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浩听了他的一番表述,顿时笑得合不住嘴,就连赵教授也捂着肚子直笑。

这个熊孩子,挨打活该,一点都不冤枉。

原来这事儿的根源还是出在电脑上,毛孩子有事没事就过来上网,自然也学了一些网络上的时髦话。这几天在家里他说话的时候都夹杂着几句口头禅,像什么“我晕呀”“汗一个”等等是张口就来,他爸说了几次这小子都不改。

农村一下雨就干不成活,于是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围在一起打牌打麻将,毛孩子家也算是个固定的牌场,只要一下雨人们都往这里报道。

今天早上刚吃罢饭,一帮人就围到毛孩子家打牌。刘启勇两口子也抱着几个月大的孩子过来玩,这个半岁的孩子自然成了人群中的小明星,一个个不住的夸赞着。

聊着聊着有人问起了小孩子名字的事儿,他们两口子对儿子特别娇,因此就给孩子起了一个名字叫刘麒麟。

一帮人还没有开口呢,毛孩子这个家伙就先来了一句:“我晕呀,你们咋给我大侄子起这个一个破名字,真老土!”

刘启勇夫妇当时脸色就不大好看,为了起这个名字他们两口子翻了大半个月的字典呢。

毛孩子他爸也是气不打一处来,顿时抓个扫帚疙瘩就打,口中骂骂咧咧的:“老子叫你不好好说话,整天学的阴阳怪气的。”

毛孩子哇哇叫着在屋里乱跑,边跑还边声辩:“人家网上人们都这么说话”

“网?老子叫你上网!”他爸打的更厉害。

这下毛孩子也不敢辩解了,立马哭着冲出家门。

“你小子,让我说你什么好。”刘军浩笑累了才开口说道:“以后上网的时候多查些学习方面的资料,别净学些没用的。”

毛孩子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听进去,在他们两人的棋盘边上磨蹭了一会儿,就自顾自得打开电脑玩。

外边的雨越下越大,透过堂屋门朝外看去只见屋檐下已经形成了一道雨幕,那几只水鸭子彻底撒起欢来,嘎嘎的叫着在前院乱窜,啄着爬到草地上的小螃蟹。

这些螃蟹个个都有指甲盖那么大,是刘军浩前几天给黄鳝喂食的时候发现的。刚开始他还吓了一跳,什么时候这水沟中跑进来那么多螃蟹自己竟然毫无知觉。

赵教授看了之后推测是他养的那些老螃蟹产卵孵化出来的,去年秋里应该就有了。不过那个时候这些螃蟹苗还是大眼幼虫,根本不起眼,即使看到了也会把它们当成孑孓的。等长成小螃蟹的时候却又赶上了冬眠,因此刘军浩才一直没有发现。现在天气暖和了,它们才活跃起来突然出现在水沟中。

螃蟹这东西和别的鱼类不同,只要一下雨,它们都发疯似地朝岸上爬,甚至还有不少爬到树干上,小螃蟹也秉承了这个传统,在雨水中到处乱爬。

刚开始还只是水鸭子抢食,过了一会儿不少母鸡也冒着大雨冲进积水中,不住的伸着脑袋梆梆的啄着。

那些小螃蟹顿时遭殃了,被它们这一阵哄抢,爬到前院的基本上被鸡鸭捉了个七七八八,剩下的见机不妙,都又爬回水中。

两个人正车来马跳下的起劲儿呢,突然“扑棱棱”一个湿漉漉的东西径直飞进堂屋落在棋盘上,然后身子一哆嗦,顿时泥水四溅,将他们两人的身上弄得都是。

“呸,这母鸡真是不想活”赵教授吐了一口溅进嘴中的泥水,伸手一下子将那东西打走。

“野鸡?!”还没有等刘军浩反应过来呢,毛孩子却转过头惊喜的叫道。

那野鸡被赵教授这么一打,似乎也清醒过来扑棱着朝柜台上飞去。“啪”一个瓷碗被它蹬到地上摔得粉碎。

而毛孩子则抓起靠在门口的铁锨就朝野鸡拍去,将它在屋子里赶得乱飞,翅膀上溅起的泥水弄得到处都是。

“小皮”刘军浩用手有一指,小皮立刻纵身一跃,已经将跳在桌子上野鸡擒下,那东西抽动了几下就完全断气。

“看来真是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坐在家里野鸡都会自动上门,中午有野鸡肉吃了”刘军浩拎起野鸡,使劲抖了抖它身上的泥水笑道。

