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碎石路,说简单一点就是用碎石铺成的路。这种路刚整理出来的毛坯异常粗糙,虽然能够行车,但是对车胎的损害却特别大,不过经过压路机碾压后,路基就变得相当平整,完全可以行车。

碎石路造价低廉很适合交通量较小、无重载交通的农村修,再加上大河里就产黄江石,施工队可以就地取材,因此修起来倒也迅速,刘家沟要修的路也不过才十几里,到十一的时候路面已经只剩个尾巴了。

这倒不影响刘家沟起大戏,戏台子早早的就搭在了村头的道土坡上,那个地方宽敞,坡下是几个连着的麦场,正好方便人们看戏。为了腾出看戏的地方,刘广聚还特意指挥村里人将麦场里的作物全部转移干净。

三十那一天,在山外请的戏班子也入住了到刘家沟了。

这戏班子叫的名字就叫大马戏班,猛然一听就好像是耍杂技的,后来才知道原来这个班主的名字叫赵大马,他妈生他的头一天晚上梦到了一匹大马。

他们卸东西的时候刘军浩和村里的年轻人也过去帮忙,可是却没有插上手,因为东西就那么几个箱子,那些刀枪剑戟的东西一看就是样子货。他刚想抽出一把宝剑看看却被一个小领导模样的人呵斥住,至于那些蟒袍玉带、凤冠霞帔就更摸不得了。

十一那天大清早的就看到不少外村的人成群结伴的朝刘家沟赶来,或骑着自行车或徒步。一时之间,刘家沟就好像成了集市一般。而且这些人个个看上去经验十足,手中都搬着把椅子,应该是想早早的占个好位置,不少人还拿着吃的,在路上边走边啃。

这个时候地里的庄稼刚收完,冬小麦还没有来得及种,因此对农村人来说是个相对闲暇的时间,很多人赶一二十里就为了看大戏。

等刘军浩和张倩两人赶到那里的时候有些惊呆了,放眼望去,戏台下黑压压的全是人头,看样子不下三千人,戏台的后边扎着一排排的自行车,足足有好几百辆。更远一些还有二十几辆私家车,连城里人也来了?刘军浩禁不住发出一声感叹,他们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

“你想什么呢,现在城里人谁还看戏,这些估计都是准备十一长假到这里来游玩的,恰好碰上起戏了就过来看个热闹。”

刘军浩一拍脑袋,可不是,今天不是十一吗,城里人都放假了,来刘家沟游玩纯属正常。

他们走到离戏台五十米的地方就再也挤不进去了,因为人太多了。不少熊孩子还爬到旁边的大树上蹲坐着,有一个碗口那么粗的洋槐树竟然坐了五六个孩子。

张倩一看顿时紧张起来,站在树下大声的呵斥,将他们一个个都叫下来,这些孩子有很大一部分是她的学生,听到老师的命令自然发憷,乖乖的下来。只是张倩刚一转身,他们又像猴子一样爬了上去,一个比一个快。

现在戏还没有到开演的时候,因此台下乱糟糟的,到处都是人们的议论声,还有小商小贩拿着小喇叭的喊叫声。刘军浩都有些佩服这些商贩敬业,做生意都做到这里了。

随着一阵锣鼓家伙响动,等了半天总算开戏了,那些半大的熊孩子就一个劲儿的往戏台子上扔鞭炮,有些劲儿小扔到看戏的人中间,立刻惹来一阵臭骂。

往戏台子上扔鞭炮是这里的老传统,乡下人实在,戏唱的好就是好,孬就是孬。好的话就会在歇场的时候往台子上扔鞭炮,扔得越多说明戏唱得越好。不过这群半大的小子纯粹是瞎胡闹,这戏还没有开场呢,就一个劲儿的往上扔,直到有几个大人过去训斥了他们一顿之后,熊孩子们才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

看戏这东西就是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刘军浩属于后一种人。他就是来陪张倩看热闹的,因此刚看了一会儿就心不在焉起来,开始单纯的欣赏在戏台上进进出出的红男绿女,以及他们画的五彩油光的脸谱。

“刘军浩,这是啥戏呀,我咋听不懂?”张倩这个时候突然问道,她对戏剧的了解仅仅停留在书本上的一点介绍。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京剧吧,我看书上说好像就京剧画脸谱。”刘军浩也尴尬的解释道。虽然从小就生活在大青山,但是那些半文半土、半吼半唱的依依呀呀戏词他一句没听懂。

“你小青年不懂就不要胡说八道,这明明是咱们这片的土戏乱弹,哪里是京剧,京剧唱腔主要是西皮、二簧,咱们的乱弹……”后边坐了一个懂戏的老汉听到他在那里胡说八道,立刻开口训斥道,看戏的老人最烦的就是有人不懂却胡说八道。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还不允许发表一下意见,刘军浩看这老戏迷有继续教训下去的意图,赶忙问道:“你老说的乱弹是什么戏种?”

“乱弹就是乱弹,里边夹杂有其他的戏种……”

刘军浩听这个老戏迷解释了半天,才弄明白,感情乱弹就是将其他的戏种整成一锅大杂烩搬上戏台,依依呀呀的乱唱一气呀,难怪只能成一个草戏班子(我不知道对乱弹的解释对不,我以前听老人们说过,在我的理解乱弹就是这样的,本人对戏剧了解很少,错了希望大家不要怪罪,我看戏一直都是看热闹的那种)。

他看了一会儿实在觉得没啥意思,就那么几个人在戏台上唱来唱去,唱的自己还听不懂。可是后边的老戏迷隔上几分钟就会大叫一声好,然后一个劲儿的拍巴掌。每次老头突然地一声大喝都把他吓得一跳,再这么下去非把他整成脑神经衰弱不可。

“我先出去一会儿,你先看着”刘军浩最后实在看不下去,就搬起椅子说道。

“我也跟你出去”张倩也搬起椅子。

“小伙子,这戏正热闹呢,你咋走了。”老戏迷看他们要走,有些奇怪的问道。

“你老慢慢看,我们还有事儿……”

他们就坐在靠边的位置,因此进出倒也方便,没有惊动多少人,出了人群两人相望了一眼都笑了起来,国粹这东西并不是是个人都能欣赏得动的。

看到旁边的空闲处有一个商贩在卖肉夹馍,不少小孩子都围在那里买,刘军浩也来了兴趣,问张倩要不要,然后不等她回答就买了两个拿回来,两人用纸包着站在场外吃。

这肉夹馍做的地道,虽然里边的肉是肥猪肉,但是卤得酥烂,再加上里边掺杂的剁碎的香菜祛除了肥肉的腥膻味,吃起来滑而不腻,不用牙齿咬肉就烂在嘴里,吃完之后嘴上还留着肉香。

他吃完之后正四处瞧看着呢,却又看到刘广聚面带微笑,手中拿着一个小纸片站在摄像机镜头下念台词呢。

“他这是又要上电视了,是县电视台的?”刘军浩禁不住有些啧啧称奇,想不到这场大戏将县电视台的人也吸引过来了。

要说刘家沟这次的戏起的时间好,恰好是国庆期间,而县里这个时候刚刚开辟了一个庆国庆农村精神文明建设大看台,这下刘家沟就成了典型。起大戏意义也变了,到电视台记者的嘴里就成了“我农村干群起大戏庆国庆贺盛事”。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