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秋雨一场凉,随着几场秋雨,天气彻底的变凉起来。夜里只听到老北风呼呼的刮着,院子里的杨树呜呜作响。刘军浩刚开始还不在意,睡觉的时候仍然盖着薄毯子,可是后半夜却再也扛不住了,只得拉灯进屋抱了一床被子盖在床铺上才觉得暖和。

早上起来的时候两个鼻孔直流清水,看样子昨天晚上冻感冒了。其实他也有些活该,从十几天前赵教授就劝他盖被子,他却一个劲儿的推辞。

只是小小的感冒而已,刘军浩并不怎么在意,等下多穿点衣服,熬一碗姜汤捂捂汗就齐活了,自己的身体素质好,这点小感冒还是不放在眼里的。

推开门院子外边落了一地枯黄的树枝,那些杨树叶子更是被刮的到处都是,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他拿起耙子在地上搂了起来,这院子比较平整,因此用耙子很容易将那些残枝败叶扫成一大堆一大堆的,正忙碌的时候,却听到小皮在后院叫个不停,似乎发现了啥东西。

不会又是什么大动物跑到自己的院子里来了吧,不然小皮也不会叫的这么响,刘军浩扔掉耙子快速的跑到后院中,却见小皮冲着洋槐树下一个灰黑色的树叶团咆哮。它用爪子拔了一下,又赶紧挪开几步。

原来是碰到了一只大刺猬,难怪小皮叫的这么欢,它就是想捉住这东西也无处下嘴呀。

这刺猬卷成一团,灰白相间的小刺远远看去像一个大绒球,此刻它已经在洋槐树下挖了一个大土坑,从边上的新土可以瞧出是昨天晚上刚刚挖的。

看来这只刺猬打算在这里冬眠了,那就别打扰人家的好觉。他呵斥了小皮一句,就领着它离开了,不再管这个小东西。

农村的刺猬很多,尤其是夏天的晚上,经常可以听到麦秸垛根上沙沙直响,十有八九就是刺猬出来觅食。不过这玩意儿既不好吃,也不能卖钱,平时人们见到了和没见一样,也不会主动去碰它,只有小孩子没事儿的时候养着玩。

刘军浩接着到前院里扫树叶树枝子,将它们全部堆在院墙角,刚开始不显眼,但是很快就堆成了一个半大的柴垛。

这下好了,冬天就不用发愁柴火的问题了。

没有想到不到半个小时的劳动就弄得一身汗津津的,他的鼻子也完全通畅了,只是这个时候饿劲儿却上来了。

于是刘军浩把耙子一扔,洗了把手到鸡窝里摸了五六个鸡蛋,又到后院拽了两把蒜苗和小葱就摊起鸡蛋煎饼来。

农村人家也不会专门为摊煎饼买个平底锅,都是放在大锅里直接摊出来的,这样最能看出一个人的技术。

刘军浩以前的技术也不怎么样,但是这几年他一个人生活,做饭的手艺自然慢慢的练出来了。

将鸡蛋打到钵子里,稍加些面粉搅匀,再将切好的葱花蒜苗放进去搅一遍就完事。

等锅烧热后倒上半勺子香油将热锅润滑,然后在钵子里舀一勺鸡蛋面糊在锅边上划一个圈,用铲子来回翻动数次,不到两分钟一张焦黄的煎饼就摊好了。

接下来锅完全烧开,刘军浩就摊的更快了。基本上三四十秒一张,不到十分钟就将鸡蛋面糊完全摊光,而馍筛中则多了十几张香喷喷的煎饼。他用钵子端了几张给赵教授夫妇送过去,然后自己就开吃。

前几天虽然刘军浩一再劝说,但是赵教授夫妇还是搬进了新居。其实搬没有搬都是一个样,两家就挨着,有什么事儿隔着墙招呼一声就行。

刘军浩摊出的煎饼特别薄,焦黄焦黄的,再配上香菜、芝麻盐,一口咬下去……葱香蒜香芝麻香一起钻进嘴中,让人吃的直咂嘴。

结果不到二十分钟,他就把半钵子煎饼吃了一个精光,将后将碗筷扔到锅里泡上,自己则心满意足的拉了两把椅子,拿壶热茶,坐在被风的屋檐下晒气太阳来。

现在太阳虽然已经有几丈高了,但是一点也不毒辣,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酒足饭饱之后在这里晒太阳最是惬意。

