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张丫头给你洗衣服了?!”赵教授见绕了半天也没有扯到洗衣服这件事情,就干脆直接问了起来。

看他一脸八卦的模样,刘军浩有些无语,“你老就这么大的好奇心。”

“呵呵,你小子是深藏不露呀,前两天你王姨还让我多给你鼓鼓劲儿呢,没有想到你们进展这么迅速。”

“这都哪跟哪呀,你那两只小斑鸠找到了吗,王姨上午还到我院子里找呢。”刘军浩看他仍要追问,赶忙岔开话题。

“早找到了,就躲在门后,让我们一阵好找,还以为被老鼠吃了呢。”赵教授说着将围在他身边的水鸭子轰走,突然看着那些水鸭子又“咦”了一声。

“咋了?”刘军浩也被他弄得一惊。

“我记得这群水鸭子是十四只吧”赵教授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对呀,少了?”刘军浩转过头朝水沟里数起来“一、二、三……十七”

数错了?他赶忙又数了一遍,还是没有错,岸上九只,水沟中还有八只呢。

这咋整的,竟然多了三只鸭子,难不成是村里的鸭子混到里边了。他仔细看了一遍,无论从个头还是毛色都能肯定这些是水鸭子。

他顿时高兴起来,肯定自己的鸭群中引来了三只野水鸭子。这种事情在刘家沟倒是也不算什么奇闻,经常有抱窝的母鸡领着鸡崽到村外的树林中刨食,结果回来的时候鸡崽中却多了几只小野鸡。

虽然这些水鸭子模样都差不多,但是刘军浩还是很快找出这三个混在里边的家伙,它们的个头明显比自家养的水鸭子小一些,而且毛色也没有那么新鲜。

农村人把鸡鸭屁股当成小银行,下的蛋则是活期存款。一般上街买生活必需品的时候都是提上鸡蛋鸭蛋去的,卖上十几块钱要买的东西都有了。

因此他们对鸡鸭看的比较重,每天晚上都要数一遍才算放心,如果少了还要打着点灯到处寻找,生怕被黄鼠狼或者草狸子偷吃了。

刘军浩没有数院子里鸡鸭的习惯,只是每天将鸡蛋鸭蛋收一次而已。如果不是赵教授率先发现,恐怕他就是再过个把月也未必会注意到鸭群中来了几个外来户。真不知道什么时间混进来的,瞧它们在水沟中怡然自得的模样,估计时间也不会短了。

嗯,看样子自己当初将这些水鸭子赶出院门真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要不过几天也学人家弄根竹竿把鸭群赶到河滩上?那里水鸭子多,这么赶上几天说不定自己的水鸭子就变成了一大群了。

不过他想了一会儿就打消了这个诱人的念头,别偷鸡不成蚀把米。这水鸭子可不比村里的家鸭,它们可是会飞的,万一自己将它们赶到河边,一下子全飞跑了,那不就成了肉包子打狗了吗。

倒是这几只母鸡可以考虑赶到树林中试试,自己门前这片树林也不小,里边经常有野鸡出没的。话说昨天的野鸡肉吃着就是香,他现在还有些回味。

刘军浩正在这里计划着,忽然听到屋子里的电话响了,他只得给赵教授打了一个招呼返身跑回屋中。

谁会在这个时间给自己打电话,这号码好像也没有几个人知道。

“刘叔叔,你猜猜我是谁?”电话中传来一个嫩脆的小女孩声音。

“你是谁呀,是牛然吗?”他一听声音就猜出来了电话那端是苏娜娜的小侄女,不过为了满足孩子的心思还是故意猜错。

“不是”果然电话那端传来小女孩得意的笑声。

但是当刘军浩一连猜错了几次后,小囡囡明显郁闷起来:“坏叔叔,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是猜错了我就把电话挂掉。”

“我知道了,你是小囡囡,你咋打电话过来了?”刘军浩听了也不再逗她。

“嗯,我就是囡囡。是我姑姑打的,让她给你说”

接着话筒中传来了苏娜娜的声音:“刘军浩,张倩没事吧,手机怎么欠费停机了?”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她这两天忙没时间到街上充话费吧。”

“哦,这样呀。对了,我前些天给你邮的书都收到了吧,你的蜗牛养的怎么样了?快能吃了……”苏娜娜的话还没有说完呢,话筒里又传来小囡囡的声音:“刘叔叔,我也要吃呀”

“估计再过十几天就能吃了。”真是侄女随姑,这一大一小两人打电话过来不会就惦记着自己这草蜗牛吧,刘军浩心中暗道。

“那我过段时间过去玩呀,呵呵……”就这样苏娜娜磨磨唧唧了十几分钟,最后终于说出了自己打电话的原因,就是让张倩过来接电话,她有事情商量。

刘军浩差点晕倒了,这件事情你早说不就得了,也少浪费点电话费。

不过抱怨归抱怨,他还是快速的跑到村里喊张倩过来接电话。

很快刘军浩就知道刚才那个电话只不过是一道小小的配菜,人家给张倩打的才算是正餐呢。

他和赵教授将一盘棋快下完了,两个人还在那里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也不知道谈论什么国家大事需要用这么长时间。反正等张倩出来的时候,两人已经又摆上一盘棋了。

