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下了整整一天,一直到天完全黑各家各户都亮灯的时候才停下来。

刘军浩吃罢饭玩了半个小时电脑就早早的上床睡觉,第二天美梦做的正香呢,却被杨树枝上的花喜鹊叫声给叫醒。

雨天闻鹊声,不久天转晴。看样子今天一定是个好天气,被雨闷了一天的刘军浩精神顿时为之一振,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爬起来,然后利索的穿上衣服打开屋门。

院子里的树木花草还不住的朝下滴着雨水,却显得更加绿了。小皮见到他开门立刻冲上来摇尾巴。而那些鸡鸭刚围了上来,就被它连扑带叫的撵走。

看着地面上还有不少积水,刘军浩有些担心自己那些菜被水淹死,忙领着小皮到后院转悠了一圈。

还好,虽然水沟中个个满满的,但是却也没有漫过菜田。而且那些刚种不久的青菜似乎都长高了许多,尤其是红薯秧,现在已经有一尺多长,看了过些日子就要翻秧了。

农村有雨后给红薯翻秧的习惯,这样可以控制茎叶的旺长,减少养分消耗,进而提高红薯的产量。

清晨正是鱼类活跃的时候,一路走过来,不时可以看到那些泥鳅黄鳝纷纷跳出水面翻着花儿。

这些黄鳝基本上都是半大的,要过些日子才能卖。前一段时间因为蝴蝶群集来刘家沟游玩的人陡然增多,他养的大黄鳝也卖了一个精光。

虽然说自己的石锁中还有不少,但是刘军浩近一段时间却不准备补充。如果几天时间自己这水沟中又多出那么多大黄鳝,恐怕人人都要怀疑他是不是会变魔术。

知足常乐,低调生活。这是他给自己下的定义,现在吃穿不愁,每月都有进项,小日子过的相当舒服,自己何必再要求更多呢。

当然一点追求都没有也不可能,刘军浩毕竟不是圣人。俗话说饱则思**,他还真的想快点给自己找个媳妇,就像人家郑建学那样来个“你种田来我织布,我挑水来你浇园……”。

可是一连的几次相亲让他弄得相当郁闷,不是他看不中人家就是人家看不上他。几次下来,他心中对相亲也绝了心思。

对张倩他倒是很看得上眼的,也比较谈得来。可是落花有意,流水却好像无情。虽然王老师在旁边敲了几次边鼓,但是张倩每次都支支吾吾的,一看就知道不大情愿,因此刘军浩的几分念想也只能搁在心里。

吃罢饭,太阳已经从山梁上跳出来,将整个院子都笼罩在一片春光中,刘军浩将这两天弄脏的衣服全部抱出来,然后又将床上的被罩揭了下来也扔到木盆里。

看着这一大堆要清洗的衣物就有些头疼,他非常反感洗衣服,前天才将攒了半个月的衣服洗光,可是两天的时间却又弄脏了。

这就是没媳妇的害处呀,他郁闷了半分钟就往里边刷刷倒了一大把洗衣粉,然后使劲搓了起来。

被罩特别难洗,他搓了一阵子就开始不耐烦起来,干脆将被罩扔到水桶中,撒上洗衣粉直接用脚踩。

“扑哧”他正踩得带劲儿的时候,突然门口传来一声轻笑,抬头一看,却是张倩。

“你来了?”刘军浩赶忙从椅子上坐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就这样洗衣服呀,我还是第一次见,洗得干净吗?用手搓搓能费多大的事儿?”张倩强忍着笑意,指着他满是泡沫的脚问。

“这个……那啥,手上这两天脱皮,洗衣服的时候被水蜇着发疼。”刘军浩赶忙将自己的手摇了摇狡辩道,给她留个懒男人的形象可不好。

而他的手正好这两天开始掉皮,虽然并不影响洗衣服,但是却是一个很好的借口。

“那你也不能用脚踩呀,这样根本洗不干净”张倩皱了皱眉头说道,“要不这样吧,你帮我到网上查资料,我……我给你洗得了。”

“你洗……!”刘军浩一时不敢相信。

“怎么,还信不过我呀?”

“信得过,信得过”刘军浩赶忙从她手中接过纸张,屁颠屁颠的打开电脑查阅起来。

他是越查阅兴奋,到最后干脆将音响打开,直接选中了一首能表达此刻心情的老歌。自己也跟着大声哼唱“我得意的笑,我得意地笑……”却浑然不知他的调已经跑到十万八千里外了。

“刘军浩,别乱嚎了,见过唱的走调的,没见过走调这么离谱的。将音响开大一点,我要听原声。”

张倩在外边的一句话顿时让他哑音,不过音响又大了几分,而刘军浩则在心中默唱。

“吆,小张你咋在这里洗衣服,这不是你的衣服吧?”这个时候王老师一进院子就打趣道。

“王姨……”张倩一看来人了,顿时脸上一红,赶忙解释道:“刘军浩的手脱皮了,不能挨凉水的。刚才他用脚乱踩,我就让他帮忙查资料,我给他换班洗衣服。”

