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两个小时,学校里来了老师的事情就传遍了整个村子。下午的时候一大群熊孩子跟着大人都围在刘军浩的院子里来看新老师,不少人来的时候手里还拎着东西,什么鸡蛋、鸭蛋、晒干的蘑菇、风干的野鸡、新钓的大鱼等等,都是农村常见的东西,也不值几个钱。

刚开始张倩一个劲儿的推辞,还是刘军浩帮她收了下来说这些都是乡亲们的一片情意,不收反而显得有些见外。

最后张倩只得红着脸将那些东西都一一收下,心中也升起了几分感动,最初的那点委屈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单她,就连庞旭这个没心没肺的人也在旁边感叹农村就是好,在他们那里说什么也感受不到这种气氛。

刘广聚说是晚上来陪客,但是他早早的就过来了,而且人家也还带着一大块猪肉和几斤卤好的牛肉,顺便还在腰里揣了两瓶白酒。

一帮人忙乎了个把小时后,一桌子丰盛的饭菜就端了上来,大家一起坐在桌子旁开吃。

“嗯,这牛肉卤的好吃,地道,非常烂货。”庞旭也不等他们让,率先夹了一大筷子牛肉,放在嘴里一嚼,顿时感觉到肉香扑鼻,满口鲜汁。

“那当然,我特意从老郭那里买的,能不地道吗?”老郭家的牛肉也是镇上的一绝,人家的火候把握的非常精确,卤出的牛肉滑而不腻,鲜嫩无比,不管是凉拌还是熬汤都吃着倍香,镇上一般有红白喜事都要到他家买牛肉。

其实抛开私人感情来说,刘广聚还是个相当不错的人,只是比村里人多了一个“官”字,这才让别人另眼看待。

喝了一阵子后,刘广聚的话匣子也打开了,说起今年村里租地的事儿,这算是他的得意之作,说起来自然没完没了。

“小浩呀,叔要感谢你,你脑子就是活套,当初要不是你给我出这个主意,叔哪能上电视呢,那可是市电视台呀,咱们镇的齐镇长都没有上过。以前大王村的秃老八看我的时候眼睛一直乜斜着,前几天到乡里开会竟然主动给我递烟,还要我介绍经验呢。”他打着酒嗝不住的拍着刘军浩的肩膀说道。

说实话最开始的时候刘军浩也没有想到自己随便一个主意竟然给刘家沟带来这么大的收益,有时候城里人的心思还真的难说。

就像常来这里的王医生所说的:“城里一个家,城外一分田,在城里呆久了,就到乡间来活动活动散散心,呼吸一下乡间特有的清新空气,享受自由自在的农家生活,回城市的时候拎点正宗的土特产,这是一种说不出的享受……”

“今年咱们村里光租地就收了七八万块,这些日子我一直在琢磨这钱怎么用,小浩,你看每户分上几千块钱怎么样,剩下的咱们起台大戏,今年好好热闹热闹……”刘广聚趁着酒劲儿将自己的“远大理想”说了出来。在他的眼中刘家沟穷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富裕一次了,这次当然要大半特办,好让全镇的人都知道刘家沟变了。

“叔,一家分上几千块钱咱们也发不了财,还是将咱们村这条路修修吧,修好了之后到刘家沟来玩的人就更多了。”

“对,刘叔,你真应该把你们村的路好好修修,这段路虽然不长,但是开着车差点让人散架。”庞旭也将自己嘴中的菜快速咽下,然后接口说道。

“对呀,修路,我怎么没有想到呢,还是小浩脑子好使,我这脑子就是王八糊的,越老越不中用。”看样子刘广聚是彻底的喝醉了,竟然自己骂起自己来。

酒足饭饱之后,刘军浩原本看外边漆黑一片,刘广聚又喝的醉醺醺的就想送送他,却被刘广聚拒绝,自己一扭三晃的朝村里走去。刘军浩他们又坐着说了一会儿话,他才起身安排庞旭等人的住宿。

刘军浩忙乎了半天加上喝了那么多酒也有些困了,安排好他们三人后就早早的上chuang睡觉,可是还没有闭上眼睛呢,就听到大门被拍的啪啪作响,继而小皮又汪汪的冲到院里叫起来。

“小浩,小浩……”一个声音在外边大叫着。

“谁呀,是不是二婶子?”他赶忙打开点灯,穿上自己的衣服去开门。

“是我,你广聚叔还在你家吧,都快十二点了,他咋还不回来,想住你家呀?”开了大门,只见刘广聚的媳妇正站在门口呢。

“广聚叔早走了,都走个把小时了,他还没有回家?”刘军浩顿时酒意清醒了几分。

“没有呢,这个死鬼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你等着,我拿上手提灯跟你去找……”他想到刘广聚喝的醉醺醺的,虽说从村子到他家才二百多米,可是别出什么事儿才好。

刘军浩飞快的跑到屋里拿上手提灯,跟着二婶子一起往回找,很快就听到水沟边一个人在呼噜噜的作响。

他拿起手提灯一照,那不是刘广聚还是谁,只见他半躺在水沟边,一手还扶着树干,就这样睡着了。

水沟里散发着刺鼻的酒气,隐约可以看到不少小鱼在争食。

看样子刘广聚应该是出门后被风一吹,胃里难受,就想扶着树干吐一把,没有想到却直接在这里睡熟了,他吃了一晚上的东西反倒便宜了这群鱼。

“死鬼,给我起来,回家睡,就知道喝……”他媳妇一看刘广聚这个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自己在家里等了半天,他却在路边睡着了。

“嗯……嗯……到家了”刘广聚根本站不稳身子,无奈刘军浩只好背起他,把他送到家这才重新回来。

早上起来的时候刘军浩的脑袋仍然有些懵懵的,他用井水洗了一把脸之后才彻底的清醒过来,昨天晚上他们三个人都喝了不少,尤其是刘广聚酒兴来了拦都拦不住,想到昨天晚上他的搞笑事儿,刘军浩就忍不住的嗤嗤笑了。

赵教授刚打完拳,看他一个人在院子傻愣着笑,就随口问道:“大清早有啥高兴的,昨天晚上梦到娶媳妇了?”

刘军浩就把事情说了一遍,结果也将赵教授说乐了。

他们正说着呢,庞旭也起来了,打过招呼之后就在枣树下刷牙,正刷着呢,突然“吧嗒”一个青白色的大枣子砸在他的面前。

抬头一看,却见两个说不出名的小鸟正在树上啄食枣子呢。

他心中一动,就将那大枣子捡起来放到嘴里尝尝,脆甜脆甜的,好像摸了蜜一样。

庞旭立刻来了精神,找了一个大竹竿站在树下打枣子吃。

虽然现在枣子还没有到成熟的季节,但是这几颗枣树上的都已经发酥了,完全可以吃。

这枣子枣子捏起来硬硬的,吃到嘴里特别酥甜,而且没有酱包。庞旭一吃就吃上瘾了,早上起来睁开眼就拿着竹竿在枣树下边打,到了上午嘴也没有停着,结果到中午的时候看着一桌子丰盛的饭菜却吃不进去,捂着肚子“哎呀哎呀”的直叫唤,还要让刘军浩给他买健胃消食片。

刘军浩笑骂他活该,逮到好吃的东西就一个劲儿的猛吃,这下好了吃积食了。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