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了半天,下午的时候刘军浩说啥也不再去凑热闹,躲在自家的院子里拿了本闲书随意翻看着。

反倒是赵教授看的津津有味,回来吃饭的时候还一个劲的谈论,吃罢饭他将碗一丢就搬着椅子早早的去抢位置。

中午大部分看戏的人都没有回家,而是在刘家沟随便买点东西垫吧垫吧等着下午的好戏开场。

刘家沟的不少村民这次倒是从中看出了商机,早早的就回家做起午饭,然后搬几张桌子到看戏的地方卖饭,什么蒸面条、热包子、蛋炒饭等等应有尽有,而且生意个顶个的火爆。

这几千人在一起吃饭大场面让很多看戏的老年人都想起了当年大炼钢铁的情景,那个时候的吃饭场面也是这么火爆,于是吃过饭,三五个一群就开始讲起了古记。

当然村头的几个农家乐里也围得满满的,很是红火了一把。刘军浩忍不住的猜想,这莫不是就是传说中的旅游经济模式?

不过这些和他都没有关系,他现在闲着无事,坐在院子里琢磨起自己石锁中的那口泉水来。虽然泉眼还是碗口那么大,可是经不起它没日没夜的冒,这些日子不知不觉中水池已经变大了不少,已经形成了一个小池塘。黑压压的黄鳝在里边不住的游动着,中间夹杂着几只老鳖横冲直撞,不时捕捉着小黄鳝苗。

当然沙滩上还有不少螃蟹在那里爬来爬去,最后钻进沙塔中。这些螃蟹还是刘军浩最初从水沟里捉来的,看情形它们已经完全适应了环境,在沙滩上安下家,那些沙塔下就是它们挖的洞。

看着一只只青灰色的河蟹,他才想起貌似快到菊黄蟹肥的季节了,再过些日子捉几只螃蟹清蒸绝对好吃。

他总觉得这石锁中有些单调,水中除了黄鳝泥鳅和鲫鱼外就看不到别的什么鱼类,植物也只有鸡头苞和莲花。

说来也怪,外边的莲花这个时候基本上都变成残荷败叶了,自己这泉水中的却仍然碧青如初,到现在还没有枯败得迹象。

他琢磨着是不是再往里边弄点东西,至于弄点啥好呢,倒是一时半会儿拿不定主意,养些鱼苗吧,不够黄鳝老鳖祸害的。

看到泉边这片沙土地,他才动了几分心思,在那里种些花花草草点缀一下是个不错的选择,这样一来石锁中也显得更有生机。

不过这个计划恐怕要到明年春上实施了,秋天也没啥可以栽种的植物,除了冬小麦和大萝卜之外他实在想不出别的,想到要在沙土地上种这些东西他就有些汗津。

就在他在院子琢磨种什么东西好的时候,张倩却焦急的在村口张望着。

前两天几个同学已经在电话里商量好了,说十一到这里游玩,看看张倩口中说的世外桃花源是不是真的。

刚才通电话的时候她们说已经到镇上了,现在正往这里赶呢。

等了估计有十几分钟,就看到一辆蓝色的出租车在碎石路上缓缓地驶来,她估计着这辆车上坐的应该就是自己的同学了。

已经有几个月没有见到老同学了,张倩的心情自然是激动地,甚至准备好了见到她们互相拥抱着闹一阵子。

可是预想中的场面并没有出现,几个死党下车后看到张倩都愣在那里上下打量着,仿佛不认识她似的,眼神中还流露着难以置信的目光。

“怎么,我身上哪里脏了?”张倩被她们看的毛毛的,忙检查了一遍自己的穿着,没什么不妥呀?

