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女人都擅长幻想的,莲藕还没有栽下呢,张倩已经在琢磨着夏夜在荷塘边乘凉的情景:搬把摇椅坐在岸边,听着时近时远的蛙鸣,闻着沁人心脾荷香,最好再吃两块大花皮西瓜,那绝对是一种享受……

“嗯,我怎么想的净是人家种的东西?”张倩想了一阵子才发现好像那些东西只有在刘军浩这里才能享受得到。

这家伙也不知道懂不懂情调,别到时侯牛嚼牡丹,糟蹋了这么好的景致。

张倩想着偷偷的看了他一眼,自从上次在集市上刘军浩舍身拦惊牛后,两人的关系倒是亲近了不少,她觉得抛去别的不说,这家伙倒是一个不错的人。

汗,自己想这些东西干什么?又不是没人要了,张倩赶紧将这个想法从脑海中驱逐出去。在心中暗骂都是苏娜娜这个惹祸精,每次打电话都要在她的耳边念叨一番,说什么该出手时就出手,弄得自己也有些神经质了。

上午忙乎了半天,午饭刘军浩也懒得费事,就随便在鸡窝里摸了几个鸡蛋,然后到后院里拽了两把蒜苗,直接做了个蒜苗炒蛋完事儿。

刚放下碗呢,就听到有人在院子里嚷,他出门一看,却是刘老三领着郑建学小两口子来了,就赶忙问他们过来有啥事儿。

刘老三一说来意刘军浩就有些怪怪的,原来郑建学两口子看到村中间那盘磨石的时候很感兴趣,就想过一把推石磨的瘾,因此就给刘老三说了一下。

刘老三就告诉他们石磨只有两盘在一起才能磨粮食,更何况那个也不是石磨,而是碾子,这下边的是碾盘,没有石磙是不能用的。

村里的麦场里倒是有不少小石磙,可是那些是以前用来打麦子用的,太轻了,根本和碾盘不配套。要想碾粮食要找大石磙,这东西只有刘军浩家还留一个,于是刘老三就领着他们两口子过来了。

这两口,没事磨粮食玩,真是有劲儿没处使了。要知道就是在刘家沟,这碾子也有二十年没用过了,从刘军浩记事起,印象着村里人都是到街上用机器打面,这样又快又省事。

这两口子倒好,竟然想推碾子体验一把农村生活,这算是复古?

要用石磙当然可以,这玩意儿扔在角落十几年都没有动过了,刘军浩前段时间在挖水沟把它都埋到土里了,

于是几个人又拿着铁锹挖土,将石磙挖出来用清水洗了一遍,然后又在地上滚着朝村里走去。

轰隆隆的声音把赵教授也吸引出来,听到他们要重新组装碾子后竟然也来了兴趣,要跟过去看看,用赵教授的话说当年他上山下乡的时候可是推碾子的好手,还得过突击贡献奖呢。

听的刘军浩有些发懵,推碾子也能得奖?

还别说,这石磙一路上真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一听说他们要起碾子都纷纷跟上去瞧新鲜,有不少人直接端着饭碗边吃边看。

等众人七手八脚的将石磙放在碾盘上,他们才想起一件事情,那就是没有碾架,不过碾架好做,刘老三家有的是木头,半个小时就搞定。

安上碾棍,连好碾架,在两个人的推动下,碾子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

看着这玩意儿在碾盘上转动,村里不少人都觉得挺有意思,尤其是那帮熊孩子连学也忘记上了,都一个个的挤上去过一把瘾。

不单他们,就连不少村里人也手痒痒的,这玩意儿可有十几年没有摸过了,而年轻一辈更是第一次见这种场景。

一个个老人都都站出来献身说法,开头就是“想当年这碾子怎么怎么……”,于是好了,这碾子就成了忆苦思甜的最好见证。

郑建学两口子好不容易抢到机会推了一把碾子,还让刘军浩拿着数码相机给他们照了几张相。

没有想到这碾子很快就又成了刘家沟的一个稀罕东西,来这里的城里人都要推上一把,体验一下劳动的感觉,不少人还特意从村民家里买几斤玉米放在碾子上磨成玉米面带回去。

大概是泉水滋润的原因,刘军浩院子里一天一个样,像那些刺脚芽结巴草等等纷纷开始泛青,就连他前几天种的花种也出来几个小小的芽。

这让过来下棋的赵教授有些郁闷,这种子还是从自己那里拿的,他种的那些花草一粒都没有出呢?一样的种子咋换换地方就不行了,是不是自己埋的太深了,早知道也像刘军浩这样,随便往地上一撒就算了事。

如果让赵教授看到石锁中的花草生长情况,估计他更郁闷。虽然泉水边是沙土地,但是却丝毫不影响那些芽苗的生长,几天功夫已经有四五厘米高了,个个都嫩绿嫩绿的。

两人正在院子里下棋呢,小皮却噙着一个东西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它乱噙东西的嗜好一点都没有改变,总喜欢将看到的好玩东西噙到自己的狗窝中,而且还当成宝贝一样,刘军浩教训了几次它都不听。

“这是……”他刚要落子的手突然停住,小皮口中的东西咋看着这么眼熟呢。

枯黄色的皮上带着密密麻麻的环状横纹,下边还长着两条支根,支根上带着一些须根。这个大拇指粗细的东西怎么看都想书中描写的人参。

“小皮,过来”刘军浩赶忙喊了一声,生怕它一不小心将那东西吞到肚里。

小皮还以为要给它喂食物呢,屁颠屁颠的摇着尾巴跑到他跟前,刘军浩却掰开它的嘴,把那东西拿出来端详了一遍递到赵教授跟前说道:“赵叔,你看看这像不像是人参?”

“人参?!”赵教授只接过来看了一眼就将那东西扔在石头上说道:“你小子想人参想疯了吧,这不就是咱们这里种的白萝卜晒干了吗,不信你闻闻。”

刘军浩递到鼻子下一闻,一股萝卜味。

“能将萝卜看成人参,你估计还是第一个,这么小的萝卜头估计是谁家挖萝卜的时候嫌太小,就随手扔了的。”

“萝卜怎么了,人家不都说,十月萝卜赛人参吗?”刘军浩强自辩解道。也难怪他把这东西看成人参,因为大青山这片山林中以前也产人参,只是长期以来,人们过度采挖,造成资源枯竭,有几十年都没有听说有人挖到过人参了。估计山中的人参已经灭绝了。

而刘军浩只是从书上模糊的看过人参的照片,因此认错也情有可原。

原本以为能发笔小财呢,谁知道只是白日做梦,如果小皮随便出门溜达一转就能够捡到人参,那才叫奇迹呢。他有些郁闷的将萝卜根重新扔给小皮,让它继续啃着玩。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