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这两口子手拉着手甜甜蜜蜜的样子,刘军浩就有些小羡慕,琢磨着自己是不是也早点找个老婆,毕竟他也半大不小了。

这转眼之间都是当爷的人了,没个媳妇也说不过去。话说前几天刘启勇的媳妇添了白胖小子,按辈分来说,这小子就应该管自己叫爷了。刘启勇他娘昨天还跑到刘军浩这里要他给自家攒些鸡蛋,说有鸡蛋都给自家留着。村里人常到刘军浩院子里来玩的人都知道他家的母鸡肯下蛋,而且下出的鸡蛋个顶个的大,很多都是双黄蛋,这鸡蛋有营养,女人坐月子吃最好了。

也许是这群小母鸡经常啄院子里蔬菜的原因,泉水的效果也蔓延到它们身上,秋里不少人家的母鸡隔两三天才下一个蛋,刘军浩家的二十多只母鸡却基本上保证每天一个,吃都吃不及。这鸡蛋夏天的时候他也卖过几次,都是论个卖的,每个鸡蛋比别人家的贵五分钱。这点小钱也不过是无聊胜有聊罢了,鸡蛋还是主要供应自己家吃。夏天卖的原因是天气太热,他家里没有冰箱,鸡蛋没办法长时间放。现在天气凉了,多的鸡蛋他都腌起来,到现在已经腌了两大坛子,准备等冬天母鸡不下蛋的时候吃。

刘启勇虽然和刘军浩是同岁的,不过按辈分却要叫他叔,上学的时候同村的人经常因为这个笑话刘启勇,让他叫自己叔。刘启勇也相当苦恼,经常因为辈分的问题和同学干架,结果有不少小孩子哭着喊着到他家对他爹说“你家我大侄子老在学校欺负我。”

刘启勇他爹经常带着一脸郁闷的给这些熊孩子赔不是,末了还不忘在自家儿子的屁股上拍两巴掌。

现在他媳妇生孩子了,刘军浩的辈分又往上提了一辈,都是当爷的人了。

“你们小两口怎么来了,快坐,我洗把手就来”他快速的在水桶里洗了洗手上的泥,然后又回屋端了半筛子红枣给郑建学他们吃。

他前段时间瞅了个星期天把村里把帮熊孩子都叫过来打枣子,一共收了三大筐。给每个来帮忙的孩子都分了一大包,剩下的他也没有卖,就在屋里放着,谁来了都可以随便吃。今年这几颗枣树也算争气,光卖枣子就让他进了快三千块钱。

刚开始刘军浩还防备着枣子被老鼠偷吃呢,结果赵教授却提醒他自己的院子里好像没有老鼠。

他才想起的确如此,正奇怪呢,却看到小皮叼着一个大老鼠扔到院子外边。这让他和赵教授夫妇都目瞪口呆……狗拿耗子?看样子小皮很喜欢管闲事儿呀,这下连猫都省了。

郑建学扭扭捏捏的将来意说清楚,原来他女朋友文霞看上了刘军浩院子里的一只小兔子,想买了带回去当宠物养。

刘军浩也没有开口拒绝,反倒问他们弄回去后饲养的地方吗?别看兔子在他这院子养得好好的,吃喝拉撒都很容易处理。但是城里却不一样,连个兔子拉屎的地方都没有,尤其是城里的房子都是封闭空间,万一兔子在屋里拉屎了,那将会非常刺鼻子。如果不及时清理,人根本没有办法住。

他们一听立刻打消了念头,兔子带回去恐怕家里的老人也不让养,谁会喜欢自己家里天天带着一股刺鼻的气味呢。

不过文霞还是挺喜欢小兔子的,上前去抱着一只摸个不停。

两口子买兔子不成,就在刘军浩这里买了四斤黄鳝说是要带回去孝敬老人。现在郑建学的小日子过的美着呢,他和文霞两人的关系发展迅速,现在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上星期他还从刘军浩这里买了几斤黄鳝给未来的岳父岳母带回去,两老人吃了之后连说好吃,连原本对他有些看不上眼的岳母也一个劲儿的夸这个小伙子孝顺。

