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门一看,却发现门口停着两辆车子,前面最先下来的是赵光明,不知道这个小子怎么又来了。

“刘军浩,再跟我们弄几斤黄鳝。”赵光明一下车就开口叫道。

中午的时候那顿饭可以说是宾主尽欢,这黄鳝肉还没有端上桌呢,赵光明闻着香气蹭到厨房夹了一筷子尝尝。结果一尝筷子就不丢手了,最后还是赵母用勺子在他的脑袋上打了一下才将他赶出厨房。

这东西是特意给客人准备的,客人还没有吃上呢,他倒是先开吃了。还别说这黄鳝肉就是好吃,连骨头都是酥香酥香的,吃到嘴里几乎让人恨不得把骨头也嚼碎了吞下,刚才赵母尝咸淡的时候也忍不住多吃了两块。

这一大钵子黄鳝肉全部端到桌上后,几人很快都伸着筷子夹菜往嘴里塞,不到二十分钟,那一大钵子黄鳝肉已经下去了一大半。

赵母过来上菜的时候看他们的吃相顿时吓了一跳,幸亏这黄鳝没有刺,不然卡住了怎么办,再看看炒的其他菜,根本没有动过得迹象,就连她最拿手的鱼香肉丝也仅仅被象征性的夹了几筷子。

“别光顾着吃菜,你也敬老周几杯酒呀。”她赶忙推了自己丈夫一把。

“嗯,咱们走一个……”赵振南这才想起自己的正事儿来。

“呵呵,酒不用着急,咱们有的是时间,倒是嫂子你这个黄鳝炒得好呀,酥、香、脆全占了,等下给我说说怎么做的,回去我也让媳妇做两顿。”这客人叫周森,和赵振南一样,也是一个包工头。不过赵振南和人家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赵振南的很多活都是从周森的手中接下的。

“这菜我可不敢贪功,主要是黄鳝好……”

经过她这么一解释,周森对黄鳝来了兴趣,说回去的时候要带一些。赵振南就让儿子再去弄一些回来,谁知道周森也想跟过去看看这黄鳝到底怎么养的,于是他们就一道开车来到刘家沟。

几个人进入院子,看到水池中的那只硕大的火头后,都有些惊呆了,一个劲儿的口中发出赞叹。

刘军浩却只是笑了笑,几乎所有第一次到自己院子中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感慨。

这位周老板一开口就要了十斤黄鳝,不过这次他们来倒是准备齐全,随车还带了一个大塑料桶。

当周森看到那只正懒洋洋的趴在石板上晒背的老鳖时,眼睛顿时一亮说道:“这就是带寿字的老鳖,这么大个?别说还真像个寿字。”

他正愁老爷子的生日没有东西送呢,这不是现成的吗?虽然生日送老鳖不合适,不过带个寿字意义就非凡了。

他还没有等他开口呢,刘军浩已经抢先说到,“这老鳖不管多少钱都不卖”

不卖,是不便宜了卖吧,周森立刻将价格加到了一万。

“说不卖就不卖,去年还有人出一万五呢,”刘军浩丝毫没有犹豫,坚决的摇了摇头。现在这只老鳖已经不单单用价钱来衡量了,它的无形价值似乎更高一些。第一次来刘家沟的人都要过来看个稀奇,它现在已经成了一个招牌。

见他这么坚决,周森只得作罢,要不是这老鳖背部带个寿字恐怕也就值一两千块,自己原本以为一万块钱能买下的,谁知道有人出的更高。当然再多的钱他也出得起,不过是觉得不值罢了。

第二天是逢集,刘军浩早早的就上街将包裹取了。他回家打开一看没有想到除了几本养蜗牛的书籍外,苏娜娜还给张倩也邮了两本书,里边特别注明是让她打发时间用的。

因为这几天一直惦记着养蜗牛的事儿,因此刘军浩就坐在杨树下迫不及待的翻看着那几本书。

春乏,春乏,人一到春天就容易犯困,这才看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他乜着眼睛打起盹来。