“这是野鸡吗,咋看着和家鸡没啥区别?”赵教授看的有些迷糊,按说他在刘家沟住的时间也不短了,野鸡也远远的见过几次,可是和眼前的都不一样。

“这是母野鸡,尾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弄秃了,家鸡头顶有个鸡冠的,你看这东西的根本不显眼”刘军浩用提了提,大概有二斤多点。

“真是呀,和家养的母鸡不太一样,嘴巴也不像。这东西怎么往屋里钻?”赵教授继而又困惑的问道。

“还不是下雨,雨这么大野鸡肯定没地方躲藏,被淋迷糊了,看到躲雨的地方就直直的钻了进来。毛孩子你中午也别走,等下帮我褪野鸡毛,咱们中午炖野鸡肉吃。”雄野鸡红烧最好吃好,雌野鸡则不同,炖起来味道比较香。

刘军浩可是对野鸡肉馋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了,小皮撵个野兔不成问题,但是要让他抓野鸡那就难了,这东西跑的贼快,而且还会飞。

秋天的时候他特意领着小皮在树林中转悠了几次,就想逮个野鸡解解馋,谁知撵了几次都让人家扑棱着飞走,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风干的野鸡他倒是吃过几次,虽然味道也很不错,可是他总感觉还是新鲜的野鸡肉吃起来香。

这下可好两个人棋也不下了,毛孩子也没有再玩电脑,都开始张罗起中午的伙食来。择菜的择菜,烧开水的烧开水,拔毛的拔毛,三下五除二,就将一只野鸡褪的溜光。

花椒大料刘军浩家多得是,因此也不用费什么事儿。剥皮除内脏,然后放在水中漂洗上十分钟,再剁成大块放进锅中炸。

这一套程序刘军浩是熟的不能再熟,他先舀了半勺子炼过的猪油等锅烧热后投入其中,很快噼里啪啦的猪油香就散发出来。

接着再倒上小葱、姜块、野鸡肉在锅里炸,当野鸡肉炸成金黄色的时候他添了大半瓢水,然后再撒上花椒、味精、精盐、白糖等用小火慢慢的开炖。

当然为了防止菜不够吃,他还特意在后锅里炒了一个鸡蛋大葱。等野鸡肉炖的熟烂的时候,赵教授才起身将王老师喊过来吃饭。

电饭煲中的大米饭也已经蒸好,就着热腾腾的大米饭,几个人端饭开吃。

春天的野鸡肉就是鲜嫩,再加上刘军浩的手艺也很不错,这野鸡肉吃起来醇香、酥烂,很是有滋味。

一顿饭下来,毛孩子连吃了三大碗干饭,嘴角边上也直流油。到最后噎的直打饱嗝,还是王老师给他倒了大半开水喝下去才恢复正常。

当然作为今天的功臣,小皮也美美的吃了一顿。

等众人酒足饭饱的时候,毛孩子他爸才姗姗来迟的喊自己的儿子回家吃饭。

他们两口子属于那种一坐上牌场就连饭都可以不吃得主儿,如果不是到他家玩的人都回去吃饭,恐怕这两口子还不知道饥饱呢。

听自家的孩子说已经吃过饭了,毛孩子他爸不好意思的解释说:“下雨天没事,做饭晚了一点,这小子上午的时候和我别气呢。”

***

本书快要上架了,先预定一下下个月的月票,希望大家支持葫芦,呵呵。

祝大家十一快乐,天天欢乐,没事偷着乐!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