郑建学当然大受鼓舞,这次来就准备再弄些黄鳝回去,彻底的将大后方的障碍扫除。

送走了他们两口子,刘军浩又琢磨起自己未来媳妇的人选来,这些日子他倒是相了几次亲,可是都不怎么看得上眼,倒是有一个和自己一样也是高中毕业的,人长得也不错。媒人那边的说法是人家一直在外边打工,因此来不及找男朋友。

第一眼候刘军浩也比较中意的,可是没谈几句话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那女孩子不住大谈自己在外边见过的世面有多大,什么那边的工作多好找多好找等等,还鼓动着刘军浩跟她一起出去卖化妆品,她保证一个月刘军浩去了一个月基本工资至少能够拿到三千块,而且卖出去化妆品后还有提成。

刘军浩虽然没有心动,但也不得不佩服她的口才,在她的描述下似乎外边都出都是黄金,就等人去捡。

他这边还没有拒绝呢,结果就有人给他偷偷递了一个消息,原来那女孩子在外边是搞传销的。

汗……难怪嘴这么能白话。传销这东西他虽然没有接触过,但是报纸上却是天天在说这玩意儿的危害有多大。

刘军浩赶紧给媒人递话说两个人不合适,谁知道接着媒人又传来消息说人家姑娘还看不上他呢。

他正在这边胡思乱想呢,赵教授却领着小皮进来了,让他去自己的院子里挖坑,他要种竹子。

自从几间瓦房盖好后,赵教授和老伴儿就一门心思安在布置新家上,他们并不想像别人家的那样用砖头垒个大院子,而是在村里弄了很多陈刺蛋在院子周围埋了一圈,准备等陈刺出来了当栅栏用。

陈刺和刺啦窝差不多,一样浑身是刺,当栅栏用是个相当不错的选择。

张倩也曾经建议过刘军浩将自己的院子弄成这样,却被他否定了,因为他这院子里的东西太多,而陈刺需要一两年的时间才能长成栅栏,这段时间万一来贼了怎么办。倒是等过些日子在赵教授那边将墙打掉一段是个不错的选择,这样两家就可以自由出入了。

赵教授这次喊刘军浩就是让他当苦力的,他托人买了一大车竹竿根,今天准备在院子里栽,而挖坑的事儿就交给刘军浩了,谁让他力气大来着。

刘军浩看着这一大堆墨绿的竹竿根也来了兴致,强烈的建议这竹竿就栽在靠自家院墙的一侧。他还建议赵教授也在这里挖几条水沟,和自己院子里的连在一起。

等明年他将这段院墙一拆,夏天足不出户就可以享用这一片小竹林,两人闲暇的时候竹林旁下下棋,喝喝葡萄酒,绝对是说不出的享受。

就像《兰亭集序》中写的那样“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

他越想越兴奋,干劲儿也越足,不大一会儿就挖了几个大深沟,然后又和赵教授一起将竹竿根埋在土里。这竹竿根个个带这一大块泥土,最大的一块是连根有四十多斤重呢,赵教授“嗨呀”一声将它抱起,然后气都不喘的放在坑中。看到这么重的东西他搬起来竟然丝毫不费力,这让刘军浩忍不住感叹了几句,记得赵教授刚来刘家沟的时候打桶水都吃力,现在倒好越来越有劲儿了。

赵教授听了他的夸奖,竟然也难得的将手臂弯曲了一下,想显摆一下并不存在的二头肌。

秋天移植竹子是最好的时候,不过赵教授弄的有些晚了,因此才会带这么大的土块保湿。为了保证这些竹子能够顺利成活,刘军浩还偷偷将自己石锁中的水弄出来把竹子挨个浇了一遍。

***

***

在书评区看到大家对昨天更新的一章有几个疑问,因此在这里集中解释一下:

1、电费问题。我不知道别的农村是什么情况,但是我们这里农村的电费比城市的低却是事实。就拿我租房子的地方来说吧,房东收的电费是一块钱一度,而农村只要五角钱。

2、土豆季节的问题,我刚开始也以为自己记错了呢,就上网查了一下,原来没记错。

土豆能种两季,一是夏天的时候种,6月份种下去,8月份收,刚刚两个月,二是冬天种,这视气候而定,但一般收的时候是来年的春天。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