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信局这次办事倒也利索,刘广聚上街通知没两天,架电话线的人就来了。电话线和村里的输电线走的是一个线路,因此架设起来非常方便,他们只用了半天时间就架好了电话线。

下午的时候两个工作人员上门来为刘军浩安装电话,那些熊孩子也都围到院子里看稀奇。

鼓捣了近两个小时后,电话接通了,网也连上了。那工作人员试了几次后才说一切OK,准备收拾工具离开。

刘军浩赶忙递上给每人递上一盒白沙烟,这烟还是他过年的时候上街买的。他平时不抽烟,主要是家里来人了递一根,因此到现在屋里还剩了几盒呢,这次恰好派上用场。

那两人看他这么够意思,也拍着胸膛保证以后出了什么问题尽管打电话找他们,随时叫随时到。

刚送电信局的工作人员走不到十分钟,家里的电话竟然响了起来。毛孩子此刻就坐在电话机旁边呢,他眼疾手快,立刻将电话抓起。一大群孩子也围到他的身边,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他们很多都还是第一次见到电话这种实物呢。

那端是刘广聚的抑扬顿挫的声音:“喂,是小浩吗?”他用的是乡土般的普通话,听起来让人觉得分外怪异。

“不是,你打错了,我是刘长林。”毛孩子恨不得将话筒塞到嘴里回答。

“哦,你是刘长林呀……那我打错了,赶紧把电话本拿过来,我咋打到别人家了……都说了人家叫刘长林……”刘广聚在那边语无伦次的催着,也不知道在和谁说话,“刘长林……毛孩子,你个兔崽子接啥电话?让小浩接!”正说着呢,他突然醒悟过来了。

这刘长林可不就是毛孩子的大名吗,只是平常都毛孩子毛孩子的叫惯了,猛然听到这个名字他一时就没有转过来弯。

听到那边刘广聚气急败坏的声音,旁边那些熊孩子都哄笑起来。

刘军浩强忍着笑意从毛孩子手中接过电话喂了一声,那边刘广聚还在口中骂骂咧咧的:“这熊孩子,连他爷也敢涮……喂,是小浩?”

“嗯,是我,广聚叔你有啥事儿?”

“没事,我就是看看电话通不通,你那边显示号码吧,这是我家的电话。我也没事,主要就是告诉你这个号码是我家的……以后有事常联系啊……”刘广聚在电话里嘟嘟噜噜说了一大通才挂断电话。

这个烧包,刘军浩有些哭笑不得,啥事儿都没有也打电话。两家就在一个村上,相隔不到二百米。有啥事儿不能当面说,非要浪费电话费。

从连上网到现在刘军浩还没有摸一下呢,这群孩子已经将电脑围得严严实实的,往往是一个人刚上十几分钟,后边就有人催着“快下了,快下了,轮到我上了”

刘军浩也任由他们折腾,反正这电脑就在自己的房中,他什么时候想玩都可以,何必和这帮孩子抢呢。

一直到天完全黑了下来,各家的大人都来喊自家的孩子回家吃饭。当然来了也都拿着鼠标乱点一阵子,嘴中发出几声感慨:“外边的人就是能,我听说连上网能直接和美国人聊天呢……”

将所有的人都送走后,刘军浩才锁上大门,一个人坐在电脑旁开始摸索起来。他脑子灵活,学东西挺快的,加上这电脑放在屋里边已经有几个月了,因此很快就熟悉网络的基本功能。

第二天恰好是星期六,刚吃罢饭,那些熊孩子一个不落的都跑了过来。没有别的事儿,还是玩电脑。

刘军浩只得起身让他们重新围在电脑旁瞎鼓捣,村里的孩子多接触接触电脑当然有好处。

张倩是中午的时候过来的,看到老师来了,那些孩子呼啦一下全都跑掉,显然是怕张倩说他们。

她这个时候过来,估计也是想上网呢。

还真让刘军浩猜对了,张倩昨天听说他的电脑连上网之后,就想过去看看,可是想到天色已晚,才忍着没来打扰。

刘家沟山好水好风景美,刚来的时候确是很新鲜,但是时间长了就会觉得有些许无聊,主要是那么多空闲的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打发掉。她平时除了看闲书就是给自己那几个死党打电话,诉说着自己的郁闷,电话里苏娜娜还说她生在福中不知福呢。

其实张倩倒不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只是有时候想上上网看看新闻打发时间而已。

她坐到电脑旁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帮刘军浩下载了一个QQ软件,然后把自己的号码登陆上。刚上去信息栏就弹出很多信息,大部分都是同学问她最近再干什么,怎么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消息。

这些信息张倩都一一回复,顺便简单的诉说一下自己最近的情况。没有想到这一回复,QQ立刻热闹起来,头像开始闪动个不停。

看着她坐在电脑旁噼里啪啦的打字,刘军浩有些讶然,自己练打字已经几个月了,现在基本上能够做到不看键盘一分钟打四十个字的地步。

他原本以为自己够可以的了,可是看了张倩的打字速度后,他才发现自己这速度简直是乌龟爬。

“对了,刘军浩你还没有QQ吧,要不我给你申请一个?用这个聊天非常方便的,还省电话费。”张倩和那些同学在网上聊了半天才想起自己旁边还站着一个大活人。

“嗯,好吧”他现在还没有从惊讶中回过神呢。

张倩给刘军浩申请了一个QQ,然后又加他为好友,还把庞旭的号码也告诉他。这小子现在恰好在线,问清楚这是刘军浩的号码后,立刻就在那端啪啪的打起字来。当然他不知道这端坐的是张倩,说话之间习惯性的带了不少脏字。

张倩看着屏幕很有些不好意思,忙站起身子说道:“我还有事,你和庞旭聊吧。”说完就急急的走了,连原本想把照片传到自己空间中的事儿也忘记了。

听着这小子还在那端胡说八道,刘军浩就给赶忙问他现在在干啥呢,工作找的怎么样了?

“我在寝室打游戏呢,工作还没有着落。这段时间一直在学校中忙毕业答辩,就没有出去找,马上要毕业答辩了,关系着哥们的毕业证呢。”

眼看就要毕业了这小子还是那样混日子呀,他刚准备要劝庞旭两句呢,谁知道这小子竟然开始忽悠刘军浩和他一起打游戏。还说要开个号带他呢,什么装备点卡一起包,两个星期管出师等等说了一大堆。

这下刘军浩彻底的打消了劝说的念头,他知道自己怎么说恐怕这小子都不会听,就和他闲聊了一阵子,关掉QQ,继续浏览刚才张倩给他说的网页。

这上边的很多照片都是刘家沟的景致,远山、小桥、麦田等刘军浩看了都非常熟悉,甚至从中还发现了小皮的身影,有意思的是小皮看到电脑上的另一个自己竟然冲着屏幕汪汪的叫起来。

还别说,在网上看自己村里的风景,那种感觉相当奇妙,平时一些熟视无睹的东西照在上边都觉得相当漂亮。

***

新的一星期即将到了,先预定下星期的推荐票,呵呵,更新一如既往的稳定中。

顺便祝各位晚安,做个好梦!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