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正在厨房中喝着呢,却听到院子里传来声音,“这一家人在躲在屋里吃什么好东西呢,这么香,我在大门外都闻得清清楚楚?”

来人是刘广聚,他找刘军浩还是为了修路的事儿。上次喝酒的时候提到修路,可惜当时只提了一个引子,却没有细说。

前几天镇上的公路终于修通了,那天县里还来了不少大人物主持通路典礼,刘广聚也到镇上参加了欢迎仪式。

结束的时候县领导在会议室发表了讲话,说了一大通这条公路县里如何如何重视,最后又问起青山镇租地给城里人种的事儿。

齐镇长立刻让刘广聚起来作介绍,他当时激动地说话都不利索了,有几次差点都咬到自己的舌头,不过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他办理的,因此介绍下来倒也没有出什么差错。

送县领导走的时候,人家还特意握了握刘广聚的手,勉励他继续努力,争取让刘家沟成为全县脱贫致富的新典型。

全镇那么多村支书,就他一个有这样的殊荣,这怎么能让他不激动,回来之后觉得自己这只被县领导握过的手都比以前更加有力了。

回到村里刘广聚自然心急火燎的操办起修路的事儿,他还特意找人打听了一下具体的费用,往镇上上报时,齐镇长也比较支持,当场拍板让镇里出两万块钱。

“广聚叔来了,快进来,刚熬得兔肉汤,来喝一碗,张老师也在呢。”刘军浩听到声音急忙从厨房中走出来。

“嗯,真香,”刘广聚吸了吸鼻子走进去,冲着张倩打招呼“张老师也在呀,村里那帮小子最近没有在课堂上闹什么乱子吧?”

“没有,他们都很好”村里的孩子别看在家个顶个的皮实,可是见到老师都老老实实的。

刘军浩给他弄了一大碗兔肉汤,然后又拿了一大块馍就着吃。

刘广聚也没有推辞,端起来呼呼啦啦的喝着,一边喝口中还一边赞,当然他并没有忘记自己的来意,将修路的事儿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他准备等秋收结束就找县里的施工队开始动工,争取十一的时候能修好。

刘家沟这段山路虽然坑坑洼洼的,但是却没有什么悬崖陡坡,因此修起来应该相当快的。

刘广聚主要的是担心村里人对这事儿不太支持,因为那些租地的钱当初说好了秋里每家都分一些呢,这个时候突然变卦,说不定会引起人们的反对。

刘军浩却连说不会,因为修路的好处相信大家都能够看到,通往镇里的那段山路晴天还好说,一到下雨根本走不成,走一步两腿泥,没有人不抱怨的,等路修好以后,出行就方便多了。再说这次修路又不让村民们自己掏钱,他们没有理由不支持。

***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刘军浩骑着自行车将张倩送到了镇上,现在镇里刚刚通了到县城的汽车,因此坐车也算方便。

他们去的早,车上还有位子,将东西放好后,张倩就顺顺利利的坐在那里。

又等了半个多小时车子才开始启动,看着渐渐远去的大青山,她突然有一种想念的感觉,虽然在这里只住了一个月,可是她已经喜欢上这片土地了。

张倩走之前已经给家里打了电话,因此刚到小区就看到母亲和嫂子都站在那里等着呢,见到她立刻将手中的包接了过去。

“死丫头,叫你不听我的话,非要到山沟里吃苦,看看才个把月时间,就晒黑变瘦了不……”当妈的自然心疼女儿,张倩刚进屋不到两分钟张母就开始唠叨,可是她刚说了一半的话突然又停住了,因为张倩的样子哪里像是受苦的样子。既没有变黑也没有变瘦,反而胖了不少,白白净净的,就连以前脸上经常出的痘痘也没有见一个。这不像是去吃苦,反倒像是疗养了一个月。

“妈,你就别说张倩了,你看她的脸蛋比以前水灵多了,哪像遭罪的样子。”这个时候张倩的嫂子王芸也上来劝说,说实话她第一眼看到张倩也有些不相信,个把月没有见,自己的小姑子好像比以前水灵了许多,肌肤光滑细腻,也不知道用的什么牌子的化妆品,等下打听打听自己也买一盒试试。

“是呀,这个丫头……”张母一时也忘了发脾气,赶忙询问道,“姑娘,你最近用的啥化妆品?”

“我没有用呀,在那个村里买不到化妆品,我又嫌镇上远。”张倩听到母亲不住的询问自己,赶忙跑到屋里对着镜子照了一遍,这才发现好像肌肤真的好了许多。

她这些日子忙乎着教学生因此也没有怎么注意自己的变化,还是经家人的提醒才发觉了异常,再摸摸自己光洁的脸蛋,她才想起有一段时间没有出小痘痘了。

难不成刘家沟的环境真的养人?她的脑海中冒出一个念头。

她这边正端详着,那边却闹开了花,五岁的小侄子特别皮实,已经将张倩的箱子打开,在里边翻腾着,小孩子找吃的绝对是一把好手,不费吹灰之力就翻腾出了枣子和西瓜子。

王芸还刚要将儿子拉过来呢,却突然闻到了一股清香钻入鼻孔,就微微一愣,而那边小家伙已经抓了几个瓜子塞到嘴里了。

“怎么这么没礼貌,乱翻姑姑的东西?”王芸急忙呵斥道。

里屋的张倩也听到了声音,走出来说道:“没事,我带回来就是让咱们家吃的,你们都尝尝,这东西绝对好吃,就是花钱也买不到。”说着上前去给二人一人抓了一大把,刚开始张母还不住的推辞,但是经不住女儿的劝慰就吃了一个,立刻也上了瘾,于是乎一家老小就坐在客厅里吃起西瓜子来,张母也忘了训斥自己的女儿。

这让张倩暗自得意,还是刘军浩说得很对,母亲吃了以后果然不再唠叨。

接着张母又询问起她在刘家沟的生活来,这一问张倩彻底的打开了话匣子,什么村里人对她都很好,狐狸给自己送野兔吃,养了一个水鸭子宠物取名叫秋秋……她越说越高兴,就连父亲什么时候回来的都没有注意到。

的确这一个月的生活和以前那种规规矩矩的经历完全不同,在她身边发生了太多有意思的事儿。这些日子每每接到自己那些死党的电话她都要诉说一遍,羡慕的她们一个劲儿的在电话那端流口水,嚷着过些日子要去刘家沟游玩一趟。

这次见到家人她的倾诉***更盛,她却没有料到说着说着,一家人都被她描述的景致吸引了,甚至在心里产生了几分向往。

到了最后张母已经完全同意女儿在那里支教了,她看得出来女儿这段时间过得很开心,做父母的其实要求不高,只要自己的孩子能够开开心心就好,在哪里工作并不重要。只是女儿三句不离刘军浩这个名字让她产生了几分警惕:这丫头不会喜欢上这个人了吧?

张倩却没有注意到自己母亲的脸色变化,接着又从兜里掏出大枣让他们吃,一家人吃过之后再次交口称赞,尤其是自己的小侄子更是抓起枣子就一阵胡吃海塞,如果不是她说这东西吃多了肚子会发胀,恐怕这小家伙一个人就把半兜子大枣吃个精光。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