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旭为了转移徐晓丽的注意力,就撺掇着刘军浩领他们到河滩上捡水鸭子蛋。张倩也想跟上,可是看到地上的小家伙又有些发愁,她既害怕小鸭子沾上手气不精神,又想领着它一起出去转转,因此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好办,我给你做个鸟笼,就让它呆在里边吧……”刘军浩说着从屋里拿出一个酒盒子做起简易的鸟笼来。

说是鸟笼其实就是将酒盒子拆掉一半,在顶部钻上一层小窟窿,然后插上竹篾子,侧面再用刀划出一个门,最后再在底部铺些棉花做个鸟窝,就一切都OK了。

这鸟笼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样,但是拿到手里轻便,非常容易带,张倩高高兴兴的捧着鸟笼跟着他们一起走,她是非常喜欢这个小鸭子的,还特意给它取了名字叫秋秋,一路上“秋秋”“秋秋”的叫个不停。

女孩子的心思转变得快,当徐晓丽看到无边无际的芦苇荡的时候顿时来了兴致,大叫着在河滩中跑来跑去。这个时候芦苇仍然一片碧青,头上结的穗子压的枝干不住的随风摇摆。

以前这片芦苇荡对刘家沟人起的作用非常大,基本上农村的家具都靠它,什么编织笸箩、炕席、圈粮囤的折子,装东西的大筐等等。

可是芦苇编织的东西并不耐用,尤其是芦席,以前家家床上都铺着一张芦席。可是这东西却经不起孩子们的折腾,只要大人不注意他们就偷偷的伸手折席上的芦苇,然后顺着纹路拆,不到半天的功夫,就能把芦苇席上拆出一个屁股大的窟窿。家长看到了自然逮住一顿狠揍,可是那些熊孩子个顶个的淘气,屡教不改,因此在这里用芦席特别费。

当大青山的日子逐渐变好后,人们纷纷都换上耐用的竹席,这芦苇荡也就彻底的失去了作用,别处的芦苇荡到秋天还能被砍去当柴火烧,但是在刘家沟却没有人动过这个心思。主要是这里能烧的柴火太多了,地里的庄稼杆子都烧不完,谁有心思到河滩上割芦苇呢。

一到河滩上,张倩就将小家伙从鸟笼中放出来,给它捉蚂蚱吃,她在前边走,秋秋则在后边尖叫着跟随,一人一鸭看起来倒别有一番情趣。

可是当经过一小片水洼的时候,秋秋却径直的跳进水中,捉起里边的肉麦丝来。

“不会吧,这么小就会游泳……”当看到这个小家伙在水中不住的游来游去捉鱼的时候,他们都惊奇的叫了起来,就连刘军浩也是如此,别看他见过的水鸭子不少,但是刚出壳的小家伙就会凫水还是第一次见到呢,其实说白了这也不过是动物的本能而已。

看到这一幕,徐晓丽的心劲儿又被勾了出来,说什么也要庞旭给她弄个水鸭子蛋。

庞旭只得无奈的看这刘军浩,希望他帮忙,刘军浩只得领着他们去前一次发现水鸭子窝的地方。

他也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捡到水鸭子蛋,上次发现这个窝的时候毛孩子也跟着,以小孩子的心思恐怕是三天两头往这里转悠,估计早就将鸭蛋捡光了。

正走了呢,突然他们的侧面一个肥硕的兔子跳了起来,笨拙的在草丛中跳跃着前进。

“兔子!”庞旭立刻来了精神,发疯的朝前追赶,上次在刘军浩家吃的兔子肉他至今还念念不忘,现在看到野兔,脑海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下又有兔子肉可以吃了。

