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刘军浩家出来,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李培又要张倩陪着她们到河堤看看,于是几个人一起上了河堤,坐在堤边说笑着,谈论起分别的这段时光。

社会和学校毕竟有很大的不同,她们口中更多的是对工作的不如意,反倒是张倩这个当初看似被发配的人物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话题渐渐的转到了张倩的身上,苏娜娜就趁机问起了刘军浩的事儿,让她老实交代两人是什么关系。另外两个女孩子也嬉笑着逼问,最后直到张倩发誓说没有任何关系才让她们半信半疑的停口。

“老四,你可要抓紧机会呀,这个男人有成为钻石王老五的潜质呀,近水楼台先得月。”苏娜娜不但异常八卦,而且说话也不经脑子,一个劲儿的乱点鸳鸯谱。

“你说什么,再说我可要翻脸”张倩恨不得立刻堵住她的嘴,不让她继续胡说八道下去。

有道是说的人当个笑话,听的人却当真了,她禁不住的回想起近两个月和刘军浩的接触,貌似这个人还不错。不过也仅仅是不错而已,要说张倩现在有什么别样的想法,那却是没有。

又聊了一会儿,夜幕完全降临,无数颗璀璨的星星凌乱的点缀在天上,在没有月亮的夜晚显得特别璀璨。星光泼洒在周围的树木和草垛上,仿佛披上了一层白色的薄霜。

夜风徐徐,青蛙蛐蛐的鸣叫时断时续,款款低飞的萤火虫,在河堤边的草丛中一闪一闪的飞舞着,给这个秋夜增添了几分迷离的色彩……

“真的太漂亮了呀,我真的想在这里坐一晚上……”王珊略带着感慨的说道。

几个女孩子立刻附议,倾听蛙鸣,欣赏夜景,数萤火虫,这种感觉真美妙。

“要是在来个大月亮就好了,星星月亮一起闪烁……”苏娜娜也接口道。

“扑哧……”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张倩就笑出声来,继而出口纠正道,“你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满天繁星的时候是看不到月亮的。”

“真的吗?”三个女孩子一起疑惑的看着她,这个说法她们都是第一次听说。

“当然,你以为呢。”张倩肯定的点点头,心中暗道看样子不单自己一个人太白痴,这几个死党也是如此呀。

她最初在刘军浩面前说出这话的时候就惹得他一阵大笑,当时张倩还不服气的说要晚上亲自看看,最后才确定满天繁星的时候是真的看不到月亮。

“不会吧,那怎么那么多书上写星星和月亮同辉?”苏娜娜说到底还是有些不信。

“你在农村待一段时间就知道这是真的了,城里根本看不到这么漂亮的星星……”

李培看着时近时远,忽明忽暗的萤火虫也来了兴致,忙伸着手去捉,可是捉到手中仔细看的时候它们又悄无声息地从指缝间溜走了……

当她又要转身去捉的时候,突然“妈呀”一声惊叫,手指哆嗦的指着她们背后。

“怎么了?”

“啊!”三个女子都发出一声惊呼,苏娜娜别看平时大大咧咧的,但是现在就她哆嗦的厉害,口中的话都说不清楚了:“狼……狼……”

她这话一说把王珊和李培也吓得哆嗦的更厉害了,她们都听张倩说起过这附近的山上还有狼呢,现在见到身后的动物双眸散发着幽光,心中更加确定了。

“嗷嗷……”突然那动物发出低沉的声音,又朝前走了两步。

“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喊人了……”苏娜娜牙齿打着颤说出一句哭笑不得的话。

“这是狐狸?”张倩倒是率先从慌乱中反应过来,试探的站起身子朝前走了两步,只见那动物朝后退了两步,在三四米之外不住的跳跃着,星光下它的皮毛闪烁着诱人的色泽。

看来就是自己那次救下的狐狸,应该是闻到她的气味赶来的。

“没事了,这就是我给你们说过的那只狐狸”张倩这次彻底的松懈下来,转头招呼三女。

“那它咬人不咬……?”苏娜娜仍然有些后怕,在张倩的再三保证下,她才慢慢的安静下来。

“老大也真是的,一惊一乍的,刚才差点把我的魂都吓出来了”李培从草地上坐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抱怨道。

“还不是你最先叫的”苏娜娜也开始推卸责任。

这个时候,那狐狸冲着草丛中叫了几声,立刻又窜出一只小点的狐狸,张倩认出它就是当初装死的那只。

两个狐狸好像并不怕她们,在不远处的星光下不停地追逐着,嬉闹着。

在她们离开的时候还一路紧紧的跟随,直到到村口的时候,两只狐狸才消失在黑暗中。

第二天的时候刘军浩原本想到唱戏的地方转悠一圈,就回来继续猫在家里呢,谁知道却听到背后有人不住的大声喊他的名字,扭头一看竟然是梁小艺,她一手搬着一把椅子,后边还跟着梁大爷。

“你们也过来看戏呀,”刘军浩赶忙笑着迎上去。

结果刘军浩这下走不成了,陪着两个人看了半天不知所谓的大戏,结束的时候就死活拉着他们到自己家吃饭。

两人进了刘军浩的院子自然啧啧感叹了一阵子,夸他的院子布置的好,在整个村子恐怕也是独一份。事实上几乎所有第一次来刘军浩院子里的人都要感慨一番。

梁小艺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后又对小皮产生了兴趣,这只黄斑皮当初还是从她家抱的呢,见到旧主人来了怎么也要表示一下欢迎吧?

可是小皮却非常不给她面子,汪汪的叫了一声,就昂首挺胸的出了院子。

刘军浩心中暗笑,这下总算报了当初的鄙视之仇,改天一定要赏小皮一个大骨头。

“这就是从我那里抱的黄斑皮吧,怎么长这么快?”梁必发看到及膝的小皮也忍不住的赞叹,这狗比自己家的那条长得快多了。

“长着长着就大了”刘军浩含糊了一句,接着讲起小皮的光荣战斗史。正说着呢,张倩却又领着自己的三个同学来了,看到他这里来了客人,就想转身离开,却被刘军浩叫住了,给她们互相介绍了一下。

梁小艺很快就和她们混熟了,不停地问一些城市里的事儿,眼神中充满了憧憬和好奇,当然还有几许羡慕。

想起昨天晚上几个死党对乡村生活的羡慕,她忍不住将几人做了一个比较。这就像钱老先生写的《围城》一样,刘家沟就象一座城,城外的人想到这里来,而城里的人却在想着外边的风景。

刘军浩到屋里摸索了一会儿,弄了一个大花皮出来给他们切了吃。西瓜秧到现在还在树上长着呢,不过叶子也渐渐变黄了,看来这泉水虽然能够延长植物的生长期,却也违背不了自然规律的。

大花皮他屋里还有十来个,现在天气渐渐凉了,他们这段时间也不怎么吃。

在农村这个时候还能吃到沙甜的西瓜这对苏娜娜她们来说绝对是个不小的冲击,一个劲儿的追问塑料大棚在哪里?

等刘军浩说了树上结瓜的事儿后,她们有跑去看那几颗瓜秧,虽然现在已经看不出当初的胜景了,可是王珊还是拿着数码相机照了几张。

她们来主要是想让刘军浩陪着几个人下午到山上玩,快到中午的时候,虽然刘军浩极力挽留,但是张倩还是领着自己的同学离开。

如果是在平常她说不定就留下了,可是经过昨天晚上苏娜娜的打趣后,她心中反倒有了一点影响,不好意思留在这里。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