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不少蚂蚱都长得有拇指那么长了,人在草地上走一趟,立刻就惊出来不少。

刘军浩在前面轰,小浩宇拿着酒盒子跟在后边捉,他一边捉还一边数。不大一会儿两人就捉了五十多只,这才高高兴兴的回到赵教授家里。

果然这小家伙拿了一个蚂蚱放在手心的时候,那斑鸠一伸头毫不客气的啄了过去,直接喂自己的孩子。

一连喂了几次,小浩宇再靠近鸟窝的时候那老斑鸠也没有啄他,任由他将手中的蚂蚱塞到小斑鸠的口中。

小浩宇害怕这么大个的蚂蚱它们一口吃了噎住,还特意细心的掰成两半喂。

最后这小家伙兴致来了还让赵卫东给他拍了几张喂斑鸠的照片,而那只老斑鸠更是被他放在肩膀上。估计是吃人家的嘴短,老斑鸠也不好意思出工不出力,为了配合镜头还扑棱了几下翅膀摆造型。

吃罢饭他们一起到刘军浩的院子里玩,这个时候再次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儿,那就是小皮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只半死不活的老鼠丢到小花狗面前让它玩。

那小花狗正是贪玩的年纪,找到这么一个玩具自然很高兴,不住的围着老鼠上蹿下跳。

老鼠一连几次试图逃跑都被小狗摁住了,它见逃不掉就立刻躺在地上装死,任这个小不点怎么用爪子拨弄都一动不动的。等小花狗玩腻了转身离开的时候,它却突然在地上一滚,想钻到杂木堆中去。

可是在一旁睡觉的小皮却身子一跃,已经将老鼠摁在爪子下,重新擒回来。一直到小花狗彻底玩腻了,小皮才将那老鼠咬死,扔在院子外边。

“小皮是越来越聪明,这样下去猫都要失业了”连赵教授也不由得发出几声赞叹,接着又捧着茶杯看刘军浩开辟出来的那片花池。

“我说你老每次来了都要对着花苗看半天,有什么好看的,这不还没有开吗?”想到自己这花苗刘军浩就有些郁闷,他以为赵教授特意从城里带来的花肯定是什么名贵品种呢,可是等花苗慢慢长大,他才发现有几种自己都特别熟悉。

见到那嫩嫩绿绿锯齿叶子他立刻就认出来,这不就是农村小孩子常种的指甲花吗。还有一种他怎么看都觉得像辣椒秧,后来被赵教授告知,那就是辣椒秧。不过它的名字叫五色椒而已,结出的辣椒很好看。

辣椒再好看它仍然是辣椒,总不会变成人参吧?刘军浩想到自己费了那么大的力气平整出的土地却种了几棵辣椒秧就觉得好笑。

“总看着你小子这花比我院子里的好,是不是我施的粪比较少的原因,等下我再弄些鸡屎粪撒上去。”赵教授还是有些小不服气,自己只要闲着无事就给花苗除草、松土、施肥,可愣是没有刘军浩院子里的长得壮,叶子也没有人家的看着鲜艳。

“还施肥,这才隔了几天,你就不害怕把那些花苗都烧死,”刘军浩这段日子也看出来了,别看赵教授在果树栽培方面是专家,可是术业有专攻,他的种花水平确实不怎么样。

他们正在院子里谈论着呢,二麻子却进来了,手中提了一大捆绿油油的红薯苗:“小浩,这是你要的红薯秧,看看够不够,不够的话去我家的红薯池中挖,我今年下的红薯比较多。”

刘军浩赶忙上前去将红薯苗接下来,去年秋里给二麻子家挖红薯井的时候他随口说了一句,等明年春上下红薯苗的时候也给自己留一些,他也想在院子种一分地的。

没有想到人家记得这么清楚,二麻子不说这件事情的话,他自己都忘得没影了。

红薯一年可以种两季,春红薯现在种正是时候,二麻子家也是半个多月前就挖了一个红薯池子育苗,准备在自家的田里种上两亩红薯。

他的盘算相当好,这两亩红薯自家肯定吃不完,等夏天红薯长成后直接在农家乐里卖,到时候肯定抢手。

二麻子也没有在他这里久坐,随便说了几句话后就急急的回家栽红薯苗,他可没有刘军浩这么悠闲。

院里秋天种的蔬菜还没有收完呢,那些大蒜到现在还长得相当精神,一点都没有枯黄的迹象。两畦小葱更不用说了,它们本就是多年生草本植物,从去年冬天到现在已经吃几茬了,叶子依然嫩绿嫩绿的。

刘军浩琢磨了半天还是准备拿菠菜和上海青开刀,它们现在基本上已经过了食用的季节,都抽空心开花了。

于是整个下午,他和赵教授二人都忙着清理菜地,赵卫东夫妇闲着没事,也领着小浩宇过来帮忙。

当然这个小家伙根本不是个安稳的主儿,让他拿着上海青去喂草蜗牛,他却爬到圈子上捉了几个小鸡蛋那么大的草蜗牛,说要回去养。

话说这些草蜗牛在圈子内养了十来天之后,慢慢的个头都开始变大,估计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开吃了。

赵卫东一看就是没干过农活的,拔棵菠菜还要咬着牙两只手上去。才拽了二十多分钟,就弄得满头大汗。

“你还是在旁边看我们弄吧”赵教授看的直摇头,将裤腿一挽,双手分别拽上两棵菠菜,然后轻轻一提,就扔到旁边。他和刘军浩在菜地里左右开弓,刷刷的扔着菠菜上海青,很快就堆了两大堆。

而赵教授忙乎完后竟然只是略微喘息,和赵卫东的形象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们夫妇在这里待到四点多的时候,王老师就过来催促他们早早回去,明天还要上班呢。

小浩宇虽然不想离开,但是还是被他的父母拽到车上,当然他的酒盒里还放着十来个蚂蚱和几个大蜗牛。

“看来当初咱爸决定在农村养老真是对极了,身体越来越好,刚才干活的时候比你都强。我昨天问过咱妈,就连她这两个月也停药了,”赵卫东的媳妇坐在车上还不住的感慨着,“什么时候我也劝劝浩宇的姥姥姥爷到农村住一段时间,”

早上起来,天气大好,春guang明媚,那两只花喜鹊一如既往的唧唧喳喳的在杨树枝上乱叫一团。

刘军浩刚吃过饭,赵教授也端着茶杯过来了。

他们准备今天用一上午的功夫将昨天整理出来的空地种上春天的蔬菜,当然先种的就是红薯苗。

赵教授看到那些红薯苗忍不住惊讶的叫道:“这红薯苗放了一夜不但没有蔫,还比昨天看上去要精神多了。”

“嗯,我昨天睡觉之前怕它们蔫,特意浇了一遍水。”刘军浩这话没有说全,他浇的水可是石锁中的泉水。

忙乎了一个小时,他们就将手中的红薯苗全部栽完。当然还剩下的几块空地刘军浩却不准备再种红薯,而是跑到屋里拿了几个大纸包,将去年保存的蔬菜种子趁这个机会都拿出来种。

葫芦、丝瓜、西红柿、茄子等等应有尽有,每种都撒了一大片。

赵教授院里的空地也不少,虽然他那护院的陈刺才刚刚长了二三十厘米高,根本不能阻止家畜的进出。但是那么多空地放着也可惜,两人商量了一下又将剩下的种子在他的院子里撒了一遍。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