

这段时间他已经晒了小半袋西瓜子,看样子应该能炒几次了。只是前些日子天气比较热,他一直懒得在灶间忙乎,现在恰好他们来了,炒点西瓜子招待倒是不错。

“没事,今年已经没有课了,到学校老师也是赶着我们到外边找工作实习,这样还不如在家里多呆几天呢。”庞旭满不在乎的说道。

“还是早些出去找找工作比较好,现在就业形势那么严重……”赵教授这个时候开口劝到,经过这两次接触,他已经看出庞旭这个小伙子和刘军浩一样,都是没心没肺的那种人,因此也是打心眼里喜欢,不想看这个小子走弯路。

“我也想早早的找个工作呀,可是像我们这种刚毕业的,一没经验二没关系,找个工作比登天还难,要不小耗子我也干脆跟你混得了,帮你养黄鳝,一个月你给我开两千块钱怎么样?”

“两千块钱,你小子心也太黑了吧,咋不去抢呢”刘军浩笑骂道,“我这黄鳝根本不用养,它们自己会找食儿……”

他们正吃着呢,村里一个半大的熊孩子却走了进来,看到院里有客人就怯生生的叫了一声:“小浩叔,我爸找你有事儿。”

这熊孩子叫刘玉林,别看名字挺秀气的,但是和毛孩子一样,也非常皮实,外号叫小娃子,那是因为他爸的外号叫大娃子。

“给块瓜,”刘军浩不容分说将他拉了过来,递给他一大块西瓜,然后问道:“你爸找我有啥事儿?”

“我们家小牛娃要扎牛鼻圈了,几个人摁不住它,我爸就让你去帮帮忙。”他一边抱着西瓜啃,一边开口说道。

“好,我这就过去”他站起身子对赵教授说道,“赵叔,你在家陪着庞旭他们说话,我去去就来。”

“扎牛鼻子是怎么扎的,我也跟过去看看,说不定能帮上忙呢”庞旭倒是来了兴致,这种事儿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呢,觉得特别新鲜。

“那好吧,”刘军浩看他跃跃欲试的样子,只得点头答应,于是张倩和徐晓丽也在后边跟了上去,最后赵教授一看屋里就剩他一个人,也把门一锁,五个人浩浩荡荡的朝村子走去。

小娃子家的这头半大的黄牛是春上生下来的,现在已经是半桩子了。这个时候的牛犊子最气人,一跑到田里就是个大祸害,连吃带踢踏,一趟过去就能糟蹋一大片庄稼。因此牛犊子长到这么大的时候,一般村里人都会自觉地给它戴上牛鼻圈,不让它继续撒欢。

刘军浩赶到的时候,小娃子家门口的毛枸树下已经占了三四个人,看样子都是叫来帮忙的,互相打过招呼之后,他们一众人就在那里等着。等人都到齐的时候,大娃子才将老牛带到院子里,牛犊子也跟着进了院子。

接着大娃子又将老牛牵了出去,这主要是怕老牛看到他们捉牛犊子的时候叫唤,黄牛其实也很护犊子的,看到自己的孩子受罪能够几天几夜不吃饭,一直哞哞叫。

几个人随手把门一关,就开始上前围追堵截牛犊子,那牛犊子也感觉到危险,不住的在院子里乱窜,可是庄稼人这事儿干的麻溜,一上来就分工明确,摁牛头的的,压身子的,拽腿的的,三下五除二就把牛犊子摁在树下,庞旭也被分了一个抓牛尾巴的光荣任务,当然赵教授属于观战的那种……

这牛犊子也拼命地挣扎,不停地哞哞直叫唤,四个蹄子在地上乱踢腾着。

但是上去五六个劳力,农村的汉子有的是力气,几个人死死地给把牛犊子给卡在那里,接着让村里的老牛头上马。

老牛头和牛打了一辈子的交道,从生产队的时候就管着村里的牲口,因此对穿牛鼻圈这种事儿非常熟悉。他先拿出一个削的尖锐的木签子,弄了一碗酒在木签子上洗了一遍,然后上前去掰住牛鼻子,猛然一扎,趁牛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将鼻子穿通了。

旁边早有人递上半截削好的细竹竿,老牛头麻利的把竹竿插到牛鼻孔里,两头再套上铁丝环,绑上缰绳,一切就搞定了。

扎了这个牛鼻圈就相当于在它的鼻子上带了一个紧箍咒,牛犊子再撒欢的时候,只要把绳子一拉,牛鼻圈就会扯得它的鼻子生疼,牛犊子就只能够老老实实的跟着主人走。

庞旭刚松开牛尾巴,那牛犊子突然“哗啦啦”的撒起尿来,他猝不及防之下溅了一裤腿子。

“我靠,我的点子怎么这么背,欺负老实人呀……”庞旭大叫一声,慌忙退了一大步。

看他狼狈的样子,众人顿时一阵哄笑。

忙乎完之后,刘军浩就谢绝了大娃子的挽留,领着他们三人到刘广聚家要钥匙,赵教授却没有跟上,他和村里那一帮人在树下闲聊着。村里的人都认识他,从最初的好奇到接纳,现在已经将他看成是半个刘家沟的人,因此说话之间也没有那么多拘束。

“我回去后一定要把这照片传到网上,还是第一次看到穿牛鼻子呢,就是有点小残忍。”徐晓丽看着手机中的照片说道。

“残忍啥,城里不也有人穿鼻环吗,在我看着那东西和牲口的鼻圈是一样的。”庞旭不以为然的说道。

“去你的,拐着弯骂人。”徐晓丽笑着打了他一下。

“实话实说嘛,要是也给他们的鼻环上绑个绳子牵着走,那才更新潮呢”庞旭仍然喋喋不休的叫道。

刘军浩倒是没有那么多想法,在他看来给牛穿鼻圈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在农村牛算是算是最重要的劳动力,耕地拉车等等都要用到,如果不穿鼻圈的话这牲口就使唤不动。徐晓丽这么说只是她不了解农村而已。

他们到刘广聚家的时候,人家正在屋里看电视呢,他家的那条黑狗倒是立刻窜了出来,可是看到小皮,立刻就蔫了。小皮虽然还没有长大,但是已经日渐露出王者风范,在村里这群狗中隐隐已经成了狗头老大。

“广聚叔……”刘军浩连叫了三声,刘广聚才从屋里走出来。

“小浩呀,你小子可是稀客呀,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来来来,快到屋里坐。”刘广聚说着又给他们散烟,可是刘军浩和庞旭都不抽烟,就开口推辞了。

刘广聚家的摆设在村里只能说一般化,堂屋里靠墙的一侧放着一个条几,上边挂着几幅画,屋里用青砖在地面上铺了一层。

刘军浩也不准备在这里多待,简单的把张倩要到刘家沟当老师的事儿说了一下,顺便问他要学校的钥匙。

刘广聚眼看着快开学了也没有教师来,还以为这次刘家沟小学真的要倒闭了,正在发愁呢,没有想到老师现在竟然来了。他听到这件事情自然高兴,非要张倩晚上在他家吃饭,最后还是刘军浩说他们几个都是自己的同学,就不用麻烦了,还是让他招待吧,这事儿才作罢,不过他们走的时候刘广聚还是再三强调他晚上也会过去陪客。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