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忙乎了小半天将一大车竹竿全部都栽种下去,然后赵教授又着急忙慌的在新房中用松木生了一大堆火除潮气。

这松木都是前段时间刘军浩从山上砍回来的半大的松树枝子,这东西含有松脂,晒干后烧火特别好使,不但没有多少烟尘,而且还夹杂着一股松脂的清香,现在用它来烤除房子里的潮气最合适。

其实刘家沟上山砍柴的传统差不多已经丢光了,现在地里的庄稼杆子都烧不完,谁会费事跑到山上砍柴呢。就是蒸馍的时候用到树枝子,也不过是在村里弄的。

刘家沟的树多得是,谁家的宅子上没有几棵,这些树上的枯枝都能当柴火烧。尤其是杨树,秋风一刮,拇指粗的树枝子能够在地上厚厚的落一层。随便捡上一天,就能弄出个小垛来,半年蒸馍的柴火都有了。

如果不是为了给赵教授烤房子,刘军浩也不会特意到山上砍松枝。

这些松木早已经晒得干透了,用火引着后,很快就熊熊的燃烧起来,烤的两个人脑门上直冒汗。

“这么好的炭火不用可惜了,你等着,我到水沟中抓几个鲫鱼咱们烤着吃”刘军浩说着站起身子。

他回到院子里摘下网兜,在水沟中捞了个来回,就抓了四条半斤重的鲫鱼壳子。这东西在泉水的滋养下长得特别敦实,脊骨摸起来厚厚的,全部都是肉,吃起来肯定香。他又在厨房里摸索了一包调料,抽了几张白纸就重新回到赵教授那里。

对于烤鱼这一套刘军浩自然是轻车熟路,用手在鲫鱼头部一捏,就掰开鱼嘴,将调料一股脑的倒进鱼肚子里,直到添满他才松手。接着他又在纸上撒了一些调料,最后将鱼放在纸上包好。

鲫鱼出水后身上全部是粘液,因此白纸轻易而居就的贴了上去。

“你小子搞得什么名堂,这怎么看起来像是叫花鸡的做法,好吃吗,连鱼鳞甲和肚里的物事都没有弄?”赵教授看他就这么将湿漉漉的纸团扔在火堆中,忍不住的开口问。

“好不好吃你等下就知道了”刘军浩说着小心翼翼的将炭火拨开一些,并不停的翻动着,尽量让两面受热均匀。

火堆中立刻发出一阵“吱吱”的水汽声,秋后的松木含松脂比较多,因此烧的时候松香味特别浓,很快松香中的那股鱼香也透露出来,飘得整个屋子都是。

又过了一会儿,刘军浩看着时间估计差不多了,就将几个纸团从火中拨出来。然后用根细树枝从鱼嘴中穿入,递给赵教授说道:“现在可以吃了,要趁热,凉了腥味就出来了。”

“这到底熟没有熟呀?”赵教授听到里边还在不住发出吱吱的声响,就有些疑惑的看着焦黄的纸团。

“放心吧,不会让你吃生鱼”刘军浩又用树枝穿了一个,然后像剥香蕉一样,抓起纸团的一侧,伸手一剥,立刻黏在纸上的鱼皮就被剥下来了。里边露出白嫩的鱼肉,正热腾腾的冒着蒸汽。

他自顾自的咬上一口,鱼香松香一起进入嘴中,再加上自己之前撒的那些佐料,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赵教授看他吃的有滋有味,也忍不住学着刘军浩的样子将鱼皮剥个净光,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继而被烫得口中直吹气,好不容易将一口鱼肉咽下去后,他又忍不住的开口称赞。

“你们两个在这里吃啥好东西呢,”这个时候王老师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后边则跟着张倩,看样子她们也是闻着香味赶来的。

正好还剩两条,一人一条,四个人就坐在松木火堆边吃起别有风味的烤鱼来。

刘军浩的时间把握的刚刚好,再过几分钟水汽被烤干了就不好吃了。现在的鱼肉最大限度的保留了原汁原味,鲜嫩无比。闻着香,吃着更香,吃到口中满嘴都是酥的,给人一种欲罢不能的美妙滋味。

