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他们吃过饭就坐在院子里闲聊,庞旭则来回的走动着,不住的做着扩胸运动消食。不大一会儿,就弄得脑门上全是汗,他一边走一边还口中不住的叫道:“我该死,真的,我单知道这枣子非常好吃,却不知道再好吃的东西吃多了也会积食……”

看他那比祥林嫂还怨念的形象,几个人被逗得直笑,徐晓丽还大叫活该,再这么胡吃海塞就不要他了。

“啾啾……”当庞旭渡到鸡笼附近的时候,忽然听到几声“小鸡”的叫声。

他一转身,只见几只小孩子拳头大小的黑色的“小鸡”在鸡笼中不住叫唤。

“小耗子,你家的母鸡孵出小鸡了,快来看……”他这一喊,立刻将几个人吸引过去了,一个个眼中都带着兴奋地色彩。尤其是张倩,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情景呢。

“啥眼神,这是水鸭子好不好”刘军浩知道这个吃货对鸟类的认知也就是鸡鸭鹅还有鸽子而已,其他的一概不知,就毫不留情的批驳他。

算算日子,这水鸭子也就在这两天该孵出来了。

“水鸭子,你说这玩意儿是水鸭子,”庞旭一听立马蹲下身子,近距离打量着这些小家伙。此刻他完全忽视了在旁边虎视眈眈的母鸡,只见那母鸡浑身的毛已经完全炸了起来。

“嗯,这些水鸭子蛋是前些日子在河滩上捡的。”刘军浩略微解释了一下它们的来历。

“不是自己的蛋母鸡也孵?水鸭子长出来明显和小鸡不一样,母鸡看到了还不把它们啄死?”

“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碰到像您这么聪明的母鸡!”刘军浩的一句话引得众人一阵大笑。

“我还以为要到后天呢,谁知道这么早就出壳了,看来野鸭子和家鸭的孵出时间还是有区别的。”赵教授也打量着这几只毛茸茸的小家伙,啧啧称奇的说道。

“你老不要武断好不好,现在天气热,孵化期缩短了,家鸭现在也最多二十五六天就孵出来了。”

“哇,这东西太可爱了,我要养一只……”徐晓丽蹲下身子,伸手就想去摸在鸡笼口啾啾叫的水鸭子。

“小心……”刘军浩的话还没有喊出来,她已经捂着自己的手,两个眼中泪汪汪的。

“我看看,我看看,没事吧?”庞旭也慌忙将她的手拉过来,只见白嫩的玉手上红肿了一大块,他忙吹着气说道,“没事,没事别怕,不疼!”那腔调好像哄小孩子一样。

“你说不疼就不疼,你也把手伸过去试试”徐晓丽咬着牙说道,她撒娇的样子更像个孩子。

惹得张倩在一旁“扑哧”一下子笑出声来,“你们两口子注意一点形象,这里还有旁人呢。”

听她这么一说,徐晓丽的脸更红了,慌忙挣脱自己的手。

“没事吧,”这个时候刘军浩才插上嘴,“这个时候的母鸡特别护崽,你捉它的孩子它当然会捉你了,你要真想要,等走的时候我偷偷捉两个给你喂,就是这东西太小,不大容易喂活。”

“不要了,这只鸡太可恶”徐晓丽捂着青疼的手臂郁闷的说道。

一中午的工夫,十几个蛋出的就剩最后一个了,看样子这水鸭子的孵化率还是蛮高的。

这群刚出壳的小家伙浑身都是黑色,毛绒绒的,不住的围着老母鸡啾啾的叫着,大概是饿了。

那只老母鸡这个时候也不再管最后一个蛋,它从窝里钻了出来,“咕咕”的领着小家伙们出了鸡笼,在院子里刨食。

赵教授早就在地上扔了一大块馒头,那母鸡梆梆几口将馒头啄的粉碎,好让这群小家伙吃。

“这一个怎么办?”张倩看着鸡窝里还剩下一个蛋,就开口问道。

“这个是二十一天不出鸡仔——坏蛋,可以烤着吃掉,对吧?”庞旭到底是个吃货,三句话就离不开吃。他说的就是路边的烧烤摊上卖的毛蛋,那玩意儿看起来脏兮兮的,反正刘军浩是没有吃过,总觉得那玩意儿不干净。