“我知道,我知道。”王老师口中回答着,但是脸上却怎么也掩盖不住笑意。这小妮子藏得够深的,自己试探了几次她都不吭声,没有想到两人背地里却发展起来了。要不是今天撞见,恐怕自己还一直蒙在鼓里呢。

“王姨,真不是你想的那样……要不你也帮忙洗衣服吧,我一个人忙不过来。”张倩一看就知道她在想什么,脸更加红了。

“我还有事,过来主要看看你赵叔的斑鸠跑来没,看这院子应该没有,我先走了。”王老师只当她是脸皮薄不好意思呢,又赶忙急匆匆的走出院子。

这下弄得,说都说不清了,张倩咬着牙对着被单狠狠地搓起来。现在又不能停手,因为那样反而显得更心虚,她心中也有些恼恨刘军浩刚才不出来替她说清楚。

其实这真的是有点冤枉刘军浩了,他听到王老师的声音本来想出来打招呼呢,可是害怕出去了张倩更尴尬就没有起身。

“张老师,你怎么跑到这里洗衣服,刘奶奶家不是有压水井吗?”今天是星期天毛孩子准时过来报道了。

“嗯,嗯,你过来了呀,有什么事儿?”张倩这下子更郁闷,心中暗叫自己今天怎么这么背时。

“没事,我就是瞎跑着玩。”毛孩子在老师面前可不敢说自己来是为了上网。

“没事瞎跑啥,作业写完了吗,明天上课之前我要检查。”

“没……还没呢,我这就回去写”这熊孩子脚底一抹油,立刻溜了。

“刘军浩,出来换净水”张倩突然高叫一声。

“来了,来了”听到呼唤,刘军浩赶忙从屋子里冲了出来,将那一大盆子洗过的洗衣粉水端到院子外全部泼在水沟中,然后又给张倩打了两桶井水才算了事。

“查完了吗?”张倩看他仍然傻站在自己的面前就开口问道。

“还没呢……”

“那还不去查”看着刘军浩钻到屋子中,张倩笑了笑,顿时气消了。自己这算是发的哪门子火,真是莫名其妙。

刘军浩很快又拿着那几张纸出来问到:“你看看这些资料对不?”

“你查的我怎么知道对不对……嗯,字写的不错呀,比我的还强。”说实话张倩还是的第一次见到他写的字呢。

“以前练过几天,瞎写着玩的。”刘军浩虽然嘴中谦虚着,但是心里却像大夏天啃了一块大花皮那样甜。以前也不是没有人夸过自己的字写得好,不过这次他却听着尤其顺耳。

不知道是不是得到了王老师的警告,一上午赵教授都没有往他的院子里冒个影,往常他老人家一天都耗在这里的。

就这样,张倩洗衣服,刘军浩换净水,两人配合的相当默契,颇有点我打水来你洗衣的味道。

最后两人又一起把被罩和衣服拧干晾在绳子上才算了事,看着她要走,刘军浩心中直遗憾自己怎么不多抱几件衣服出来呢。

正遗憾着呢,突然听到张倩在门口说道:“手上脱皮就不要老沾凉水,我那里有肤康洁软膏,等下给你送过来。”

“哎……”刘军浩顿时又兴奋起来。

这场雨过后天气明显的变得热燥,才一上午的工夫,衣服就全干了,只是被套还有些发潮。

刘军浩吃罢午饭,正朝院子外倒垃圾呢,却看到赵教授端着茶杯走过来,一看到他就直眨眼睛:“张倩走了?”

“早走了,你找她有事儿?”

“没事,没事”他老人家抱着茶杯喝了起来。

午后的阳光非常惬意,他们也就没有往院里坐,直接站在水沟前晒起太阳来。这场雨虽然给人们带来了很多不便,但是却也将田野间的春意催发的更浓了。

一大群小蝌蚪在水沟里游来游去,顿时招惹起那些水鸭子嘎嘎的叫着窜入水中,不住的伸着脑袋猛啄着,就连不会游泳的母鸡也翅膀扑闪着站在岸边,等小蝌蚪游过来的时候突然伸头一啄。

不大一会儿,这群小蝌蚪就被它们啄的七七八八,那群水鸭子又跑上岸来烦刘军浩。不过他这次却出奇的没有感到烦躁,任由它们在自己身边乱啄着。

看来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呀,自己这半天都觉得身体轻飘飘的。连手上的脱皮症状也似乎在抹了张倩送来的药膏后,完全好了起来。

***

祝大家十一快乐!呵呵,就这么上架了,希望大家以后多多支持,月票,推荐票葫芦都要。每天更新六千字,一如既往的稳定中。(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