“咱们在一起住的也有半年了,没有想到小浩你还有这手艺。”赵教授吃完之后砸吧砸吧嘴,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呵呵,就是,我也发现小浩做饭有一套,以后谁要嫁给你当媳妇可是有口福了。”王老师也跟在后边打趣道。

“谁愿意嫁给我呀”提起这个话题,刘军浩就显得有些郁闷,他早上的时候还在想自己未来的媳妇是什么样子呢。

“怎么没有,你看小张怎么样?”王老师又继续打趣,她口中的小张就是张倩。

“王姨,你瞎说什么呢”还没有等刘军浩开口呢,张倩就急忙开口制止她继续说下去。

听到王老师提这个建议的时候刘军浩心中猛然动了一下,可是心中那朵小花还没有开放呢,就随即熄灭了。

女孩子毕竟脸皮薄,张倩听了这话脸上立刻滚烫滚烫的,可是她又不好意思现在离开,那样显得自己太过于心虚,因此低着头不再吭声。

其实王老师也不完全算是打趣,俗话说得好,日久见人心,在这里住一个多月,她也看出刘军浩这个小伙子为人确实不错。可是就是相亲却不怎么顺利,每次碰到的都是不满意。

人老了对小辈的事情就特别关心,她也有心给刘军浩张罗张罗。

不过王老师认识的年轻姑娘除了张倩其他的都没有在眼前,因此才有了刚才的话。她看张倩虽然口中反对着,但是面上却没有不高兴的样子,就想当然的以为她只是好面子才这么说的。于是王老师对撮合他们两个更有信心了,准备私下找个机会和张倩好好地谈一谈。

下午的时候刘军浩和赵教授歇了一阵子又开始干活,他们准备将屋里的早已经烧成碳渣的松木灰都扫出来。谁知道松木能烧的时间特别长,虽然过了几个小时,但是清理的时候还是有不少零零星星的炭块在冒火苗。赵教授一看干脆也不扫了,直接将松树枝放在上边接着烧,反正下边的碳渣也是吸潮气的。

随着天气一天天的变凉,村里的大部分人也彻底的闲暇下来。没事的时候自然会去找乐子,于是男人们纷纷扛着铁锹到到路边或者山梁上转悠,寻找老鼠洞挖。

现在是挖老鼠洞的最佳时机,老鼠仓中都满满的堆着从地里偷来的粮食。

刘军浩也没有闲着,领着小皮就往山梁上跑。赵教授也扛了一把铁锹跟上去,他老人家以前根本没有挖过老鼠洞,这次去纯属凑热闹。

野外的老鼠分两种,一种是田老鼠,一种是山老鼠,光从名字上就能够分辨出它们的生活范围。

别看田老鼠就生活在地边,但是它却远不如山老鼠聪明,老鼠仓中的粮食也没有山老鼠存储的丰富。

只是山老鼠太过于狡猾,打出的洞通常都特别的隐蔽,很难找到。而且洞也比田鼠的难挖,经常挖着挖着不是碰到大树根就遇到石头,让人没有办法继续挖下去,只得半途而废。

刘军浩的运气不错,在小皮的帮助下,他很快就找到了一个老鼠洞,看着洞口那一大堆半干的土粒,就知道这是新洞。

挖老鼠洞也是需要经验的,不能看到一个洞就开挖,首先要看洞口的光滑程度和新旧痕迹,进而从中判定出老鼠仓里的粮食应该有多少。

一般来说秋里刚挖的新洞老鼠仓内都会盛满粮食,而大部分旧洞里边粮食都很少,或者早已经被老鼠抛弃了,这样的洞你即使挖了也是白费力气。

他看看周围也没有啥遮挡物,就将衣服一脱,光着膀子挖起来。

这个时候挖老鼠洞也不必再分什么主洞侧洞,反正自己要的也不是老鼠,只要不挖着假洞就行。

当然顺着主洞挖下去的时候还要小心,仔细看洞壁上是否有别的侧洞,因为一不留神侧洞就会被泥土掩盖,这样你顺着主洞一路往下挖,到最后老鼠捉住了,却没有找到粮仓,也只能算是空忙乎一场,还得从头再来。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