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虽然不想说,但是村里人也会估计,一个个在心中琢磨着他到底能挣多少钱。

别看刘军浩这半年就忙乎院子里那不到一亩的地块,可是搁不住人家有技术呀,洋槐树上种西瓜,个个都是沙甜沙甜的。那几棵枣树也比别人家的结的大,结的多,光卖枣子恐怕都有几千块钱,更别说黄鳝了,那可是个挣钱的大头。

不过村里人眼红归眼红,却没有啥不该有的想法。这主要是刘军浩的为人确实不错,也不在乎东西。就拿院子里的那些瓜果蔬菜来说吧,村里谁来了都可以随意摘着吃,夏天谁家没有从他的院子里摘过蔬菜?

还有那些甜枣子,大人还好说知道这是要卖钱的,也就尝几个新鲜新鲜,可是各家的熊孩子几乎天天泡在那里打枣子吃,刘军浩也没说啥,还有电脑……

聊着聊起大家又说起二麻子家养的野猪来,一个个追问野猪什么时候出圈?因为野猪崽怕生人,所以他们两口就在后院重新建了一个猪圈,一般不让生人靠近,大家也不知道野猪到底长成什么样子了。

“出啥笼,只要明年五月弄出笼我就谢天谢地了”二麻子哭丧着脸说道,他现在已经有些后悔当初太冲动了,不听人劝告。

两头野猪将他们两口子折腾的不轻,最初花的百十块医药费就不说了,现在长到半大的时候还特别挑食儿,顿顿都是吃麸子,稍微往里边掺点糠就开始哼叫,咗着嘴死活不吃。

这畜牲打又打不成,骂又听不懂,无奈他们两口子只得隔几天到镇上买一大包麸子。

几个月下来效益还没有见到,倒是麸子买了几大包,一包麸子60块钱,他光买麸子就花出去四五百。

它吃麸子长肉也行呀,可是野猪和家猪不同,光吃不长膘,瘦长瘦长的,并不像当初人家告诉他的那样吃一斤长二两。但现在为止这野猪喂了几个月才六七十斤,还属于半桩子,到过年的时候也够不上吃。

刘军浩闲聊了一阵子刚想回去,却又被二麻子叫住了。说是让他下午过去帮着挖红薯井。

赵教授盖房子的时候,二麻子也过去帮了一次忙,记住了刘军浩变态的挖地能力,像个小挖掘机似的。这次自家挖红薯井,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刘军浩,还准备晌午吃罢饭去找他说说呢,没有想到在这里碰上了。

反正下午也没有啥事儿,刘军浩就爽快的答应了,中午吃罢饭后就到二麻子家里,只见他家的敞篷中堆着一大堆红薯,白的洋的都有。

刘军浩随手拿了一个洋红薯在水桶中将泥土洗干净,就塞到嘴里啃起来。

这里的红薯分两种,一种是白红薯,块头特别大,一个有一斤多重,不过吃起来有些笨牙,也不是很甜。另一种就是他现在吃的洋红薯。这红薯已经放的有一段时间了,因此吃起来脆甜脆甜的,吃到嘴里一股凉意顺着嗓子一直钻到胃里边,特别舒服。

大概前些年一直吃红薯的原因,刘军浩对这种东西相当反感,自家也一直没有种过。

可是前些日子毛孩子来家里玩电脑的时候,手中拿了半块红薯馍。他看着稀罕就忍不住掰了一点尝尝,酸甜酸甜的,感觉很好吃。于是他就把毛孩子手中的馒头掰了一大半,坐在电脑旁解起馋。

现在有了机会,他自然大吃特吃,一连吃了两个之后才停住口,问红薯井选在哪个地方?