“扔了吧,现在不出来估计是没戏了”刘军浩接口说道。

“哦?”张倩伸手到鸡窝中将最后一个蛋拿了出来,继而惊讶的叫道:“这个不是坏蛋,它还在动呢……我能感觉到……”

“真的,我摸摸?”刘军浩伸手把它接过来,果然感觉到里边有小生命的存在,只听到里边传出来微弱的“哒哒哒”的声响,看样子是水鸭子在里边啄壳,“这个蛋比其他的要大一些,估计应该是壳太厚了,因此这水鸭子才啄不破壳。要把这个蛋弄开个小缝,不然过一会儿它就会缺氧在里边憋死。”

“我来弄,我来弄”张倩对这种事情也很好奇,伸手一把夺了过来,继而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刘军浩,她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没事,你看到那个裂纹了吗,轻轻的用指甲扣个小洞就可以了,要小心,别太用劲儿。”看这个城里女孩子一脸小心谨慎的模样,刘军浩只觉得好笑。

他从小生活在农村,因此对母鸡孵蛋已经见怪不怪了,可是张倩却不同,还是第一次接触到这种事情,因此心中充满了那种将小生命呵护的在自己手心渴望。

只见她小心翼翼的掰了一个小缝,那只水鸭子的小嫩嘴立刻显露出来,小家伙,呼吸到新鲜空气,立刻发出微弱的“啾啾”叫声。

庞旭刚开始也饶有兴致,但是看了半天也没有见水鸭子孵出来,顿时觉得有些无趣,站起身子说道:“看的眼发酸,还是直接将壳剥开算了,这样多简单”

“这东西只有靠自己破壳才能活下来。”赵教授在后边纠正道。

张倩却两耳不闻窗外事,蹲在那里全神贯注的看着手中的蛋,徐晓丽刚开始还陪着,过了一会儿也没有了耐心:“我还是不看了吧,蹲着太累。”

一连几分钟,那个小洞越来越大,不大一会儿从蛋壳中艰难地钻出了一个湿漉漉的小脑袋,张倩这才松了一口气,有些兴奋的呼道,“你们快来看,这个小家伙出来了!”

众人再次凑了过去,只见她的手掌中捧了一个孱弱的水鸭子,连毛都没有干呢,嫩黑色的小嘴不住的在她的手上啄着,显得特别有趣。

“给我摸摸,”徐晓丽也来了兴致,女孩子都喜欢小动物,她当然也不例外。

“那你小心点,别掉在地上了”张倩仍然有些不舍。

可那水鸭子好像特别不给徐晓丽面子,刚到她的手心中就拉了一滩屎,再次惹得众人哈哈大笑。徐晓丽恨得直咬牙,红着脸重新将小家伙递到张倩的手中。

小家伙的毛很快就干了,冲着张倩不住的叫唤着,明显是饿了。张倩又忙弄了一小块馒头,在手中揉碎,洒在手心中让它啄。

看她乐此不彼的逗着手中的水鸭子,刘军浩赶忙劝阻道:“别玩得时间太长了,这东西才出壳,抵抗力特别弱,沾了手气时间太长的话会受不住的,还是送到母鸡那里吧。”

张倩听了才蹲下身子将水鸭子放在地上,推了推它说道:“去吧,回你母亲那里吧”

可是让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她刚后退了一步,小鸭子却“啾啾”的叫着跟了上去,一连退几步都是如此。

虽然那只母鸡就在一米之外,可是这个小家伙还是跟着张倩不放,她走到哪里,小家伙就跟到哪里。

“这就是印随,”赵教授开口解释道,“新生动物学习的一种重要形式,这只水鸭子睁开眼看到的就是你,因此就把你当成自己的‘妈妈’了,这是好事呀,呵呵”

张倩听了自然欢喜不已,不断将自己手中的馒头渣扔在小鸭子面前让它吃,那小家伙大概吃饱了,根本不看地上的食物,反而亲热的啄着张倩的手指。

这让在一旁观看的徐晓丽特别眼红,拽着庞旭要他也给自己找一个水鸭子蛋来。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