刚闭上眼睛要睡着呢,那十来只水鸭子却跑过来嘎嘎的直叫着将他惊醒。刘军浩叫了几声小皮,然后用手一指鸭子,小皮立刻汪汪的叫着冲上去,将它们全部赶出院子。

门外水沟里小鱼小虾螺壳多得是,水鸭子想找食儿很容易。刘军浩以前没有注意,前两天看到水鸭子在里边捉鱼,他就好奇的伸头过去看了一下,发现门前这条长长的水沟中几乎是突然之间鱼儿变得多起来,而且块头明显比别的水沟中的肥硕的多。

这让刘军浩想起去年下暴雨的情景,看样子应该是院子里的泉水流到了水沟中。

刚把水鸭子赶走,却发现那几只野兔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溜进了后院,正在菜地里啃上海青呢,这一会儿工夫已经糟蹋了一到片。

无奈刘军浩只得又指挥着小皮将兔子也赶出院子,等院子里彻底的安静下来,他却又睡不着了,这个时候恰好赵教授养的老斑鸠飞过墙来,咕咕的叫着在他的院子里捉青虫。

刘军浩看了也凑上前去,在麻叶上捉了一个大青虫放在手中,那斑鸠立刻就飞了过来,将他手中的虫子啄走,然后扑棱着翅膀飞走。

他原本想等张倩过来的时候直接把书给她呢,哪知道等了半天也没有见人家过来,看看离中午还有个把小时。

反正自己闲着无事,还是把书送过去得了。他刚走到六婶子家门口就听到张倩的声音在头顶喊着:“你接好呀,别光顾着吃,我准备扳树枝了”

刘军浩赶忙抬头一看,却见张倩正站在六婶子家的大门顶棚上用竹竿钩子扳榆钱呢。而六婶子七八岁的女儿阿琴则略带兴奋的仰头望着树枝,手中不停的抓着一大把一大把的榆钱往嘴里塞。

这个季节正是吃榆钱的季节,那一棵棵粗壮的老榆树枝头上都挂着沉甸甸榆钱吊子,一串串绿油油、嫩生生的榆钱光让人看了都眼馋。

“小浩哥来了”阿琴倒是先发现了刘军浩赶忙打招呼。

“啊……”张倩看到他正笑望着自己,顿时脸上一红,“你……你来了。”

昨天下午的时候几个学生上树勾榆钱吃被她看到了还训斥了一顿,结果还是刘军浩求的情,没有想到只过了一天就被他抓了个现行,这让张倩分外不好意思。

她也是早上看到阿琴偷偷的用竹竿勾榆钱吃才起了兴致,要了一串子尝尝,结果感觉很不错,嚼起来很有味道,于是两人就商量着再勾些榆钱中午的时候让六婶子包蒸菜吃。

阿琴虽然是个女孩子,但是爬起树来一点也不比那些熊孩子逊色,听到自己的老师点头,立刻就要往树上爬,结果张倩怕她出意外,就说还用竹竿钩子勾,正忙乎着呢,刘军浩却过来了。

“哦,这是苏娜娜给你邮的书,”刘军浩却没有笑话她径直将书递过去,然后问道,“你们想吃榆钱是吧?我给你们上树弄,筐子就放在树下吧”

他上树也是溜快,双手抱住粗粗的树干,三下五去二就窜到了树腰。站在枝杈上用手搬过一个嫩枝,将榆钱一大串子一大串子的往下丢,刘军浩的眼力奇准,每次都恰好扔到筐里,根本不用她们两个费事。

榆钱不管是生吃还是蒸成蒸菜都好吃,这里有“一树榆钱半月粮”的说法,过去在青黄不接的春三月,人们都是靠树上的榆钱度过饥荒的。

现在虽然生活好了,不过还有不少人家蒸蒸菜吃,因为这东西的确吃起来很有滋味。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