二麻子为了省事,红薯井就没有选在别处,准备直接在自家的院子角落里开挖。

刘家沟的红薯井一般都挖的很浅,因为根本不敢挖深,稍微深一点就有可能渗水,井里太潮的话红薯很容易烂掉。

不过人们有的是办法,朝下挖不行,那就朝上堆。挖过红薯井之后往井上堆土,把红薯井弄成一个小碉堡似地大高台,这样就能够多储存些红薯。

二麻子家今年种的红薯不少,收了一两千斤呢,因此这红薯井挖的特别大。

选好地址后,两人就拿着小䦆头替换着开挖起来,不大一会儿就挖到了两米多深,刘军浩看二麻子挖得太慢就让他在上边拉土,自己则戴上草帽蹲在井里用小䦆头“呼哧呼哧”的刨开了。

井里空间狭小,加上密不透风,很快他的身上就热燥起来。为了不让湿泥弄脏衣服,他干脆把上衣一脱,光着膀子在下边开挖起来。刘军浩的确比二麻子的手脚快多了,不大一会儿院子里就堆了两大堆土,直到二麻子说差不多了,刘军浩这才像个猴子一样抓着绳子爬上去。

干了半天活一停下来,汗就滋滋的直冒,他又吃了一个凉红薯才算彻底的透彻。

刚挖好的红薯井并不是立刻就往里边放红薯的,还要晾几天透透气,让井里边干燥一些。

二麻子看刘军浩好像很喜欢吃红薯,在他走的时候特意让自己的婆娘弄了一蛇皮袋子让他带回去吃。

刘军浩也没有推辞,这点人情以后记着就是了。蛇皮袋口也不扎,他就这样抓起蛇皮袋往肩膀上一扔,单手扶着朝家里走去。这一袋红薯也就七八十斤,扛起来非常轻松。

晚上的时候,他给赵教授送了小半筐红薯,让他们做饭的时候切成块放到锅里煮着吃。

然后又回屋开始做自家的饭,这东西有几年不吃现在倒有些想念了。今天晚上就吃凉调红薯丝,等下大米粥里也丢两个。

刘军浩思考完毕,利索的拿了一个白红薯切成一根根小拇指粗细的条,然后扔到凉水中漂洗。一般做凉调红薯丝用的都是白红薯,主要是它里边的含的红薯筋比其他的红薯多,虽然生着吃起来有些笨牙,但是在开水中煮个半熟去掉红薯筋后,用笊篱头捞出来撒点嫩姜末加上醋和盐,然后用香油调着吃绝对好吃。

用筷子调了几次后,刘军浩加了一块放到嘴中,吃起来脆生生的,完全没有红薯筋,口感有几分像土豆,但却比土豆更爽口,而且咸中还带有一丝丝甜味,味道相当独特,是不错的下饭菜。

洋红薯别看生吃特别甜,但是却没有筋骨,切成条后放到开水中就完全煮烂,根本捞不起来。

这个时候大锅里“咕嘟咕嘟”的响动着,红薯米粥差不多也煮好了。于是乎,就着馒头,夹一筷子醋溜嫩姜红薯丝,再喝两口甜丝丝的红薯大米粥……他是放开了肚子猛吃,结果一不小心也吃积食了,大半夜肚子一直骨碌碌叫,无奈只得披个厚衣服爬起来找山里红开胃。

要说今年的天气明显比往常冷了许多,这进入农历十一月份没几天呢,人们都纷纷穿起过冬的厚衣裳。

光是天气冷也就算了,这一个星期连着都是大雾天气,早晨起来两人面对面相隔五六米就看不清楚人。

张倩害怕孩子们在这么大的雾气里上学出事儿,就和王老师两人就商量了一下,让他们上午在家温习功课,等什么时候雾气完全散了再来上课。

这样的大雾天气自然也谈不上晒太阳了,虽然不能出门,但是刘军浩一样会给自己找乐子。

他这几天猫在家中,玩玩电脑,打打游戏、逗逗兔子溜溜狗,顺便在灶台下烤个红薯吃,日子一样过的悠哉。

早上刚吃过饭,他就把锅灶下烤的那个大红薯扒出来,打掉上边的焦灰就抱着啃起来,黄灿灿、热乎乎、香气四溢的红薯肉光看着就让人垂涎欲滴。

他正吃得香着呢,却听到张倩急急的在院子外边喊他,问他有没有见自家的秋秋,秋秋好像跑丢了。

要说自从有了这只水鸭子后,张倩就把它当成个宝贝一样看待。只要能够带上的场合一般都带上秋秋上课,就连每次到学校也是如此,张倩在前边走,水鸭子“嘎嘎”的跟在后边。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