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蜗牛的事儿不知道怎么就在村里传开了,二麻子是第一个跑过来问的:“我说小浩,你小子真的准备养蜗牛了?”

“呵呵,上次不是说我弄到啥大项目你也跟吗?现在养草蜗牛不养,我卖给你几只?”刘军浩一边垒圈子一边笑着打趣。

这圈子也没有用石灰水泥凝固,而是直接就用青砖那么一铺,然后用搅和好的泥巴糊一遍就算完事。因此只是个把小时他就弄得差不多了,只差最后覆盖窗纱。

“老子买你这草蜗牛干啥,想弄我自己没长手?下雨随便到树林子里转悠半天,就能弄七八斤”二麻子笑着骂了一句,继而又有些疑惑的问道:“你这还真准备养蜗牛?”

“我骗你干啥,这不蜗牛都弄好了。”刘军浩说着将刚从河滩上弄得细沙朝里边倒了一大片。他这也是摸着石头过河,这种草蜗牛养殖书上根本就没有提及。苏娜娜选书的时候虽然找了半天,可是也没有找到一本关于养殖草蜗牛方面的书,因此她就将各种书都买了一本给刘军浩邮来。

而这边刘军浩也估摸着蜗牛的习性都差不多,就把它们当成白玉蜗牛养得了。

“蜗牛还吃沙子?”二麻子看他弄了一大堆沙子有些讶然的问道。

“这是给蜗牛产卵准备的,我这也是参照书上瞎琢磨”刘军浩又将木盆里的蜗牛挨个投到圈子内,然后又扔了十来片菜叶子就算了事。

大概是这片地潮湿的原因,不大一会儿,那些藏在壳里边的蜗牛都纷纷探出头来,在里边爬来爬去,不少还爬到菜叶上啃噬着。

“狗日的,这东西也能养了,好吃吗?”二麻子看着这些草蜗牛,明显有些动心。

“放心吧,广喜叔,我养的草蜗牛绝对好吃,下个月估计就能吃了,到时候我炒些请你过来尝尝看”

“好,这可说定了,如果真好吃没说的,你叔这个农家乐就把草蜗牛给全包了。”二麻子“颇有远见”的说道。

这下好了,再过一个月就能吃到蜗牛了,送走二麻子,刘军浩就坐到前院的椅子上憧憬起未来。

屁股还没有坐稳呢,毛孩子就鼻青脸肿的领着一个肥墩墩的小花狗来到院子里。那小狗一进院子就四处嗅着,继而将刘军浩晒在地上的鞋子噙了起来,吧嗒吧嗒的跑到毛孩子跟前,“汪汪”的叫着邀功。

狗小时候一般都看起来很可爱,看着这个小花狗,刘军浩就想起了小皮刚抱来的时候,一转眼工夫,小皮就长这么大了。

“你小子从哪里讨来的狗,这好像刚放学吧,书包还没有往家里送?”他疑惑的问道。

“我让同学给我讨得,这两天一直带着它上学,张老师都没有发现呢。”毛孩子从书包里掏出一大块馒头扔在那小狗身边。

小狗吃的正欢,突然看到石板边上卧着的小皮,立刻叫着冲了上去,就开始拱小皮的肚子,看样子是惦记着吃奶呢。

“呜呜……”小皮发出低沉的警告声。

可是那小花狗似乎置若罔闻,在它肚皮下拱了半天吃不到奶水,也发急了,竟然冲着小皮汪汪的叫了起来。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呀,这小花狗胆子真大。

不过小皮好像也不想和这小狗一般见识,被它弄得烦了,就站起身子朝自己的狗窝走去,哪知这小狗仍然不依不饶的跟在后边,最后还心安理得的啃起了小皮窝里的骨头。

小皮有收藏骨头的习惯,每次刘军浩扔给它的大骨头啃不完的话,它都会噙会狗窝里,等以后慢慢的享用。

因为里边存着食物,因此这狗窝就成了禁区,不管是鸡鸭还是兔子只要一靠近,它都会“呜呜”的发出警告。

可是这次的警告却失效了,这小花狗仍然大摇大摆的蹲坐在它面前啃着,小皮连叫了几声看它没有反应,只得作罢闭着眼睛晒太阳。

这让刘军浩有些意外,更让他意外的还在后边,那小花狗啃了一会儿大概玩腻了,就叫着爬上小皮的脊背,咬着它的耳朵玩。

而小皮除了晃晃脑袋之外,根本没有其他的动作。

“你这脸是咋了,不会是和人打架了吧?”刘军浩这才想起问问毛孩子的脸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树掏鸟让马蜂蜇的,我家后院的香椿树上垒了一个白头小窝,我前两天看到那两只老鸟捉虫子回去喂,就估计着小鸟快出窝了,想上去看看呢,结果没有发现香椿树下一个大马蜂窝。”毛孩子揉了揉发肿的脸,毫不在意的解释道。

他口中的白头小学名就是白头翁,这种鸟在大青山非常常见,经常一二十只一群唧唧喳喳的,相当烦人。

“你小子活该,都多大的人了还上树掏鸟,蜇住眼睛才叫你好受。”刘军浩原本想训斥他几句呢,看这小子一副皮糙肉厚的模样只得作罢,说了和没说一样,这熊孩子就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主。

毛孩子说了一会儿话,就跑到屋里玩电脑,不再管他扔到院子里的小花狗,那花狗闹了一阵子竟然舒舒服服躺在小皮身边睡熟了。

刘军浩又在院子里坐了一会儿,眼看着太阳快要下山才想起收水鸭子蛋的事儿。他拿着筛子攀上杂木堆看去,果然每个窝里边都有三四个水鸭子蛋。

这让他更加怀疑了,莫非这水鸭子是晚上产蛋,不然他怎么会一直没有发现?

他这个推测很快得到了证明,只见天快黑的时候,一只水鸭子悄无声息的飞上杂草堆,巡逻了几分钟后,就伏在窝里产蛋。

不大一会儿工夫,就飞上去了六只,个个好像做贼一般,鬼鬼祟祟的。

这下刘军浩心中的困惑全部得到解释,看样子这水鸭子虽然从小就是家养的,可是警惕性却没有半点退化呀。

毛孩子玩起游戏来就忘记时间,一直到天漆黑一片,这小子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刘军浩害怕他家里人晚上担心,就连催了两次才将他从电脑旁轰起。

这小子一坐就是两个小时,眼睛一直盯着屏幕,现在弄得发酸,因此根本看不清路。刚踏出门框的时候一脚蹬空,摔了一个嘴啃泥。

“摔着没?”刘军浩赶忙将他扶起来。

“没事”毛孩子拍了拍身上的土就要到狗窝里抱小花狗,可是却突然发现后院一片光亮,顿时惊叫道:“小浩叔,快来看你家后院是怎么回事,那么多萤火虫!”

“萤火虫?!”刘军浩听他叫的一惊一乍的就从屋里走出来,也惊呼了一声,赶忙打着手提灯走了过去。

这虫子也太可恶了,自己下午刚放养的蜗牛,晚上它们就过来捣乱了。

只见那细密的窗纱上爬了很多忽明忽暗的萤火虫幼虫,不少还一个劲儿的朝窗纱眼中钻。

这东西可是蜗牛的天敌,主要就是以蜗牛为食。也不知道它们是怎么闻到气味爬进自己的院子的。

刘军浩看了一阵子才放下心来,那些青砖的缝隙他下午的时候已经用泥巴糊住了,而窗纱上虽然有洞可是却很小,萤火虫根本钻不进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