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的时候刘军浩不放心自己那些蜗牛,还特意到跑到后院看看。谁知道刚刚到后院,就看到那两只花喜鹊在上边梆梆的啄着。

“不会是蜗牛爬上来了吧?”刘军浩吓了一跳,赶忙快步朝圈子走去,那两只花喜鹊看到他走到圈子边才扑棱着翅膀飞上树梢。

他一看乐了,有不少萤火虫幼虫在窗纱上蠕动着身体。它们的头都卡在里边了,刚才那些花喜鹊就是在啄它们吃呀。

这下好了,也不用刘军浩费事清理了这些虫子,直接交给花喜鹊了事。

看来自己当初没有驱赶它们是个正确的决定,这草蜗牛以后就靠它们看护了。

他做好饭后,先给小皮弄了两大碗,然后又往里边拨了半碗菜,扔了一块馒头,这才自己开吃。

刚出锅的稀饭太热,小皮只是用舌头舔了舔就住口,蹲坐在那里守着自己的食物,准备等凉了再吃。

一只不开眼的水鸭子想偷偷的过去啄两嘴,却被小皮咆哮着赶开。

没有想到正吃着呢,毛孩子那只小花狗又钻进院子,先冲着小皮叫了两声,而后自顾自的低头舔盆中的食物。

好家伙,毛孩子也没有领着,它自己摸过来了?看不出这小花狗和小皮还挺有缘的。

刚吃罢饭,毛孩子就来找狗了,手中还拿着个桃树枝子。看到小花狗在这里他才放了几分心说道:“小浩叔,这小狗上午就搁在你家,我不往学校领了,”说完他将手中的桃枝一扔,背着书包朝学校跑去。

那小花狗却冲上去将桃树枝子噙在嘴里,不住的用脑袋甩来甩去。

这个熊孩子整天正事不干,这树枝不知道又是从谁家树上折的。刘军浩看着这长满花骨朵的桃枝,心中一动,把它从小狗的嘴里夺了下来,然后插在水池边上。

桃树也可以扦插的,再用自己这泉水滋润一下,极有可能成活。

想到这里他又想起石锁里那片沙土地来,是不是也扦插一些果木,给里边增添一些绿色。

上午的时候,王胜利开车过来了,这次是为二麻子家野猪的事儿,赵教授前几天特意给他打的招呼。

要说王胜利来刘家沟的次数也不少了,对村民都相当熟悉,自己直接去得了,可是他却非要刘军浩跟上,说是怕村里的狗。

无奈刘军浩只得将他领到二麻子家,二麻子夫妇刚准备扛着锄头上地呢,听说了他们的来意,慌忙将二人领到后院。

只见那两只半大的野猪看到来人了,立刻在圈里哼哼唧唧的要食儿吃。看样子不管家猪野猪都一样,即使吃的再饱,只要看到人都会哼唧。

这东西粗看上去和家养的黑猪没啥区别,只不过身上的毛比较糙。

王胜利看了一阵子也没有说一个肯定的话,只说回去到市里问问有没有饭店要,毕竟他不是搞猪肉批发的。

二麻子夫妇对他这样的说法显然有些失望,认为是在推脱,可是也没有办法,总不能硬把野猪卖给人家吧。

中午的时候王胜利也没有走,而是直接到赵教授家吃饭。他家老头子和赵教授是老朋友,两家来往甚密。以前赵教授还在市里住的时候,王胜利每次到市里送水产的时候都要到他家坐坐,顺便送一些自己收的野鱼。

家里来了客人,赵教授自然让刘军浩过去陪客。下午王胜利还要开车走,刘军浩也知道喝酒开车很危险,就没有多劝他,只让他浅饮了两杯意思意思了事。

虽然都是一些家常菜,但是一顿饭吃下来宾主尽欢。吃过饭王胜利才将这次的真正来意说了一遍,原来他是想从刘军浩这里买些黄鳝苗。

要说王胜利之前也没有动过养黄鳝的心思,毕竟自己光市场上的水产生意都忙乎不过来。可是在市里的三家饭店一连找了他几次要黄鳝后,他的心思才慢慢的活套起来。这黄鳝如此紧俏,既然人家不愿意多养,自己为什么不弄个小鱼塘养呢。

刘军浩原本不想卖给他的,可是顶不住王胜利一口一个老弟,最后只得实话实说,自己这黄鳝第一代苗长大的时候吃起来还可以,只是到了第二代就完全退化,和其他的黄鳝没有什么两样了。

当然他没有说是泉水的原因,只说这黄鳝苗比较娇气,对水土和食物的要求很高,王胜利弄回去养殖恐怕达不到预期的效果。

王胜利既然起了心思,几句话又怎么能将他劝退呢,因此走的时候还是让刘军浩卖给他了十几斤黄鳝苗,说是回去先养养看。

今天的事儿一件接着一件,这才刚把王胜利送走呢,刘广聚又跑到院子里问他安不安电话。

原来公路修通后,县里今年又开始搞“村村通电话工程”,镇上安电话的人家也多了起来,前一段时间镇里决定给每个村的村支书家都按上电话,这样以后通知开会就方便多了。以前每次开会都要通讯员到各村去通知,非常误事,很多时间通讯员到了却找不到人。

“我安电话干啥,又没有人给我打?”刘军浩对此却有些不感冒,这电话给他也没有啥用。

“狗日的,你前一段时间不是想上网吗,这电话一通就能上网了。我还特意找人问了,如果你上网的话,安个电话一分钱不要。这种好事儿你往哪里找,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刘广聚其实问的不清不白的,他以为连根电话线就可以直接上网了。

“你这都是从哪里打听的,电信局那帮人都是傻子不成?安装电话是不要钱,可是每个月都要交座机费呀,再说我连网一年还要交一千多块的网费呢。”上次庞旭来的时候就建议他连网,说是那样以后就联系方便了。刘军浩虽然有些动心,可是一听要交一千多块钱,又打消了念头。

“上网还要交钱?我咋听说光用电话线就可以了。不过这一千块钱算啥,大不了村里给你报销一半,总可以了吧。”刘广聚挠挠头说道。

“啥意思?”刘军浩更困惑了,这美事咋落到自己头上了。

“也不是白给你报销,以后你这电脑能上网了要多发信息,让更多的人知道咱们刘家沟。”

原来是这样呀,感情是想让自己用电脑多宣传呀,难怪村里这么热情。

这个主意还是来旅游的人给刘广聚出的,说是村里的景致很美,可是宣传的根本不够,很多人还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世外桃源。

宣传的重要性刘广聚从几个月前就知道了,拿采访这件事来说吧,那次在市电视台播出之后,来刘家沟旅游的人猛然增多几倍。

听人家一建议他又开始琢磨,如果将村里的景致拍下来传到网上让更多人看到,那来刘家沟旅游的人自然也就更多了。

这样一笔账怎么算都划得来,因此听到村里要安电话的事儿他立刻跑过来找刘军浩商量。

听了刘广聚的解释,再加上能够给报销几百块钱的网费,刘军浩自然点头表示同意。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