天快黑的时候刘广聚家的大喇叭响了起来,因为隔的太远,刘军浩也弄不清楚喇叭里到底说的啥东西。估计是要开会吧,等下到村里找个人问问定在啥时间。

还没有等他起身去问呢,自己家的电话响了,是谁又打过来的?他疑惑的接过电话。

这也算是破纪录了,从安上电话起就刘广聚闲的没事打了个电话,这十几天电话一直是个摆设。今天倒好,一连响了两次。

“是小浩吧,我是你广聚叔呀,刚才听见村里的喇叭响了吧,”电话那端是刘广聚半土半白的普通话。

“嗯,我看听出来了,又要开会吧,啥时间呀。”

“不是开会,今天镇里兽医站的人到咱们村给鸡打防疫针,地点就在大堰塘。你也早点将你家那些母鸡弄过去。听说这一阵子闹鸡瘟,挺严重的。”

“哦,我知道了,晚上就过去”这个电话倒有点用。

要说农村养鸡怕什么,最怕的并不是黄鼠狼、草狸子,而是瘟气。一听说有瘟气家家都赶紧鸡子关在鸡笼中不让它们出来,因此这瘟气实在厉害,鸡子一死就一大片,非常心疼人。

而春上正是闹鸡瘟的时候,一般到这个季节镇上就会组织兽医站的人到各村给鸡打针,今年算算时间,也到时候了。

刘军浩虽然对自家这些母鸡的免疫能力有信心,但是却也不敢冒这个险。再说打防疫针钱早已经交了,不打也不给退。

他害怕去的太晚了耽搁的时间长,就早早的把晚饭做好。刚吃过饭赵教授也打着手电过来帮忙,显然也听说村里要给鸡打针的事儿。

两人找了几个长虫皮布袋就蹲在鸡笼门口抓鸡,晚上鸡子和瞎子没啥区别,即使被抓住了也只是“咯咯”叫两声,连挣扎都不挣扎。

他们的抓鸡行动非常顺利,不到五分钟,二十多只母鸡全部被装进四个长虫皮袋子。当然为了怕它们闷死在里边,刘军浩特意选的都是有破洞的袋子。

远远地就看到大堰塘边上被一个大灯泡照的亮堂堂的,而光亮之处已经有不少人在排队等候。

他原本以为自己到的够早呢,去了才知道自己到得够晚的。让赵教授看着蛇皮袋,刘军浩自己凑过头挤到人群中观看。

只见一个穿着白褂子的小青年抓住鸡腿,注射器狠狠的扎进去,推完药水拔出针头就算了事。

但是怎么看这人都像是个新手,拿针的手似乎有点哆嗦。再加上人群拥挤,他有好几次用的力气过大,都将鸡腿扎穿了,只得又换另一只腿重新扎。

将那鸡子扎的咯咯乱叫,幸亏这东西不是人,不然非砸了他的摊子不可。

刘军浩看了一阵子才想起来排队这回事儿,就重新拎了一个蛇皮袋排在队尾。往年每家养的鸡都不多,一般也就是二三十只,因此打起防疫针特别快。

但是自从来刘家沟游玩的人多了之后,几乎每家都养了四五十只鸡。这样以来一家最少要耽搁十几分钟,因此队伍前进的很慢。

等了十七八分钟,刘军浩终于前进了几步,还没有等庆幸呢,突然毛孩子拎着布袋挤到他前面说到:“小浩叔,加个塞。”

“你这熊孩子快去后边排队。”刘军浩虽然嘴中说着,但是却也没有将他从队中揪出来。

他又朝四周看了看,却没有见毛孩子家的大人就开口问道:“你家大人怎么没来,让你一个人打防疫针?”

“我爸还在吃饭呢,让我先抓几只过来打”

刘军浩却听他这话说得不真切,农村的孩子都喜欢凑热闹,估计这熊孩子也是等不及大人,就自己抓了几只鸡跑过来了。

挤了半个小时终于该毛孩子了,他往外边掏出一只大公鸡的时候突然哭丧着脸说道:“这鸡刚才还乱扑闪,咋死了?”

顿时惹来人群中一阵哄笑,小孩子的手没有个准头,肯定是口袋扎的太紧才把鸡捂死的。

“没事,回家让你妈把鸡炖了吃,这个时候的大公鸡最香”二麻子在旁边出声安慰道。

他又掏出来的鸡子虽然有点怏,但是好歹还活着。幸亏只捂死了一只,不然回家他爸非狠揍这熊孩子一顿不可。

轮到刘军浩的时候,他在这边掏鸡递给兽医,赵教授则在旁边伸着布袋接着,打过之后直接扔到布袋中。

***

积分不够,书评区暂时无法回复,希望各位见谅。

祝大家十一快乐,继续求月票中。(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