小皮原本在他们后边无精打采的跟着,看到有猎物,立马也来了精神,飞速窜过众人,眨眼之间,已经追上了跑出三丈多远的兔子。

“小皮,回来!!”刘军浩突然一声大叫,小皮虽然有些困惑,但是忠实的执行了他的命令,摁住的爪子立刻松开,那只野兔也趁机逃之夭夭,几个跳跃已经钻进草丛中不见身影。

“耗子,你干啥,这么大的兔子怎么放了?”庞旭看煮熟的兔子就这么飞走了,自然有些气恼。

“你看这兔子窝……”刘军浩也不解释,而是随手指了指他们身边的兔子窝。

“这有啥好看的?”庞旭不解的问道。

“这兔子窝里掉了这么多毛……还有你看这里,”刘军浩伸手一把将旁边的蒿草掀开,露出一个碗口大的黑洞,“这是兔子新挖的洞,那只母兔子怀孕了,就要下小兔子了,我们这里的规矩,看到要下崽儿的兔子是不能捉的,给它们留一条活路。”

“哦,这也算是可持续发展,那句话怎么说来者‘杀鸡取卵,非不得卵,明年无卵;竭泽而渔,非不得鱼,明年无鱼。’”听他这么一解释,庞旭心气也平静下来,摇头晃脑的拽起酸词来。

时间有点久了,再加上秋夏的草丛基本上一天一个样,他竟然一时找不到那个野鸭子窝。正当他回头要跟庞旭解释呢,却看到小皮突然身子弓了起来,口中发出低沉的呜呜声,接着像一道利箭一样冲出去。

“好家伙,草狸子!”刘军浩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能够碰到草狸子,看小皮的样子显然那只草狸子就是前些日子半夜骚扰他家的。

“那是啥东西?”庞旭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见到草狸子,一时半会儿和图片对不上号。

“你猜”刘军浩卖了一个关子,他想看看这货到底知道不知道。

“书上见过,是不是水貂?”看到他摇头,庞旭就有些不耐烦的问道,“到底是啥?”

看来一切果然如自己所料,这吃货也就这点水平,刘军浩转头看着两个女孩子问道,“你们猜是什么东西?”

“是不是狐狸?”张倩心思灵活些,倒是一语中的。

“对头,”刘军浩赞赏的点点头。

“狐狸也在河边生活,不是在山上吗?”徐晓丽问了一个傻傻的问题。

刘军浩有些无语,看来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呀,他们两口子对动物的认知都相当白痴,“谁告诉你狐狸都是在山上?”

“电视上都这么演的”徐晓丽理直气壮的回答。

这让刘军浩一时气结,最后还是耐心的回答道:“狐狸到处都有的,森林、草原、河边、山上它们都能生活。”

“这下好了,咱们晚上有狐狸肉吃了,”庞旭露出一脸吃相。

真是个吃货,刘军浩差点无语了,“你没有听过骚狐狸吗?狐狸肉带着一股骚味,根本不好吃。”狐狸肉吃起来骚他也是听老一辈人说的,不过想也能想得到,这东西活着也能闻到一股骚味,更何况死了。

“哦,那狐狸皮做围脖也不错。等下狐狸皮给我,我弄个围脖冬天带。”庞旭又接口说道。

“你不要妄想了,估计小皮是追不上草狸子的,那玩意儿太机灵,专门往草丛深处钻,小皮身架子大,在草丛中展不开速度。”刘军浩有些遗憾的解释道。

说起这草狸子他就气得直咬牙,那天晚上小皮追出去后过了半个多小时就回来了,不过身上却划了几道血印子。

刘军浩最初大吃一惊,不知道这草狸子设置了什么陷阱让小皮掉了进去。第二天一大早他就让小皮在前面带路,跟着看草狸子晚上的逃跑路线,到最后他才弄明白原来这草狸子竟然将小皮领到刺啦窝中。

刺啦窝是大青山生长的一种带刺的植物,一长就是一大片,这东西的叶子很小,植株上全是小硬刺,根本没有动物愿意碰。农村人一般用它来为围菜园子,防止畜生钻进去偷吃菜。

草狸子身子小,自然能够从刺啦窝中钻进去,可是小皮骨架大,结果就被刺了几道血印子,这也是小皮再看到草狸子发狂的原因。

“这东西也太能了吧?”张倩听了也忍不住赞叹了一句。

“要不怎么叫狡猾的狐狸!”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