“老四,快从实招来,你这小妮子最近是不是一直被爱情滋润着,所以皮肤变得这么好了?”苏娜娜上前去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开始了自己的八卦式询问。

这个女孩子是她们宿舍的老大,性子最是活泼,很有八卦的天赋,在宿舍的时候经常传播一些学校的秘闻。

“就是,就是,从实招来,”另外两个死党王珊和李培也上前轮番轰炸,当年她们在宿舍嘻嘻哈哈瞎讨论的时候一个主要论调就是“女人一旦有了爱情,皮肤就会变好”。

“你们胡说啥呢,哪有呀,就是这里的空气好罢了,没听过山清水秀出丽人吗……”对于自己最近皮肤越来越好的事儿,张倩还是相当自豪的,当然她将原因归结在刘家沟的环境上。

几个女孩子却打死也不相信,不过追问了半天也没有从张倩口中得到更多的信息。她们就放弃了追问。

当转移视线时一个个都被眼前的景致陶醉了:远处的山梁上红黄绿相间的色彩仿佛一幅刚刚涂抹好的油彩画,红的是枫树,黄的是杨树白桦等落叶树木,而墨绿色的则是山上的青松。

近处无数鸟儿在树枝上唧唧喳喳的乱叫着,唱出一首首欢快的曲子。

路边浅浅的溪水中一大群不知名的小鱼游来游去,在水中荡起阵阵波纹;这个时候突然从水面上掠过一只翠鸟,叼着鱼儿冲向天空;接着一大群鸭子嘎嘎叫着游过来,在水中不住的伸头啄着螺壳……

三个女孩子的眼睛都觉得不够用了,她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鲜活的场景。苏娜娜和王珊是地地道道的城里人,而李培也是从小在县城中长大的,见惯了那些高楼大厦之后,自然对这种青山绕绿水,小桥流水人家的乡村景致感叹不停。

这让张倩觉得好笑,她却忘了自己当初来的时候和几人一样。

到了看戏的地方,几个女孩子都兴致勃勃的到处凑热闹,拿着数码相机就是一阵猛拍。当然她们对场地外那些小吃摊更感兴趣,不大一会儿,什么肉夹馍、芝麻锅盔、烤羊肉串、炸馓子等等都尝了一个遍。

尤其是苏娜娜,一边口中叫着“不能再吃了,再吃又该减肥了”,一边却将锅盔往自己的口中塞。这锅盔烙的特别劲道,上边撒了一层薄薄的芝麻盐吃起来特别清香。

等到大戏散场的时候三个人也吃得差不多了,一个劲儿的叫嚷着晚上不吃饭。

领着她们进老六婶子家的时候,众女又开始羡慕起张倩的那只听话的水鸭子来。能在这群小姐妹面前显摆显摆,顺便让她们小小的嫉妒一把也是一件高兴的事儿。

安顿好了之后,张倩想到刘军浩那里弄些枣子给回来给她们晚上当宵夜吃,结果三个女孩子也要跟上看看,因为她们都在电话中听张倩提起过刘军浩这个名字,说他家养了很多小动物,卖黄鳝一个月随随便便都比她们的工资高。

应该说三个女孩子对刘军浩的第一眼感觉都不错,浓眉大眼的,看上去挺有“内涵”,和她们想象中的那种暴发户大不相同。

尤其是苏娜娜,这个时候心中的八卦念头暴胀,已经认定这个小妮子和他之间存在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等下回去后要好好地逼问一番。

刘军浩对她们的到来自然表示欢迎,到树上打了半筛子大枣让她们品尝。众女虽然已经吃饱了,但是看到红彤彤的大枣又忍不住来了兴致。

她们对刘军浩院子里的小动物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住的拿着相机咔嚓咔嚓的猛拍着,吓得那几只野兔子躲进笼子不敢出来,两只斑鸠则飞到高高的树顶咕咕叫着。

当张倩描述了一下院子里夏天的景致后,几个女孩子又开始规划起明年夏天到这里玩的情景:什么在水池边这几颗大杨树下放一个吊床,晌午躺在那里乘凉绝对是一种享受。最好在这几个杨树枝杈上建一个浪漫的小木屋,晚上坐在小木屋中看星星……

刘军浩跟在她们后边听的暴汗,感情这几个女孩子把这里当成自己家来设计了。你以为自己是原始人呀,把房子建在树上,还浪漫呢,如果被村里人看到了绝对会说他脑子有病。

和几人接触了大半天,他发现还是张倩的思维正常一些,没有那么多稀奇孤怪的想法。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