过了几分钟,赵教授也吃过饭,双手背着悠哉悠哉的走进院子,看到刘军浩边上的棋盘已经摆好了,他就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开战。

于是一老一少就在院子里大杀起来,刘军浩这段时间棋力大涨,现在和赵教授下棋如果认真的话一般能够做到三局二胜。

不过下棋也就是消磨时间图个开心,他也就偶尔放一把水,让两人赢得次数基本持平。

他们这盘棋下的很慢,一盘下完就用了快两个小时,赵教授又要摆棋的时候却被刘军浩阻止,他看了看时间说道:“今天就到这儿,我还要到刘启勇家送鸡蛋呢,他妈前些日子让我给攒的。”

他从屋里弄出一个大竹筐,往里边放了一些麦秸,然后就把鸡蛋朝里边放,一百个鸡蛋放了大半竹筐。刘军浩想了想又往里边添了七八个,算是零头吧,等下送过去的时候不要钱。

刘启勇两口子都在家里看电视呢,见他进来了自然很热情。刘启勇问了一下鸡蛋的数量,查都没查就给他掏了四十五块钱。刘军浩家的鸡蛋一个比别人家的贵五分钱这事儿都知道,刘启勇也不觉得吃啥亏,看看鸡蛋就知道了,个顶个的大,快抵上鸭蛋了。

刘军浩却只收了四十块钱,说是都是一个村的,鸡蛋就按四毛钱一个算。等鸡蛋放完,他也没有多留,竹筐一拿就离开了。

“你也是,也不数数,万一少了咋办?”刘军浩刚走出门,刘启勇的媳妇就在床上数落着。

“数啥数,人家五块钱都没有看在眼中,会少你几个鸡蛋,真是头发长见识短。”刘启勇不耐烦的教训了几句,这媳妇什么都好,也知道持家,就是有些精明小气。

可是看到媳妇要亲自下床来数,他只得将刚刚放好的鸡蛋重新数了一遍,结果一数多了几个。刚开始她媳妇还不相信,又让刘启勇数了一遍才确定人家真的不在乎这几个鸡蛋,这下她也有些不好意思,说等过年自家杀猪了给他送几斤猪肉。

刘军浩挽着个空筐走到大堰塘的时候看到不少人都在那里闲聊,而刘广聚则坐在中间不住的说些什么。

要说刘广聚这些日子过得可是很得意,不到几个月的时间上了两次电视台,就是镇里的齐镇长也没有过这个待遇。

而前段时间因为修路的事儿,他在村民中的威望明显提高了许多。以前大家见了虽然也是笑脸相对,可是却少几分亲近。现在他明显感觉到村里人对自己热情起来,有时候老远看到了就打招呼。

他们聊的还是十一起大戏的事儿,村民们个个都认为这戏以后要一直起下去,当成刘家沟的一个传统。

人人心中都有一本小帐,上次起大戏总共才花了万把块钱,可是就那几天时间不少家庭光卖吃的东西就挣了一千多块,他们一个个尝到甜头了自然想到明年继续办。

众人见刘军浩走过来,都纷纷给他打招呼,又聊起他院子里的黄鳝来,说着说着就有人问他今年到底挣了多少钱。

看他们一个个都很感兴趣的样子,刘军浩却三缄其口,说什么也不透露,其实他倒也不是防着什么,而是觉得没有必要显摆。

这些日子随着天气逐渐转冷,来刘家沟游玩的人明显减少,他的黄鳝收入也少了许多,就趁着空闲随意的算了一下自己近几个月的收入。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连带卖黄鳝、大枣、鸡蛋等等院里杂七杂八的收入加一块竟然快到两万了。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